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纳粹秘闻:连希特勒都不知道的细菌战,到底有多恐怖?

2021-06-19 23:38:17


纳粹在这一事件中先是倒灌海水,随后收缴市场上的奎宁,可奎宁正是预防和治疗疟疾的药物,而且纳粹很清楚蚊子可以传播疟疾,何况他们还在集中营里进行了那么多的试验,这一切都证实这是纳粹精心策划的生物攻击,唯一可以感到庆幸的是这也是唯一的一次,但这也


说起细菌战,纳粹德国的进展其实一直都不如他们的东方盟友日本,这主要是因为希特勒本人不愿使用生化武器。

但是随着德军在战场上不断失利,德国最高统帅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特别是党卫军首领海因里希·希姆莱他加快对细菌的实验和研究还秘密和日本生化学家交流。

纳粹秘闻:连希特勒都不知道的细菌战,到底有多恐怖?

1943年,印度洋中部,德日两国的潜艇在这里汇合,这并不是单纯的军事行动,因为德国潜艇上搭载着数名科学家,他们克服晕船、幽闭恐惧症等困难躲过盟军可能的侦查和袭击,就是为了和日本交换关于致命生物制剂的资料。

而他们之所以采取如此复杂的保密方式碰头,就是因为德日双方都明白他们正在做的事已经完全突破人类所有的道德底线。

德国的所作所为证明日本已经有了更加邪恶的武器,确实如此,日本人的丧心病狂是常人难以理解的。

当这些病态的日本人获得知识和技术后,他们变态和突破道德、法律的行为更加严重了,石井四郎就是这么一个人,一个非常古怪的军医。

纳粹秘闻:连希特勒都不知道的细菌战,到底有多恐怖?

早年间石井四郎曾经游学欧洲,归国后不过是一个军医中佐,但他非常渴望权力,极力想要展现自己的才能,他开始不断游说日军高层违反《日内瓦公约》研究细菌武器。

石井四郎告诉军方高层,“国内不能做的事情”可以在其他地方做,在国内伦理和道德不允许做的事情,同样可以在其他地方实现。

中国东北就成为了石井四郎最理想的地方,石井四郎也很快得到晋升最终成为陆军中将,在“满洲国”的土地上,绝对臭名昭著的“731”部队成立了。

在东北石井四郎可以随心所欲地绑架中国人进行人体试验,而不用担心任何处罚,他根本没有把中国人当成人,在他眼里人只不过是和老鼠一样的东西,用完就再去抓,可以随意消耗。

而当时731部队里所有的日军都有这种毫无人性的想法,更可恨的是日军给试验致死的动物们树立了一块纪念碑,可被害死的中国人和苏军战俘连骨灰都找不到。

日军进行了名为“马路大”的人体解剖试验,还把被解剖的中国人称为“圆木”,在石井四郎等人眼里甚至人还不如木头。

更惨无人道的是他们在解剖人体时是不打麻药的,石井四郎要求保证 解剖对象处于绝对清醒的状态,以获得所谓最真实的研究数据。

纳粹秘闻:连希特勒都不知道的细菌战,到底有多恐怖?

在惨绝人寰的解剖现场,伴随着凄厉的惨叫声,日本军医们丝毫不受影响的“享受”解剖过程, 在731你能想象的所有恐怖片场景都不如这里的十分之一。

他们把活人放在室外进行冻伤实验,还用 火焰喷射器 把放在废弃装甲车里的人活活烤死,还有人畜杂交、人体四肢互换、人马换血等等。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的事情,而其中最重要的也是最具杀伤力的。

就是731部队研究的鼠疫实验,鼠疫不用军事手段也可以大规模传播,当年欧洲黑死病爆发时欧洲死亡了三分之一以上的人口,石井四郎相信在中国他可以做到一样的结果,而且当时中国饱受战火摧残毫无卫生设施可言。

老鼠和跳蚤横行为鼠疫的爆发提供了极好的环境,石井四郎认为只要他能催化鼠疫爆发,疫情就可以像野火一样燃烧整个中国大地,为此731部队建立了一个巨大的跳蚤培养基地。

在里面养殖带有鼠疫杆菌的老鼠和跳蚤,他还发明了石井炸弹用陶瓷作为外壳,里面装着带有病菌的跳蚤。

纳粹秘闻:连希特勒都不知道的细菌战,到底有多恐怖?

1940年,石井四郎开始在浙江宁波等地投放陶瓷炸弹,731部队的人还伪装成卫生官员,到受害致死的中国人家里查看情况了解投毒效果。

在鲁西等地至少有20多万人死于日本细菌战,石井四郎还试图用氢气球将陶瓷炸弹投放到美国,幸运的是没有实行。

生物武器的威力让一些纳粹动心了,可希特勒却不愿意进行细菌战,有人认为是希特勒认同了《日内瓦公约》,不想违背公约中不准使用生化武器的规定。

其实不然,希特勒绝对不是会被一纸约定限制住的人,这其中的原因与希特勒早年的经历有关,一战时希特勒曾被芥子气毒瞎过眼睛,导致他很长一段时间完全失明,这肯定给他留下一些阴影。

而且生化武器很不稳定,万一风向改变毒气就会飘到德军阵地上,最重要的是盟军有更厉害的生化武器,一旦双方都使用毒气攻击那么势必会造成德军的重大伤亡。

希特勒损失不起德国的精锐力量,特别是德军战斗力非常强悍欧洲大陆难逢敌手,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总之罪恶累累的希特勒不愿发动生化战争。

可他的亲密副手希姆莱却不这么想,他希望可以使用病毒武器来挽救德军的败势,于是位于印度洋中的一幕出现了。

纳粹秘闻:连希特勒都不知道的细菌战,到底有多恐怖?

为了得到希特勒的同意,希姆莱谎称是要保护德国士兵寻找德军被生物武器攻击后的治疗方法,事实上希姆莱却是在让人研制生物武器。

就在纳粹研究生化武器时,一个假情报严重影响了他们的进程。有人告诉德国,一架美军飞机会把大量的科罗拉多金花虫投放到德国,这种金花虫对人体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它们会啃食植物叶片还有着极强的繁殖能力。

一旦金花虫形成规模,就会对德国的粮食作物产生不可估量的损失,这对战后粮食一直短缺的德国来说完全无法承受,因此本该研究细菌的科学家们把大量的时间用在对付金花虫上了。很显然后来纳粹失败了,因为盟军根本没有投放科罗拉多金花虫的计划。

失败后的德军开始加紧研究生化武器,在达豪集中营,党卫军疯狂的对战俘和囚犯进行活体实验,就像日本人一样,纳粹同样不在乎犹太人和苏联人的生命,他们强迫囚犯们进入冰水池冻死,还让囚犯喝海水直到渴死。

在细菌方面和日军不同的是,纳粹最感兴趣的不是鼠疫而是疟疾,一战时期欧洲战场上有三分之一的军队减员是疟疾造成的。疟疾传染性高致死性极强,侥幸活下来的人也会留有后遗症。

纳粹秘闻:连希特勒都不知道的细菌战,到底有多恐怖?

希姆莱命令党卫军开始研究疟疾,由克劳斯·希林博士负责,在集中营里有大量的人体可供希林选择,但希林希望可以得到比较健康的人进行试验,因此大量的波兰神父惨遭折磨。

这些波兰人不是被遭磨难的犹太人,所以身体条件还算可以,希林将被害者的胳膊放到一个满是蚊子的盒子里,这些蚊子都带有疟原虫,它们疯狂的叮咬受害者,纳粹军医就在一旁观看记录。

看着神父们被咬,然后得病,直到死去,此后纳粹就把犯人们当成疟原虫的孵化基地,让携带疟原虫的蚊子叮咬囚犯,在囚犯感染疟疾后,在让囚犯喂养更多饥饿的蚊子。

这样大量的蚊子都带有疟原虫了,而纳粹也就有了可以发动生物战争的蚊子大军,可是希姆莱还没有来得及将蚊子炸弹投入战场和盟国,纳粹德国就灭亡了。

可这不代表着德军的生物武器没有使用过,在意大利当地人民就饱受疟疾的折磨,为什么作为德国的盟友意大利却惨遭德国攻击呢?

其实这和墨索里尼的辉煌和惨败有很大关系,在经济大萧条席卷意大利时,墨索里尼同样通过大量的公共建设计划来创造就业机会,他建造了世界上第一条高速公路,但墨索里尼最大的工程项目排干了境内最大的沼泽-蓬蒂内沼泽。

在蓬蒂内沼泽的流水被排完以后,这里的疟疾实际上也被消除,而且变得很适合人类居住,原本的沼泽地已经可以耕种可以饲养动物,同时也出现繁荣的城镇和农场,谁也没想到到这为后来的惨状埋下伏笔。

纳粹秘闻:连希特勒都不知道的细菌战,到底有多恐怖?

1943年随着意大利战役的进行,盟军已经登陆意大利本土,墨索里尼也被迫下台还遭到逮捕,可希特勒没有放弃墨索里尼更没有放弃意大利,他派伞兵解救墨索里尼帮他成立所谓的意大利社会共和国继续对抗盟军。

在德军北撤时,纳粹在意大利境内实施了一系列破坏活动,其中就包括破坏蓬蒂内沼泽,蓬蒂内沼泽因为低于海平面,所以在排干沼泽内的水流时,意大利建造了很多泵水站,这些泵站还要不停地把附近山上流下来的水抽到沼泽外面防止这里再次变成泽国。

而纳粹在搞破坏是在这里进行反泵水,他们将苦咸的海水抽到沼泽里,这对盟军没什么影响,但随后蓬蒂内沼泽爆发了疟疾,蚊子的幼卵更适合在这种盐水里生长,原本已经消失的疟疾就这么人为地回来了。

三年时间里有超过10万平民感染疟疾,可怕的是,这并非偶然的自然灾难,最新的资料表明有人在这场疾病爆发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纳粹在这一事件中先是倒灌海水,随后收缴市场上的奎宁,可奎宁正是预防和治疗疟疾的药物,而且纳粹很清楚蚊子可以传播疟疾,何况他们还在集中营里进行了那么多的试验,这一切都证实这是纳粹精心策划的生物攻击,唯一可以感到庆幸的是这也是唯一的一次,但这也造成了无数人的死难。

战后希林博士被判处绞刑,可大量的德军实验人员被免于起诉,他们中有很多还进入美国研究所工作,最可恨的是在东方,石井四郎被美国包庇下来,1951年他还被派到朝鲜,转年朝鲜战场上就在次出现细菌武器,可见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我们要瞪大眼睛严防侵略搞好建设,只有我们自己强大了 我们的国民中才不会再有“圆木”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