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杨龙美||寒露

2021-10-12 08:49:32


人生总有最好的相遇,像宿命里贴近窗前的那片飘落而至的枫叶,裹着丝丝正当好的寒气,轻轻吹醒僵化已久的心灵,猛一抬头,秋景浓浓映入眼帘,不知是谁,轻轻拨动了闲置已久的琴弦,那爱的潮水,便渐渐漫卷开来,那颗波澜起伏的心啊,必须通过各种方式,把满溢


要经过多少等待,才可以在月色下看到几点星光,伴着丝丝凉凉的风,对着那翘首期盼的人儿遥遥地闪烁着。似乎有一个模糊的身影正尽力靠近,尽力通过那风,把一些早已准备好的告白,慢慢传送过来。哪怕夜已很深,哪怕梦里弓背行走的孤影又陷入了一片荒林,而风向却总在改变,那颗满怀希冀的心正不能自我把控地渐渐冷却下来。衣服要裹几层才能挡住越来越深入的寒冷?歌曲要唱哪首,才可以重新唱来春天的温暖,再现彼时牵手相对时眼眸里汪出的牵念?

杨龙美||寒露

我要穿上灰白色加绒的运动衣,我还想配一条粉红色的丝巾,就这样走出去,在清晨,步履轻盈,走进浓浓秋意化不开的抒情里。枫叶红得似火,它再也藏不住所有的情思了,在它的三生三世里,生生死死,分分离离,遗忘或者拼命记取,总有绕不开的错失或者不可得,亦或相忘于江湖,令人肝肠寸断、唏嘘哀叹,但还好有那片红,成为永远不变的标识。所以,它又找回来了,秋风送来依稀熟悉的气息,有一缕淡淡的清香,轻轻柔柔地慰贴过来,像那些从来不曾丢失的嘘寒问暖,又在耳边渐渐清晰地响起。

原来只要执念不变,一切就都不会变,哪怕秋天越来越深,冬天即将登场,有爱相伴的灵魂,总能体会到春风拂面的舒爽。

芝麻开花节节高。寒露到来之时,用新收上来的秋芝麻做芝麻糕,香、脆、甜,是深秋丰硕的收获带来的喜滋滋的味道,它会冲淡那渐渐拢上来的一点寒。到底还是秋天呢,清晨的露水在阳光的照射下一闪一闪的,晶莹剔透,变幻莫测,引得人春心荡漾,浮想联翩,使得那浸润于空气中的点点寒气没有一点杀伤力,且随着太阳的渐渐升高,马上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杨龙美||寒露

中秋节时,朋友带给我一箱螃蟹,但同时却对我说:“其实啊,现在不是吃螃蟹的最好的时候。等到了十月份,寒露过后,那时的螃蟹蟹黄最足,吃起来才过瘾呢。”那么,寒露到了,对于抵御不了螃蟹鲜美的我,在这个金秋十月,又可以美美地吃上几只了。

写到这里,我不由再次告诉自己:只要是真正热爱生活的人,暖也好,寒也罢,总能靠自身精神的充盈,在不同的季节或者节气里找到让自己的身心温暖舒适的点,继而满足自己发现美、挖掘美,并享受美的更高需求。

杨龙美||寒露

人生总有最好的相遇,像宿命里贴近窗前的那片飘落而至的枫叶,裹着丝丝正当好的寒气,轻轻吹醒僵化已久的心灵,猛一抬头,秋景浓浓映入眼帘,不知是谁,轻轻拨动了闲置已久的琴弦,那爱的潮水,便渐渐漫卷开来,那颗波澜起伏的心啊,必须通过各种方式,把满溢出来的爱意尽情释放出来。

我们爱了,用心、用情,用暖如春风的言行。我们爱了这个多姿多彩的世界,爱了那偶尔隔窗相对的鸟儿,爱了自己精心呵护着的盆景,爱了母亲从电话那头传来的轻柔的叮咛,也爱了自己一直笃定的那份永远不会老去的爱情。

寒露,寒的是天气,却用带露的浪漫点缀,抒写了另一番春心摇曳、纯净唯美的诗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