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云南的云朵

2021-10-12 07:52:33


至于说云南的云朵为什么会这么美,我想可能与云南的地貌特征有关。


『云南的云朵』

樵啊樵



记得在一次回云南的飞行途中,机舱密闭,一路无趣,昏昏沉沉,将睡欲醒。飞机进入云南境内不久,仿佛有人在耳边召唤一般,我忽然振作起来。向窗外望去,只见一片银白色的云霄世界如同天上宫阙,构筑瑰丽,气势恢宏。有平铺的超宽超大广场,有奇异的石柱山子,有水榭楼台,有玉树琼花。再仔细一点观望,甚至还可以看到广场上稀疏妆点的盆景,以及三三两两的鹤鹳在空中盘旋飞行,以及花园的亭子里女眷们在逗留小憩,以及宫殿外的长廊间文人骚客五六成群结伴而行。我不禁骇然,差点以为航班正游弋在天外。


云南的云朵,有底蕴,有生命力,有丰富的内涵,生来就带着一副与众不同的气质和面孔。言其白,白如凝脂,白如纱棉,白如霜雪,白如茧丝。虽然离得比较远,但是依然能感受到它们呼吸的温馨;尽管伸手抓不到,却也能感触到它们肌肤的柔软。言其造型,像峰峦叠嶂,像巉岩高耸,像洪波滚滚,像巨浪滔天。其构造的繁缛与复杂,可谓是巧夺天工,大气磅礴,似幻似梦,如画如歌。非魔法所能企及,非神力所能通达。一言以蔽之,旷世之美,天地共造化。


至于说云南的云朵为什么会这么美,我想可能与云南的地貌特征有关。这里有覆盖率极高的森林和热带雨林,枝叶婆娑,绿树荫翳;这里有奇峻高耸的皑皑雪山,高不可攀,直插天际;这里有滔滔不绝的大江大河,绵延万里,波澜壮阔;这里有数以百万计的奇峰峻岭,群山矗矗,重岭巍峨。兼以高原、湖泊、草甸、湿地、花海等繁富多样的优越资源,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必然会造就出独一无二的神奇景致和与众不同的绝美风光。


我丝毫不会掩饰我对云朵的偏爱和景仰之情,尤其是云南的云朵,看它们既崇高又神秘。总是想象着在云朵里面会有怎样的山峦起伏,会有怎样的沟壑纵横,会有怎样的岩壁凌绝,会有怎样的涧谷幽深,会有怎样的飞瀑激扬,会有怎样的溪流倾泻,会有怎样的彩虹横亘,甚或会有怎样的奇花异草在其间迎风招展,满山遍野。或者会不会有某个须发皆白的圣人亦或哲人,端坐于枯岩之上,清新脱俗,骨骼轻奇,慈眉善目,岿然不动;或者会不会有一位亦或多位貌美如花的仙子,红口白牙,粉颜悦色,素衫扬扬,秀发飘飘,在悬崖峭壁之上若惊鸿般翩翩舞动。


记得当年陪同安徽工程大学的挚友项宁先生一起攀爬黄山的莲花峰,坐在陡峭的石阶上,看脚下一直平铺到远处的云海,仿佛一张硕大的棉被,覆盖在群山的脖子、胸膛以及部分肢体之上。我对项宁先生说,每一次看到这种漂亮的云海,都有一股想跳下去的冲动。先生误以为我悲观厌世,极力跟我宣讲积极的人生观。谈到了热爱生活,也谈到了热爱生命,我二人还就此展开了讨论。我说热爱生活者,往往对生命珍爱不够,所以满眼的诗和远方;热爱生命者,则生活的品味又欠缺,故而总是局限于柴米油盐。最终项宁先生以亦师亦友的身份拍板定论,生而为人,不仅要热爱生活,更需热爱生命。时至今日,斯人已逝,我只想对先生说,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云朵,并且已经在云南找到了十分好看的一朵朵。


西双版纳的云朵尤为厚重,且自带三分隽丽,七分灵秀。站在告庄西双景十七楼的家中,看一座座白色巨峰一样的云朵矗立在三达山之颠,上出天庭,下临无地。我真的好想给自己装上一双强劲的翅膀,一飞冲天,在云朵里滑翔,穿行,漫步,奔跑,以及静静地如袁安卧。相较于人世间的浮华,躁动,喧嚣和种种奔波劳碌,我宁愿把自己雪藏于云朵的最深处,以阳光为绶带,以云雾为丝帛,紧紧的裹住自己那早已千疮百孔的躯壳,引茧自缚般做百万年乃至千万年以上的沉睡。



———樵啊樵2021年10月落笔于云南西双版纳,并以此文致敬挚友项宁先生



云南的云朵


云南的云朵


云南的云朵


云南的云朵


云南的云朵


云南的云朵


云南的云朵


云南的云朵


云南的云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