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袁世凯风流史

2021-10-12 09:06:03


来到后宫,袁世凯才知道,除了他与闵妃两人,和两三个在侧侍候的内监,后宫再无他人。


⬆️ 点我 ⬆️


你准备先看哪篇热文 明朝那些事儿 讲的历史是真的吗 慕容复要恢复的大燕国有多奇葩 极简中国游牧民族史 古代一两银子值多少钱 国外历史书吹水的现象很严重 我们为什么要放弃永生


Image

来源 洪宪宫闱艳史演义


《洪宪宫闱艳史演义》系民国时代的文人所做。主要写了袁世凯的身世,讲述了他如何发迹,窃夺国柄,直至病死的全过程;重点写洪宪后及诸妃、洪宪太子与公主及皇孙皇女等人以及帝制取消后袁世凯的宫闱艳史。虽并非信史,但是对我们认识袁氏其人及民国那段历史仍然颇有教益。


01

年轻时候,袁世凯跟着父亲袁保庆混迹于金陵。

实际上,袁保庆并非袁世凯生父。

他生父叫袁保中,是袁保庆的弟弟,袁保庆无子,袁世凯便过继给他当儿子。

后来父亲 袁保庆 死在江南盐巡道任上,袁世凯 扶柩回籍守制。

办完父亲的后事,袁世凯娶了沈丘县女子于氏为妻。

袁世凯是河南项城人,临近沈丘,于氏是当地望族,与袁世凯生父袁保中还是好盆友,这也是两家结为亲家的主要原因,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然,也许是这水太肥了,袁世凯有点受不了——于氏虽为大家闺秀,却姿色平平,智商也有点欠费。

袁世凯就总借机生事,和她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

那时候的袁世凯,就觉得自己将来一定是个人物,却娶了这么个陋笨之妇,根本不是“说好的”门当户对,郁闷得要死。

人一郁闷,就会想法解闷。


02

袁世凯的办法,就是偷偷到外面拈花惹草。

他和小白菜,就是这样认识的。

小白菜姓黄,老爸是个卖豆腐的。

典型的小家碧玉,既长得好看,又丰满性感,皮肤也很白,很像传说中的杨玉环,所以人们叫她“玉人”。

又给了她一个“小白菜”的美称。

更有人编了这样的谚语:白豆腐烧小白菜,人人见了心中爱。

这样一个标致美人,五短三粗的袁世凯,是如何勾搭上的呢?

原来袁世凯家与小白菜家并不远,能看得到对方的大门。

一天,袁世凯邀上俩仨好友,打算去踏青。

刚出门,就看到小白菜坐在门槛内洗衣服。

虽然蓬着头发,身穿粗布衣服,却掩盖不住其美丽的容貌,甚至可以说,正是那蓬松的头发和粗布衣服,把她的容貌衬托得更加光彩照人。

袁世凯之前听说过小白菜的艳名,只是没见过庐山真面目,不知道到底有多艳。

如今一见, 眼也直了,路也走不动了。

才知她艳得无法用语言形容,足以让所有男人惊魂欲堕。

当时在场的,有一个名叫徐东海的友人,见袁世凯呆呆望着小白菜出神,问他和他家床头人比,这个小妮子如何,又问他喜不喜欢,然后告诉他一个秘密:这个大美女,至今待字闺中哦。

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袁世凯白了徐东海一眼:你才喜欢她,你们全家都喜欢她!

嘴上说不要,心却很诚实,回家后,袁世凯夜不成寐,辗转反侧半夜,终于想到一个办法。


03

第二天,袁世凯叫仆人去把小白菜她爹叫来,假装要订货——每天早晨一盆豆浆,要不叫人送来,要不他自己去他店里喝。

黄某知道袁世凯是世家大族之子,今承下顾,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立即满口答应。

袁世凯说完,又给了他数千钱预付款。

黄某更是喜不自胜,屁颠屁颠回家了。

从此以后,袁世凯每天早晨必去黄某的豆腐店 喝豆浆,风雨无阻。

一有机会,还给母女俩塞点钱。

姜还是老的辣,袁世凯的心思,瞒不过小白菜她妈。

但明知 袁世凯 有女人,她也不反对泡她女儿,甚至还有那么一点鼓励。

没多久,袁世凯就把小白菜勾搭到手了。

但还不够,袁世凯还想吃独食,不让他人染指,就跟小白菜母女商量,打算去外面买栋房子,来个金屋藏娇。

小白菜她妈顺势来了个“奇货可居”,叫袁世凯给她一千两银子,不然她就不让女儿跟他走。

袁世凯恳请降点价,对小白菜她妈说:今后我有了出息,您老两口后半生的生活,肯定都归我管了。但现在叫我一下子拿这么多钱,确实有点困难...

说得诚恳。

小白菜她妈就信了,但只答应减一半,不能再少了,再少就不是钱的问题了,是面子的问题。

价格谈妥,袁世凯开始筹钱。

但想尽了一切办法,也只弄到三百两银子。

于是他就偷了于夫人一些衣服首饰,拿去卖了,凑足了数。

需要说明的是,袁世凯虽然是个堂堂男子汉,但在家里却没有财权,原因是他从小就不务正业,素为家人所不齿,怕他败家,所以从来不让他管钱。

再说了,纳小白菜为妾,是偷偷摸摸干的,只能出此下策。

俗话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没多久,就被于夫人知道了,跑到公婆面前告状,希望他们管一管。

虽然这个儿子不是自己养大的,但好歹是亲生的,袁保中夫妇把袁世凯叫来,训了一顿,勒令他与小白菜一拍两散,否则马上把他赶出家门,永不承认其为袁氏子孙。

这不单单是袁保中夫妇的意思,也是其他袁氏长辈的意思。

迫于压力,袁世凯只好去与小白菜商量,咱们的事情暂时缓一缓如何,你放心,等过了这阵风,我姓袁的保证说话算数。

小白菜不同意也没办法。


04

从此,袁世凯更恨于夫人了,更是看她不顺眼,多次故意找茬寻衅滋事。

一次,袁世凯对于氏说,你之所以敢看不起我,是因为我现在还不能扬眉吐气的缘故,你特么放心,老子这就出去博富贵,等老子时来运转,哼哼!

袁氏的门生故旧,其中不乏位高权重者。

第二天,袁世凯就跟家中老人说了一声,到江南投奔某巨公去了。

于夫人尚有惜别之态,袁世凯看都没看一眼,扬长而去。

启程前一天,袁世凯偷偷去过小白菜那里告别,小白菜有点猝不及防,抓住他的衣襟,哽咽着说,你就这么不顾我而去,你走后,我怎么办?

袁世凯安慰她说,我这次出门,是为了今后能出人头地,一旦有了好消息,我就马上叫人通知你,你记住,等我置身青云之日,就是金屋藏你之时,咱们再次见面的日子,相信不会太远!

小白菜说啥也不信,袁世凯便指天发誓,以明心迹,小白菜紧锁的眉头,才稍微有所舒展。

当天晚上,小白菜留袁共宿,拂晓时分,袁才告辞而去。


05

来到南方。

一晃数年过去了。

袁世凯还是没混出什么名堂,郁郁不得志。

偶尔返乡省亲,都住在小白菜那里。

不与于夫人见面,没混出名堂 之前,也没脸见她!

不久,经一大官介绍,袁世凯欲投吴长庆麾下。

吴长庆,安徽庐江人,“清末四公子”之一,著名淮军将领,当时驻防于山东登州。

Image
吴长庆

吴长庆与袁世凯的养父袁保庆有“兄弟之好”,写信欢迎袁世凯去跟他学军事。

可袁世凯没路费,只好又去找小白菜。

小白菜把私房钱都给了袁世凯,但还不够,又借了不少,凑足。

袁世凯把钱收好,摸着小白菜的背,长叹口气说,你真是我的女鲍叔(指鲍叔牙,与管仲有“管鲍之交”)啊,等我发了迹,绝不相忘!


06

因是故交之子,吴长庆对袁世凯优礼有加,委以重任。

加上袁世凯机警百出,交代的事情都做得不错,吴长庆很是满意,便更加信任他。

光绪八年(公元1882年),朝鲜禁军叛乱,日本发兵干预,清廷令吴长庆率军开赴朝鲜, 袁世凯随往。

平息事态后留镇汉城,驻朝两年。

后来吴奉命移防金州,袁世凯取而代之,“总督朝鲜”。

那天,袁世凯高兴快了:这下有脸去见我的小白菜了!

说完派了几个仆人,带着巨款回到老家项城,接小白菜来朝鲜共居。

特别交代,只接小白菜一人。

于夫人气坏了,写信骂袁世凯,宠妾灭妻是要遭雷劈的,老天爷是不会饶恕的。

袁世凯理都不理。

若干年后,袁世凯为直隶按察使时,于夫人才得以和他“团聚”。


07

实际上,把小白菜接到朝鲜之前,袁世凯还有过一段风流韵事。

事情是这样的:

袁世凯随吴将军驻兵朝鲜时,是以参赞资格,兼外交上之职务。

虽然年纪不大,但他有手腕,鬼精鬼精的。

有什么事情,吴长庆都要和他商议。

当兴宣大院君 李昰应 与儿媳妇闵妃争权, 是袁世凯替闵妃出谋划策,最后赢了对方。

闵妃对袁世凯刮目相看,挟韩王 李熙 ,召袁世凯入宫商量善后事宜。

袁世凯出的主意,又是那么中肯,韩王一高兴,便聘袁世凯为练兵大使,征集三韩(马韩、辰韩、弁韩)优秀子弟,交给他朝夕训练。

Image
兴宣大院君 (左),闵妃(右)

不数月,训练便有了显著的成效,李泳把这支军队,命名为“义勇团”,正式交给袁世凯统率,成为保卫他的劲旅。

凡国中一切大小事宜,韩王都让袁世凯做决定,只要袁世凯稍微不赞同,李泳就决不施行。

一天,袁世凯正在和韩王讨论国事,宫监忽然来传闵妃命令,说是召袁马上入后宫,商议重要军情。

来到后宫,袁世凯才知道,除了他与闵妃两人,和两三个在侧侍候的内监,后宫再无他人。

款待他的酒宴,已经准备就绪。

酒宴很丰盛,客人却只有他一个。

看着闵妃含情脉脉的目光,袁世凯明白了什么,心中略有不安,喝了几杯酒,便想“溜之大吉”。

闵妃却不让他走:都说有要事面谈的...

侍从们统统退下。

闵妃 接着说,请君稍安勿躁,我今天以盛馔享君,并非看重你的职位,而是佩服你的才干,所以才不惜放下王妃身段,而与外臣杯酒谈心。

闵妃还暗示,如果拒绝,她的小心脏,会难受的。

连送秋波...


08

话说袁世凯刚到朝鲜的时候,就曾在绿野山庄,见过闵妃这个“世界第一美人”。

绿野山庄位于汉城外,为朝鲜国王及其嫔妃的离宫。

第一次见闵妃时,袁世凯就被其美貌震得一激灵:这么漂亮的妹子,从未见过。

那时他做梦也不会想到,现在居然有机会与其促膝倾谈,但 袁世凯仍不敢有非分之想。

可架不住 闵妃 不停地拿话撩他...

所以没多久,就发展到了不可描述的程度。

那以后,闵妃找各种借口,无日不召袁世凯入宫。

后来,由于担心韩王和宫监觑破真相,闵妃就和袁世凯商量,想到一个好办法。

闵妃对韩王说,袁大使在我们这儿,没把家眷带来,虽然不乏侍候他的下人,但都是粗枝大叶的,没有一个体贴入微的,不如把我母亲的养女碧蝉,给他做妾,小妮子善解人意,一定能把袁大使照顾好。

韩王向来听闵妃的,闵妃说东他不敢说西,叫他站着不敢坐着:我没意见,你尽管去办吧。

计谋得逞。

碧婵下嫁给袁世凯之后,闵妃常以姐妹名义,去袁世凯家与碧婵见面,实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这就是他们的瞒天过海之计!

然而,聪明的碧婵很快就尽悉其中底蕴:闵妃这个女人,太阴险了,居然拿我做他们乱搞男女关系的挡箭牌!

碧婵觉得 受了侮辱,把袁世凯弄来跪搓衣板,袁世凯自知瞒不过,只得坦白交代。

事已至此, 碧婵哭着说,我又能怨哪个呢,你和她乱搞,我也管不了,但为了你的名誉和前程,我想进几句忠告,不知你听不听得进!

我姐是什么人?三韩国母!是可以随便上床的女人吗?

韩王耳目众多,你们这种龌龊事,他要是知道了,纵使 性格懦弱,一时忍气吞声,又怎么可能甘心一直戴绿帽子!

而且据我所知,李氏族党中有不少激烈分子,你们的丑事如果被他们知道,真不知会用什么惨厉手段对付你们俩人。

何况自政变以来,闵妃的专横已达极点,李氏时刻都想把她推翻,只是没有机会,你们这样搞,不正好给他们递刀子吗?

碧婵接着说,闵妃不过一妇人,即使身遭不测,于三韩也没多大影响。

而你就不同了,既有不世之才,又身负清廷重任,如遭不测,实在不值...

飞短流长,人言可畏,他日若为中国政府所知,你的名位,还保得住吗?

...

碧婵推心置腹一席话,听得袁世凯醍醐灌顶。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请碧婵替他想个办法。

碧婵把脸别过一边,置之不理。

袁世凯再三恳求,碧婵才缓缓说道,想免祸,唯一的选择,是和她断绝关系!

Image

可你驻兵三韩,仰仗她的地方,也还不少,如果和她断绝关系,她肯定不爽,将来在两国交际上做手脚,那是肯定的,到时候,你又怎么办?

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救你!”


09

碧婵所说的办法,是叫袁世凯把他的结发妻子于夫人,接到身边来。

“她见你们夫妻日夜同处,找不到‘偷吃’的机会,对你的感情自然慢慢会淡,你若想保住前程,就听我的...”

袁世凯急忙上前抓住她的手说,你替我考虑得这么周到,我听你的就是了。

碧婵担心夜长梦多,第二天就催袁世凯派人回老家接夫人来朝鲜。

袁世凯却另有想法:要是把 那婆娘 接来,今后我的日子得有多苦!不如趁机换成小白菜,既可践前约,又可避免姓于的来捣乱。

小白菜赋性和霭,也不会与碧婵发生冲突,可谓一举三得。

小白菜接来后,袁世凯亲自到海轮上接人,把碧婵的事情告诉她,叫她冒充于氏。

小白菜 一股酸味涌上 心头,生气说,要我装你大老婆,我可装不来,你既然有了专宠,我又何必在这里碍手碍脚?老娘可没这个福分!

说完就往外走,袁世凯百般挽留、安慰,小白菜才和他一起回了家。

碧婵以为小白菜就是于夫人,以大妇待之。

可碧婵 渐渐 发现,小白菜举止一点没有大家风范,年龄又和袁世凯相差甚大,不由得心中生疑。

重金贿赂袁世凯侍从,看在钱的份上,后者说了实话。

好你个姓袁的!

袁世凯打死也不承认,咬定小白菜就是于夫人。

碧婵脸色一沉,说,你以为我那么好糊弄吗!你让她来,或许有不得已的苦衷,不妨对我明说,何苦欺我太甚?... 我特么又何必死皮赖脸地呆在这儿呢...

碧婵低头啜泣起来。

袁世凯见其娇态柔声,不觉爱惜倍至,只好 交代了 小白菜的来历。

碧婵听完,脸色又是一沉…

-未完待续-

参考文献:《洪宪宫闱艳史演义》


Imag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