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中国皇帝众多,应该发过很多圣旨,但为什么现在存世的非常少?

2021-10-12 09:11:33


后一种就没办法了,中国文物一直陷于一种尴尬境地,就是国外收藏有时候比国内还多,当初日本借着研究的名义从清朝偷走了大量文物,以至于中国对自己的文化进行研究的时候,竟然还要参考日本的文献,相对来说比较早期的一幅明朝弘治帝圣旨,在上面你能看到经


圣旨是指古代中国社会时皇帝下的命令或发表的言论,是中国古代帝王权力的展示和象征。 圣旨轴柄的质地按官员品级不同有严格的区别:一品为玉轴,二品为黑犀牛角轴,三品为贴金轴,四品和五品为黑牛角轴。圣旨的材料十分考究,均为上好蚕丝制成的绫锦织品,图案多为祥云瑞鹤。

中国皇帝众多,应该发过很多圣旨,但为什么现在存世的非常少?

圣旨即“圣人的旨意”,在秦始皇之前也并非是皇帝的专属,所有诸侯国的国君传达的策书、制书、诏书、戒书,都可以被认为是圣旨,不过秦始皇之后就只有秦始皇用书文下达的旨意被称为圣旨,后来汉朝继承秦朝的制度,又建立起来了一套完备的皇帝制度,圣旨就被直接定性为皇帝的专属。

不过大家也知道中国上下5000年的历史,国君、皇帝的数量不说星辰,也要说“过江之鲫”,而且圣旨一有罚、一有赏,皇帝就会下,每朝每代的圣旨都很多,得宠的官员家中一年几十幅皇帝的圣旨也不是没有可能,这一点从电视剧中总是出现宣圣旨的情况也可看出,不过保存到如今的圣旨就很少了。

中国皇帝众多,应该发过很多圣旨,但为什么现在存世的非常少?

“受命于天,天意之所予也,故号为天子者,亦视天如父,事天以孝道也”《春秋繁露·深察名号》。这是“ 奉天”的来源。至于“承运”,又牵扯到 邹衍的“五德始终说”。邹夫子认为五行相生相克,五行又配之五德,每一个朝代都代表其中一德,如 黄帝尚土德、夏尚木德、殷尚金德、周尚火德。五德循环往复,朝代便兴亡绝续。奉天成运皇帝,诏曰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奉上天之命而承世运之道的皇帝下诏书说”。 钦此就是皇家专用名词,就是到这里结束的意思。其实真实的皇帝圣旨并没有奉天成运,皇帝诏曰和钦此的这些套话,这主要是古代戏文中是这么唱的,电视也这么演,大家就认为是这样的。一般古代圣旨分两种:圣旨开头是昭曰,是由皇帝口述旁人 代写的;而开头为制曰,是由皇帝亲手所写的。

中国皇帝众多,应该发过很多圣旨,但为什么现在存世的非常少?

一方面是由于明清圣旨产量较高,另一方面是因为明清时期的圣旨材质以及贮存技术较更早期的朝代有长足进步。追溯到封建社会初期,具有“圣旨”作用的竹简甚至甲骨不利于保存,即便有人持有,随着时间的推移,也难免损耗腐朽。自从八国联军侵略后,中国的好多奇珍异宝被带到国外,圣旨也在内,有的重视收藏起来,有的当一般用品用,从近些年拍卖行拍卖的物品也可以看出圣旨很少,一旦有都是很高的价格,中国的十二生肖兽首因为少,价格极高,何况圣旨呢。

因朝代不同圣旨也大有不同,圣旨基本上分为赐命和诰命,单彩的圣旨一般封五品官员以下的,称为赐命; 而多彩一般是封五品以上官员的,称为诰命。五品以上的圣旨颜色又分三色、五色和七色不等。价值从几千元到数十万不等。颁给五品以上官员的圣旨,颜色、底纹图案比较丰富,有三色、五色、七色之分;给五品以下的官员,则颜色是纯白色的。这些圣旨所采用的布料,是“江宁织造”专供皇宫颁发圣旨而织就的提花锦缎。颁发给五品以上官员的多彩圣旨,含有金黄、大红、咖啡、赭石、橘黄等色,锦缎底纹有仙鹤、狮子、卷云等图案,绚丽多姿,雍容华贵。诏书均为33厘米宽,最长的为500厘米,最短的约有300厘米。 由于圣旨从拟稿到缮写均由顶尖文化高手来完成,因而这些圣旨在颇富史料价值的同时,更具有极大的艺术欣赏价值。其行文的精悍洗练,几乎达到了增一字嫌其累赘、减一字达意不确的程度。

中国皇帝众多,应该发过很多圣旨,但为什么现在存世的非常少?

民间遗存 明代圣旨


河北省邱县文史工作人员日前在一位名叫孙登选的老人家中,发现一道“巨长”的明万历年间圣旨,长达360余厘米,保存大致完好。

中国皇帝众多,应该发过很多圣旨,但为什么现在存世的非常少?

这道圣旨原件为青黄两色绢本,通体有织锦云纹,长度达到360余厘米,宽度约为33厘米。两头无轴,略有破损,但字迹清晰可辨。圣旨前端为青色绢布,上有银色双龙围绕“奉天诰命”四字。正文内容大意为:皇帝感激一位名叫孙维城的官员及其家人为国尽心尽力,赞扬孙维城为国事日夜操劳,表扬其成绩显著,敕封其为山西布政使 。 圣旨文中列举出孙维城历经十三任官职。颁旨时间为万历二十八年十二月初二。圣旨全文700余字,字体为风格端庄的小楷,气度雍容,圆润飘逸,圣旨整篇布局工整严谨,跌宕有致,字迹笔画突兀。圣旨中段及末端均盖有皇家“制诰之宝”和“广运之宝”的方形印章。


据邱县文史专家杨凤奎介绍,圣旨中所指的孙维城,字宗甫,是孙登选老人的先人,邱县孙庄村人。他学识渊博,见多识广,尤其精通声律,善于写诗填词。1570年中举人,后中进士。曾任湖广道监察御史,又升山西按察司副使、布政使。他为官期间清正廉明,爱民如子,这道圣旨正是孙维城被提为山西布政使时收到的。 成化圣旨


2018年5月23日,河北省南宫市文物部门在文物调查时,在南宫市紫冢镇一户白姓人家发现一件明成化年间圣旨,虽已历经500多年的风雨沧桑,但大体保存完好。 这道圣旨为明成化十一年十二月初九日对明太子少保、兵部尚书白圭进行的诰封,内容为对白圭生前功绩的褒扬,并封赠其为荣禄大夫、少傅,谥号为恭敏。


此圣旨材料为七彩祥云瑞鹤提花锦缎,现存总长2.5米、宽0.29米,圣旨正文部分用楷书书写,行款从右至左,共计25行,145个汉字。尾处盖有篆书“制诰之宝”玺印。

中国皇帝众多,应该发过很多圣旨,但为什么现在存世的非常少?

清朝圣旨 康熙圣旨


2008年2月26日,两件康熙五彩圣旨落户新乡档案馆。专家称,这种五彩圣旨连中央档案馆都没有。这两道清康熙皇帝下的五彩圣旨,被民间保存了300多年后,在2月26日被保管者正式委托新乡市档案馆保存圣旨。这两件康熙五彩圣旨从日期来看,均为清朝康熙四十年五月三日一日所下。上面有满汉两种字体,共由黄、蓝、褐等几种颜色组成,所用材料为五彩绫缎。长度约为3.25米,宽为0.4米。第一道圣旨是封任璇之母为诰命夫人,表彰其教子有方;第二道圣旨是封任璇之妻为“贤惠”,意为贤内助。经圣旨的主要收藏者之一关堤村任氏家族成员任绍俭先生讲述,任璇是清朝康熙年间的名臣,深得康熙皇帝赏识,康熙认为是任璇之母教子有方,同时认为任璇之妻通明达理,贤良聪慧,为一流的贤内助。康熙皇帝于是在康熙四十年五月三日一天之内,连下了上述两道圣旨。 雍正圣旨


河北省深州市委宣传部2013年6月26日透露,该市东四王村日前在修订村志时,发现两张清代雍正时期的圣旨,这对研究清代时期文教礼仪提供了文字和实物佐证。


据圣旨保存者、东四王村77岁的村民孟国振介绍,雍正十三年(1735年),其先祖孟麟中武进士,官封陕西河州镇标右营游击,协副将之职,从二品。两张圣旨为雍正皇帝分别敕封孟麟祖父母、父母的诰命。两圣旨均为五色织锦所制,上面织就数十朵祥云。由于年代久远及历史原因,圣旨周边已出现丝状或部分破损。每张圣旨横长约2米,竖宽0.4米,正文部分均用满、汉两种文字书写,汉字为2厘米见方楷书,分别写有“孟麟之祖父敬持躬忠,能启后威宣外,家传之书,泽沛天地”、“孟麟之祖母刘氏壹仪,是式令问昭振剑之家,声辉流奕世播丝纶之国”、“孟麟之父羲方俊,躬树良型”、“孟麟之母崔氏,七诫娴明三迁,勤令仪,不忒早流”等字样,两个红色大印也清晰可见。

中国皇帝众多,应该发过很多圣旨,但为什么现在存世的非常少?

两张圣旨开首为“奉天诰命”4字,正文部分每段皆以“奉天承运”、“皇帝制曰”或“制曰”开头。深州市文物部门称,一般明清圣旨开头多为“皇帝诏曰”和“皇帝制曰”,区别在于,“诏曰”由翰林院撰拟,内阁大学士奏定后,由皇帝钦定的庶吉士书法大家书写,最后钤皇帝玉玺,而“制曰”是由皇帝对他所器重的受旨人或重要事件亲手书写。因此,孟家保存的圣旨或为雍正皇帝亲自书写。 先要知道圣旨的材质,圣旨一般都是蚕丝制成的绫锦织品,蚕丝是比较脆弱的一种天然丝,就说一条蚕丝被的使用寿命也就是10到15年,一块圣旨怎么可能能完美放上几千年?所以我们现在多见的都是明清时期的圣旨,而且里面大多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相比较于皇帝手书,且跟一些重大历史事件有关的圣旨,它的价值不算高。

中国皇帝众多,应该发过很多圣旨,但为什么现在存世的非常少?

而且明清时期的很多圣旨还是蜡笺纸,就算历尽艰辛终于留存下来了,这些圣旨也多是千疮百孔,所以故宫博物院有位专门的圣旨修复师,1986年刚刚20岁的张旭光接管了、外祖父传到父亲的裱画室,虽然说是裱画,但其实经常给什么修复什么,2005年他接受了《明代正统皇帝圣旨》,是第一个修复残缺蜡笺纸文物的人。

中国皇帝众多,应该发过很多圣旨,但为什么现在存世的非常少?

所以很多圣旨就算是安然躺在地下,或者乖巧呆在哪位传人的手中,甚至还特意做了防腐工作,经过几千年的历程,如果不是天时地利人和,最终还是难逃灰飞烟灭的下场,最终可能就只剩下两边的或是玉、或是金、或是黑牛角制成的轴,见证着主人曾经拥有过的荣耀,至于内容是不可知了。 后一种就没办法了,中国文物一直陷于一种尴尬境地,就是国外收藏有时候比国内还多,当初日本借着研究的名义从清朝偷走了大量文物,以至于中国对自己的文化进行研究的时候,竟然还要参考日本的文献,相对来说比较早期的一幅明朝弘治帝圣旨,在上面你能看到经典的“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这么一行字,不过它在日本博物馆。

中国皇帝众多,应该发过很多圣旨,但为什么现在存世的非常少?

历代王朝变迁,兵荒马乱、战火不断,一部分圣旨,在战火中被烧毁或流失;一部分圣旨,被上位后的新统治者毁灭,毕竟圣旨是前朝皇权象征;还有一部分圣旨,前朝官员或百姓手里的前朝圣旨,也有选择烧毁的,私藏前朝圣旨,可能涉及杀头风险。中国的历史源远流长,老祖宗为我们创造了太多的文化财富,我们只有给予财富应有的保护,才能让它们流传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