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三胞胎都长大了,这节目还在拍?

2021-06-19 23:25:56


”“不是主人,爸爸是娜温的保护者”肯定不是所有的三胎家庭都这么和谐,节目中曾经有个飞行家庭,第三胎了,爸爸还不知道怎么给孩子换尿布,会的只有像小时候喊妈一样呼喊老婆。


点击上方“ 腾讯娱乐 ”并关注,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来源:一点也不八卦的show一点

id:touchshow123


什么叫顶流?


比如,全民都在用你的表情包。



放错了,是这个。



红到,上油老下油小的思葱,表情包Social界的King,臭不要脸威胁人的时候都还在用。




《超人回来了》“大韩”“民国”“万岁”三兄弟,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啊。



一晃,从前连走路都要被绊倒的小不点,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和咱一样上网课的年纪了。



三兄弟只要正经一秒,姨母粉直接宣布变身女友粉,而民国也长得越来越像Mino了。



把这三个孩子养大,可是项实打实的体力活。 爸爸宋一国,带孩子上街,没点异于常人的体力还真的做不来。



比三胞胎已经亭亭玉立更出乎我意料的是,《超人回来了》这个节目居然还在播!!


七八年下来了,我们挖一点宝的YAMMY姐还期期不落地追,见证了每个孩子从爬行到直立的过程。


继宋一国后,今年,又有两组新晋的三孩家庭加入。


尹相铉一家 (《秘密花园》男二,《拜托小姐》男一) ,老大娜谦,老二娜温,老三熙成,小小年纪就口味刁钻,妈妈Maybee的早上从兵荒马乱开始。


老三熙成喜欢中式早饭,煎蛋、蒸饭麻利做起,一碗鸡蛋饭火速成型。



老大娜谦和老二娜温则偏爱西餐,沾着蛋液的法式吐司是他们的心头好。



Maybee非常不易,做饭、洗衣、打扫,这些日常的家务劳动,会因为孩子的变多而逐级繁重。


诚如尹相铉所言:没点精力,没点体力,真的难。



黄磊46岁有的老三,上节目居然先担心如果儿子青春期,他60岁,打都打不动了。



更何况,有些家务难度还是地狱级别的,三个孩子凑一起,简直是鸡飞狗跳。


重新回来的朴柱昊一家——除了多国语言的姐姐娜恩,高人气猪猪朴建厚之外,还加入了新出生的弟弟振瑀。


让密集恐惧症害怕,让孩子们兴奋的咖啡指压,已经可以脑补妈妈安娜弯腰满客厅捡豆的场景了。



用饭勺舀面粉,练就“天女散花”神功 #妈见打系列#



脑回路清奇的猪猪——妈妈让他脱手套,他想了半天,坐在地上开始脱裤子,妈妈吓得赶紧跑过来提溜。



妈妈安娜尚且还能Handle全场,没用的老父亲朴柱昊,隔离结束独自带孩子们吃个饭,乱成一锅粥。


老大娜恩兴奋地全场打转,顺便用自己的发扣把老父亲打扮得美美的;老二建厚执着于找到要送给爸爸甜甜圈;老三振瑀因为妈妈不在而大哭。


爸爸一边要安慰小的,一边要帮忙摘饭粒,还得抽空关心一下甜甜圈的去处。



最后孩子安抚好了,只留下徒增心理阴影的阿爸:好想再自我隔离一周~~~



但《超人回来了》虽然拍了这些三孩家庭遇到的麻烦事,更多是探索问题的解决之道。节目特别强调的一点:父亲在家务和育儿中也要发挥更多的作用。


听多了“丧偶式”、“诈尸式”育儿,宋一国的发言听起来格外舒心:


育儿一半是我的责任,妻子光是生产已经尽了一半的责任,剩下的都是我的责任,只是妻子在努力地帮助我。



父亲的重要性,在这两组新晋的家庭也体现到位。


作为下一秒就可以收拾收拾参加《干家务的男人》的尹相铉,别人爱收藏邮票名表,他的最爱集齐各种类型的吸尘器:蒸汽的,吸力大的,甚至当时以为捡到大便宜,买到了山寨的戴森。



就连清扫灰尘、擦玻璃,都有专门的机器设备,堪称主妇十段。



甚至于,还能做女红,缝缝补补的活不在话下,就是年纪大了,缝衣服的一个小时里有半个小时在眯着眼睛哆哆嗦嗦穿针


▲这才是真·爱做家务的男人


隔壁朴柱昊比起做饭,更喜欢展示真正的“技术”,搞出各种奇奇怪怪的创意,是孩子看了都会无语的程度。



到最后孩子看到着火的紫菜都已经见怪不怪,内心平静,表情冷漠。


▲这也是我们炸厨房的老爸哈哈哈


你会看到,父亲如果更多参与到孩子的成长中,会减少孩子对母亲的依赖性。


别人家小孩,妈妈要走了都会哭天抢地,上气不接下气,尹相铉家妈妈出门,老大老二自顾自的玩,还得爸爸提醒:来送送妈妈。



但和妈妈的仔细呵护不同,爸爸式育儿是粗糙的,甚至于简单粗暴。


尹相铉家老二娜温拉完屎,想找爸爸擦擦,喊了半天没人应,只能被封印在坐便器上仰望天花板无语凝噎五分钟。



尹相铉在干什么呢?


在院子里不亦乐乎地玩无人机


▲这该不会是借口孩子生日礼物买的吧


急得老大娜谦拍着玻璃大喊:爸爸,不要玩无人机了,妹妹拉完便便了。


玻璃外的尹相铉“开窍”:明白了,爸爸马上给你拍的漂漂亮亮的。


▲连最小的老三都着急,就爸爸不明白状况傻乐


有些时候甚至分不清,尹相铉到底是陪孩子玩,还是孩子陪他玩。


比如和孩子捉迷藏,他拿出全套装备甚至动用极地服扮演树人,估计只有他一个人觉得自己是从童话世界穿越而来的。



孩子们着实被这只穿拖鞋的怪物吓了一跳,完美诠释:没有危险的时候最危险的是爸爸。



戏瘾上来了,尹相铉还会直接化身尹导,给老二来一段哭泣演技速成教学,不止真情实感,还要配合情境:“来,趴下去哭”。



台词也很写实主义:妈妈不要走,要把存折留下来再走啊~



别人家妈妈是害怕一个磕着碰着孩子哭,尹相铉倒好,上赶子让孩子哭。不过,粗线条也有粗线条的好处,把孩子当作朋友一样对待,反而让孩子更快地学会独立、坚强。


毕竟娜温从爸爸身上学会的第一个道理是:男人,只会影响我擦屁股的速度。



7岁的老大娜谦摔倒了,第一个反应不是像其他孩子一样大哭,而是先掀开裤子检查自己受伤的膝盖,然后淡定地和爸爸说:爸爸,我摔倒了。



而和孩子们兴奋兜圈,没仔细注意直接路过的爸爸尹相铉甚至都没跑去检查伤口,回头愣了一下,来了句:没关系,等下擦药就行。



娜谦也就没当回事,继续开心玩耍。


爸爸偶尔也会有细腻的一面,比如朴柱昊,虽然放手让孩子踉踉跄跄自己走上滑梯,但在孩子看不到地方,他手一直在背后虚虚扶着,防止意外。



比如尹相铉每天睡前会问仨孩子:今天心情怎么样?


早上醒了又会问:晚上做了什么梦?


当爸爸向娜温问道:“娜温的主人是爸爸吗?”


尹相铉会回答她——


“娜温哪有什么主人?”


“不是主人,爸爸是娜温的保护者”



肯定不是所有的三胎家庭都这么和谐,节目中曾经有个飞行家庭,第三胎了,爸爸还不知道怎么给孩子换尿布,会的只有像小时候喊妈一样呼喊老婆。



一问才知道,这位妈妈一个人去医院生孩子,一个人带孩子,就连乳腺发炎,也是一个人去的……甚至为了养孩子,她放弃了自己热爱的空乘工作。



所有的这些付出,绝对不是丈夫一句“我爱你”就可以消弥的。



在节目中,即使夫妻双方都参与育儿,也会出现一定的困境,比如父母分身乏力,不可能面面俱到照顾到三个孩子。



解决办法是,让每一位都学会自我照顾和照顾他人。


节目里,比起独生子女,三孩家庭里的孩子会更早明白懂事。


尹相铉家三位,小小年纪什么都会。



老三熙成才刚满两岁,已经学会很多初级生活技能。



自己倒水,自己吃饭,自己刷牙。


三兄妹在一起,老大娜谦还把自己的暴力洗脸法传授给了妹妹娜温。


▲娜温:洗脸洗头傻傻分不清


尹相铉最近已经开始训练熙成自己洗澡了,从打泡沫开始一步步教,有多少朋友小学还是爸妈帮着洗头的。



隔壁朴柱昊家的老大娜恩,不仅会照顾自己,还懂得替爸妈操心。


冬天太干燥,就自己去洗手间拎水装加湿器。



父母没空陪弟弟振瑀玩耍,娜恩作为姐姐就主动扛起跟在弟弟身后保护他的角色,面对老二建厚,做得好的时候也会像爸妈一样,对弟弟亲吻奖励。



就连我们的猪猪建厚都长大了。


昨天还是坐在椅子上等着被投喂的小猪,今天就当起了哥哥,不仅买甜甜圈先买姐姐的,还帮姐姐跑腿、端水,姐姐娜恩夸赞三连:很会谦让,很会用筷子,吃得又好。



还会穿着蜘蛛侠的外套照顾弟弟,费尽心思逗笑他,让振瑀开心。



什么东西都要给孩子最好的想法,在三孩家庭是无法成立的,财力不够,精力不足,现实诸多门槛摆在这儿,但一定可以教会孩子:用自己的力量去摘取想要的东西。


除了无法面面俱到,父母对孩子的关注有时也无法做到平衡,这也是所有多胎家庭不可避免的处境。


对父母的关心和爱,孩子间总会有攀比、霸占,求而不得后,兄妹间相对也会产生更多的矛盾和摩擦。


神剧《请回答1998》里,德善作为老二就哭着抱怨过:因为姐姐是姐姐,弟弟是弟弟,老二意味着学会谦让。


“为什么不给我煎荷包蛋?我很喜欢荷包蛋的,每天就给我吃腌豆子,我也不喜欢吃腌豆子的。为什么只给弟弟买世界杯冰淇淋吃,炸整鸡也是,只给姐姐和弟弟鸡腿,只给我鸡翅。”



孩子是很敏感的,一旦一个娃占走了父母过多的关注,其他孩子就会悄咪咪地做点事闹点动静出来,尝试夺回注意力。



就算是玩游戏比流眼泪,都要比谁流得多,因为流泪多意味着被关注更多。



很多时候,大人一个处理不当和舒服,他们就会陷入自我怀疑中,反复确定:妈妈爸爸,究竟爱不爱我?




大到分帐篷,小到分水果,他们都在通过行动来观察自己在父母心中的分量。


有些时候,最努力体谅父母的那个,反过来可能是最会被忽略的存在。


比如两个家庭中的老大,习惯付出,习惯给予,无时无刻不在帮助爸爸妈妈照顾弟妹。


曾经当过忙内的老二,在老三出生后心里会感受到明显的落差,大家的焦点转移了,不再是他了,所以会用捣蛋,用撒娇,用各种方式尝试抢回注意力。


老三还小,在被忽略的时候往往不懂如何表达,使用最多的方法只能是角落哭泣。



节目告诉我们,这时候,父母要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中,不断磨合,教会他们彼此学会妥协和分享。


朴柱昊就曾经让三个孩子一起玩分享游戏,假意让老二建厚都赢,引导他将胜利品分给失败的姐姐娜恩,他告诉他们:两个人无论谁赢都让步。



当建厚不让弟弟玩自己珍藏的蜘蛛侠手链时,爸爸朴柱昊偷偷把弟弟藏起来,告诉他:因为他不珍惜,导致弟弟出走了。


下一次兄弟相见,意识到弟弟重要性的建厚,二话不说将蜘蛛侠手链戴到了弟弟的手腕上。



久而久之,体谅和分享被刻进了DNA里,娜恩和弟弟出去玩,不仅帮弟弟的饮品准备好,还在包里掏出了其他人的食物。



多生一个孩子,意味着要更多考虑经济状况、自身精力、伴侣参与程度,三者缺一不可。


佟大为家也是三个娃,不仅夫妻相,连三个孩子都共用一张脸。



▲佟大为儿子与董璇女儿


佟大为一早就呼吁男性主动承担家庭责任:传统家庭角色中,女性被期待更多地照顾家庭,承担更多家务,这是不公平的,也是造成现在职场性别如此不平等的重要因素。


无论是家务还是育儿,爸爸都不应该双手一甩,老神在在,尤其在妻子也要赚钱养家的前提下。


《超人回来了》能播到现在,不仅节目的视角在进步,也让人看到了社会家庭分工的进步。


爸爸可以主动承担家务,调整工作时间,单独带孩子出去旅行,给妈妈创造喘息、休息的独立空间和时间。


这恰恰印证了佟大为的话:男人说不会带孩子绝对是推卸责任的借口。


《超人回来了》就像一面镜子,映照着现实——只有当爸爸们切身参与家务和育儿,理解体谅另一半的艰辛,才能真正做到让自己和妻子都——站着说话不腰疼。






| 热门文章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