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妖猫传》:贵妃没死,原著中的她却比电影更加悲惨

2021-09-08 01:47:40


梦枕貘很多看过《妖猫传》的朋友都为贵妃而惋惜,因白龙而感动,在空海和白居易的引导下,体验到一场盛世的华丽和一个女人的悲哀。


《妖猫传》,荧幕上的绝美大唐和贵妃的意难平,至今让人难忘。很难想象,一部以中国古代史上最伟大的朝代做背景的玄幻故事,其原著作者竟然是一名日本人。

影片改编自日本知名作家梦枕貘的小说《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

梦枕貘,在日本享有“ 魔幻小说超级霸主 ”称号的作家,其笔下无数瑰丽奇幻的怪谈小说,许多都被影视化,在中国最为人熟知的就是《妖猫传》和《阴阳师》系列。

《妖猫传》:贵妃没死,原著中的她却比电影更加悲惨

梦枕貘

很多看过《妖猫传》的朋友都为贵妃而惋惜,因白龙而感动,在空海和白居易的引导下,体验到一场盛世的华丽和一个女人的悲哀。

影片中的贵妃因玄宗的背叛生生困死棺中。而在原著小说中,贵妃不仅没死,还和白龙一起生活了五十年。

《妖猫传》:贵妃没死,原著中的她却比电影更加悲惨

白龙和贵妃

那就从故事的改编出发,来聊聊《妖猫传》和原著的一二三。

(一)

如果你质疑一个日本人来写大唐能写成个什么样,那《沙门空海》这本原著还是值得一看。 梦枕貘本身是一个非常热爱中国古典小说的人,曾坦言自己最喜欢的小说是《西游记》和《搜神记》,内心深处也许有一丝中国色彩。

他曾先后15次来到中国,甚至从西安一路出发,沿着西游记的路线,沿丝绸之路,一路西行经过吐鲁番和火焰山。而沿途所见所闻,为他日后的创作提供了素材。

《妖猫传》:贵妃没死,原著中的她却比电影更加悲惨

梦枕貘采访

唐朝,不仅在中国被普遍认为是古代最辉煌的时代,在日本人心中也有很重的地位,日本现存的很多传统文化习俗都是唐朝时期的“遣唐使”带回日本的。

而白居易在日本的影响力非常大,甚至超过李白,《长恨歌》是最著名的一首叙事诗。梦枕貘在校学习中国古诗时,老师甚至说“只要能背会《长恨歌》,就可以横读中国古诗了”,这也给梦枕貘留下的深刻记忆。

他在谈到《沙门空海》的创作时曾说道:

杨贵妃是一个特别不幸的女人……我一直想要写与她有关的故事。恰好在杨贵妃活着的时候有个特别著名的诗人叫李白,他跟当时到中国来学习的阿倍仲麻吕是关系特别好的朋友,也跟杨贵妃有着一些联系,于是我就决定动笔了。

《妖猫传》:贵妃没死,原著中的她却比电影更加悲惨

《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

梦枕貘对于唐朝是有偏爱的,在他的笔下, 空海、橘逸势(日本著名书法家)、柳宗元、韩愈、刘禹锡、白居易等中唐人物悉数登场,对整个时代社会和文化氛围的描写和呈现都十分细腻。

(二)

电影对原著最大的改编有两点:
一是将原作中戏份不多的白居易提为主角之一, 代替了书中和空海一起探寻的橘逸势;
二是对大刀阔斧地对故事进行了裁剪,原作中贵妃并未死去,尸解大法失败后贵妃提前苏醒,后来跟白龙一起生活了五十年。 而电影则选择让贵妃死去,由此来对进行对人心和人性的拷问。

原著的故事线长,出场人物多,梦枕貘对故事叙事的掌控能力高出陈凯歌,但陈凯歌却绝对更熟悉电影市场观众的心理。

原著设定黄鹤是贵妃的亲生父亲,一切都是他一手操作的阴谋。黄鹤与唐玄宗有杀妻之恨,为报此仇,用术法迷奸了长得像自己妻子的女人,生下两个孩子。女儿是后来的贵妃,而白龙居然是贵妃的亲弟弟……贵妃的真爱是丹龙,但不明真相的丹龙却选择离开成全贵妃和白龙。贵妃在棺材中醒来后已经头发全白容颜不复,和白龙做了五十年夫妻。

《妖猫传》:贵妃没死,原著中的她却比电影更加悲惨

杨贵妃

梦枕貘的小说华丽处极尽华丽,朴实之处也”朴实“得让人心疼——假如你恶趣味地思考小龙女这样的仙女姐姐在古墓派中要怎么上厕所?那梦枕貘就会在书中告诉你像贵妃这样惊人天人的小仙女在棺木中醒来之后也不得不就地解决自己的内急……

所以电影的改编还是很赞的,若按原著设定来,想来都会难逃一翻剧情狗血、画面惨不忍睹的骂声。

电影虽是中日合拍,但主市场在中国,就必然不能只让一个日本沙门来讲这个故事,选取白居易代替橘逸势是势在必行的。他是中唐著名的诗人,以其脍炙人口的佳作《长恨歌》作为暗线非常合适。

《妖猫传》:贵妃没死,原著中的她却比电影更加悲惨

白居易

故事要在盛唐和中唐两个时间段中不断穿插进行,又限于时长,不太允许各种历史人物悉数登场,所以只能做减法。

演技在线的染谷将太和黄轩将空海和白居易表现得非常到位,电影里的空海不再是看透凡尘俗世一手掌控全局完美主角,白居易也不再是课本中那张胡子一把的配图老学究,电影中的他们都非常鲜活,并且在探寻真想的过程中,不断地成长、领悟。

《妖猫传》:贵妃没死,原著中的她却比电影更加悲惨

白居易和空海

(三)

梦枕貘想讲一个瑰丽奇幻的故事,盛唐知名人物一一露脸,谜团迭出,术法斗法精彩纷呈。

而陈凯歌想讲一个更有深度的故事,他最想讲的两点,一个是大唐的盛世,一个是人心。而正因为想讲的太多,故事连贯性就弱下去了。

《妖猫传》围绕贵妃之死展开对玄宗、白鹤少年、阿部仲麻吕等人的内心刻画,最后得出结论“原来他(玄宗)才是最好的幻术大师”,即想说明,所有 幻术使人看到的不过都是假象,而人心,却完全是看不透。

《妖猫传》:贵妃没死,原著中的她却比电影更加悲惨

张鲁一饰唐玄宗

电影的开头还是很不错的,单刀直入不废话,开篇就抛出一个个谜团,一下子就把观众带入情节。如果解密模式就这么持续下去直到最后一刻探寻出真相,那这应该会是一部节奏感强的探案片。可惜导演不满足于就做一部侦探片,除了人心,还想讲大唐,故事讲述到三分之一,解密模式就明显弱化,转为回忆模式,在回忆中,浓墨重彩的“极乐之宴”开启。

电影也花了很多时间和特效来对其渲染,这场盛宴也许是导演最想呈现给观众的东西——盛唐的全盛之姿尽在于此。 导演要空海和白居易推开的不仅是贵妃的石棺,还有一个使命是推开极乐之宴的大门——这是他要不遗余力呈现的东西。

《妖猫传》:贵妃没死,原著中的她却比电影更加悲惨

极乐之宴这一段是非常花心思的,也暗示了极乐之宴就是盛世的一种展现——影片说贵妃是盛世的象征,而贵妃则说李白大唐有你才真的了不起。不管怎么说,盛唐历史中无法绕开的人物都云集至此。灯光、服饰、特技特效,都极力地要表现“盛”,但是用力过猛, “盛世”碾压下的故事推进和人物情感的细节化处理就弱化了很多。

《妖猫传》:贵妃没死,原著中的她却比电影更加悲惨

辛柏青饰李白

杂技表演的堆叠和贵妃全场无目的性地游走让情节看起来相当散乱。虽然李白是大唐的标志性人物,辛柏青对李白的诠释也相当到位,但是贵妃游走式地走过来夸赞李白就显得特别突兀,好像是为了给观众强调一遍:“李白在这里哦,这里是大唐盛世哦!”这一段太过华丽,想展示的太多,扑面而来地灌输式呈现,完全压盖了开篇的谜团,让人快要想不起影片开头被咒死的皇帝、陈云樵、春琴、玉莲跟故事还有什么特别必要的关联。

《妖猫传》:贵妃没死,原著中的她却比电影更加悲惨

白龙与丹龙

白鹤少年的第一次出场,跟贵妃的交集就只有翠翘这么一环,前期对白龙感情的铺垫略显不足,一面即一生?贵妃爱玄宗吗?少年丹龙是怀着什么样的情感参与了营救贵妃事件?能够留书“极乐之乐”的玄宗最后拿着贵妃的头发,悔从何来呢?无上密就是白龙的真情,还是化解执念立地成佛呢?

(四)
盛唐——中国历史上最辉煌的年代,每个国人心中都怀着无上的崇敬,每个人心中也都有一个他的盛唐。梦枕貘在书中借高力士的口写到:

“乐师奏乐、吟唱、舞蹈——在座的黄色、贵妃、李龟年、李白。在我生命之中,有幸能体验那种日子,该说是一种无上的喜悦吧。”

梦枕貘理解的“盛”和《妖猫传》想要呈现的“盛”是不一样的。 原著中对盛唐的描绘,不在于华丽的布景,而在于牡丹花开的季节,李白写诗、玄宗谱曲、李龟年吟唱、和贵妃舞出一出霓裳羽衣。
《妖猫传》要体现的“盛”是极乐之宴——仅“极乐”二字可见。这也是影片最为华丽的一幕。绽放的牡丹,满池的美酒,女孩们穿着男装大方出场,丝竹声中觥筹交错,欢笑声中推杯换盏,人声鼎沸,盛唐的雍容华贵之姿也在这灿烂至极的宴会中推向高潮。

《妖猫传》:贵妃没死,原著中的她却比电影更加悲惨

不过比起璀璨的极乐之宴,影片中越过天津桥的镜头下“百千家似围棋局,十二街如种菜畦”的街景,撑着伞梳着假发髻提着裙子而过的姑娘,平康坊里“陪君醉笑三千场”的胡姬和胡旋舞……才是真正的盛世吧。

盛世不是一场极尽欢愉的宴会,不是那些绚丽的舞台、灿烂的烟花、万人空巷的胜景、让人目眩神迷的技艺,盛是一种姿态,是一个国家的自信,一个国家的威仪。强盛之时,万国来朝是盛,多种文化的碰撞是盛,皇城中的云想衣裳花想容是盛,月光下的灯火万家城四畔是盛,空海推开寺门迈往东渡的第一步是盛,飞过每位意气风发的金吾卫前胡旋舞裙也是盛。

《妖猫传》:贵妃没死,原著中的她却比电影更加悲惨

虽然如此,《妖猫传》描绘的盛唐之景也的确没有让人失望,大量实景还原和考究的服饰妆容都是这部影片很让人赞叹的地方。最喜欢是场景竟是平康坊,那个昂扬肆意的时代,女子的豪放也不输男儿,那个包容吐纳的时代,包容到空海跟玉莲共舞一曲也毫不违和。

(五)

日本文化是一个缩小文化(可参考《日本人的缩小意识》),这体现在日本人的生活、艺术、哲学、宗教等各个方面。他们更容易从细节去着眼一个人物、事物,所以日本有很多刻画生活中人物心理的小说和电视剧,书也多为口袋小说,电视剧基本十集搞定。

而中国的文化的宏大的、宽容的、气魄万千的,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又地大物博,都是我们引以为“壕”的资本!着眼和立意就更大,更有气魄。

倘若让陈凯歌来拍好整个盛唐,让梦枕貘来讲好整个故事,这大概会是更好的一部《妖猫传》吧。

《妖猫传》:贵妃没死,原著中的她却比电影更加悲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