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其实,朱德将军在长征那年,是四十八岁

2021-09-07 22:18:05


在由红军各级人员百余人所写的故事、诗歌、特写和日记所编纂而成的两卷本《长征》中,我发现了这样一个故事:  每逢部队经过窄而险的山路,穿过狭隘的关口,通过小桥,或者是游过飘满冰块的小河时,我们就要经受最艰辛的考验。


其实,朱德将军在长征那年,是四十八岁。

长征不仅是革命战争史上伟大的史诗,还孕育了伟大的民间文学。


在由红军各级人员百余人所写的故事、诗歌、特写和日记所编纂而成的两卷本《长征》中,我发现了这样一个故事:

其实,朱德将军在长征那年,是四十八岁

每逢部队经过窄而险的山路,穿过狭隘的关口,通过小桥,或者是游过飘满冰块的小河时,我们就要经受最艰辛的考验。这时,先头部队减缓了速度,后面的就只好走一步停十步。既不能前进,又不能坐下来休息。有些人站在那里就睡着了。

有时又在暴风雨中行军,狂风大雨猛扑在身上。碰到这种情况,既不能点火把,脚底下的路又滑又险。常常是一天晚上只赶几里路,浑身湿透,还要在露天里宿营。

广西边界上有一座老山,爬上这座山的陡峭山坡,我完全可以看到前面一个人的脚后跟。山坡上开凿出来踏脚的石磴,每一磴有及腰那样高。政治工作人员上上下下鼓励我们这群拚命的人,还帮助伤病员向上爬。……消息传过来了,先头部队遇到一个陡立的悬崖,马匹没法上去。过了一会儿,命令大家睡觉,天亮再爬。

这条山径哪儿也没有两英尺宽,就是躺下去,一翻身就会掉在山涧里。到处可见巨石嶙峋,就是山径上也满是尖石块。

既然别无办法,我就打开军毯,放在身子底下,打算在山径上蜷卧一阵。哪知身体太累,不知不觉便睡着了。不知睡到夜里什么时候,又冻醒了。我把毯子裹得严严实实,使劲蜷成一个小圆球,这回可睡不着了。我就干躺在那里,看着天上的星星眨眼。这些星星好象缀在黑幕上的宝石,四周的黑沉沉的山峰活象虎视眈眈的巨人。我们就跟躺在井底一样。

山径的上上下下,都有冻得睡不着的人点起的篝火。他们围火坐着,低声谈话。四周太静了,谈话声虽然又低又远,我照样听得清楚。声音时近时远,忽高忽低,有时也象蚕吃桑叶那样窸窸窣窣。我仔细听来,它先是象如泣如诉的山泉,而后又象在远处喃喃自语的海洋。……

第二天早晨,我们这一队也来到昨天晚上阻拦大队前进的悬崖。这地方名叫雷公崖,石崖冲天,足足有九十度角。崖面上凿出来的石阶最多有一英尺宽,没处抓,没处撑,只有干往上爬。崖底周围,躺着不少跌断了腿的马匹。

我们的医疗队最为辛苦,伤病员不得不从担架上下来,不是拉呀、推呀地爬上去,就是由人背上去。医疗队的女同志不停地安慰和帮助她们的病人,没有一点厌烦的样子。……

爬了这么多山,以老山最为难爬。……可是渡过金沙江,爬过大雪山,穿过大草地,它的确又算不得一回事了。 林彪一师人大张旗鼓地向昆明挺进,野战参谋长刘伯承率领先头部队强穿滇北。五月四日晚上,他来到绞平渡,把大吃一惊的四川守军缴了械,抢过九艘大船、武器、军火、粮食以及蒋介石的全部计划和命令。后续部队络绎而至,安全渡过江去。

在开往昆明的路上,林彪一师人缴获了一批增援贵州的军需品和药品。这一师人挺进到昆明在望的时候,从贵州偕同其他国民党要员逃到昆明的蒋介石夫妇,又匆忙出走。林彪一师人却掉头北进,三天之后,便在绞平渡渡过了金沙江,并在北岸把所有船只毁掉,消失在彝族地区的深山密林里。从此有三个星期听不到红军的消息。

红军穿过彝族地区的深山密林,直奔万马奔腾的大渡河,蒋介石同时飞到四川成都,命令华西军阀“重演在大渡河一举消灭石达开的太平军的历史”。

朱将军奚落地提起蒋介石的命令,说道:

“我们体现了马克思的名言:世界历史上的重要事件,可以说都出现两次,‘第一次是作为悲剧出现,第二次是作为喜剧出现。’蒋介石在成都等待了好几个月,可是历史并未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