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王树声爱上杨炬,找了三个媒人被两位老总催婚,送她唯一一首诗

2021-09-07 23:45:35


王树声也走进了她的心里,杨炬常常一个人在那坐着就想起了王树声,然后就哑然失笑,连病人进来了都不知道。


1943年,还在中央党校的王树声,有一次参加晚会,遇见了一个令他心动不已的人。

当时对方正在表演节目诗朗诵《一句话》,对方激昂的朗诵,把诗人的情感表达得淋漓尽致,也让她走进了王树声的心中,王树声目送对方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以后,自己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

从此以后,王树声怎么也忘不了这个姑娘,她的身影,一直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王树声迫切地想要知道她叫什么,是哪一个单位的。以后每一次晚会,王树声都会积极参加,依旧坐在角落里,默默看着对方,好几次王树声的目光和对方相遇,他都害羞地低下头,生怕别人发现自己,慢慢地,王树声晚上想对方想的都睡不着了。

王树声爱上杨炬,找了三个媒人被两位老总催婚,送她唯一一首诗

谁能想到一个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有一天会为了儿女私情而睡不着……

三个媒人之第一个媒人

王树声自认为自己的小心思,没人会知道,却不知自己的表现已经被战友们看在了眼里。

这天,老战友唐明春过来找他说话:“队长,你在想啥心事?”

“明春,你这是什么意思?”

“哈哈,队长,你还装糊涂呀,大家都说你是人老心红,你说这是什么意思?”

王树声害怕自己的心思被人知道,就死鸭子嘴硬,强调自己的一颗红心向党。结果遭到了对方的戏弄:“队长,你再跟我捉迷藏,我可帮不上忙啦,那个大眼睛姑娘——”

王树声一听“大眼睛姑娘”立马来了精神,再也不敢含糊下去了,连忙问道:“明春,你认识她吗?”

对方也故意打趣王树声:“队长,哪个她呀?”

这下更令王树声着急了,他赶紧问道:“你这家伙,还跟我兜圈子!就是那个大眼睛姑娘,她叫什么名字?”

“她叫杨炬,是中央门诊部的医生,”

此时的王树声就如同一个青春期少年一样,赶紧找战友帮忙,

“明春,你说我该想什么办法?”

王树声爱上杨炬,找了三个媒人被两位老总催婚,送她唯一一首诗

“队长,只要你答应请客,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怎么叫包在你身上?”

“队长,你真健忘哪!我的爱人连军也在中央门诊部工作,她们俩熟得很,只要……”

王树声听了对方的建议,万分高兴,赶紧表示自己绝不会亏了对方。

可是过了好几天了, 对方一直没有消息,王树声又开始担心起来了,想东想西的,担心对方看不上自己,以为汤明春在拿自己开玩笑。

王树声不敢想下去,就决定把精力放在革命工作上面。,开始两天还可以不在想杨炬,可是几天以后,杨炬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想了好几天,王树声决定豁出去,自己亲自去表明自己的心意。

王树声借故,跑去找杨炬看病,他特意挨到最后一个,才走到了杨炬面前。

杨炬如同平常一样,问了姓名,年龄,这个时候王树声开口了,“杨医生,你是哪地方人?”

“哦,我是湖北南漳人!”

“真巧,我也是湖北人,咱们算是老乡哩!你今年多大了?”

两人很快聊了起来。

王树声开始紧张起来了,越说越紧张,越说越磕巴了,

“杨医生,我……我的脚疼?”

“请你把袜子脱下来,让我看看吧?”

“杨医生,你,你看我这个人……怎么样?”

“怎么样?伤口看了才晓得,你别那么紧张!”王树声见杨炬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又接着说道:“杨医生……我,我对你的印象很好!”

王树声爱上杨炬,找了三个媒人被两位老总催婚,送她唯一一首诗

这下,杨炬明白了他的意思,脸刷的红了,看了一眼王树声,跑了。

杨炬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心砰砰直跳,又觉得王树声是在开玩笑,只是觉得自己没有给王树声看病而内疚。

这天,门诊就剩下了杨炬和唐明春的爱人连军两个人。向她问起了那天给人坐了冷板凳的事情。

一提起这件事,杨炬的脸就红了,忙问道连姐是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小杨,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知道,他叫王树声,同我是老乡,都是湖北人!”杨炬刚来延安,并不知道王树声具体是谁,还以为他是一个普通病人。等从连姐口中得知对方是红四方面军副总指挥的时候,万分担心,嘀咕自己得罪了老首长。

连姐将杨炬若有所思的样子,就直接把事情挑明了。

“小杨,人家对你的印象相当好,怎么样,如果你不嫌弃我的话,我愿做媒人!”

杨炬羞得脸通红,羞涩地推了一掌连军:“去你的吧,讨嫌的媒婆!你开什么玩笑,尽拿我寻开心!”

杨炬还以为连姐是在开玩笑,感觉两人并不合适。

三个媒人之第二个媒人

连姐没有成功,紧接着又来了一位。她的好友王一楠医生。

这天,两人在边洗衣服边聊天,王一楠突然问道:“其实,王副总指挥这个人挺好,虽然他是个老首长,可他待人和气,平易近人,从不摆架子。有一次,我还亲自看见他挑过大粪,这样的人,实在……”

“你就别说了,人家的心里乱糟糟的!”杨炬非常害羞。

“王副总指挥年龄是大了一点,可他对你的印象很好,有机会,你们不妨了解了解,看他这个人到底怎么样再作打算。”

王一楠的话,这次令杨炬记在了心里,开始思考起了王树声这个人怎么样,觉得自己太傲慢了些。

王树声也走进了她的心里,杨炬常常一个人在那坐着就想起了王树声,然后就哑然失笑,连病人进来了都不知道。

第三个媒人

杨炬身边的许多人都开始在她耳边诉说王树声的好。她也被人说动了,可是放不下脸面,只要别人一开口,就把对方轰走了。

王树声爱上杨炬,找了三个媒人被两位老总催婚,送她唯一一首诗

不过,她的顶头上司——中央卫生处处长傅连璋来了却不能再这样了。

傅连璋一来就非常直接地开口了,“听有些病人反映,你最近老开小差,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傅连璋此话一出,杨炬就知道了他的来意,杨炬轻声笑了笑回答:“没什么心事啊,只是最近不少人在我面前提起王副总指挥,我,我……”

还没等杨炬说完,傅连璋就接着说:“我都听说了,今天我来找你,就是为这件事。前些天,周副主席交给我一个任务,他说王树声手下有千军万马,却仍是一个‘光杆司令’,让我当当‘月老’,帮他解决这个问题。小杨,你说,我应不应该完成周副主席下达的‘任务’?”

杨炬红着脸,也不说话,就是抿着嘴笑。

“小杨,我这个‘卫生司令’很难当哟!你说,要是人人都找我帮忙,你们这些兵都走了,我岂不也成了‘光杆司令’?”

“处长,既然你不愿当‘光杆司令’,怎么还帮‘光杆司令’的忙?”

“不过——,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嘛!你是我的‘兵’,王副总指挥是我的老战友,我这个‘月老’是最合适不过了!”

杨炬还是抿着嘴笑不说话。

“小杨,有一点我要批评你!小杨,你们这些年轻人呀,大多有一个通病,就是小资产阶级气息严重,没有把自己置于人民大众之中,爱慕虚荣……”

这句话深深说到了杨炬的心灵,自己的确有些这种苗头,自己想去找王树声,可是却有些不好意思。

王树声爱上杨炬,找了三个媒人被两位老总催婚,送她唯一一首诗

傅连璋看出了杨炬的心思,说道:“小杨,知错就改,很好嘛!但感情的事我们做上级的不能勉强你,我为你们联络联络,让你自己去了解一下王副总指挥。感情是慢慢培养出来的嘛!”

杨炬红着脸答应了。

傅连璋赶紧把这个喜讯告诉了王树声,王树声非常激动,赶紧让傅连璋帮忙约杨炬出来见面。

傅连璋则连忙表示自己绝不做电灯泡,让王树声自己解决。

这么一说,王树声又不好意思了:“傅处长,做好人就做到底嘛,你帮我约她出来见见面吧!”

“不行,不行,我不当‘电灯泡’,再说人家大姑娘一个,要显示你的诚心,必须你亲自去请。”

“傅处长,你就别开玩笑了,你说说,我该怎么请法?”

“你不是有一手漂亮的字么?依我意见,洋洋洒洒,来个几万言,保证杨炬动心!”

王树声还真听在了耳朵里,考虑了好几天,王树声终于写出了一封充满爱意的情书。

杨炬没有想到王树声一个大老粗竟然写着一笔好字,她激动地拆开了信,在信的末尾王树声还附上了一首汪静之的诗:伊底眼是温暖的太阳;不然,何以伊一望着我,我受了冻的心就热了呢?

杨炬赴约了。

约会

王树声早早地就到了约定地点,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到夕阳隐到宝塔山后面的时候,杨炬还没有来。

过了一会儿,杨炬才了过来,她一来就道歉:“对不起,我迟到了!”

“小杨同志,对不起的应该是我,上次我太不应该了!”

“你的脚好了吗?上次真是不好意思,连病也没给你看!”

“没什么,一点小毛病,早就好了。想当年,我爬雪山过草地,一双脚不知划了多少口子,还不咬咬牙就挺过来了!”

王树声爱上杨炬,找了三个媒人被两位老总催婚,送她唯一一首诗

“你给我讲讲长征的经历吧,我们虽然没有参加过长征,但特别爱听长征途中的传奇故事。在门诊部,我们几个女同志就老缠着傅处长给我们讲,今天,就轮到你了!”

杨炬非常坦率地向王树声提出了要求,于是王树声非常听话地向她讲了几个长征的故事,而杨炬则是听着听着就入迷了。

王树声说了很久,就问杨炬的情况。杨炬也非常的率真,见自己哪里人,如何到了延安的剧情情况都告诉了王树声。

第一次约会完美成功,两人相谈甚欢,聊得非常多……

时间一晃一年多了,两人的足迹也遍布了延安各个地方。

这天两人的话题第一次聊到了婚姻上面。这次,王树声将自己曾经有过的一次婚姻告诉了杨炬。

原来,王树声22岁那年,被家里强迫着和定下娃娃亲的胡静贤成婚。这引起了杨炬的兴趣,就问胡静贤人怎么样?

在王树声看来,他的第一个妻子,为人不错,很厚道,可是自己一心闹革命,与对方就没有几句共同话题,也经常呆在部队中,宁愿打游击也不回家。

有一次,王树声要带队伍远离家乡,胡静贤找来了要王树声回家。王树声没有答应她,自己不知道哪一天就牺牲了,不想害她一生,一咬牙就要和她好聚好散,让对方改嫁,王树声离开之后,对方找了一个当地人改嫁了,可是对方还是在王树声离开鄂豫皖根据地之后,被敌人杀害了。

胡静贤的遭遇,让杨炬深有体会,为她的遭遇而叹息。

沉默了一会儿,王树声又向她说起了自己的第二次婚姻。

王树声爱上杨炬,找了三个媒人被两位老总催婚,送她唯一一首诗

“如果说第一次婚姻是封建习俗的恶果,那么第二次婚姻则完全是我的过错,我不应该太马虎!”

王树声在担任太行军区副司令的时候,同事们给他撮合了一个当地的妇女干部,王树声没有经过详细了解,两人就匆忙把事情给办了。但是由于两人互相不了解,脾气也合不上来,经常吵架,就协商之后,经组织批准离婚了。

杨炬听后,责怪王树声道:“结婚前你就应该慎重点,互相不了解就草率结婚,你当然有责任哟!”

王树声非常赞同,说道:“是啊!夫妻双方就应该相互了解,我也常常自责!”

说完了自己的情况,王树声又问起了杨炬的情况。

杨炬则没有那么复杂,没有结过婚,不过却有娃娃亲,她也不满意包办婚姻,就逃了出来。

两人聊了一会,王树声夸奖杨炬才貌双全,看着她说道:“小杨,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

话还没有说完,王树声又害羞地停住了,杨炬则是不好意思地看着王树声:“我们怎么?你说呀!”

王树声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是个大老粗,总担心配不上你,如果——”

“我也想过了,你这个人是一个好人,我注重的是品质和感情,大老粗有什么不好,只是担心配不上你这个大首长!”

结果,还是杨炬这个姑娘家家的先开口了,答应了与王树声的交往。

王树声则是激动坏了。

后来,杨炬被抽调下乡工作,这样王树声更加忙碌了,经常去看望她,就有同志打趣什么时候能吃上两人的喜糖。

两人则表示要等到抗日战争胜利之后。

两人还是没有等到抗日战争的胜利,就被人催婚了。

被逼结婚

在杨炬没回来的日子里,王树声是板着手指头过的。

这年中秋节,杨炬终于调了回来,还连夜给王树声赶了几双布鞋,就是因为王树声脚常裂口,好早点预防。王树声非常心疼杨炬为了赶制布鞋而熬红了眼睛。

两人聊了一会相思之苦,就商量着中秋节怎么过。

还是王树声先提出来去探望徐向前和贺龙,“他们老在我面前提及你。今天正好是中秋节,咱们趁此机会去一趟,表表咱们的心意!”

王树声爱上杨炬,找了三个媒人被两位老总催婚,送她唯一一首诗

杨炬则是担心两位老总非常严肃,不敢去,还是王树声鼓励她,两位老总待人非常热情,让她和自己去见一见。

当时徐向前和贺龙正在闲谈,一看见王树声和杨炬走了过来,就连忙打招呼。

“稀客、稀客,树声,哪一阵风把你们俩吹来了?”

“徐总,贺总,你们好!”杨炬站在王树声的身边,小声地问了声好,就胆怯地低下了头。

“树声,你介绍一下吧,她是——”贺龙早就知道杨炬,故意问道。

“小杨,你自己来吧,二位老总等着你自我介绍呢!”

杨炬却红着脸,没有敢吭声。

徐向前一看,为杨炬解围道:“树声,还是你来吧,就别难为小杨了!”

贺龙开玩笑地问杨炬,王树声有没有欺负她。

杨炬则是将计就计地向两位老总告状:“徐总、贺总,我倒要在你们面前告他的状,他老是摆架子,总是用大首长的语气训我,太不公平了!”

徐向前立马批评王树声道:“树声,那就是你的不对啦!革命提倡男女平等、官兵一致嘛,小杨有什么不对,你应该开导她,不能动不动就训她!”

“对,树声,人家小杨大老远从南漳跑到延安来,可谓有缘千里来相会,你可不能亏待她哟!”贺龙也紧接着笑眯眯地说。

王树声爱上杨炬,找了三个媒人被两位老总催婚,送她唯一一首诗

杨炬的话一出口,两位老总哈哈大笑。

聊了一会,两人打算离开了。

徐向前则是借着中秋节让两人趁着机会把婚结了。

“小杨,中秋佳节,边区五谷丰登,前线捷报频传,喜事临门。今晚你就和树声在这儿把喜事办了,不是喜上添喜吗?”

杨炬则是非常害羞,借口自己衣服穿得不整齐推辞。

贺龙却接过话:“革命夫妻嘛,没有那么多讲究,过去许多同志便是在炮火之中结为伉俪的,你们算是赶上好时候了!”

“不,不,我还没向傅处长打报告呢?”

杨炬赶紧搬出了搬出了傅连璋,想以此逃过这种难堪的局面。可是没想到两位老总今天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徐向前接着说道:“小杨,你们的傅处长马上就来,他是你们的大媒人;至于树声,我是他的老上级,我可以当半个家。别推!就趁今晚良宵美景,把喜事办了!”

面对着两位老总的期盼,杨炬害羞地低下了头,默认了。

王树声爱上杨炬,找了三个媒人被两位老总催婚,送她唯一一首诗

就在这个时候,陈赓也过来了,看到这个情景,赶紧大声说:“咱们的老革命要当新郎喽!”

顿时在中秋节晚会上的同志们纷纷过来道喜。

两人当夜就完婚了。

为革命牺牲

刚结婚不久,王树声就受命前往中原地区作战,杨炬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说了句:“树声,你干革命我支持!”

两人又一起被困泼陂河,她只是说了句,“咱们是夫妻,就应当同甘共苦,同舟共济!”

在中原突围的时候,杨炬生下了没有打下的胎儿,之后又为了不拖累部队,她又忍痛离别丈夫回到了华北解放区。

1947年杨炬再次怀孕了,可是王树声又要出征了。王树声不放心自己的妻子一个人带着孩子,考虑了再三,他还是开口了:“小杨,还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

“树声,我知道你想说孩子的事,是吗?”

王树声点点头说道:“小杨,你现在的担子重了,这孩子就不要了吧。”

“树声,我没事的,你不是一直还想要孩子的吗?我能挑起这份担子。”

“小杨,为了咱们俩,这孩子不要了。你看管好这个家,等我胜利回来吧。我不能让你把什么苦都吃够了。”

王树声爱上杨炬,找了三个媒人被两位老总催婚,送她唯一一首诗

王树声和杨炬,为了革命,他们再一次选择了牺牲自己……

王树声这几天一直在犯嘀咕自己这一去不知何日才能与妻子再次相聚,总应该送点什么东西给他作为念想,可是自己平日里什么积蓄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也没有。再说杨炬一直洁身自好,从来不追求物质享受。可是越是这样,王树声越觉得自己应该送给妻子一件特殊有意义的礼物。

这几天以来,王树声一直没有想出一个什么好主意,所以非常的着急,这天,他想不到注意就出门溜达。突然看见自己的警卫员正躲在墙角里偷偷看什么。王树生非常好奇,走过去拍了一下警卫员的肩膀:“小鬼,偷偷摸摸地干什么,革命战士要光明正大的哟。”

警卫员受到了惊吓,赶紧把手往后背藏起来,脸又涨得通红:“报告首长:我没有偷偷摸摸,我在,我在……”

王树声从他的身后拿过他手里的东西,一看,原来是一位姑娘的照片。

看到照片,王树声灵机一动。连忙问道:“告诉我,到哪里可以做这样的东西?”

警卫员依旧非常紧张,连忙回答道:“首长,我不知道。”

王树声故意吓唬他:“你敢隐瞒情况吗?”

警卫员经不住吓,赶紧回答:“首长,这姑娘是我相好的,上星期我陪她进县城的一家照相馆拍的。我说我说我喜欢,她就送了我一张。”

王树声笑了笑安慰道:“小鬼,可要好好对待人家姑娘呀!”接着又悄悄压低声音说道:“你有空的话,今天带我去照一张。”

警卫员高兴坏了,赶忙答应下来。

王树声在警卫员的带领下来到了照相馆,他十分的激动,他想给妻子留下一个最好的印象,可是怎么做表情,也做不到令自己满意的笑容,毕竟平时他都是非常威严的,却怎么也做不出点微笑给杨炬看……

就在他左右为难的时候,王树声听见了一句:“首长,嫂子可要笑话你这样背地里……”

还没有等警卫员说完,王树声也乐了,照相师傅直接照下了这一刻,留下了一个憨实、真诚、甜蜜的微笑。

王树声爱上杨炬,找了三个媒人被两位老总催婚,送她唯一一首诗

拿到照片的王树声一直在傻乐,结果让杨炬看到了:“树声,你傻乐什么呢?”

王树声笑呵呵地将照片递给了杨炬。杨炬一看,是王树声身穿戎装的照片,照片的背面还写着:

久别重逢今又别,

不知人间几时圆?

伤思艰险犹尝尽,

誓将奋斗会中原!

赠给我亲爱的杨炬同志留念

对于杨炬而言,这是两人最难忘的一个中秋。这首诗,也成为王树声毕生中唯一的爱情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