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山不过来,我就过去——企业自主研发转化科技成果案例解析

2021-09-07 22:23:10


1999年,华为以获取软件研发能力为契机,在印度班加罗尔建成了第一所海外研究中心,迈出了吸收全球力量的第一步。


◎ 文 法治日报《法人》全媒体记者 曹萌

山不过来,我就过去——企业自主研发转化科技成果案例解析

CFP

一则电话通讯,一次超市购物,虽说再寻常不过,但这些点滴小事背后却蕴含着企业对科技的无尽追求。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中国不少企业舍弃了依靠扩充生产规模来盈利的老路,开始借助科技力量筑造起自己的技术壁垒,通过建立研究院、研发专利等不断获取创新能力,促进自身长足发展。

开启海外“洗血战略”

站在科技这座山峰前,许多企业常常望山兴叹,感慨自己没有移山之力,无法将先进的科学技术作为己用,就连通信巨头华为也曾遇到过这样的难题。

上世纪90年代末,随着软件开发需求的增加,华为出现了代码编写效率低、软件开发缺乏科学流程管理的问题,有些部门负责人甚至采用“数行数”来考核绩效,编多少行代码就发多少奖金。

这种做法在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看来,99%的代码都是垃圾,而不把垃圾去掉,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就不会提升。他表示,软件的高水平和低水平之间没有严格差距,只是工作方法和工作习惯的差别。中国人的特点是先上路,边做边想;外国人则是先坐下来做系统分析,再去做软件。“虽然我们不习惯,但我们只有自我批判,去吸收业界最佳的工作方法,学习与实践是不被时代淘汰的唯一办法。”

在此种境况下,华为想为自己寻觅一位懂软件开发管理的“老师”。放眼世界,当时通过CMM (软件能力成熟度模型)4级以上认证的公司有一多半都在印度,这让华为决定拜印度人为师。

经过拜师前的数次考察,华为发现环境是促成印度软件产业崛起的重要因素之一。首先软件开发语言以英语为基础,而印度人说英语;其次,印度能拿到大量西方外包订单,练手机会很多;第三,“软件致富”是当时印度的国家战略,很多年轻人选择了计算机专业,这给当地软件公司的发展提供了源源不断的人才。倘若离开了有订单、有高校、有产业、有竞争的环境,恐怕谁也无法复制印度在软件研发上的优势。

既然山过不来,那我就过去。1999年,华为以获取软件研发能力为契机,在印度班加罗尔建成了第一所海外研究中心,迈出了吸收全球力量的第一步。

研究中心建成后,自然要送“学生”去学习。在这所研究中心里,中方和印方员工比例基本各占一半。平日里研究中心会承接正常的软件项目,中方员工有了边操作项目边学习的机会。可他们并非永久驻扎,项目周期通常为3至6个月,当项目结束后,这批员工便可回国再换下一批。

“2000年那会儿,出国的确挺苦,常常几个月都不能回家,吃饭也是用泡面应付。”华为一些老员工在和《法人》记者谈及这段经历时说,虽然身处异国他乡,起居饮食都不适应,但因为能学知识、见世面,他们动力很足,也为能有这样的机会感到骄傲。

对于这种海外学习模式,华为将其形象地称作“洗血战略”,就是像血液透析一样,让一批又一批本土员工出海,丢掉旧思想,学到新知识。3年时间,华为印度研究中心共培训了300多名中方员工,他们学成归国后被派到各个产品线担任主管,把先进经验推广开来,使得普通员工也获得了培训。

凭借这种以点带面的策略,不仅华为印度团队很快通过了CMM5级认证,国内的7个团队也分别通过了四五级认证。自此,华为的软件开发彻底摆脱了手工作坊的工作模式,变成了正规军。

可见山那边与山这边的最佳互动方式,就是互相交流、互相学习。通过“轮番上阵”“边干边学”“学成升职”的一套打法,华为让员工不断和外界产生互动,获得新的经验。与此同时,一股学习风气也在华为弥漫开来,企业竞争优势也随之而来。

依托“山过不来,我就过去”原则,截至2020年,华为已在全球建立了17所研究中心。如华为在俄罗斯莫斯科建立了算法研究中心,在法国巴黎建立了美学研究中心,在日本横滨建立了终端产品研究中心。甚至还为了意大利米兰的一位微波科学家,华为决定围绕他组建团队,把微波研究实验室设在了米兰。

十几年来,华为正是通过不断学习他人擅长的领域,从芯片、软件、材料,到美学设计、工艺、散热等方方面面的能力都经历了漫长的积累与改进,其手机的通信性能、拍照、续航能力、EMUI软件以及外观设计给全球消费者带去了极致体验。

小超市研发大学问,提升购买体验

随着疫情得到有效防控,人们结束了半封闭式的生活,开始走出家门,到线下商超体验实地购物的快感。这时,人们在实体超市中发现了以前未曾看到过的科技元素。

“之前超市里的价签都是纸做的,顶多看个商品名称和价格,现在不仅换成了电子的,还增加了商品上架时间。”8月5日,正在超市购物的丁女士告诉记者,她任职的公司附近有一家盒马鲜生,平时中午吃完饭都会过去转转,买点水果、酸奶当作下午茶,因此她格外看重这些食品的新鲜度,价签的升级让她获得了更好的购物体验。

在盒马鲜生超市里,除了有让丁女士满意的智慧价签,还有很多其他科技元素。如超市顶棚上,有一条条奇特的悬挂链索道,不时运输着商品。“这是悬挂链系统,分拣员完成线上订单备货后,会把打包好的商品通过悬挂链运输到后仓。”服务员说,这样可以减轻不少工作量。

“无论是悬挂链系统,还是智能电子价签,盒马已经成了将科技成果展示给大众的试验场,未来还会有更多新技术出现在人们的生活场景中。”盒马事业群产品技术部负责人赵振宇对记者说,盒马能将许多科技应用到居民日常生活中,这离不开其背后600多人的科研团队的支持,也正是拥有了这些科技人才,才使盒马获得了32件授权专利,以及150余件在审专利。

变革创新,数字时代更要讲安全

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提起这些耳熟能详的信息技术,当下的年轻人多少都能聊上几句,而这些技术的进步俨然成为了众多企业变革创新的动能。

随着城市数字化转型,人工智能等高新技术正在给城市赋能。在如今的商场、地铁站、火车站等公共场所,自动扶梯已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可当梯口拥堵、瞬时客流量增大等事件发生,便可能给乘客带来安全隐患,而“AI+自动扶梯”的出现可尽量规避这些风险。

“AI+自动扶梯采用了物体检测、行为识别、密度分析等多种AI技术,可以覆盖自动扶梯入口、扶梯区域和扶梯出口的全场景。”迅达自动扶梯安全智能响应系统负责人表示,传统的管理模式很难做到对安全隐患以及乘梯事故的及时发现和处理,而智能响应系统可在入口处,对推婴儿车、大件行李和轮椅上梯的乘客进行语音劝阻;当在自动扶梯区域,发现有乘客摔倒时系统可及时告警以便停梯,或对逆行等不安全行为进行实时提示。

然而,在信息技术发展的同时,也会遇到数据安全保护的“难题”。据奇安信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技术研究院的测量报告显示,DNS(域名系统)的安全和可靠运行对互联网及所有网络应用至关重要,可DNS劫持问题却广泛存在。

“研究院成立的初衷,是为了攻克网络空间安全相关技术的难题,在网络安全面临挑战的形势下,加强科技成果转化。”奇安信技术研究院相关负责人8月6日对记者表示。此前发布的“安全DNS”公共服务QDNS便是成果转化的典型案例,其可为政府、企业及个人用户提供全方位的域名安全防御服务与解决方案。

QDNS基于奇安信威胁情报中心商业威胁情报,能够对APT攻击、勒索软件、窃密木马、远控木马、僵尸网络、网络蠕虫、恶意下载、黑市工具、流氓推广等几十种网络威胁请求进行有效检测和阻断。仅在6月试运行期间,就对公众提供域名解析服务540亿次,拦截威胁域名请求1800万次,涉及威胁域名16万。

科技引领,布局未来。不管是企业利用科技转型实现更好的发展,还是科技走入百姓的生活使其更加便利,科技成果转化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责编 白馗)

本文刊载于法人网-《法人》杂志2021年08月总第210期-封面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