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北京唯一一座下西上中、下今上古的奇怪建筑,命运多舛的隆福寺

2021-06-19 23:51:02


有个说法是因为拆去了隆福寺庙宇破坏了此地的“风水”因而惹怒了神佛!



曾经的隆福寺对于北京人来说,就像大雁塔对于西安人;

可如今,寺在哪里?隆福寺多舛的命运,就像一个人拥有的传奇一生,充满不可思议的诡谲。


隆福寺就在东四十字路口的西北角,始建于明代景泰三年(1425年)。

隆福寺与西四的护国寺遥遥相对,在古代护国寺叫做“西庙”,隆福寺则称为“东庙”。

隆福寺原本规模非常大,其殿宇进数和占地面积,比雍和宫还大,清乾隆年间,隆福寺庙会在京城庙会中列“诸市之冠”:

“东西两庙货真全,一日能消百万钱;多少贵人闲至此,衣香犹带御炉烟”

隆福寺在当时可谓是北京最牛的商业街区。

隆福寺不但在北京,就是在全国也是一等一的繁华之处:

“南有夫子庙,北有隆福寺”


历史上这么有名的隆福寺,今天怎么变得这么平静,越来越不为人所知呢?

600岁的隆福寺,可以说,从它建成之初就没有平静过。

明景泰皇帝修建,在“土木堡之变”明英宗被俘时仓促登位的就是这位皇帝,明英宗的同父异母弟;

从明至清,北京各大庙会盛衰相继,而唯一长盛不衰的庙会就是隆福寺的庙会;

北京唯一一座下西上中、下今上古的奇怪建筑,命运多舛的隆福寺

清朝期间,隆福寺还是百货云集、人流如织;

北京唯一一座下西上中、下今上古的奇怪建筑,命运多舛的隆福寺

《乾隆京城全图》中的大隆福寺

1901年,传言因庙内的喇嘛用火不慎,一把火把慈天广覆、天王殿和钟鼓楼烧成了空地;

1952年,隆福寺庙市改造为东四人民市场。此时的隆福寺变成了南北两段,南段除山门尚存以外,其余建筑基址被清理,并兴建了规格统一的营业大棚。而北段从万善正觉殿开始,原有建筑基本保存完好。

北京唯一一座下西上中、下今上古的奇怪建筑,命运多舛的隆福寺

东四人民市场,隆福寺山门就是市场大门

北京唯一一座下西上中、下今上古的奇怪建筑,命运多舛的隆福寺

东四人民市场,还是开国元勋董必武题写的

北京唯一一座下西上中、下今上古的奇怪建筑,命运多舛的隆福寺

1959年的北京航拍影像,隆福寺(右上角)

北京唯一一座下西上中、下今上古的奇怪建筑,命运多舛的隆福寺

1976年大地震,隆福寺北段建筑损坏严重,随即被落架等候重修,在76年大事频发之年,隆福寺重修的事项就没有然后了,隆福寺北段从此变成了一堆废墟。

1985年,东四人民市场改造为隆福大厦,成为当时北京面积最大、商品最全的商场。中央空调、自动扶梯第一次成为商场的标配,当时很多人去隆福大厦,就是为了过一把自动扶梯的瘾。

北京唯一一座下西上中、下今上古的奇怪建筑,命运多舛的隆福寺

1993年,隆福大厦燃起熊熊大火,大火整整烧了8个小时,隆福大厦基本全部烧毁,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北京损失最大、消防警员伤者最多的一次火灾。

1996年,整个隆福寺地区重新规划,重建隆福大厦,由建筑学泰斗、吴良镛院士主持设计隆福广场。当时不仅盖起了“隆福寺”牌楼,还在隆福大厦楼顶建造了“大隆福寺”,但由于大厦经营不景气,隆福大厦最后关张大吉。

北京唯一一座下西上中、下今上古的奇怪建筑,命运多舛的隆福寺

北京唯一一座下西上中、下今上古的奇怪建筑,命运多舛的隆福寺

2012年,隆福大厦再次开启重建,吴良镛院士设计的隆福广场,将由他的儿子吴晨接手设计改造。东城区提出将隆福寺地区建设为“有老北京特色的多元文化交融的魅力走廊”,在隆福大厦屋顶,复原重建了古老的隆福寺, 四座古色古香的建筑组成的一座空中庭院坐落于此,这里是隆福文化中心。


北京唯一一座下西上中、下今上古的奇怪建筑,命运多舛的隆福寺

北京唯一一座下西上中、下今上古的奇怪建筑,命运多舛的隆福寺

600多年的隆福寺,命运如此诡谲,大火为什么总是和它过不去呢?是动了什么风水,还是惊动了哪方神佛?

据民间传言,在重建施工时曾挖出了两只巨大的“石龟”,石龟身上有刻字,一只写“金”一只写“寿”,并注明是明初刘伯温埋下的“镇物”!

有个说法是因为拆去了隆福寺庙宇破坏了此地的“风水”因而惹怒了神佛!挖出的“金龟和寿龟”又赶走了此地的“聚财守金”和“兴主聚气”!所以隆福寺多舛的命运总是不期而至,吴良镛院士主持设计的隆福大厦,在大厦顶部复原重建了古老的隆福寺,这是不是也说明了一种敬畏呢?

北京过去有句俗话,说是“大火不烧旺地”。这俗话在隆福寺这儿不灵了,隆福寺本是一块风水宝地,解释不通的是,为什么大火总是和它过不去。

这片区域在近600年的时间里一直是北京最受瞩目的商业中心之一,这里曾有着北京规模最大的庙会,也有着北京第一家安装中央空调和自动扶梯的百货公司,两把大火,让这个顶流的闹市街区烧得没了脾气。

现在又在进行大规模重建,并在新建的隆福寺大厦顶部重建了早已不存在的隆福寺,可见建造方的用心良苦,这就形成了北京唯一的一座“下西上中,下今上古”的奇怪建筑,但愿其以后浴火重生,重现往日繁华;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