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航空旅行还没有恢复,机场和空中导航费用却在暴涨

2021-10-12 07:32:34


近日,国际航协(IATA)发布警告称,经证实,机场和空中导航服务提供商(ANSP)费用收取增长高达23亿美元,如果机场和ANSP的提案获得批准,费用可能出现十倍的增长,“机场和空中导航服务提供商计划增加的费用将阻碍航空旅行的恢复,并破坏国际


近日,国际航协(IATA)发布警告称,经证实,机场和空中导航服务提供商(ANSP)费用收取增长高达23亿美元,如果机场和ANSP的提案获得批准,费用可能出现十倍的增长,“机场和空中导航服务提供商计划增加的费用将阻碍航空旅行的恢复,并破坏国际连通性。”

具有代表性的是欧洲空中导航服务提供商,数据显示,29个欧洲所在国(其中大多数为国有)的ANSP正寻求从航空公司收取近93亿美元(80亿欧元),以弥补2020/2021年因疫情影响未实现的收入,也希望在2022年增加40%收入和利润。

此外,加拿大空管导航服务商(NavCanada)在五年内将费用增加30%;埃塞俄比亚ANSP2021年收费增加35%。

机场方面,希思罗机场2022年收费增加90%以上;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要求在未来三年内将收费增加40%以上;南非机场公司(ACSA)要求在2022年将收费增加38%

民用运输机场、空管系统设施等是保障民航旅客运输的重要基础设施,专门为各航空公司提供有偿服务。

以我国民航业为例,民航局2021年8月发布的《民用机场收费行为规则》(征求意见稿)显示,机场收费既包括起降费、停场费、客桥费、安检费等航空性业务项目,又包括头等舱公务舱休息室出租、办公室出租、售补票柜台出租、地面服务收费等非航空性业务重要项目。

在机场收费标准制定和调整上,采取政府指导价和市场调节价两种收费方式,按照“成本回收、公开透明、非歧视性、用户协商”的原则,综合考虑机场成本变动情况、资源稀缺程度和用户承受能力等因素合理确定。

而空中交通服务单位主要为航空器提供机场和进近阶段、航路阶段的空中交通管制、通信导航监视、航空情报、航空气象等服务。

AviationFile网站资料显示,空中导航服务提供商要么是政府部门(如土耳其的DHMI、美国的FAA)、国有公司,要么是私有化组织(SERCO)。全球较为知名的空中导航服务商包括挪威AVINOR、爱尔兰IAA、加拿大NAV、德国DFS等等。

国际航协理事长威利·沃尔什先生(Willie Walsh)说:“危机中增加23亿美元的费用简直骇人听闻。利欲熏心地将灾难性危机的财务负担不负责任地强压在客户的身上,是垄断企业才能想出的商业策略。在最大限度上降低成本、而不是增加收费,才是每个机场和ANSP应该做的,航空公司客户生存下来才有未来。”

据了解,一些监管机构已经认识到基础设施提供商的行为所带来的危险,印度和西班牙的监管机构成功地干预了机场提议的加价,可以成为其他监管机构的榜样。

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在其最近发布的报告中警告,提高收费弥补疫情造成的利润损失,将表明机场系统地利用其市场力量,损害脆弱航空业的复苏能力,损害消费者和经济。

为此,国际航协向机场和ANSP提出呼吁,首先是实施可持续成本控制措施,据实际交通量调整基础设施,在考虑新投资之前提高现有基础设施的利用效率,并在2021年后继续实施成本削减措施。

与此同时,发挥股东作用,机场和ANSP在“正常”时期获得了良好的资本回报,足以让股东在疫情期间介入并提供支持。在截至2019年的五年中,六个最大的欧洲机场发放了120亿美元的股息,仅此一项就超过了这些供应商在疫情期间所面临的全部收入损失。

机场和ANSP也可选择进入资本市场——机场和ANSP继续被视为安全投资,并随时可以进入商业债务融资和资本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