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乔家的儿女》大结局来临,真是舍不得

2021-09-08 01:14:23


在《乔家的儿女》这部剧中,导演和编剧尽可能地给出一种有可能的「方法论」,所以剧中的乔四美最后还能依靠这个「大家」中的哥哥乔一成,靠着这个坚挺的家,捞起了在婚姻中不幸的自己。


文丨易晓阿妹


随着夏天的结束,正在热播的电视剧《乔家的儿女》也即将迎来收官。就像很多正午阳光的剧一样,《乔家的儿女》也引发了超高关注:它在腾讯视频网络上单日播放量破亿,总播放量也已突破10亿,在电视平台的收视也是一路攀升,豆瓣目前评分8.0分。


在我看来,《乔家的儿女》之所以能够获得这样的人气和口碑,是因为它在做到「超写实」还原生活质感的基础上,还在「家庭」这个看似老生常谈的主题上,给出了很有原创力的突破。


整个剧以无赖自私感拉满的父亲乔祖望为原生家庭的起点,讲述了一个家庭在分裂与危机之下突出重围,重新阐释了什么是中国式家庭的核心价值。


《乔家的儿女》大结局来临,真是舍不得


这群乔家的儿女,用双脚画出一个个半径大大的圆,但每个圆都围绕着同一个圆心,那就是他们出生的家——这个家既塑造出他们,他们也在成长过程中,潜移默化地改变了这个家。


而为了能做到还原现实的生活质感,这部剧采用了一种接近「田野调查」的创作方式。正如编剧在采访中提到的,剧中人物大都有生活原型,每个角色都从自己的角度发出了声音。这部剧还原了时代背景下的个体,让今天的观众仿佛实现了时空穿越,感叹「哦,我小时候就是这样的!」


《乔家的儿女》大结局来临,真是舍不得


具体看来,比如剧中服化道的细节设定,除了请来了南京电影制片厂的老美工还原南京街巷外,就连作为背景板的每条街,墙上也都挂着属于那个时代的海报和文字,更不用说剧中乔家一家从吃饭的碗筷桌椅到睡觉的被褥,都让人极有代入感。


在具体的情节中,这样的服化道则以更为灵活生动的方式出现。


省下月票和饭钱的二强只为买一件流行的香港衫、孩子们争抢的大白兔奶糖、二强打破了父亲装在玻璃罐内的红茶菌,一家人吃饭讨论着别家买了香雪海牌的电冰箱、乔一成给学生送的生日礼物是「新版优秀作文选」、乔四美的偶像从「冬天里的一把火」的费翔到小虎队……这些具体的文化符号唤起了我们对于特定时空的记忆,也用微观的方式承载起每个人的印记。


《乔家的儿女》大结局来临,真是舍不得


在更为宏观的层面,观众则可以看到时代变迁下发生在小人物身上的思想转变,比如被停薪留职后的乔父,被友人忽悠去做了集资。


乔一成的第一次婚姻也伴随着时代的改变而瓦解,妻子叶小朗从报社辞职,跟着当时的出国潮,跑去留学脱离原生家庭的桎梏。乔四美辞了装订厂的工作去到了五星级酒店做领班,要走在时代前沿。


不得不说这部剧真的把「时代」的痕迹刻进了骨子里。剧中将人物个性下的选择与彼时的潮流紧密结合,而主创团队则以观察者的视角,细致入微地为观众描摹了一个时代的侧面,又随着乔家故事的展开,对中国式的原生家庭做了一次严谨的的社会学分析,这就是为什么这部剧能够在观众群中引起如此大的共鸣的原因。


下面我们具体来看一看剧中的这个「家庭」。


《乔家的儿女》这部剧对家庭的描绘可以分为两个层次,「大家」和「小家」,在「大家」中,母亲早早去世,父亲冷漠,除了保障孩子们基本的温饱外,对他们的生活漠不关心。


缺席的母亲与隐形的父亲,让这个家的重担落在了大哥乔一成身上,这个真正担当起父亲角色的大哥,成为了父与子的集合体。


《乔家的儿女》大结局来临,真是舍不得


就这样,乔一成替二强参加家长会,跑去北京逮回看演唱会的四美,给被欺负的三丽出头、给刚出生的七七喂米汤……但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1+1=1」的悖论,让这个表面上千疮百孔的家庭中的孩子们有了治愈与救赎的可能。


因为从另一个角落来看,哥哥乔一成这个「小大人」并不是具备完整社会属性的大人,所以他反而能够构筑这样一种父母与孩子畅通的交流桥梁,了解弟弟妹妹们的真实想法,支起一个稳定的家庭结构。


在这样的家庭结构中,乔一成不仅給了弟弟妹妹家庭的安全感,也给予了他们作为孩子的自由。也因此,他们的童年其实并没有受到过多的父辈「压制」,而是无拘无束地「野蛮成长」起来。


《乔家的儿女》大结局来临,真是舍不得


当他们迈进自己的「小家」时,虽然必然存在各种原生家庭带给他们的困惑和执念,但可以发现他们内里都有十分坚定的信念,这个信念则是相信「自己」。


乔二强在那个年代能勇敢地喜欢自己的师父马素琴,并勇于承认自己所爱,且始终如一。


乔三丽能够劝导一丁在家里争取属于自己的权益,婚后绝不忍气吞声,鼓励帮助丈夫走出家庭的束缚。


乔四美则更是「艺高人胆大」,喜欢,就去追。你可以说她疯狂,但这又何尝不需要一股子勇气和对爱的执着,纵使这样的爱情可能并不存在,可谁又不想在现实中梦一场呢。


《乔家的儿女》大结局来临,真是舍不得


而乔一成,比起他的弟弟妹妹,他似乎更深地陷入了家庭的桎梏,这不难理解,作为父与子集合体的乔一成,带有我们中大部分人的印记,他在成为「大人」和「孩子」之间进行了强烈的挣扎。


从剧中我们可以看到,与叶小朗谈恋爱时候的乔一成总是活力满满,即使是被女友偷跑了采访选题也没有很计较,而且在并不清楚对方家庭的情况下,也非常理想主义地去看待对方。


但一旦进入到「大家」与「小家」的拉扯中,他则从一个理想主义的「孩子」转换成了一个被原生家庭拴住的「大人」,每次他都以「大人」的身份帮弟弟妹妹解围。


所以乔一成比起弟弟妹妹,从「大家」到「小家」,成长为大人,他则是相反地,从「大家」到「小家」,他回归成了「孩子」,从「小家」到「大家」,他成为了「大人」。


《乔家的儿女》大结局来临,真是舍不得


但正如前面提到的「1+1=1」这样的数学逻辑悖论,乔一成这样集合「父与子」的存在反倒让这个原本没有主心骨的家庭拧成了「1」股绳,在每次的「小家」危机之下,这个「大家」毅然挺身而出,而这样的「坚挺」则像他们早早去世,但曾经坚韧活着的母亲。


如果说,哥哥乔一成是这个家外在的支撑点,那么母亲就是关键时刻从内里支撑一家人的隐形力量,她很大程度上弥补了父亲的缺席。


《乔家的儿女》这部剧正是书写了这样一个无论是外在矛盾,还是内在矛盾丛生,却能够凭借这种具有兼具性的中国式家庭,完成自我接纳和治愈。


《乔家的儿女》大结局来临,真是舍不得


而在故事主体之外,《乔家的儿女》这部剧的一大亮点还在于它的叙事手法,导演以乔家的「老家」为圆心发散视角,非常巧妙地在叙事中收放,剧中的人物在经历了任何挫折,都会回到了他们的「老家」。


闲聊也好,吃饭也好,总之,他们会在这个曾经熟悉的屋檐下做着熟悉的事情。


《乔家的儿女》大结局来临,真是舍不得


这里建筑空间意义上的「家」则与故事叙事中的「家」完美契合在了一起了。


比如,乔一成第二次结婚,会带着项南方到这个家里,大家围成一桌子吃饭。而过一段时间,乔一成婚姻生活受挫,则又回到这个家,众人还是围一桌「吃饭」。


而这个大家围一桌「吃饭」的镜头则从一开始始终贯穿,就连饭桌的位置都没有改变过。而唯一的改变,则是父亲乔祖望从一开始自己坐到另一个地方吃独食,逐渐变成了和大家一起吃饭,这里的变化自然也暗含着一种接纳与改变。


《乔家的儿女》大结局来临,真是舍不得


而剧中的两个巨大转折则也放置在了这个家中,一场是乔祖望集资破产,这个家被「拆」,然后四人再重新布置,而此时兄弟姐妹四人则开启了自己人生中的新阶段,代表着一种破旧立新的希望。而第二次是乔四美的丈夫出轨被人敲诈,对方大闹乔家。


《乔家的儿女》大结局来临,真是舍不得


这个时候,「小家」的破碎危机再次向「大家」袭来,似乎陷入了一种无法改变的循环往复的魔咒,虽然还是像之前一样,事情在乔一成的帮助下得到解决。但是这是结束魔咒,还是只是短暂的暂停?


在《乔家的儿女》这部剧中,导演和编剧尽可能地给出一种有可能的「方法论」,所以剧中的乔四美最后还能依靠这个「大家」中的哥哥乔一成,靠着这个坚挺的家,捞起了在婚姻中不幸的自己。


《乔家的儿女》大结局来临,真是舍不得


此外,虽然这部剧有如此众多的人物以及复杂的人物关系,但即使是配角的处理也非常的干脆利落,比如,叶小朗这个角色,不仅在角色刻画上,棱角分明。


她存在的意义还在于她成为了剧中所有饱受原生家庭之苦的众人的一面镜子,而观众则能够通过这个角色反观并理解剧中其他人所处的原生困局。


《乔家的儿女》大结局来临,真是舍不得


而且,主创团队无论是在选角还是人物造型上,都让剧中的每个人物极其有辨识度,并且演员自身的气质也能与角色合二为一,分享人生,从而给到观众一个沉浸的观剧体验。


最后,明晚即将揭晓的大结局中,这个家庭的核心顶梁柱乔一成患病,对自己的人生和家人会有怎样的感悟?而一直以来为自己而活的父亲乔祖望瘫痪,这是对他的惩罚抑或是给他的救赎?


《乔家的儿女》大结局来临,真是舍不得


其他三人各自的感情家庭纠葛又会走向何方,乔家人最后会因为主心骨(乔一成)病倒而遭受什么样的重创,他们又会如何度过此次危机?在变与不变中,这个「大家」最终能否继续成为乔家人的避风港?


我们期待着,在这个不断变化的新时代,当「家」的含义随时处于流动当中时,《乔家的儿女》能用最后的结局,坚定地回答出,究竟什么才是「家」的核心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