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盛夏,去看壶口瀑布(随笔)

2021-06-19 23:58:59


从水声分辨,七月的壶口瀑布,似乎收尽了天下黄河。


#文旅发现官#

盛夏,去看壶口瀑布(随笔)

两次看壶口瀑布,一次在陕西宜川,一次在山西临汾。瀑布的模样,两岸不大一样。看过壶口瀑布的人都说,每一次和每一次的感受不同。

先声夺人,这一点,不管在哪里走近瀑布,都是一样的。从水声分辨,七月的壶口瀑布,似乎收尽了天下黄河。远望,河水生烟,走近,如细雨扑面,摸脸颊,熟悉的气息,是高原的泥土味。

这是令人产生灵感的地方,五年前看过瀑布,我似乎写过几句,一下子却想不起我到底写了什么。听声音,我想到作曲家在某一个时期心潮澎湃,想到钢琴家陶醉地弹奏《黄河船夫曲》。河水从远处奔来,落下去,再涌出来,冲出去,向着远方。

飞流翻滚的瀑布像无比硕大的花朵,浅黄、深黄、褐色、黑色的花瓣一层层挨挨挤挤在展开,挣扎着,怒放,一朵过去,又是一朵。花的心藏在蕊中,那其中,卷入许多东西,包括大自然的奥秘。

抛开小女人的情怀,再看瀑布,眼前的河,分明是一群狮子,抖擞着深褐色的毛发站起来,一个个黑色漩涡,就是怒视的眼睛。有不平,河流就要迸发力量咆哮,不必回答为什么。我突然想起一个清晨,洪水越过我家门槛涌到地上,洪水和眼前的河水一样的颜色,我的惊恐仿佛回到三十多年前。

盛夏,去看壶口瀑布(随笔)

七月的壶口瀑布,还不是一年中最壮观的时候,待到初秋,高原上的大河小河齐聚壶口,共同发出雄浑的呼喊。来自四面八方的看河人,不论年龄,不论容貌,都想摆出大眼睛的宁静在《黄河绝恋》中的姿态,释放激动的情绪。毕竟,咆哮不是河流的常态,静水流深,安宁祥和,像母亲一样美好。

回家翻出我的旧诗句:“这真是我们的黄河/这就是我们的黄河/这才是我们的黄河/金色浪花跃壶口/依然现彩虹”。五年前的我,看到咆哮中的彩虹;这一回,确实没有看到彩虹。

人不可能两次看到同一条河流,真是这样。

盛夏,去看壶口瀑布(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