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怀念爹的那杯酒(原创散文)

2021-09-08 01:04:40


爹喝酒没那么多讲究,最多的是瓶装散酒,爹说散酒有劲喝着才爽。



听娘说,爹好酒,但似乎没有醉过。真的吗?我追问。娘才告诉我,其实我出生时爹就喝醉过一回。

拿爹自己的话说,他这辈子没什么本事,只是我的降生令他有些措手不及,同时意识到肩上的责任更重了,这才收敛疲疲沓沓的性子,开启了打拼模式。

为了养家糊口,他在公路段做过临时工,也在石料厂干过一段,后来又贩菜,最后从事面粉加工,钱没攒下多少,酒量却噌噌往上涨。

记得爹在公路段干活时,主要维护省道的一段,员工少而路程长,因为繁琐事特多,什么铲除路边草,修补路面,地点不固定,所以多数时间在道班,偶尔回家就马上下地侍弄庄稼。我是盼着爹回来的,因为爹回来了,就会先甩出一张钞票,让我去给他买酒,我问啥牌子,他说小卖部的人知道,当然我很愿意做这件事,每回都能用剩下的零钱顺便给自己买点糖果瓜子之类的小零食。等我从没多远的小卖铺回来后,看到爹妈早已有说有笑的在锅台旁忙碌着,就十分怀疑他们是不是趁买酒的空偷吃了东西。

爹喝酒没那么多讲究,最多的是瓶装散酒,爹说散酒有劲喝着才爽。后来才知道精装酒贵,总不能喝酒不过日子吧?所以只喝散酒,且要有个都能接受的理由,才能拨出“专款”。菜呢,就更加随意了,小葱蘸酱或者一根黄瓜就是常用的喝酒搭档。

一般情况下,爹是自斟自饮,这时候是不用操心的,他知道自己酒量,不过是解解馋虫就盖上盖子完事了。但是如果是和其他人在一起,经不住劝酒,爹就控制不了酒量了,仿佛行走的地雷,家庭矛盾随时会爆发,引子又往往是母亲多唠叨了几句。

我接到了中学录取通知书,没想到最高兴的是爹,他张罗了一桌酒菜,叫上我家邻居,喊来单位上的同事,大约五六个人,都来了就开始喝。三杯酒下肚便涨红了脸,他把我喊到身边让我“李叔张叔”喊上一圈,然后拍着我的肩膀说:“你小子行!从现在起比我文化高了……可也不能骄傲,记住没?”说这话时一直绷着脸,说完一扬手让我离开,弄得我十分沮丧,本以为会得到疯狂的表扬,娘倒是说:“你还不知道你爹?嘴里硬心里软,当面不夸你是怕你骄傲,酒桌上早把你当作炫耀的资本了……”

原来如此。

养路段解散以后,父亲只在家待了二十多天,就又搞起了倒卖蔬菜的营生。每天天不亮就骑行一百多公里到外地去批发蔬菜,什么辣椒西红柿卷心菜黄瓜,反正啥好卖要啥,批了菜再往回赶,到家时天都黑了。母亲帮他把菜从车上卸下来,这当口父亲草草扒拉一口饭然后接着干,他批来的菜都是七八成熟的,比如西红柿,太熟了不行,因为一天卖不完会坏掉从而导致折本,那样不划算。七八成熟的可以多放一些日子,如果明天要卖怎么办?这个难不倒父亲,他给西红柿喷酒,一边喷一边念念有词:“你喝点我喝点,把这些酒喝完,明天好赶集!”我就笑,爹一本正经的说:“别笑!让它们好好睡一觉吧!”他用破棉被把喷了酒的西红柿捂起来,一夜工夫西红柿就真的通红通红了。

父亲卖菜挺实在的,不像那些老油条般的菜贩子会缺斤短两,所以相对来说赚的就少。母亲埋怨他,他沉着脸说:“赚多少才知足?反正我不赚那丧良心的钱,大不了吃吃苦多跑几趟……”

但是好景不长,父亲的菜摊黄了,究其原因有两个,一个是买菜人贪心不足,父亲的菜价已经很便宜了还嫌贵,总是要求秤上高高的,完了再另外抓一棵葱一头蒜什么的,再加上损耗,不赔才怪。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老菜贩觉得父亲抢了他们的生意,就联起手来给父亲设绊子……父亲的退出,于菜市来说是微不足道的,就如同往大江里扔一颗石子很快没了痕迹。

爹喝酒,多数时候是一种心情寄托,娘对他喝酒的行为是深恶痛绝的,所以就没少了唠叨,一度使两人的关系很紧张。我也是帮着约束他,现在想来未免有些严苛了。那个时期,繁重的体力劳动和物质分配的不协调,常常令家庭生活处于一种苦苦挣扎的地步,当爹无可奈何的时候,就把自己灌醉,但结果是愁上加愁。

爹在粮食加工厂干活的时候,无论是社会大环境还是家庭小生活,都有了很大的好转。爹依然爱喝酒,酒肴也比先前丰盛了,一个人的时候,顶多是二两酒,而参加酒宴也不会没有节制了,我想大约是想着肩负的责任,不敢放纵自己吧!

再后来,爹竟然戒酒了,没啥原因就是不想喝了,记得那一天我刚刚接到工作的通知,爹便高调宣布戒酒,他说:“你今天开始参加工作,算是真正长大成人了,接着马上还要娶妻生子,待在我身边的日子会越来越少……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酒,无论天南地北,馋了就想想你小时候的模样……”还真让爹说对了,我参加工作以后,几乎每天忙得焦头烂额,陪伴父母的时间越来越少,这个时候梦便多了,也总是同样的梦境:爹坐在一张桌子后面,桌子上摆了好几样酒菜,他冲着我说:“臭小子!过来!陪爹喝一杯……”

【作者简介】 崔新志 网名菏泽新志、山雀,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菏泽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网认证诗人。从中学起开始文学创作,先后在省市级教学论文大赛中获奖,并在省市级报刊杂志及电台上发表各类文学作品百余篇,先后发表长篇小说《浮梦萍花》等网文数十万字。另有多篇作品入选各类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