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宋代怎样的判决?经历千年时间的考验,到现在还是对的

2021-10-12 11:43:02


然后张孝祥话锋一转指向了当地的司法官员,说王公衮之所以私自复仇是因为法律并没有替他受辱的母亲讨回公道,假如盗墓贼法不当死,而王公衮杀掉了他那显然要问王公衮的罪行了,但现在很清楚,盗墓贼罪已致死,但却被当地司法机构包庇,现在逍遥法外,这样王公


欢迎各位来到趣谈历史,在这里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那就是大家认为“法与情”相比哪个更重要呢?其实只要回顾历史这个问题相信会迎刃而解的。话不多说,今天我们来聊的是一个历史上的刺死辱母者的故事,就是替老娘报仇。

这个故事发生在南宋绍兴年间,巧的是地点也在绍兴地区绍兴府,这里有一个状元叫王佐,非常正直不畏强贵,有很强的原则性,他有个弟弟叫王公衮,时任乌江县县尉。他们的母亲死后安葬在老家。没过多久,他们母亲的墓被盗了,不但棺材打开了,连母亲的遗骸都被弃之荒野。咱们要知道,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刨绝户坟踢寡妇门是最不能忍受的行为,掘人坟墓是对人最严重的侮辱,按着当时法律《宋刑统》规定,如果挖了人家的坟,应该是流刑加役,也就是发配到远恶地方干苦力;如果连棺椁都打开了,那就要绞死。案发之后,王公衮知道后非常愤怒,但绍兴的官吏一直破不了案子,实在是无能。于是具有很好的刑侦天赋的王公衮决定自己查案。

经过一系列的明察暗访,果然很快他就查出来了挖掘母亲坟墓的人了,作案的人是同村的一个无赖,叫嵇泗德,这人是个惯犯,在此之前就已经盗掘了很多墓。王公衮查清之后,把证据连同嵇泗德都送官了。然而,这本来是能够判死刑的罪行,但不知为何当地官员判刑轻了,只把嵇泗德刺配流放,并没有判绞死之刑。深知律法的王公衮很不甘心,他不想放过这种人渣。当时嵇泗德还没被发配,于是,他找了个机会,把看守嵇泗德的狱卒用酒灌醉,然后他一刀杀了嵇泗德,为母亲报了仇。

杀了人之后,他提着嵇泗德的人头自首了。按照当时的律法,故意杀人当判死刑,但在中国传统的法律体系当中像这一类的刺死辱母者的血亲复仇都能在一定程度上得到谅解,即使在现代法治的国家中王公衮的行为也通常会被归入暴力型的私力救济的范畴,跟一般的杀人罪行有不一样的处置。宋朝当时的政府也是将血亲复仇与一般的杀人罪行是分开区别的。在《宋刑统》中则明确提出:“臣等参详:如有复祖父母、父母仇者,请令今后具察,奏请敕裁。”翻译过来就是把决定权上交给皇帝,交给中央,地方政府没有权力做出最后的终审判决。因此当地政府将王公衮入狱的事情立马上奏给中央。

在朝廷为官的王佐知道后立马上书并交出官印,希望用自己的功名和官职来替自己的弟弟赎罪。宋高宗知道后立马下诏让当时中书舍人张孝祥、杨椿等人商议,这其实就是司法的会审,好几个重要的大臣聚在一起商量。

在议法的时候,张孝祥发表了一番立意深刻的演讲,其中阐明了国家立法与司法的基本精神。他的一番话今天我们不妨听一下。张孝祥曰:“复仇,义也。夫仇可复,则天下之人,将交仇而不止。于是圣人为法以制之,当诛也,吾为尔诛之;当刑也,吾为尔刑之。以尔之仇,丽吾之法。于是为人子而仇于其父母者,不敢复,而惟法之听。何也?法行则复仇之义在焉故也。”

孝者,美德也,父母,至亲也,古语曰“杀父之仇,夺妻之恨”,皆为必报之大仇也。身为人子,负仇而不报者,世人讥之,天道谴之,然报仇之法,亦各有道。以命搏命,逞匹夫之勇,莽也。以仇而讼,以法而刑,智也。官者,所以能治百姓,皆以公正而行,民信于法,则天理可循,法护于民,则天下大治,此谓天之大道也……

翻译过来也很简单,就是血亲复仇虽然有正义的成分,但容易进入到冤冤相报何时了的死循环当中,如果法律能帮助好人惩治恶人,那么好人就不用采用暴力来解决问题,因为他们会相信法律会帮助他们,这样社会才会安定,这才是治理之道。正是基于这样的理解,张孝祥说王佐、王公衮的母亲安葬在地下但不幸的遭到盗墓贼挖掘,使母亲的尸骨暴露在荒郊野外。后来王公衮抓到了盗墓贼,如果当时他立马把盗墓贼杀了那就不是自然正义,但当时他把盗墓贼交给了官府,按照律法盗墓贼应该判处死刑,此人伏法即表示法律为王氏兄弟伸张了正义,这也是王公衮没有私自复仇的原因。然后张孝祥话锋一转指向了当地的司法官员,说王公衮之所以私自复仇是因为法律并没有替他受辱的母亲讨回公道,假如盗墓贼法不当死,而王公衮杀掉了他那显然要问王公衮的罪行了,但现在很清楚,盗墓贼罪已致死,但却被当地司法机构包庇,现在逍遥法外,这样王公衮如何告慰母亲的在天之灵,为人子者还有何面目心安理得的在人世间呢?因此王公衮杀了盗墓贼合乎自然正义也并不违背国家立法的精神。

所以张孝祥认为:王佐不必纳官赎罪,王公衮也没有罪,是官员处理不到位,应该追究责任。张孝祥的一番话显然说服了同僚们,他们一致同意张孝祥的看法,并把结果呈上给皇上,皇上看了非常满意,同意并采取了张孝祥的意见。不过,追究当地官员责任的同时,还是把王公衮降了一级,可能考虑他毕竟杀人了,也是为了震慑天下人,不可私下复仇。张孝祥给出的判决也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在后来孝宗继位,看到王公衮时,还赞许地说“是非手斩发冢盗者乎”。看来皇帝也非常赞成王公衮的行为,后世人也认为王公衮无罪。

法之善恶,莫以文也,乃其行焉;刑之本哉,非罚罪也,乃明罪焉。意思就是法律的好坏,不在条文本身,而是它的执行;刑罚的根本,不在如何处罚犯罪,而是如何确定犯罪。时至今日,当我们来看现如今的法律时就会发现,中国的法律体系已经相当完善,司法机构公开公正审理,有效遏制了人为操作凌驾于法律之上,更好的使法律朝着公平公正的方向前进,因此我们应该学习法律,相信法律,用法律知识来保护我们的利益不受到侵害。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鉴,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好了,今天的故事就讲到这里吧,对了,对于宋代关于刺死辱母者案件的判决,你怎么看呢?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