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对话:4个城市妈妈的母职期待

2021-09-07 21:19:56


她认为“全职主妇”只是自己的阶段性状态,最终理想的母职状态应该是一种家庭与工作、孩子与自我的友好共存,而这种平衡共存的核心特征仍是时间的均衡分配.“节假日可以完全陪孩子,平时有一份自己比较喜爱的工作,…


对话:4个城市妈妈的母职期待

在我们中年父母的社交场,总是三句话离不开孩子!怎么喂养、怎么早教、在哪里补课、穿什么牌子的衣服、上什么学校、公立还是私立......

往往能够快速引发热议,在 妈妈们聚集的场合尤其如此

养育孩子俨然已 成为社会再生产和社会竞争的重要场域。

妈妈们以无私的姿态实践母职,投入了大量的时间、金钱和情感,使劲浑身解数以确保通过孩子的成长实现家庭利益的最大化。

而与此同时,妈妈自身的需求则被刻意淡化、忽略,或者通过其他比如牺牲、补偿性策略解决或延迟。

这也是妈妈们养育之痛的矛盾焦点,母职是性别劳动分工的结果, 母亲角色或母亲身份,既意味着爱,又包含劳动; 既有对家庭的功能性,又有高度的情感性,而且往往还涉及到从工作返回家庭后的“第二轮班”和“第三轮班”。

女性主义经济学家指出,母职具有 “社会强施的利他属性” 。即便在女性教育程度和就业率大幅提高的时代,社会对女性的期待依然包括具有高度利他属性的 无酬家务劳动和照料工作。

01.在自己和孩子之间的时间分配可以对自己更友好一些

于老师在一所大学任教,是一个11岁男孩的母亲。

在她看来,拥有一个孩子是结婚之后自然要走出的一步,虽然她本人对孩子“不是那么热心”。于老师的儿子最初在老家由爷爷奶奶抚养了两年。

不幸的是,孩子两岁多时出现了语言和社交发展滞后的表现。她下定决心把儿子接回身边,从时间自主的生活迅速进入异常忙碌的状态。

自称从怀孕到产后并不是特别关注育儿知识的于老师,开始大量浏览网络信息,奔忙于求医问药和各类可能有利于改善孩子状况的早教训练之间。到孩子五岁后,语言与社交能力发育迟缓的问题得到明显缓解。

这段陪伴儿子奔走于康复治疗的艰辛经历,让与老师更加强调自己这一代父母是“注重科学、科学育儿”的,而祖辈只是“靠经验”,让小孩“吃饱了、弄好了”,因此只适合养育“天生比较好养的小孩”。

然而,对她而言,在这种较之父辈更为精细的养育方式,让身为母亲的自己深感疲惫。她坦承“无数次”想象过“没有孩子的生活”

你可以有空喝咖啡,听音乐,看书,时间就是自己的了,不是被切割成无数的小块。我自从……从来没有睡过懒觉啊。这天天跟弹簧似的,恨死了(笑)。现在就得去补习班啊,就得去儿童的那些‘鬼地方’,不情愿也得去。得放弃很多自己的爱好,满足他的需求......

于老师较少提及自己在大学中的职业发展。在她的叙述中,为人母者的理想生活状态是,“思想自由、生活滋润;小孩么,随天性”, 而现实则是难以摆脱的时间紧迫感。

儿子进入小学后,她的陪伴重心开始从早教训练转移到课业。尽管家中有一名交往十几年的钟点工分担体力家务劳动,丈夫也在工作之余分担了他所擅长的数学、运动等课业活动的陪伴任务,但她仍然需要大量压缩自己在读书、音乐、旅行等方面的兴趣爱好,来应对在自己和孩子之间失衡的时间分配。

02.事业不大也可以,但得有时间管孩子

雪儿也是一名在职母亲, 大儿子就读幼儿园大班,刚刚考入一所知名私立小学,小女儿尚未入园。她说,孩子是婚姻生活顺其自然的推进

虽然家有二孩,雪儿从孩子出生以来并没有请过月嫂或保姆。丈夫忙于工作,养育劳动主要依赖同住的母亲支援,随着儿子的教育需求渐增,女儿更是主要由外婆照顾。

新购入的商品房位居优质地段,对口一所“不错”的公办小学。夫妻两人认同这所小学所对口的生源,但供职于外企的丈夫考虑再三,仍希望孩子考入私立小学,在教育上逐渐靠近“高中去美国的目标”。

为了顺利实现幼升小目标,雪儿花费了近一年的时间训练孩子的各项技能,“没有歇过一天”。她将女儿托付给母亲,每天利用工作后的时间心无旁骛地“跟儿子搞学习”。

高收入的丈夫并不期待她在经济上对家庭有显著贡献,因此,对她而言,工作更多地意味着自我价值和经济独立。

然而,工作还意味着难以突破的时间限制。时间是雪儿区分自己和其他妈妈尤其是主妇母亲们的一种重要资源,也是她在理想生活状态的设想中所希望拥有的改变。她提到自己的一个朋友:“我很羡慕(她),她做了很多年外贸,有这个客源,做做老客户,还有时间管孩子。”

她认为自己在有了孩子以后降低了职业发展的目标,不再渴求一间通过职位升迁可以得到的独立办公室。她说,坐那个办公室,我不能每天花那么多时间在老大身上。跳槽,多点钱少点钱,……我老公坦白讲,我至少不用想我这个收入去补贴家庭的问题。

因此,她对于理想母职状态的设想是从事具有更高灵活度的工作:“我自己有个小事业,不大也可以,然后呢,要有时间管管孩子,闲适的。”

03.全职主妇的状态很难改变,期待自己掌控的时间分配

同样一儿一女、几年前才来到上海的小柯,在一胎怀孕五个月时退出了职场,此后一直是全职主妇。

公婆在老家,少有往来,日常与自己的父亲合作分担家务劳动,母亲则住在妹妹家帮助抚养外孙。两个孩子均为学前,外公提供的帮助,使小柯得以大大减轻耗费在家务劳动上的时间。

但她对自己的主妇状态并不满意,希望能够在孩子上学后重新开始工作。关于理想母职状态,她认为“有所选择的话,希望自己做一份比较轻松的工作,然后能够照顾小孩和家里”。

然而,丈夫已明确表示不支持她重返职场,因为这会导致她无法以孩子为生活重心,而家人也一致不信任保姆等雇佣照料者,因此她认为全职主妇的现实很难改变。

她描述了一种看起来更接近现状的理想母职状态,期望能够将时间分配向自身需求略有倾斜:“孩子上学以后,可能我理想中的(生活)就是去学一下跳舞啊,或者因为我自己比较喜欢文学方面的东西,去那个诗会什么的进行一些交流,或者去做义工啊,这些都可以。就是可以安排自己的时间。”

04.工作时间好好实现所有价值,其他时间回归家庭

无论是在职母亲还是全职妈妈,妈妈们在描绘理想母职状态时还往往 提及个人财务自由,但强调不需要过多的物质回报

儿子就读小学三年级的柏华,刚刚成为全职主妇不久。此前,她经营连锁水疗店,经济和管理经验上有了积累,却逐渐开始面临自身价值观与行业价值观取向的冲突,于是卖掉股份,终止了自儿子出生后开始的创业之路。

职业上“完全松弛”的状态,让柏华开始比以往更多地关注家庭生活和亲子生活。她认为“全职主妇”只是自己的阶段性状态,最终理想的母职状态应该是一种家庭与工作、孩子与自我的友好共存,而这种平衡共存的核心特征仍是时间的均衡分配.

“节假日可以完全陪孩子,平时有一份自己比较喜爱的工作,……,物质不是那么重要的,但是并不是没有,也就是有对等的物质回报。”

不要有过多时间上的负担,比如说晚上还要深更半夜地去忙工作,节假日没有休息。她希望,工作时间好好去实现所有的价值,晚上也好,或者中午也好,可以回归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