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经典常谈|通向真理的道路

2021-10-12 08:51:03


一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就是马克思恩格斯以及他们的后继者们不断根据时代、实践、认识发展而发展的历史,是不断吸收人类历史上一切优秀思想文化成果丰富自己的历史。


1895年3月,恩格斯在致韦尔纳·桑巴特的一封信中说道:“马克思的整个世界观不是教义,而是方法。它提供的不是现成的教条,而是进一步研究的出发点和供这种研究使用的方法。”恩格斯指出了马克思对人类思想史的重大贡献,科学地总结了马克思的世界观的实质。正是由于反对“教义、教条”,马克思的学说才最终克服资产阶级思想家的精神桎梏,在实践中不断丰富,指引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变革。

1883年3月,马克思与世长辞,《资本论》遗稿的整理、编辑和出版工作由恩格斯担负起来。经过长期而艰苦的努力,《资本论》第三卷终于在1894年出版。这一事件深刻地影响着当时的思想界。但也有一些人对马克思的学说提出异议。韦尔纳·桑巴特在《卡尔·马克思经济学体系批判》中,批判了马克思的剩余价值学说及其核心范畴。恩格斯很快了解了桑巴特的观点,在1895年3月的信中,与之进行了论战。在恩格斯看来,马克思的世界观没有穷尽真理,却指明了认识真理的方式;马克思的世界观也没有使理想瞬间变为现实,而是指明了超越现代社会、迈向未来社会的道路。应该说,这正是马克思超越人类历史上其他思想家的一个重要原因。

无论古希腊的先贤、中世纪的神学家,还是德国古典哲学的代表人物,很多思想家都认为自己的认知已经超越并凌驾于现实世界,自己的思想已经透视并把握了绝对真理。马克思却与之针锋相对。马克思并不热衷于构建庞大而复杂的形而上学体系,而是谦虚地强调,实践是人类社会生活的本质,真理要扎根在泥土之中,要在现实的人的实践活动中不断地发展和深化。要知道,现实的人的实践活动是充满无限可能性的,现实社会的生产力水平是在不断发展和提高的。所以,奠基于实践的马克思主义,必然不是封闭的而是开放的、不是单一的而是丰富的、不是死气沉沉的而是生机勃勃的。

很明显,相比于前人,马克思并没有认为自己已经掌握了绝对真理,而是指明了掌握真理的具体方法和理论起点,使真理之光照亮现实之路成为可能和必然。恩格斯对马克思学说的判断,非但没有低估,反而清晰把握了其中的核心特点与内在精神。

一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就是马克思恩格斯以及他们的后继者们不断根据时代、实践、认识发展而发展的历史,是不断吸收人类历史上一切优秀思想文化成果丰富自己的历史。正因如此,要以科学的态度对待科学,以真理的精神追求真理,不断赋予马克思主义以新的内涵。

首先,马克思主义并没有结束真理,而是开辟了通向真理的道路。恩格斯在《费尔巴哈论》中形象地指出,“永远不能通过所谓绝对真理的发现而达到这样一点,在这一点上它再也不能前进一步,除了袖手一旁惊愕地望着这个已经获得的绝对真理出神,就再也无事可做了”。马克思恩格斯都指出,《共产党宣言》的某些地方“可以作一些修改”或者“有不同的写法”,但它“所阐述的一般原理整个说来直到现在还是完全正确的”。今天,我们学习马克思主义,就要学习和掌握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既不能犯教条主义的错误,被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针对具体情况、具体条件的个别词句、个别结论束缚住手脚,又要坚决抵制“过时论”等种种否定马克思主义的错误思想。

其次,必须继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一百年来,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够统一思想、统一步调、团结一致向前进,之所以能够带领人民取得革命、建设、改革的伟大胜利和辉煌成就,就在于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和真理性在中国得到了充分检验,使中国这个古老的东方大国创造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发展奇迹。毛泽东同志曾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比作箭,把中国革命喻为靶,指出中国共产党人只有把作为理论武器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射到中国革命的靶子上,才能真正地“有的放矢”。任何理论一旦脱离实际、脱离特定的文化群体,都只能变成抽象的说教。今天,我们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必须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聚焦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面临的重大现实问题,不断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续写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新篇章。

再次,必须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时代化。理论惟有“常新”,才能“常青”。马克思主义之所以能够永葆其美妙之青春,就在于与时代同步伐,不断关注和回答时代发展提出的新课题。今天,我们推进马克思主义时代化,就要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用马克思主义观察时代、把握时代、引领时代。要紧密联系亿万群众的创造性实践,尊重人民群众的主体地位和首创精神,不断作出新概括、获得新认识、形成新成果。要吸收人类创造的一切优秀文化成果,不断深化对共产党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使科学社会主义焕发出更加强大的生机活力。(田书为 秦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