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郭德纲接受《星岛》专访:我是真正的艺人,一个卖艺的人

2021-06-19 23:59:53


2.关于入乡随俗(对旧金山有什么样的观察)这些东西是可遇不可求的,因为说相声讲究的是入乡随俗;你要是在节目中提到一些和当地有关的好玩的事儿,或者观众熟悉的一些情节,放在相声里边儿,观众会觉得很开心,但是并不是刻意而为:我必须为了你们,还要创


一百三十四章、郭德纲接受《星岛电视》专访:我们是真真正正的艺人;什么叫艺人,就是卖艺的人。

郭德纲接受《星岛》专访:我是真正的艺人,一个卖艺的人


郭德纲接受《星岛》专访:我是真正的艺人,一个卖艺的人


郭德纲接受《星岛》专访:我是真正的艺人,一个卖艺的人

2014年4月19日,正在北美巡演的郭德纲抽空接受星岛电视台吴一帆采访。他侃侃而谈,不回避,不设限,态度温和谦卑。他说了啥?

金句有:

说相声讲究的是入乡随俗;你要是在节目中提到一些和当地有关的好玩的事儿,或者观众熟悉的一些情节,放在相声里边儿,观众会觉得很开心,但是并不是刻意而为。

好多人都觉得,这有郭德纲(参与)多好玩儿呀,一块儿热热闹闹的,谈笑风生,我做不到,性格使然,其实我是一个很内向的人。

把我放在舞台上一个特定的环境当中,那对我来说,好像突然间一切都附体了似的,不管怎样都对的,也挺奇怪。

我倒不是多有才华,就是朱砂没有,红土所以为贵。我总说这么一句话,不是郭德纲多么出色,是同行们的衬托。

我们的演出不想灌输什么,我更多的是想给观众快乐。

很多观众说“烂片”,我承认,看个热闹吧;花三个亿拍的片,你们不爱看还是不爱看。

我们的区别就是,我们真真正正做到了艺人;什么叫艺人,就是卖艺的人,不是卖人的人。这是我们的区别。

1.关于旧金山

郭德纲:特别开心,又一次来到旧金山;上一次来是前年,演出的时候大伙非常热情,我说我一定会再来的,结果又来了。(对旧金山的印象是什么)特别美。美国去了好多城市,我觉着这是一个比较折中的地方;西雅图太湿,洛杉矶太干,这头儿虽然凉一点,但是气温、环境,我觉着挺舒服的,是一个适合居住的城市。

2.关于入乡随俗

(对旧金山有什么样的观察)这些东西是可遇不可求的,因为说相声讲究的是入乡随俗;你要是在节目中提到一些和当地有关的好玩的事儿,或者观众熟悉的一些情节,放在相声里边儿,观众会觉得很开心,但是并不是刻意而为:我必须为了你们,还要创作一个什么什么;相反,会把事情干死了。所以每次来,其实很多小事儿融入到节目当中,他们会觉得亲切:我今天吃了什么,我在你们这儿的天气怎样,然后听到市井传闻,昨天哪里怎样怎样,这类东西观众可能会更喜欢一些。

3.关于这次特别之处

这次来是刚刚到,现在精神状态还不是很好;惊喜对于演员来说,是你上了场之后不管怎么累、如何疲惫,就让我站在这个舞台上,马上这个人情绪就不一样了。这一次时间赶得比较好,就是上半年;每年我们的节目总是大半年时间会调整一次,而且上半年时间刚刚调整完;这次来的节目都是刚刚在国内的舞台上试演过,有的节目仅仅演过两次,或者三次,就是觉得旧金山这次算是赶上啦,听个新鲜。

4.关于郭奶奶这个外号

他们跟我闹着玩儿;之前在江苏卫视做一场节目,是跟孟非老师一块儿,他在那个节目有一个官称的外号叫“孟爷爷”。我们两个一个节目,他们编导开玩笑:有爷爷就有奶奶;我们两个不知怎么就成老两口了。后来这个称号从台内小范围就逐渐传出来了,所以好多嘉宾,好多艺人见到我,也这么喊。大伙儿喜欢,叫什么都无所谓。

5.关于台上、台下

我经常说这样一句话,尤其是做喜剧的:台上是个疯子,台下也是个疯子,那这个人就是个疯子。他一定要有个时间储备,而且本身,了解我的人都知道,台下郭德纲很乏味:第一,不善于交朋友;第二,很惧怕和外界打交道。也不知道什么原因造成我这种性格,台上的我跟台下的我大不相同;我每年跟外人出去吃饭,这一年连十次都没有。三两知己,在一起吃个便餐,我还能接受,哇,来一个企业家,(结果)不是你走就是我走。好多人都觉得,这有郭德纲(参与)多好玩儿呀,一块儿热热闹闹的,谈笑风生,我做不到,性格使然,其实我是一个很内向的人。(是什么让你做到台上台下如此反差之大)工作。

6.关于幽默感

我骨子里有些幽默感的东西, 但是我不善于把它拿出来作为一个武器或者作为一个外在的东西,我并不太善于这些东西。把我放在舞台上一个特定的环境当中,那对我来说,好像突然间一切都附体了似的,不管怎样都对的,也挺奇怪。

7.关于侯耀文老师

侯先生是我生命当中最重要的一个人。一个艺人的成功是三分能耐,六分运气,一分贵人扶持。这东西很重要,特定的时候,会有特定的人来完成特定的工作;因为我本身从小就是在这个行当从学艺,摸爬滚打,就做了好多年。后来从主流的圈子里面跳出来,在我20岁左右跳出来;跳出来之后,浪迹江湖,然后闯荡多年之后没有任何发展,然后在那个时候很想再杀回去发展,主流相声界平庸的一辈子就算了,与大家一起穿一个小红西装,买一个腮红,然后到处去慰问,一个月有1500块钱工资,平平安安,一生也很开心。但是呢,狼多肉少,本来这个圈子就不大,本来可吃的饭就少,你再杀进来,对大家是个威胁。于是在那个时间段,同行们极力地排除我;所以没有办法,我只能自己去闯荡。所以后来我有一句话老这么说,我借鉴苏秦的一句话:“使我有洛阳二倾田,安能佩六国相印?”带我吃一口饭,我也不会像今天这个样子,声声是你们把我逼出来的。就在那段时间,我形容是腥风血雨,行业集体去排斥一个人。在那个状态下,是侯耀文先生挺身而出:第一,他说收郭德纲,做我的徒弟。那一年我已经30几岁啦;侯先生,闻名天下的大家。他收你为徒,对你认可,在相声界来说,这是个了不起的大事情。也就是说,你拜入候门,日后谁想再排斥你,他都会有所顾忌。于是成批的人去侯宅去:不要收他,他十恶不赦,他如何如何不好,他是这样这样。但是侯先生力排众议。所以说得立侯氏门墙。在那段时间里,虽然说我,我们爷儿俩相处的时间并不多,毕竟侯先生59岁就去世啦,就几年光景的时间,但是就那段时间,对我的人生来说非常的重要,而且他应该是在中国相声界唯一能够看明白我的人。很多事情,别人不理解,唯有他能理解;包括他最后对媒体说这么一句话:郭德纲一路坎坷走来,势必要嫉恶如仇。所以很多事情你们可能不了解,所以我得这么承认侯先生是我生命中的一个贵人。

(他这么坚决地要收我为徒)不用说得这么光芒四射,可能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因为我会说相声吧。侯先生很爱才,这个确定;我倒不是多有才华,就是朱砂没有,红土所以为贵。我总说这么一句话,不是郭德纲多么出色,是同行们的衬托。

8.关于搭档于谦

于谦老师最大的特点就是他会说相声,就是在我们这个行业里边说,张三、李四、王五、赵六你对他评价如何,如果他会说相声,这就是至高无上的评价。什么意思呢?说这个人是国家一级演员,但是他不会说相声;这个人拿过全中国相声大赛一等奖,可以,但是他不会说相声;这个人祖传三辈是相声名家,可以,但是他不会说相声。就是这些外在的荣耀,通过人力可以得到的。(怎么成为搭档)当初是由于他在某个曲艺团体,那会儿他们也不怎么说相声,他也不觉得这个有什么前途。他那会儿总是去拍戏,他甚至也到北京电影学院去学导演,所以说也不怎么在舞台上出现。可是他们团里有些时候还是有些演出,是让他回来;我呢是给他们团去帮忙,他们团实在没有人啦,就是到社会上去找人帮忙演出吧;这样我们两个人就很自然地走到一起啦。他也没想怎样,我也没想怎样,演一场就挣一份儿薪水吧。但是通过合作,我突然间发现,我没想到我见了这么多同行,这么多艺人,华北地区都转遍了,还有这么一个人,太难得了。

我们认识大约是在2000年,合作是在三四年之后,那三四年间,只是偶尔在什么场合,谁结婚时见一面,或者是怎样,但是合作没有,只是之间突然间演过一场,哟呵,我很吃惊,这还有一个会说相声的。这么多相声名家,没有会说相声的,没想到这个不说相声的地儿,还有一个会说相声的,一拍即合。

9.关于家庭的支持

谈不到,两人就过日子。好在我太太本身也是搞艺术出身,只不过后来觉着挺好,事业上她愿意支持我一下,于是几乎等于把她的专业放下了,全力以赴来支持我。所以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这个我一定要承认:由于她的大力支持,包括很多艺术以外的东西,都是她来负担。我们怎么讲?淡淡如水,人情在。不像别人说得轰轰烈烈,不像电视剧里说的狗血情节如何如何,只不过就是一切很完美。

10.关于春晚

没有什么压力,艺人吗,到哪里都是演出,这十个人也是演,这十亿人也是演。(春晚)那个时间确实是很紧,包括最早定节目的时候,告诉你大约15分钟,待上场的时候告诉你,由于前面节目的原因,我们可以多给你两分钟。但是这些东西你在场上可能要随时调整,观众一鼓掌可能耽搁10秒。这不是一个10秒问题,包括他随时告诉你,还剩多少多少(时间),你就要随时做调整。那么大一个节目,实际上我是一边修改节目一边说:你要知道那句话不能要了,不能要了之后,你还要旁边的人知道,接得上;你还得话跟话得挨着,不能不像话,所以说这是一个即兴创作的节目。

11.关于相声的目的

跟往常一样,我们的演出不想灌输什么,我更多的是想给观众快乐。而且这么多年来,干别的是外行,干这个,我觉着我还是比较有把握的。所以说,一个是感谢大家的支持,再一个是我们期待以后每年都能过来。希望大伙儿能从节目中体验到一种开心,这是我最爱做的事情。

12.关于相声之外的副业

除了没唱歌、跳舞,跟艺术有关的我都干过了,演戏、演电视剧、做节目编导、电影电视剧的导演,你说得出来的,几乎都干过,这行里干得太多了。我是这么认为的,但是我的影视剧的成片,不如我的相声。因为相声这40分钟一段,我能把握它;影视它不是一个人的东西,而且我们不可能全身心投入到制作当中去,那个是大伙儿的智慧。最后呈现出来的成品,影视方面下的功夫不到,很多时候我觉着差不多就得了。很多观众说“烂片”,我承认,看个热闹吧;花三个亿拍的片,你们不爱看还是不爱看。

(《大话天仙》)这是2009年刘振伟导演找我拍戏,这戏没拍完,拍一半投资方就跑了,然后导演也不干了,然后后来这个片子几易其主,最后找点替身,好不容易把片子凑一块了,刘振伟公开说:这不是我的作品。他不承认。然后我也没看,因为到现在,前两天上映之前找我们:能不能宣传一下?我经纪人很开心:好呀,把尾款结一下吧。然后到今天都没再理我们。我喜欢刘振伟的作品,才跟他合作,但最后这个作品成这个样子,非我所愿。

什么都在做,投资电影、投资电视剧干了快10年了。我们德云社是每年都投一部戏什么的,最近几年业务范围大一些,包括做什么餐饮呀,服装呀,接下来要做什么澳洲的旅游呀,海外的电影市场。刚才来还聊天,买个私人电视台什么的,不是不可能,悠着干吧,人生快乐吧。

澳大利亚太大了,薰衣草庄园也太多了,(不管)哪一家薰衣草庄园都要做小熊,它最早的有17年历史。就是在澳洲,是薰衣草庄园就做熊。然后有人愿意做代理,弄回来三十个五十个回来卖;有的是二道贩子,到庄园去买,买回来再卖。我跟他们不一样,我是把维多利亚州所有的薰衣草庄园全垄断了,从草籽开始就是我的,然后我告诉他们要做什么样的小熊,这边订单要8000个,你给我做8000个这样的,那儿要10000个红颜色的,你就给我做红颜色的。现在正在做考拉,好像是。然后接下来要做圣诞的,就是不一样的小熊。什么样的客户都有,关键是它有药用价值,它冷藏也行,它热敷也行,它拿微波炉热一下行,它拿冰箱冻一下也行,然后睡不着觉的,肚子疼的,有不好受的,抱着它很快就能睡觉,所以我觉着很好。全世界150多种薰衣草,就这种能有药用(价值)。

(主持和说相声)原则上差不多,就是表现形式和平台不一样。我挺喜欢做主持的,他可以去掌控整场节目,然后把自己的另一面能表现出来,我挺开心。(综艺节目之外)美食节目、谈话节目、旅游节目都做过,除了新闻没做过,其他都干过。

13.关于海外商演

(德云社在澳洲开分社)不能说中国相声走向世界,只能说德云社相声走向世界。我也代表不了中国相声,终归这是个有150年传统的行业,但现在我很开心,一百多年传统,中国相声在海外真真正正做商演,因为之前不管什么样的泰山北斗、相声大师,出国都是文化交流,就是有人来看就好,我们相声演员们、前辈们、艺术家们没少出国过,一出国就给领事馆添麻烦,华人餐馆就害怕他们来,一来就送票,必须得去,厨子都看腻了都。所以我们的区别就是,我们真真正正做到了艺人;什么叫艺人,就是卖艺的人,不是卖人的人。这是我们的区别。(海外越来越多的人对相声感兴趣)这个我没想过,该来的自会来,不该来的也就不必让他来。他听不懂,你让他来添乱,干嘛?(在美国开德云社分社)有可能,旧金山演完了去洛杉矶;他们说有一个三百多人的小剧场,我去看一看,如果顺利的话,不排除。旧金山有合适的场地,有人提供谈得合拢的话,有可能。另外你帮我想着旧金山私人电视台的事儿,如果行的话,不是不可以合作。(在海外收徒)人种无所谓,就是你得能学相声,你的喜欢相声,我不是说指这个公民教育,收八千个黑人就如何如何,练一万个英国人,没有;关键是对相声有没有用,这个很重要。有合适的,尽管来。没有任何门户之见,我也愿意为传播相声贡献点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