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26岁,我快被生活干死了

2021-09-07 22:30:22


我妈说,父亲在厂里,从两米高的地方摔了下来,脑出血,但万幸人还算清醒,到医院做了检查,排了淤血,没什么大问题。


26岁,我快被生活干死了

撰文/编辑:水哥 | 摄影:桃质

原载于 概率论,有改动


这是 漂在一座城 原创的 文字

欢迎朋友圈各种姿势的分享




原以为26岁

剑已配好 可以去浪

结果一出门

就被生活干的服服帖帖的


▼桃质 作品▼


26岁,我快被生活干死了


上个月,某天下班路上,久不跑步的我,正甩着满头大汗,跟浑身一颤一颤的肥肉做斗争。

“叮咚叮咚叮咚.......”

微信一下子响了好几声。

我在路边停下,边喘气边划开微信,我妈发来第一句话就是:“你爸在厂里出事了。”

那一下,我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我妈说,父亲在厂里,从两米高的地方摔了下来,脑出血,但万幸人还算清醒,到医院做了检查,排了淤血,没什么大问题。

我请了假,订了票,第二天就回到了病床前当孝子。

父亲1968年生人,今年52岁,平时最为自豪的,就是那一头乌黑浓密好头发,跟康王广告里似的“Duang”“Duang”的。

结果那天,我推着他在病房阳台上看夕阳的时候,发现他茂盛了一辈子的头发,也开始战略性地撤退了。

年纪大了,不光脱发,嘴还碎。

他又开始跟我叨逼叨结婚生孩子那点儿事儿。

从23岁毕业那年开始,这都快成我们爷俩谈话的保留项目了。

面对一个脱了发,眼屎都没擦干净,需要我扶着的父亲,我只能低眉顺眼地说着“是是是好好好”。

随着时间流走,有些人会变老, 但有些人,会长大。




▼桃质 作品▼


26岁,我快被生活干死了


上周胖胖给我推了 “乐队的夏天” 郑州站巡演的购票海报,我瞅了一眼上面的名字:新裤子、痛仰、刺猬......

搁以前,我看到这些名字,那得跟听见《最炫民族风》的广场大妈一样跳起来。

现在,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假装看不见。

以前在livehouse,跟一帮00后的小孩儿pogo、撞得浑身酸痛也无所谓。

以前路上骑车,闭上眼睛,感觉自己要起飞。

现在......算了,太累了,瞎折腾什么呀,房子又涨价了......

卧槽房子又涨价了!

你说我为什么不能穿越到十几年前,让我爸去郊区买房呢?不然早就当上拆二代了......

你瞧,再牛逼的文艺青年摇滚少年,也有一个当拆二代的梦。

但成熟就意味着,你已经没有做梦的权力了。



▼桃质 作品▼


26岁,我快被生活干死了



我们这代90后,动不动说自己是中年人,已经遭遇了中年危机。

那都是胡扯。

中年危机最大的特征,大概就是 “上有老下有小”。

我们可能,只是意识到了自己“上有老”这件事。

但这就很让人崩溃了。

大远哥,刚研究生毕业,母亲去世,父亲重度糖尿病,老婆在读研没有收入,身上还背着一百多万的房贷。

惨。

上个月,他父亲糖尿病又加重了,并发眼底出血。

我学医的朋友多,求爷爷告奶奶地问了一圈儿,给大远哥支了招。

大远哥千恩万谢,还说用不用给人家发个红包啥的,我说不用,都自己人。

聊完了病情,我们俩开始聊各自的近况。

他说自己现在每个月的工资,交了房贷基本就不剩多少了,就靠多报点交通补贴和餐补过活。

而且之后还准备把父亲从老家接到身边照看。

当时我就想,这种压力要放在我身上,我怕是会死。

结果这个月,我爸就躺在了病床上。

现实狠狠地给了我一巴掌,把我从不切实际的幻想中拍醒。

中年危机只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桃质 作品▼


26岁,我快被生活干死了



到医院那天,我把母亲赶回家,让她休息两天,自己一个人在病房里照顾爸爸。

喂饭、翻身、上厕所、盯着输液,还有招呼来探望的亲戚朋友、跟父亲厂里的人沟通相关事宜......

以前从没接触过这些的我,突然就成了顶梁柱。

好像,也没有那么难。

回到上海之后,我告诉自己,该攒钱了,不然下一次遇到这种事,不至于只能拿出来5000块。

小时候幻想打败恶龙、拯救公主,但一步一步地走进现实之后,才知道抗起一路荆棘、千锤百炼、顶天立地是什么滋味。

我依然勇敢,只是剑锋所指,已经从看不见的恶龙,变成了看得见的生活。

而少年,也终于可以试着,做个英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