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散文:吃蛋糕时,想起父亲的手擀面

2021-06-19 23:17:41


父亲的擀面杖在案板上飞速滚动,并不断调整面饼与擀面杖的接触点,每调整一次都撒上一层干面粉,渐渐地,面饼越来越圆,越来越薄、越大,像“糖担子”上麦芽糖糖饼那么大。


作者;戚思翠

散文:吃蛋糕时,想起父亲的手擀面


生日那天,我美滋滋地吃着生日蛋糕时,心里却想起了父亲做的手擀面。
孩时家穷,每天吃大麦糁子饭与粥,还有杂粮蔬菜果腹,很少吃小麦面制品。但逢家人过生日或过节,母亲会很大方地用几斤小麦换一些小麦面回来做手擀面给我们吃,此时的手擀面又叫“长寿面”,一般都父亲做。那时,担任生产队队长的父亲,平时不大下厨。而到我们生日那天,父亲都得抽空做手擀面。
父亲忙乎半天,把热气腾腾、喷香扑鼻的手擀面端到桌上后,我们呼啦一下围上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碗里的面条,也顾不上烫不烫,就迫不及待地狼吞虎咽起来。父亲却用筷子把煮好的面条长长地挑起,然后满脸慈爱地说:你们快看啊,长寿面,又长又瘦!“长瘦”谐音“长寿”……我们则埋头呼啦呼啦地吃着他的手擀面,压根不愿抬头,吃得连打饱嗝都不想丢碗。
犹记我9岁生日头一天晚,父亲忽对母亲说,明天丫头生日啊,孩子们都大了,要用五斤干面做手擀面才够吃呢。翌日下雨,父母没出工。清早,父亲冒雨去镇上搞干面,母亲悄悄给我煮一只鸡蛋,我还是用发丝将鸡蛋分几份与兄妹们共享了。那天我特开心,观看了父亲做手擀面的全过程。父亲将搪瓷盆洗净,用葫芦瓢搲面粉倒进盆里,左手不断搅拌盆里加了水的面,右手用瓢一点一点地加水(温热淡盐水!)父言,软面饺子硬面汤(面条),水尽量少放。水加好过后,父亲便双手用力糅合,一遍又一遍,形成大面团。父亲和面时就像艺术家在精心创作自己的作品,全神贯注,一丝不苟,有条不紊。
接着,父亲在案板上撒一层干面粉,将大面团置案板上,双手攥紧拳头,使劲在面团上反复揣、轧、翻、滚,直到面团变得柔韧、瓷实,最后,用一块洁净的湿毛巾盖住。父说这叫“醒面”。父亲擀面时,嘴里哼着“学大寨”曲儿,双手利索地滚动着擀面杖,那么镇定自若,那么伟岸洒脱。后来我学到成语“游刃有余”与庖丁解牛的故事,立马会想起父亲擀面的样子。
父亲先用光滑的擀面杖把面团慢慢压成饼状,然后卷在擀面杖上,双手抓住两端,胳膊撑紧,以胳膊带动擀面杖,像做韵律操一样有节奏地来回推碾着,且用力均匀。父亲的擀面杖在案板上飞速滚动,并不断调整面饼与擀面杖的接触点,每调整一次都撒上一层干面粉,渐渐地,面饼越来越圆,越来越薄、越大,像“糖担子”上麦芽糖糖饼那么大。然后把面饼铺开,通过擀面杖一前一后滚动折叠起来。最后,父亲挥刀切面,刀起刀落,“嗒嗒嗒”一阵响后,他轻松地把面条一拎、一抖索,细长的面条便乖乖地从他手中垂落下来。面条一点都不粘连,一根都不会断。此时,母亲早备好香菜汤料,下面煮熟,原汁原味的手擀面,喷香扑鼻,筋道耐嚼,回味无穷也!
一晃数十年,如今我在异地都市,吃着五花八门的“机器面”,总觉“缺味”。而父亲做的手擀面很地道,很好吃。时至今日,每每想起,还会流口水,流到心底里,化作满满的幸福,温暖我的岁月。


散文:吃蛋糕时,想起父亲的手擀面


巴山月芽常年征稿

巴山月芽,看我茗高天下,共创文艺之家!

我们一边专注高山白茶,领跑大竹茶业;一边青睐文艺大家,见证盛世风华。来吧,无论诗词歌赋,还是琴棋书画!一段文字、一个视频、一首歌曲、一件雕刻……我们期待您的每一次关注!

我们在巴山月芽今日头条号常年征稿,每篇刊载的稿件均有礼品赠送。我们原则上每月评出五篇优秀奖稿件,各奖励三百至一千元的奖品,并在《达州广播电视报》“巴山月芽”副刊登载和巴山月芽公众号刊发。

每年我们将对获得优秀奖稿件综合评比后,优选一二三等奖5篇,给予总价10000元奖励!

投稿邮箱:bs_crescent@163.com

或添加微信(微信号:BS-CRESCENT)投稿。

电话:0818-2330000、6938888

微信公众号:BSCRESCENT

温馨提示:我们只征集未公开发表的原创原稿,谢谢理解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