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当你老了,可爱第一

2021-10-12 09:52:18


比如上面这个"宣言",我没有用香水,因为用香皂也能"清香",也没有去化妆品柜的勇气;我没有买数码相机,因为现在手机的功能足够使用;还有对酱汁肉、脆皮鸭、椰蓉月饼和豆沙粽子还是"痴情不改",哪怕一面还在服用降血脂的他汀。


今天是重阳节,《东方早报》上登了一篇短文《当你老了,可爱第一》。文中说,“有了可爱,不愁不自爱、无他爱”。我眼睛一亮,读了也颇有所得。

首先要让我的孩子爱我,不是出于血缘,不是出于感恩,不是出于孝顺;而仅仅是因为我是个可爱的爸爸或外公;

其次要让我的朋友、熟人喜欢我,不是因为客气,不是因为交换,不是因为怀旧;而仅仅是因为我是个可爱的朋友或熟人;

再次要让萍水相逢的人不厌烦我,不是因为同情,不是因为怜悯,不是因为他们意识到自己也会变老;而仅仅是因为我是个可爱的陌生人。

老人本来是不那么可爱的。“喜新厌旧”固然是人性,“喜幼厌老”大概也是。谁会认领一只老眼昏花、毛稀皮松的宠物呢(请别责怪我举例刻薄)?所以老人不是生来就可爱的,是得花点力气“作秀”,讲一点修养的。

我把注意整洁放在第一位,比健康还前。健康多少有点天意使然,可是整洁却是自己可以掌控的。小时候,我看到“糟老人”就要绕道三尺,我怕那股子形容不出的气味。我尊敬那些衣着破旧但穿戴齐整的老人,我喜欢看洗得发白还一尘不染的蓝裤子,看剪得方方正正针脚细细密密的补丁,看一头花白却纹丝不乱的头发。我告诫,不管有多么老态龙钟,对自己绝不“搭将”马虎:不不拘小节、不不修边幅;不搞行为艺术、不做留马尾辫的“电视导演”;每个扣子要到位,每根拉链要到底;牙齿掉光要“刷肉”,脑袋见光要梳头。我一辈子没有用过香水,可我若干年后肯定要用,为的是让别人跟我近距离接触的时候,不要下意识的屏气敛息。我知道,整洁是对生活的热情,不仅是对得起观众,更是对得起自己。人老心不死,虎倒雄风在。努力吧!

是的,健康很重要,健康几乎是一切。我要特别注意别摔了跤,走路要瞻前顾后,别绊了高的,别崴了低的,我那开始疏松的骨头和脆弱的关节经不起折腾,更不用说其他的了。我要改掉对“酱汁肉”和“脆皮鸭”的嗜好,少吃椰蓉月饼和豆沙粽子,为的是把血压、血糖、血脂控制在安全阀以内,怕的是酿成悲剧,后悔莫及。我知道孩子是孝顺的,可是我不愿意看到他们挂满血丝的眼睛,不愿意听到他们嘶哑的嗓音,他们的善良无需痰盂证明,他们的忠诚无需夜壶考验;“久病无孝子”是多么让人性难堪的考题!——真不幸有了那么一天,我这个再也无法“可爱”的老人将提交“安乐死”的申请。

我自小就讨厌那些一贯“正确”的“导师”,他们的话句句是真理,可句句是套话、废话、甚至假话。老人历经沧桑,应该更懂得人性的复杂和幽微,有时黑白之间有着无比宽阔的灰色地带,所以我绝不肯定或否定一切。我绝不用悲天悯人的目光打量世界,用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口吻去褒贬天下。我更要警惕自己,别以自己的好恶来判断年轻人的是是非非,我们没有做,不是因为比今天的年轻人高尚,而是因为我曾经生活在一个把欲念当作罪过来讨伐的社会。我要微笑地注视着他们,我相信明天比今天更美好。放心吧,我不是假道学,我是个犯过许多错误的好人!

我要争取做个有生活情趣的老人,不是那晒焉了的萝卜干。学不来唱,学不来跳,但一定要学会玩。有玩的机会,我绝不舍不得时间,舍不得钱。没有玩的条件,去公园,逛马路,永远和生气勃勃的原生态生活保持最密切的联系。这方面,我要向咱们网站的诸多朋友学习。我准备买只数码相机,捕捉春光,收揽秋色,往远里走,饱览祖国风光,有条件还去外国开开眼界。

文章里说,“可爱”的核心是“老当‘智’壮”。我要做个有思想的人。我要让我的孩子从我的谈话中有所收获,从而愿意与我交流,向我敞开思想。我要我的朋友与我交往,不仅快乐而且觉得“时有所值”。我要让偶见一面的人知道,他的对面不是个装了一肚子烂草的“绣花老头”。哦,为了这个“壮”,我要动许多“脑筋“,做好多好多的事……

是呀,可爱第一。然而,我知道,再怎么努力,我总有不那么可爱,甚至非常不可爱的一天。我希望,真的到了那一天,我的孩子、朋友、熟人和初次见面的人,还像从前那样喜欢我,至少不要嫌弃我,因为我曾经是个还算可爱的老人。

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可爱老人分外香!

(2007.10.19)


这算是踏入老境时候的宣言吧。我是个很爱订计划、做打算的人,哪怕一多半都是"纸上谈兵"。我的理论是"想"总比"不想"好,朝着天空射击,子弹碰不到云彩,也比树梢要高一点。比如上面这个"宣言",我没有用香水,因为用香皂也能"清香",也没有去化妆品柜的勇气;我没有买数码相机,因为现在手机的功能足够使用;还有对酱汁肉、脆皮鸭、椰蓉月饼和豆沙粽子还是"痴情不改",哪怕一面还在服用降血脂的他汀。其他,都做了,都没有做得那么好,只是"还可以"。"还可以",我也心满意足,本来便没有手摸云彩的打算。

还是把整洁放在第一位。如果说那时候"整洁"是一个良好的习惯,那么现在它则是不少老人奋斗的目标,因为那也是不容易做到的事了。我总记得我外婆那永远梳得一发不苟的发髻,盘在后脑勺上,拉紧的头发露出了宽阔光洁的额头,一身一尘不染的青布衫。这也是老人家留在我脑海里的美好形象。不知我留在外孙女和外孙脑海里的形象又是怎样的呢……

"可爱"不是取悦别人,取悦社会,甚至不是取悦孩子,首先就是取悦自己。赤条条来赤条条走,一发不苟、一尘不染、一丝不乱,生命本该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