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日本首相菅义伟G7峰会后对华态度“变脸”的背后

2021-06-19 23:06:56


总体来说,菅义伟政府的对华政策与安倍晋三前政府,并无本质变化,本届G7离结网抗中尚存距离,但他确实围绕个人的一些政治需要,采取了更多的激进态度和措施,在与美国及西方结盟,突出日本的战略角色,尤其是站在前锋对抗中国方面,比安倍晋三走得更远,这


日本首相菅义伟G7峰会后对华态度“变脸”的背后

相比较而言,菅义伟在G7会议期间确实表现“拘谨”

日本首相菅义伟在七国集团(G7)峰会结束后,理所当然地受到记者提问有关中国的问题。

《产经新闻》的一则报道说,他否认了G7“制造‘对华包围网’”,认为G7峰会“保障了国际社会的普遍价值,正是自由、民主、人权和法治,不管在哪些国家这些都必须得到保障。”

但他同时强调,“不管怎么说,对于日本来说,同极其重要的邻国中国应该建立起稳定的关系,我觉得这一点很重要。”

菅义伟的这段话被描述为对华态度“变脸”——相比较其在G7会议期间及早前的表现而言。

菅义伟作为日本首相第一次出席西方工业强国俱乐部——G7会议,特别是作为与中国相邻的亚洲大国领导人,不可避免地遇到棘手的问题:在面对中国问题时,如何扮演亚洲唯一的世界发达国家俱乐部成员的角色。

从整个会议过程来看,菅义伟的表现相当拘谨,显示出他仍未从官房长官的角色中走出来,适应日本事实上的最高领导人身份,因此,在有关涉华问题上,可以用“本色出演”来形容。

换言之,他在G7峰会期间是完全按照事先沙盘推演的程序,严格遵循幕僚们准备的“脚本”完成他的工作的。

他在会后的发言,是“脚本”的一部分。

以菅义伟多年的官房长官阅历看,他不大可能临时发挥到脱离“脚本”,信口而言的地步。

菅义伟的上台,被普遍看作是日本各派阀妥协的结果,其“过渡性”和“弱势”色彩较为浓厚,但作为资深政客,他必然不甘心于如此定位,想要在政治上有所作为,但仍然受到执政能力有限的质疑,特别是其子涉嫌腐败案件,对其造成不少困扰。随着大选压力的逼近,他渴望作出良好政绩,并在新一届选举中获胜。

在内政领域短期内难有大的作为情况下,他把目标放在了对外政策领域。其中与美国新政府一起跳“华尔兹舞”,呼应其战略需求,对华实施更强硬的外交,就成为一个重要选择。

在这一背景下,菅义伟的对华态度和政策,既有继承安倍前首相的一面,又有个人发挥,进一步强化的一面。

具体就表现在日美2+2战略对话及首脑峰会的联合声明上,史无前例地在一系列涉华问题上作出不利于中方的表述,尤其是“日美新时代全球伙伴关系”联合声明,正式确认了日本作为美国的“核心伙伴”的新角色,是拜登政府送给日本的一份“大礼”,目的是要使日本在亚洲扮演过去二战和冷战时期英国在欧洲扮演的美国特殊盟友的角色。

正是包括这一新定位在内的对日一系列新姿态的激励,日本现政府近几个月来,不顾安倍前首相努力与中国形成的关系缓和局面,对华采取了更多激进姿态。

另一方面,作为安倍主义外交的继承者,菅义伟必须妥善处理对华关系,建立稳定和可预测的日中关系。

这一点从其上任以来的一系列表态就能鲜明看到。其上任之初,就强调了构建稳定的邻国关系的重要性。

安倍晋三大力推动“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构想及战略,说白了,是要拉大旗作虎皮,依靠盟友及伙伴的力量,减轻自身单独面对中国的战略压力,鼓励地区利益攸关国从自身利益出发,站到前锋,遏制并对抗中国,而日本可以作为一分子处于相对游刃有余的地位。

正是基于此,安倍晋三一方面极力推动修宪,推动国家正常化和自卫队军队化,推动日美安保同盟,推动印太战略,一方面又不遗余力改善对华关系,在其执政后期终获重要进展。

菅义伟的所作所为,无论是在G7会议上突出价值观同盟,鼓吹台湾问题进入联合声明,并配合美国将其他问题列为七国共同关注的重大课题,还是在会后又说构建稳定日中关系的重要性,是典型的安倍外交精髓的反映,作为前官房长官,菅义伟深得其中三昧。

总体来说,菅义伟政府的对华政策与安倍晋三前政府,并无本质变化,本届G7离结网抗中尚存距离,但他确实围绕个人的一些政治需要,采取了更多的激进态度和措施,在与美国及西方结盟,突出日本的战略角色,尤其是站在前锋对抗中国方面,比安倍晋三走得更远,这是一个值得高度警惕的趋势,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日本政界之暗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