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1988年,11位大军区司令同框,所为何事?徐向前:我可以负责

2021-09-07 23:29:47


来自8个大军区,11位大军区司令员同框合影中,有开国上将,比如陈锡联、陈再道、洪学智等3位,有开国中将,比如秦基伟、郑维山、徐深吉、杜义德、张才千、程世才等6位,开国少将比较多,比如尤太忠、刘华清、李德生、罗应怀、肖全夫、周世忠、王诚汉等等


1988年6月2日,初夏的北京,乍暖还寒。红四方面军一些健在的老将们,齐聚北京军区,隆重集会,然后合影留念,留下一张万分金贵的照片。合影中,端坐前排C位的是徐向前元帅和李先念主席。

徐向前是红四方面军的总指挥,是红四方面军走出的唯一元帅,是在座所有将军们共同的老首长。李先念是红四方面军的军级干部,当时担任全国政协主席,是正国级领导人。

他们两位理所应当端坐C位。

来自8个大军区,11位大军区司令员同框

合影中,有开国上将,比如陈锡联、陈再道、洪学智等3位,有开国中将,比如秦基伟、郑维山、徐深吉、杜义德、张才千、程世才等6位,开国少将比较多,比如尤太忠、刘华清、李德生、罗应怀、肖全夫、周世忠、王诚汉等等。

1988年,11位大军区司令同框,所为何事?徐向前:我可以负责

其中,洪学智、尤太忠、刘华清、李德生、秦基伟、王诚汉等6位将军在同年全军恢复军衔制后,一起授上将,占了当年授上将总人数的三分之一还要多。

最为壮观的是,这张大合影中,能找出11位大军区司令员,他们所任职的大军区,几乎囊括了新中国所设立大军区的全部。从大军区的角度来说吧。

当过北京军区司令员的有:郑维山、李德生、陈锡联、秦基伟,4位北京军区司令员同框,这是空前绝后的。这4位将军都来自于英雄的大别山区,其中郑维山和李德生是河南新县的,陈锡联和秦基伟是湖北红安的。

当过沈阳军区司令员的有:陈锡联和李德生。李德生是陈锡联的老部下。

当过武汉军区司令员的有:陈再道、张才千、周世忠。陈再道和张才千是一个村的,都来自于湖北麻城新村。陈再道是首任武汉军区司令员,周世忠是最后一任武汉军区司令员,湖北红安人,他们也都是大别山子弟。

当过成都军区司令员的有:秦基伟、尤太忠、王诚汉。尤太忠和王诚汉在1982年完成交接,一前一后担任成都军区司令员。

当过兰州军区司令员的有:杜义德、郑维山。他们在1982年完成交接,一前一后担任兰州军区司令员。他们都是让邓小平非常放心的能将。

当过乌鲁木齐军区司令员的有:肖全夫,安徽金寨人。肖全夫是乌鲁木齐军区作为一个大军区历史上的最后一任司令员。

当过广州军区司令员的有:尤太忠。

当过昆明军区司令员的有:秦基伟。

一共是8个大军区,11位大军区司令员。合影中其他的一些将军,好多也都在各大军区任职。这张合影堪称是空前绝后,千古一会,不可复制,无法超越。

从座位上来说,前排左起,依次是:杜义德、张才千、程世才、陈锡联、洪学智、徐向前、李先念、秦基伟、陈再道、刘华清、郑维山、李德生。

中排左起:赵俊、陈明义、王政柱、徐深吉、肖全夫、周世忠、高厚良、尤太忠、王诚汉、曹广化、傅崇碧、漆远渥、罗应怀、魏传统。

从一部《红四方面军战史》说起

那么,这些老将军们聚在一起,所为何事呢?肯定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像洪学智、秦基伟、李德生,都是军职在身,非常忙碌,像郑维山、张才千等退居二线的同志,也都是一大把年纪了,身体也不好。德高望重的徐向前元帅已经是87岁高龄了,步入他生命中的最后3年。

1988年,11位大军区司令同框,所为何事?徐向前:我可以负责

他们都是毅然赴会,一个都没有缺席。到底为了什么?他们是为了一部不朽的战史,这就是《红四方面军战史》,那是他们每一个人都共同经历过的历史,那是他们的共同信仰。

盛世修史,明时修志。为了总结历史的经验和教训,早在新中国成立后的五六十年代,根据军委和总参谋部的要求,红军三大主力都开始编写各自方面军的战史。

为此,红四方面军战史编辑委员会在1959年宣告成立。由徐向前元帅担任主任委员,王树声大将、王新亭上将、周纯全上将、倪志亮中将等担任副主任委员。

一大批红四方面军将领都参与了进来,比如许世友上将、陈锡联上将、陈再道上将、王建安上将、皮定均中将、周希汉中将等50多位将军都是委员。

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六十年代初,这部《红四方面军战史》编辑完成,成功问世,送交军委审查。然而,这不是最终的结果,只能说是告一个段落。

由于时代的局限性和占有资料的有限性,这部战史存在一些问题,还有不完善的地方,有些问题看得还不太清楚。到80年代,还有大批红四方面军的老将们健在,他们提出对《红四方面军战史》进行重新修改。

秦基伟担任主任委员,成立战史修改委员会

1983年,时任北京军区司令员的秦基伟将军,还有其他12位领导同志,提交了关于修改红四方面军战史的报告。徐向前非常赞同,递交中央批准。

1988年,11位大军区司令同框,所为何事?徐向前:我可以负责

(洪学智和秦基伟来看望徐向前)

到这一年的8月份,中央同意秦基伟等人的报告,批准成立红四方面军战史修改委员会,主任委员是秦基伟中将,副主任委员有徐深吉中将、王政柱少将和罗应怀少将。徐深吉中将兼任办公室主任。

秦基伟是当时的北京军区司令员,罗应怀是当时的北京军区副政委,徐深吉是北京军区顾问,王政柱是总后勤部顾问,也是著名的将军作家,著有《百团大战始末》《战地黄花》等军旅作品。

很多健在的红四方面军老将,包括合影中的老将们,陈锡联、陈再道、洪学智、杜义德、李德生等,还有许世友、詹才芳、向守志等都担任委员,参与进来。

老帅徐向前为战史修改制定了一个原则,正确的保留,错误的修改,不足的补上,多余的删去。在徐向前的指导下,委员会对红四方面军的战史进行全面的订正和修改。

徐向前谈,为什么要修改战史?

1986年,在一次战史修改座谈会上,徐向前元帅再次讲述了战史修改的意义。红四方面军战史是六十年代初搞的,徐向前当时是主任委员,主要负责人。

可那个时候,他的脑子里带有框框。战史中好多地方是违背了事实,有很多话不敢说,不能说,说了要挨整。

1988年,11位大军区司令同框,所为何事?徐向前:我可以负责

(徐深吉和秦基伟)

那一部战史,对于红四方面军战斗过程的叙述是比较正确的,但是有些结论是错误的。就是前面的叙述,和后面的结论不一致,所以要修改,要把历史的真实面目反映出来。

徐向前说,唯物主义者不能说假话,无论是哪个方面军,都是人民的军队,都对革命做出了贡献,应该一碗水端平。可是在当时那个年代,一碗水没有端平,有些部门,有些人对红四方面军不是采取公平的态度,违背了历史的真实。

徐向前还特别评价了张国焘,主张对张国焘也要采取一分为二的态度,功是功,过是过,客观地说,张国焘也是做了一些事的,当然也做了很多坏事,最后才当了叛徒。

还有西路军的历史,西路军是一个惨痛的教训,过去都说是受张国焘错误路线的毒害所致。其实,徐向前说,西路军执行的是中央的命令,因为错误地估计了马家军的形势,不熟悉地形民情才导致了失败。

合影留念,李先念:完全同意徐帅观点

1988年5月,徐向前已经是87岁高龄了。历经5年的努力,战史修改工作基本完成。尤其是对结束语部分进行了重新的改写,使之更加切合于历史的实际。

这天,徐深吉中将来向徐向前汇报工作。徐向前对徐深吉说,我们的战史修改工作是经过军委批准的,要开个会才能宣告结束。拖了这么长的时间,不能再拖下去了,我可以负责嘛。

在徐向前的提议下,红四方面军战史修改领导小组会议于5月底在北京军区召开。秦基伟主持会议,徐深吉对修改情况进行了说明。与会老将们对重新修改的战史进行最后的审核。

大家都认为修改过的稿子,更符合历史的真实,对教育后代,教育军队,意义十分重大。当时职务最高的李先念主席对参与此项工作的同志表示感谢,完全同意徐向前元帅的观点,战史恢复了本来的面目。

1988年,11位大军区司令同框,所为何事?徐向前:我可以负责

李先念还说,新修改的红四方面军战史,不一定百分之百的顺,不要斤斤计较,斤斤计较就会闹不团结,要有利于团结。红四方面军战斗力很强,这是徐帅领导的,陈昌浩也出了一点力,张国焘的野心是后来暴露的。

还有最为人诟病的两个人,李特,当过红四方面军的副参谋长,黄超,张国焘的秘书,他们一心一意跟着张国焘走,在历史的风口浪尖,犯了很严重的错误,但他们却不是反革命,也不反党,无非是气头上说了几句不好听的话。李特和黄超后来都被平反昭雪,追认为革命烈士。

会议结束,此项工作宣告最终完成,完成了军委交办的任务。徐向前、李先念和参加此项工作的全体同志合影留念,于是留下了这一张珍贵的大合影。

细心的读者朋友可能已经发现了,许世友上将也是红四方面军战史修改委员会的成员,却没有出现在这张合影中,那是因为他已经不在了。许世友于1985年因患肝癌病逝,没有能看到战史修改重新出版,没有能参与这次合影,对于他这位红四方面军最著名的代表性将军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遗憾。

这张大合影是本文作者在湖北红安李先念故居纪念园拍到的,本文参考徐向前《历史的回顾》《徐向前年谱》等书籍。辛苦写文不易,喜欢的读者朋友们,欢迎点击关注,或留下您宝贵的评论。

1984年合影,徐向前韩先楚居中,韩先楚的老班长和海军司令站两旁

彭德怀当三线第三副主任,3位顶头上司是谁?到邓华家门掉头离开

1982年,兰州军区司令换人,邓小平对一位老将说,你去我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