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杨银禄替江青送信,毛主席问他为啥改名字,杨银禄:江青给我改的

2021-06-20 00:01:28


”图|毛主席和李银桥听到毛主席“有理有据”地分析自己的名字,杨银禄被逗乐了,周围的工作人员也跟着笑了起来。


前言

在中南海27年,作为第一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杨银禄保卫毛主席19年。春去秋来,往事重现,闲暇时分的杨银禄,不禁陷入了深深地回忆当中:

由于工作关系,我多次见过毛主席。跟毛主席握过手、说过话共计7次。尤其是最后一次,记忆颇深。那是在陈毅将军的追悼会上,当时,我向毛主席点头示意,他回应了我……

杨银禄替江青送信,毛主席问他为啥改名字,杨银禄:江青给我改的

图|毛主席

在杨银禄的印象中,毛主席就像是一位没有架子的“邻家老人”。他不仅和身边的工作人员“打成一片”,有时还喜欢“自嘲”,甚至打乒乓球的时候,把自己比喻为“纸老虎”。作为一个领导着全球四分之一人口大国的领袖人物,能有如此广阔的胸襟,着实是让人敬佩啊!

毛主席平易近人、喜欢“自嘲”

1957年12月26日,杨银禄被查了两个“三代”(另一个是姥姥家的),确认没有任何问题后,他顺利进入了中央警卫团,也就是名声远播的8341部队。

尔后,杨银禄经过四个月的严格训练,被分配到玉泉山,然后到北戴河,后来到中南海,再后来到钓鱼台。这期间,杨银禄见证了一个“平易近人、喜欢自嘲”的毛主席,下面的故事也从玉泉山正式开始讲起。

杨银禄替江青送信,毛主席问他为啥改名字,杨银禄:江青给我改的

图|毛主席和赫鲁晓夫

1958年7月31日,苏联的领导人赫鲁晓夫来我国访问,毛主席就在玉泉山接待了他。当时,双方讨论了国际局势以及中苏关系等重要问题。8月3日,为期4天的会谈结束后,杨银禄第一次有幸见到了毛主席。

那时,杨银禄被分配到玉泉山,除了执勤放哨外,还有一个新任务。连领导看准了杨银禄有文化,有一定的文化表达能力,就让他去负责收集材料,写黑板报。那天下午下哨后,杨银禄去北门驻守的部队了解好人好事。回去的时候,路过毛主席的办公楼,大院马路上停着的四辆小汽车引起了他的注意。

杨银禄替江青送信,毛主席问他为啥改名字,杨银禄:江青给我改的

图|毛主席和赫鲁晓夫

第一辆是苏制吉姆前卫车,第二辆是苏制防弹吉斯主车,第三、四辆也是吉姆车,是后卫车。 杨银禄心里有数,他知道这是赫鲁晓夫要走了。但没等他细想,毛主席就陪着赫鲁晓夫一行人出来了。这个时候,杨银禄正站在离车10米左右的位置。

他想走但不能走。之前部队的老战士曾和他讲过,遇到首长出门散步,能避开就避开,实在避不开,就留在原地不要动,以免打扰到首长思考问题。

就这样,杨银禄大气都不敢喘,静静地站在那里,等待毛主席返回办公楼。尔后,毛主席把赫鲁晓夫送上车,车走远后,毛主席一回头,他看到了19岁的杨银禄。生活中,毛主席最乐意和警卫战士、工人、农民、学生交谈了,所以,下一刻毛主席就举起手向杨银禄打招呼。

杨银禄替江青送信,毛主席问他为啥改名字,杨银禄:江青给我改的

图|毛主席

杨银禄见毛主席向他打招呼,他便赶忙跑了过去。毛主席和蔼可亲地对他说:“小同志,你好。”杨银禄紧张地不知道如何回答,下意识说了一句:“首长好!”毛主席微笑着用诙谐的口吻说: “我不是首长。我也是一名战士,不过我这个战士比起你这个战士年岁大了些。你们的连长、营长、团长才是首长呢。”

杨银禄紧张的心一下子放松了下来,他感觉主席很是平易近人,一点儿领导架子都没有。回到部队里,杨银禄马上和战友们分享了刚刚见主席的情况,大家都向他投来了羡慕的目光。

杨银禄替江青送信,毛主席问他为啥改名字,杨银禄:江青给我改的

图|毛主席

1962年8月份,这个时候,杨银禄从玉泉山来到北戴河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一天,杨银禄和另外两名战士一起“收拾”红薯地。下午,毛主席在通往海滩的马路上散步,他见战士们在劳作,就不声不响地走了过去。由于工作太过投入,等到杨银禄发现毛主席时,主席已经到了他身边了。

毛主席满面笑容地说: “你们种的这东西叫红薯,有的地方叫白薯,有的地方叫地瓜,还有的地方叫山药。这东西又好吃营养价值又高。” 杨银禄说自己老家河北定县就是叫山药的。

毛主席问他:“你以前种没种过地?”

杨银禄回答道:“种过,小时候家里贫穷,常在田间干活。”

毛主席感叹道: “我们解放军既能保卫国家,又能参加生产劳作,你们就是穿军装的农民。这是我们革命军队的光荣传统和优势啊!”

杨银禄替江青送信,毛主席问他为啥改名字,杨银禄:江青给我改的

图|毛主席在田间


杨银禄和另外两个战士们频频点头。接下来,毛主席做了一个很自然的动作,他向杨银禄伸出了手,示意要与他握手。杨银禄第一反应是迎上去,可他发现自己的手满是泥巴,便很理智地把伸出的手缩了回去。

毛主席问他:“怎么了?”杨银禄回答道:“我的手太脏了。”毛主席笑着说:“没有关系,我也是农民,不怕脏。”主席执意要握手,杨银禄只好在衣服上蹭了蹭,与毛主席握了手。

这件事给杨银禄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毛主席亲自来到红薯地,与劳作的警卫们谈心。还不嫌他手脏,执意要与他握手。这样平易近人,与警卫们打成一片的毛主席,试问谁能不爱戴他呢?

杨银禄替江青送信,毛主席问他为啥改名字,杨银禄:江青给我改的

图|毛主席打乒乓球

4天后的一个下午,北戴河第四浴场,杨银禄游过泳后,和另一个战士打起了乒乓球。当时,中央的主要领导人都在第五浴场,毛主席可能是散步,不觉得走到了这里。见毛主席来了,杨银禄和另一个战士赶紧收了拍子,与围观的其他战士,迅速站成了列队的样子。毛主席见此情景,便笑着说: “我一来,你们怎么不玩了,我又不是老虎,吃不了你们。”

听了毛主席幽默的话以后,大家都不由地笑了起来,紧张地气氛一下子就消失了。毛主席继续打趣道:“你们不打,我来打。”说完,他就拿起了球拍,朝着人群扫视了一眼,问道:“你们谁来和我打?”

沉默良久后,一个30多岁的地方干部自告奋勇地走了过去,说:“我来和主席打。”

毛主席点点头,说道: “还是你勇敢,不怕我这个纸老虎。”

杨银禄替江青送信,毛主席问他为啥改名字,杨银禄:江青给我改的

图|毛主席打兵乓球

说完,两人很认真地打起了乒乓球,毛主席球技很高,只是碍于身材高大,动作方面并不是很敏捷。不过,那也抵挡不住毛主席兴致来时的那股劲,那次毛主席与战士们打乒乓球,很是尽兴!

从这件小事来看,毛主席根本没有把自己端得很高。毛主席经常对身边的人讲: “我们都是干的革命工作,只是分工不同罢了。” 不工作的时候,毛主席和身边的警卫战士们,常常是有说有笑的。毛主席有时候自嘲的性格,总能让和他接触的人很快地放松下来。

毛主席习惯从新人的名字中“找话”

通过上述的一系列小事,可以知晓杨银禄已经多次近距离接触过毛主席了。但是,给他留下最深刻的印象,还要属在钓鱼台毛主席问他名字的那一次。 毛主席身边的工作人员都清楚,毛主席有个习惯,对于新人,不管他之前是否听说过这个新人的经历,他都要详细地进行一番“盘问”。这样有个好处,如果以名字引出话头,用唠家常的方式谈话,必然能让新人舒缓紧绷的神经。更有利于接下来的详谈。

当时,毛主席握着杨银禄的手,亲切地问:“你叫什么名字啊?”杨银禄语气激动地回答道:“杨银禄。”毛主席又问:“是哪几个字啊?”“是木易杨,银行的银,福禄祯祥的禄。”杨银禄刚说完,毛主席就笑着接过话: “你的名字不错嘛!既有银子,又有俸禄,钱用不完呀。”

杨银禄替江青送信,毛主席问他为啥改名字,杨银禄:江青给我改的

图|毛主席和李银桥

听到毛主席“有理有据”地分析自己的名字,杨银禄被逗乐了,周围的工作人员也跟着笑了起来。原本紧张地谈话,片刻间变得幽默有趣起来了。毛主席这个解读名字的习惯早已在党内成为了“美谈”。他身边的许多卫士们,没有一个人“逃脱”得了。

比如,卫士长李银桥。初次见面时,毛主席说:“银桥,怎么不叫金桥呢?”李银桥的回答也很有趣:“金桥太贵重了,叫不起。”

警卫团一大队副队长陈长江。毛主席说:“你叫陈长江,你的名字很好嘛。长江流水滚滚来,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高啊。”以后,毛主席一见他站岗,总是走过来和他谈话:“长江啊。”

杨银禄替江青送信,毛主席问他为啥改名字,杨银禄:江青给我改的

图|毛主席和陈长江的合影

生活管理员吴连登。毛主席说:“吴连登,我身边的一盏不灭的灯。”登同“灯”的音相同,一开始,吴连登还没反应过来呢?

机要秘书叶子龙。毛主席说:“常山赵子龙嘛!”叶子龙当初改名字的时候,就是依据老家的老人们说过‘赵子龙长坂坡七进七出’的故事,毛主席显然更懂其中的典故。

警卫员封耀松。毛主席说:“封耀松的封是河南开封的封吗?”当时没文化的封耀松还闹了个笑话,他一本正经地纠错:“主席,是一封信的封。”从封耀松的回答中,毛主席得知他文化水平不高。为此,毛主席专门为警卫团请了龙飞虎秘书授课。

贴身卫士周福明。毛主席说:“你这个名字很好啊!既有福气了,又光明前途啊!”

杨银禄替江青送信,毛主席问他为啥改名字,杨银禄:江青给我改的

图|毛主席和周福明

警卫员阎长林。毛主席说:“你的名字很好听,怕不是父母给起的吧!”阎长林一脸惊奇地回答:“是个和尚起的。”如果毛主席只是根据“阎长林”三个字,就做出了这样的判断,不得不说,他的识人之道实在是高深莫测。

……

通常毛主席只要问过一个人的名字后,他就可以记很长时间。杨银禄时隔一年未见毛主席,后来送信件的时候,毛主席一下子就叫出了他的名字。毛主席平日里要务缠身,日理万机,身边的工作人员又很多,能够有如此的“特异功能”,着实是难得。

有的老兵们曾回忆称: 毛主席尤其对一些特殊的名字“情有独钟”,始终印在脑海里。 既然如此,像杨银禄这样特殊的名字,在毛主席的脑海里,必然占有一席之地。

被迫改名,主席仍记得“杨银禄”

在钓鱼台,杨银禄任江青处党支部书记。一次,江青找到了杨银禄,对他说:“银禄这个名字不好,我不喜欢你的名字,我给你改个名字吧!”杨银禄有点不开心,他委婉地回绝:“我的名字叫了很多年了,不用改了。”江青说:“你的名字不好,要改。”江青沉思了一下,接着说:“我看就用你的名字谐音,叫杨英路吧,寓意是走英雄的道路。”就这样,杨银禄的名字被改成了“杨英路”。

杨银禄替江青送信,毛主席问他为啥改名字,杨银禄:江青给我改的

图|江青和毛主席

1969年9月的一天,杨银禄被指派送一封信给毛主席,信封上写着“请杨英路同志面呈毛主席亲启”的字样。由于杨银禄是江青的秘书,所以江青总是在送达中央的信件中,写上“请杨英路同志面呈”的几个字。这样一来,杨英路这个新名字便很快在中央里传开了。这次送信,杨银禄经电话询问,得知毛主席住在人民大会堂。

杨银禄本来是不想去的,他计划是把信交给秘书徐业夫就走的。可想到江青的脾气,他只好硬着头皮去了。到了人民大会堂之后,在毛主席的秘书徐业夫的指引下,杨银禄来到了毛主席跟前。

毛主席一见到杨银禄,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小杨来了,定县人来了,你们定县的经济如何?”杨银禄没想到的是,毛主席还记得上一次与他谈话的内容,如今竟然又将其续上了。杨银禄回答道:“我们定县的经济好多了,请主席放心。”

毛主席继续说: “你们定县发展经济有很多有利条件,距离北京、天津、保定、石家庄等大中城市很近,工农业生产搞不好没任何道理嘛!我希望你们定县有较快的发展。”

杨银禄替江青送信,毛主席问他为啥改名字,杨银禄:江青给我改的

图|毛主席

杨银禄点点头,回答道:“谢谢主席对我们家乡的关心和厚爱。”

毛主席笑了,他说道:“谢什么?谁都爱自己的家乡嘛!谁都希望自己的家乡建设得好嘛!”

一番交谈下来,杨银禄竟然忘记了这次来的目的,他满脑子都在思考如何更好地回复毛主席的提问。就在这时,毛主席打断了他的思路,问道:“你今天来干什么呀?”杨银禄挠了挠头,随即把信件递到了毛主席的手上。

毛主席接过信后,看了看封面,又抬头看了一眼杨银禄。接着,主席带着疑惑的口吻问道:“你不是叫杨银禄吗?现在怎么又叫杨英路了呢?”杨银禄感叹道:毛主席的记忆力就是好,快一年没见面了,还记得我的名字是哪几个字。杨银禄一脸委屈地回答道:“我的名字是江青同志给我改的。”

杨银禄替江青送信,毛主席问他为啥改名字,杨银禄:江青给我改的

图|杨银禄(右)

听到杨银禄的话,毛主席并没有什么反应,可能在他心中,名字只是个代名词,改个名字也是很正常的。转战陕北的那段时间,很多领导人都临时“改”了名字,比如,毛主席叫“李德胜”,周恩来叫“胡必成”,任弼时叫“史林”,陆定叫“郑位”。

尔后,毛主席笑着对杨银禄说:“说句北京话——劳驾,请你把信封给我拆开。”说着,毛主席把信封递给了杨银禄。

杨银禄接过信封后,用指甲把订书钉扣掉。毛主席对他的这种做法很赞赏,因为这样做可以节约很多时间。如果碰到特殊紧张的事件时,那么信件里的情报能否被及时阅读,就成了最关键的了。

杨银禄替江青送信,毛主席问他为啥改名字,杨银禄:江青给我改的

图|杨银禄

这时,杨银禄问主席:“主席还有事吗?”主席朝他摆摆手,说道:“有事,我还有事,你已经没事了,回去吧。”

这是杨银禄与毛主席最后一次面谈了。1984年8月,杨银禄转业,离开了中央警卫团。后转到了中央办公厅老干部局担任巡视员,退休之后,杨银禄和身边的人,总是提起他亲见的毛主席,“毛主席是个平易近人的伟人”。受毛主席的影响,杨银禄始终把自己的位置摆得很低,他对自己的评价是:

我是一个平凡人,做了一些平凡的工作,但是见了一些不平凡的人,受益匪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