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泾川牛角沟的前世今生

2021-09-08 01:14:14


远望牛角沟深处,山在隐约之中,树影幢幢,水流寂寂,空中各种鸟儿翩然飞舞,夕阳下,牛角沟广场上奔跑嬉笑的孩童,白发苍苍的老者足迹交叠,画面唯美,山上的刺槐花开了多少个春天,东西两山究竟相望了多少年,多少人生活在牛角沟,万年前,这里是泾川人生息


作者:鲁军平

暖温带半湿润气候孕育出五月的杏子、桃子、八月的核桃、十月的苹果,孕育出雄浑逶迤的山川、秀美繁盛的森林,这些森林就像绿色的颜料泼洒在水上面,任其泅出一片湿漉漉的、模糊不清的深绿、浅绿、浓绿、翠绿,然而,甘肃泾川下辖的泾明乡更是绿意盎然,享受着脱贫攻坚带来的幸福生活。

体味山情水趣,享受最宁静的时光,体验最美丽的乡村生活,得以真正静下心来,洗尽都市喧嚣,采撷那份最难得的静谧,长留心间。行走在泾明大地上的人们,拼手抵足,用勤劳和智慧诠释着幸福,却不忘在低头劳作之余,抬头遥望,目光总能触紫荆山的雄浑、斩断山的悲壮、兴隆山的肃穆、牛角沟的清逸……这是一种圆润的生活态度,低头是现实,抬头是希望,在抬头与低头的过程中,生活的艰辛与琐碎被消解的烟水葱茏。

泾明,每一处都有历史的车辇驶过的痕迹……泾明乡因农业社而得名,“有泾川一盏明灯之意”。自古以来,泾明就是兵家必争、商贾云集之地,具有丰厚的文化底蕴和深厚的历史积淀。

泾川牛角沟的前世今生

多少兴衰都在岁月的风尘中消隐的无处可寻,而泾明,因远古时代的一个女子而流芳。

对于泾明人来说,白家牛角沟不是一条简单意义上的“沟”,更是一种象征和意味。翼然立于牛角沟东侧冲沟内的“石碑”铭刻了一位女子的凄美故事,伫立在时间的河边,风吹落一树洁白的山楂花,无不诉说着人类留下的印记……繁衍的辙迹碾过泾明每一寸大地,人性的光辉却和汉隶的神韵一样镌永而绵长……能遗忘一切,但不能遗忘关于牛角沟的一些人,一些事。

1974年,“泾川人”的出土,打破了这个西北小山村原本的宁静。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两万多人在白家村牛角沟一带进行植树造林大会战,一个名叫刘玉林的大学生也是大会战中的一员,手起锄落,他无意中竟发现了一个人类头盖骨,随之揭开了一段神秘的历史。后经中国科学院鉴定这个头盖骨是约5万年前的蒙古人种,女性,20岁,属旧石器时代晚期智人阶段的化石,是泾河流域发现最早的人类化石,比北京“山顶洞”人还要早,被中科院命名为“泾川人”。证明早在5万年前泾川境内就有人类繁衍生息。不禁想,5万年前的白家村会是什么样子,板块漂移、地壳运动是否改变了他的容颜,生存的压力、部落的征战这里又曾上演过怎样的故事……

泾川少女到底是一位怎样的女子呢?5万年前的她,应该是部落中的一员吧。20岁的她,应该很漂亮,炯炯野性的眼神,迷人率性的微笑。她也应该是站在山上,也是在这样的初夏早晨,在幽幽清香的高大的楸树之下……这样一个年轻美丽的生命又是怎样消逝的呢?是生存所迫,追赶一只野兔,迷失在沟中河畔,从此再也没有回得了家?或是因家族陋规与所爱的男子出走,在山里饥寒病痛而去?爱他的男子将她埋葬在树下溪边……

泾川牛角沟的前世今生

顺沟而进,抚摸沟内壁立的崖石,坚硬而粗砺,仿佛泾明汉子青铜质地的肌肤。一枚叶落入沟内那一湾小溪和鱼塘,泛起的涟漪犹如层层叠叠方方正正的汉字,氤氲了满满一山谷的墨香……俯首,拈一支清瘦的笔,饱醮溪水的清风明月,随意勾勒几笔坚硬与温柔的墨迹,便是生命经过岁月洗礼之后的美好与沉静。从历史中走来的泾明,在曾经与现在的荣耀和梦想中,迎来一季又一季的樱桃挂满枝头。

远望牛角沟深处,山在隐约之中,树影幢幢,水流寂寂,空中各种鸟儿翩然飞舞,夕阳下,牛角沟广场上奔跑嬉笑的孩童,白发苍苍的老者足迹交叠,画面唯美,山上的刺槐花开了多少个春天,东西两山究竟相望了多少年,多少人生活在牛角沟,万年前,这里是泾川人生息之源头,繁衍声中万年农,万年后,这里是泾川仅有的三个国宝级单位之一。

泾明的山水,那么迷人,碧绿得比蓝天还要妩媚;泾明的山水,那么醉心,清新得比白云还要柔情。那种生命的安然与放松,让生活慢下来,让心灵静下来。若可,许我在心思最清明的午夜,幻化成一尾牛角沟中的鱼,去追寻千年以前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