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父亲逝世,子女带着遗物找到县政府,领导查证后,连忙召开追悼会

2021-09-08 00:57:29


1949年5月陕州解放,整个河南只有灵宝、阌乡还被国民党控制,刘希程的部队成了孤军。


从小到大卢春旺都认为,自己的父亲只是个普通的农民。可是2011年他父亲去世后,他和兄弟姐妹发现一件让他们震惊的秘密。

在整理父亲的遗物时,卢春旺找到一个看起来年代久远的木匣子,兄弟姐妹马上围了上来。里面是古董、金银珠宝,还是银元、玉器?大家心里充满了期待。

木匣子打开,里面什么财宝都没有, 除了几张旧照片和几本笔记,还有张皱巴巴的厚纸。 兄弟姐妹们也没有失望,毕竟又多了几样父亲的纪念物。

父亲逝世,子女带着遗物找到县政府,领导查证后,连忙召开追悼会

卢文焕的特等功奖状

兄弟姐妹有的把照片拿出来边看边议论,有的在翻看笔记本,卢春旺把那张厚纸展开,仔细端详起来。突然他惊呼一声: “原来父亲还是特等功臣!”

兄弟姐妹们一听,都惊奇地探过头来,争相看卢春旺手中的那张厚纸。那张厚纸虽然年代久远,边角已经有破损,但上面的图案、字迹依然清晰, 国旗和关防大印鲜红夺目,河南军区司令员陈再道等领导,签发给卢文焕的特等功奖状明确无误。

父亲逝世,子女带着遗物找到县政府,领导查证后,连忙召开追悼会

卢文焕

父亲还有这样辉煌的历史,卢春旺和兄弟姐妹们都激动起来,可父亲为什么立下特等功,他们一无所知。 他们知道父亲是老兵,而父亲从来没有给他们提过自己立功的事。

一定要搞清楚,这是家族的光荣,是怀念父亲必须了解的事情。卢春旺和兄弟姐妹们行动起来,先找到父亲的故旧老人了解情况。

可是父亲的故旧有的说是剿匪,有的说是抓特务,有的说救了大领导,莫衷一是还说不清详情。

父亲逝世,子女带着遗物找到县政府,领导查证后,连忙召开追悼会

卢文焕

卢春旺和兄弟姐妹们想,特等功不同寻常,或许镇上会有档案记载,就找到镇政府请求调查。

哪知镇政府根本就不知道镇上还有特等功臣,不过看到卢春旺和兄弟姐妹们带来的奖状,镇政府工作人员不敢怠慢,赶紧把情况汇报给县上。

县上从卢文焕的个人资料中,也没能查出特等功的由来 ,最终还是县党史办公室,从党史资料中查清了来龙去脉,把卢文焕立下特等功的经历,展现在他的孩子们面前。

卢文焕是河南灵宝县人,幼小父母双亡,小小年纪就到地主家当长工。河南地处中原,乱世之中灾难总是更加深重。

卢文焕生于1921年,从懂事起,记忆中就是军阀当道、土匪横行的世道。十多岁时,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河南成为抗日主战场。 逐鹿中原千年不改,河南又处在黄泛区,常遇到灾年,穷苦百姓外出逃荒都已经习以为常。

父亲逝世,子女带着遗物找到县政府,领导查证后,连忙召开追悼会

抗战时期的河南灾民

这种生存环境,让河南形成了习武的风气,百姓希望武功能让自己在身处艰险时,可以自保。有这种氛围,卢文焕也学了些功夫傍身。

那个年代,河南除了战乱,1942年到1943年,还遭遇了惨烈的大饥荒。1944年,日寇在豫中战役结束后,派第一军三万余人兵犯灵宝县,崤函关危急,激烈程度不亚于淞沪会战的灵宝战役打响。

孤儿卢文焕有幸渡过了这些最为险恶的岁月,1949年灵宝解放后,他加入了县政府的武装大队。

父亲逝世,子女带着遗物找到县政府,领导查证后,连忙召开追悼会

灵宝战役

灵宝解放通过国民党部队起义实现,起义经历了惊险的过程。 卢文焕在灵宝解放后入伍,也是在入伍后立下特等功,不过他的特等功和灵宝起义有很大关系。

灵宝起义前,灵宝由国民党将领刘希程的部队驻守。刘希程是河南唐县人,祖上薄有田产,他读到了师范学校肄业。

1924年,18岁的刘希程来到广州,经国民党河南籍一大代表介绍,加入国民党,并被推荐到黄埔一期就读。

黄埔毕业后,刘希程参加过东征。1926年,他出任何应钦任军长的国民革命第一军第九补充团上校党代表。

父亲逝世,子女带着遗物找到县政府,领导查证后,连忙召开追悼会

那个时期,同为黄埔一期的胡宗南,经原第一军教导师二团团长、我党党员胡公冕推荐,由营长升任第一军教导师二团上校团长,军衔、军职和刘希程相当。

不过到第二年三月,和蒋介石同为浙江籍的胡宗南,就和刘希程拉开了距离,出任第一军第一师少将副军长兼二团团长,成为首获将军军衔的黄埔生。

同年贺龙的独立十五师,被武汉国民党政府扩编为二十军,刘希程在二十军第二师当营长,军职反而有所下降。

刘希程随二十军参加了南昌起义,起义失败后,刘希程在国民党部队历任团长、旅长,1939年获少将军衔,出任一六六师师长。

1941年10月,刘希程升任九十八军中将军长。 1944年九十八军因在桂柳会战遭日军重创,被撤销番号,刘希程成了一个没有军职的赋闲中将。

父亲逝世,子女带着遗物找到县政府,领导查证后,连忙召开追悼会

胡宗南

直到1948年底,刘希程才被重新启用,出任国民党十九绥靖区副司令长官,豫西分区司令,豫西行署主任。

豫西行署管辖洛阳、南阳、陕州,不过实际控制的地区,只有 陕县、灵宝、阌乡三县,和卢氏、洛宁两县的一部分。

同时刘希程还出任国民党国防部快速纵队司令,部队的名称听起来很精锐,其实也就是网罗了六千多人的地方武装。 那时国民党正规部队惨败,急需补充守备兵力,刘希程才被重新启用,在豫西组织队伍。

第十九绥靖区的司令胡宗南,一直手握重兵坐镇陕西,到淮海吃紧、平津难保的时候,想起了他黄埔一期的同学、第一军时的同僚刘希程,让河南籍的刘希程,到豫西为他守卫陕西的门户,刘希程自己也心知肚明。

父亲逝世,子女带着遗物找到县政府,领导查证后,连忙召开追悼会

胡宗南

随着三大战役的结束,解放军渡过长江,全国解放势不可挡。 1949年5月陕州解放,整个河南只有灵宝、阌乡还被国民党控制,刘希程的部队成了孤军。

其实刘希程早已看清了形势,国民党腐败透顶无可救药,他更是深有体会。他庆幸自己内战大部分时期,都赋闲没有和我军交战,如今多了几分另谋出路的可能。

而且他刚到灵宝组织武装的时候,他的老上司贺龙,就曾通过我党河南省委转交给他一封信,劝他像参加南昌起义一样,站到人民的阵营中来。

这封信对他触动很大,1949年2月,他就派他的心腹,秘密和我军中原军区接洽,还与我党河南省委进行了商谈。

父亲逝世,子女带着遗物找到县政府,领导查证后,连忙召开追悼会

贺龙元帅

中原军区和河南省委,都向刘希程明确表达了欢迎他起义的态度,让他暗中运作,等待起义的最佳时机。到我军解放陕州的时候,起义条件趋于成熟。1949年5月20日西安解放,刘希程又派人到西安与西北野战军商谈起义事宜。

与我方协调工作已经完成,刘希程内部的准备工作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 他认为内部有两大起义障碍,一个是国防部在他部队的情报组和司令部的情报处

这两个机构都不受他控制,实际上是国民党国防部和胡宗南派到他身边的监军。 他不是蒋介石的嫡系,又有参加南昌起义的“前科”,危局之下,国民党肯定会对他有所防范。

为了稳住身边的国民党特务,刘希程和我军演了一出戏。他派部队到范氏县与陕州交界处,和我军打了一仗,用行动表明了誓死效忠党国的决心。

这一仗既然是演戏,我军也配合默契,双方打得热闹却没什么伤亡,忽悠住那些特务就好。

父亲逝世,子女带着遗物找到县政府,领导查证后,连忙召开追悼会

刘希程

还有一个障碍是国民党陕州专员兼保安司令秦霆宇 。此人是灵宝本地人,死硬的反共分子。他手上有实权,在当地又有深厚的根基,如果他知道刘希程要起义,一定会从中作梗。

不过这人归刘希程直接管辖,上面又没有靠山,刘希程对他采取了架空的策略,找个由头撤销了陕州专员公署,将公署的事务都收归豫西行署直接管理,秦霆宇调任司令部秘书长,失去了坐镇一方的权力。

这还不够,刘希程和暗中串联、赞同起义的高层商议,把司令部的政务处也收归到行署,由赞同起义的司令部政务处处长李连庆兼任行署副主任,并代行主任之职。

这样秦霆宇在司令部的职务也成了虚职,秦霆宇受不了这个气,干脆请假出走,到西安附近另谋出路。

一切准备就绪,组织起义的刘希程、李连庆、李文定等决定公布起义决定,于是召集行署和司令部各处处长,团以上军官,直属队队长齐聚刘希程寓所开会。

父亲逝世,子女带着遗物找到县政府,领导查证后,连忙召开追悼会

刘希程晚年

会上,刘希程通报了和我方商谈的情况,指出我方既往不咎,对所有起义人员表示欢迎。听到这个消息,参会人员热烈讨论起来,现实摆在面前,能有起义的机会对大家都是幸事,没有反对的理由。起义决定很快获得一致通过。刘希程把起义时间定在了六月十日。

灵宝这时孤悬在解放区中,起义本应该不会有意外,然而意外还是发生了。

会上起义获得一致拥护,可是灵宝保安团团长李子奎和师长任太升心里却另有想法,只是碍于众怒难犯,才没有公开反对。

开过会后,两人即密电胡宗南,告发了起义的情况。胡宗南此时自身难保,完全无力派兵弹压,只能命令两人取代刘希程,剿灭参加起义的部队。

父亲逝世,子女带着遗物找到县政府,领导查证后,连忙召开追悼会

胡宗南

李子奎混迹灵宝多年,在当地武装中根基很深,接到胡宗南指令,6月10日起义那天,他和任太生的部队策动其他一些反动武装共五千余人,突然发难进攻灵宝县城,妄图阻止起义。

灵宝城内的第七团和警卫营奋起还击,掩护起义领导人和我党河南省委的联系人突出重围。

我军得知情况有变,立即派出部队增援灵宝,经过激烈战斗,击退了叛乱部队,灵宝迎来解放,一千多名起义官兵接受我军整编。

在这场让起义差点夭折的叛乱中,李子奎的表现最为恶劣。 当时的形势,国民党败局已定,很多不愿去台湾的国民党高官,都纷纷选择起义,好让自己不至于背井离乡。

灵宝的国民党处在没有退路的情况下,李子奎还要做困兽之斗,或许并非他死忠蒋介石, 而是他觉得即使参加起义,他自己也在劫难逃。

李子奎1902年生,灵宝本地人,生父姓马,因过继给李姓人家改姓李。他年仅15岁就投奔土匪,干起了杀人越货、绑票勒索的营生。二十八岁时,李子奎投靠灵宝国民党某区长,转而利用自己对土匪熟悉,帮助这个区长剿匪。

父亲逝世,子女带着遗物找到县政府,领导查证后,连忙召开追悼会

战争年代的土匪

李子奎剿匪颇有成效,五年之后,在该区长的推荐下,当上了陕州保安团的少校营长。 在此期间,活动在商洛地区的红军游击队,整编成红军七十四师,李子奎多次参与对红七十四师的“围剿”。

1947年8月,为配合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毛主席指出,多路国民党军队忙于围堵插入大别山的刘邓大军,胡宗南部也被西北野战军困在陕北,豫西国民党兵力薄弱,是一个空档,出兵豫西具有战略意义。

遵照毛主席的指示,陈谢大军南渡黄河,挺进豫西。渡河后,毛主席电令陈谢大军: “洛阳地区敌所必争,不应使用主力;主力应当向西,乘胡宗南在西面尚未完成部署的机会,抢占陕县、灵宝、阌乡等城,歼灭分散守备之敌,然后以一路出陕东南,一路出伏牛山,在豫西、陕南、鄂北建立根据地。”

按照这个战略部署,陈谢大军发起了“灵陕”战役,豫西陕州、灵宝等地迎来解放,三十九个县建立了人民政权。

当年十月,陈谢大军主力向东运动, 李子奎趁机联合反动武装,袭击灵宝解放区的土改工作队和基层农民干部,制造了杀害六百多人的 “灵宝惨案” ,铁心走上与人民为敌的道路。

父亲逝世,子女带着遗物找到县政府,领导查证后,连忙召开追悼会

陈赓大将

在当地背负上累累血债,李子奎自知罪孽深重,难逃人民的清算,自然拼死顽抗,不愿参加起义,反而罪上加罪袭击灵宝城的起义部队,使起义遭受重大挫折。

灵宝彻底解放后,被胡宗南任命为灵阌自卫军总指挥的李子奎,带着残兵并纠集十多股土匪共七千多人,继续在灵宝一带作乱。成了新生人民政权的重大隐患。

为此,河南省委成立了剿匪工作委员会,并在河南军区的主持下,成立了剿匪指挥部,确定灵宝为陕州、洛阳剿匪最为重要的地区,力争半年内肃清李子奎为首的匪患。

七月下旬,解放军464团,在朱阳八百多民兵的配合下,围剿以佛山为据点,由李子奎亲自带领的国民党第三纵队11师2团。战斗进行了一天一夜,歼灭国民党五百余人,李子奎化装逃脱。

解放军一鼓作气,又在灵宝境内发起两次大规模清剿,歼灭了一千七百多名西逃的土匪。在我军强大的攻势下,土匪遭到毁灭性打击,残余的土匪纷纷向人民政府自首,灵宝的匪患一个多月就基本肃清。

父亲逝世,子女带着遗物找到县政府,领导查证后,连忙召开追悼会

解放军剿匪

不过,土匪头目李子奎却依然在逃,他曾为匪多年,十分狡猾,剿匪部队多次对其进行围捕,都没能将其抓捕。 李子奎祸害灵宝一带二十多年,民愤极大,他不归案,不能解当地老百姓的心头之恨,不利于灵宝及周边各县的人心稳定。

实际上,李子奎这时已到了穷途末路, 他想要投奔其他的国民党部队,国民党部队溃败的速度,比他逃亡的速度还快,要跑台湾他又没有门路,他只能选择留在他最熟悉的灵宝,东躲西藏,过一天算一天。

1949年底,我虢略镇情报站得到可靠消息,李子奎躲在老家马家寨村地主建治安家的地洞中。河南军区陕州军分区得报,马上派部队将马家寨村及附近的村子包围起来,力求一举抓获这个恶贯满盈的土匪大头目。

父亲逝世,子女带着遗物找到县政府,领导查证后,连忙召开追悼会

解放军剿匪

抓捕指挥部从参加抓捕的各部队中,挑选出十二名精英战士组成突击队,到建治安家实施抓捕。 卢文焕虽然在县武装大队当侦查员不久,但他功夫好,适合近身抓捕的任务,被选入了突击队。

突击队悄然靠近建治安家,突然冲入控制住建治安,屋内搜查没有发现李子奎,就开始审问建治安家地洞的情况。

建治安见突击队已知道情况,也不再隐瞒,如实交待地洞有两个进出口,一个在屋内,一个通往村中的旧瓦窑,地洞中间还有处较宽的暗洞,可以藏身,李子奎一直藏在暗洞,由他每天送食物和水。

难怪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李子奎的任何踪迹,原来他过起了老鼠一样的生活。突击队马上分兵封锁了瓦窑的进出口,先防止李子奎察觉出逃。

父亲逝世,子女带着遗物找到县政府,领导查证后,连忙召开追悼会

卢文焕晚年

突击队12人抓李子奎一人看起来很容易,不过地洞狭窄,仅容一人通过,人多的优势发挥不出来。

而且李子奎这种影响极为恶劣的匪首,要力求活捉,由广大群众公审见证,才能达到杜绝谣言的效果,在地洞中活捉李子奎难度很大。

卢文焕主动请命,由他进入地洞抓捕李子奎,如果让建治安戴罪立功去把李子奎引出来变数太多,地洞还没有其他进出口也不能确定,突击队不放心。

卢文焕跟在建治安后面进了地洞,建治安很紧张,举着油灯的手不停地颤抖,嘴上也不停叫嚷着进地洞的是他,让李子奎千万别开枪。

以前下来送饭他也会向李子奎提示是自己,不过这次后面跟着个解放军,李子奎那种杀人不眨眼的悍匪,稍有起疑一定会毫不犹豫杀了他,他怎么能不紧张得发抖。

父亲逝世,子女带着遗物找到县政府,领导查证后,连忙召开追悼会

卢文焕藏在建治安身后,全神贯注盯着前方,准备看到李子奎第一时间就把他控制住。 到暗洞附近,卢文焕看到前方人影一闪,就迅捷地从建治安身旁挤过,把手中的冲锋枪抵到 到人影的身上,喝令一声“ 不许动”。

在看不清楚、施展不开的环境下,卢文焕不能一下扑倒李子奎将其控制,只能希望先出枪威慑住对方。

自知难逃死罪的李子奎却玩起命来,不理会抵在身上的枪口,反而用手枪抵在卢文焕的脑门。

因为有活捉李子奎的命令,卢文焕不能开枪,给了李子奎出枪的机会,两人在原地相持不下。建治安见势不妙,含混说句: “他们一定要找你,我推不掉。就赶忙退了回去。”

李子奎的优势在于他开枪没有顾忌,想着横竖都是死,李子奎扣动了扳机,幸好枪卡壳没有响。

父亲逝世,子女带着遗物找到县政府,领导查证后,连忙召开追悼会

卢文焕

李子奎以为眼前的人会立刻向他开枪,没想到卢文焕却突然问他: “你是不是李占彪?我们某司令找你好久,要靠你这个当地人反共。”

李占彪是李子奎早年为匪的化名, 李子奎听到这个名字恍惚了一下,他藏了很久消息闭塞,又见卢文焕没有开枪,不由得将信将疑起来。卢文焕趁机让李子奎和他一起出去见某司令。

两人接近到洞口时,卢文焕故意大声和李子奎说话,屋内的突击队员立即做好抓捕李子奎的准备。

哪知李子奎通过洞口的一抹亮光,发现卢文焕的军装不对,猛然警觉,转身就往洞里钻。 卢文焕眼疾手快,一把抓住李子奎的衣领把他往洞口拖,李子奎拼死挣扎,和卢文华缠斗起来。

父亲逝世,子女带着遗物找到县政府,领导查证后,连忙召开追悼会

电视剧《亮剑》里的土匪,非李子奎

李子奎为匪、从军多年,也是河南人,身上有功夫,对卢文焕出手狠辣。洞内狭小两人都施展不开功夫, 卢文焕就死死拽住李子奎不放,李子奎扔掉卡壳的枪,想转移卢文焕的注意力也没有得逞。

洞内打斗洞外卢文焕的战友只能干着急,一点都帮不上忙。 卢文焕凭着练武的身板抗住了李子奎的攻击,突然一松手,重拳击中李子奎的头部,李子奎瞬间倒地,终于被卢文焕拖出洞口。战友们一拥而上,把李子奎绑了个结实。

1950年初,李子奎被公审枪决,灵宝一带的老百姓再不用担惊受怕。 卢文焕孤胆生擒匪首李子奎,被河南军区授予特等功。退伍之后,卢文焕没有用特等功谋求组织照顾,回家做了一个普通农民。

最困难的时候,卢文焕和妻子常因吃不饱饭吵架,卢文焕也没有亮出特等功臣的身份,为家庭解决困难。 他深藏功与名,到他去世时家人都不知道他的英雄事迹。

卢文焕去世后,他的遗物让他特等功臣的身份再次曝光,县里为他举办了隆重的追悼会。 他的勇敢,来自于他没有私心杂念斗争精神,也是这样的精神,缔造了一个崭新的中国。

父亲逝世,子女带着遗物找到县政府,领导查证后,连忙召开追悼会

卢文焕追悼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