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艰难的出兵:彭老总在出兵朝鲜前,做了哪些准备工作?

2021-10-12 12:00:24


整装出兵17日下午5时,彭德怀、高岗突然又接到毛泽东的急电:(一)先头两个军请准备于19日出动,明(18)日当再有正式命令;(二)请彭高二同志于明(18)日乘飞机来京一谈。


1950年10月8日,中国驻朝鲜大使倪志亮电告东北军区司令员高岗:由于敌军迅速北上,金日成“拟将平壤各领导机构疏散,最高军事指挥机关移驻德川,政府及各使节移驻新义州”。9日,金日成又紧急通报:“中路敌军已占铁原,东路突入元山。情况危急,要求行动越快越好。”


毛泽东在8日发布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命令的同时,向金日成作了通报。电报最后说:“请你即派朴一禹同志到沈阳与彭德怀、高岗二同志会商与中国人民志愿军进入朝鲜境内作战有关的诸项问题。” 接到这份盼望已久的电报,金日成派朴一禹(内务相)于9日下午赶到沈阳,向彭、高汇报了朝鲜局势的危急状况,转达了金日成要求志愿军尽快出动的口信。


艰难的出兵:彭老总在出兵朝鲜前,做了哪些准备工作?

朝鲜方面催促得如此之急,志愿军准备得究竟怎样?彭德怀刚到沈阳两天,就面临一大堆难题。

后勤保障的难题

武器装备尤其是重炮、高射炮的缺乏。后勤方面如卡车、军医、棉衣的缺口也很大。一个月以前,9月2日,13兵团刚到东北,各军就反映不少问题。邓华等兵团负责人曾给军委发出电报,要求解决部队的电台、经费、军医和汽车等问题。

军医缺口严重

四野在东北作战时,我军医生、护士奇缺,当时从日本战俘和遗留的侨民中征召一批医生、护士,组织野战医院。这些日本人成为四野作战的医疗骨干。13兵团北上时,考虑到要出国作战,将他们全部留在后方。电报说:“请求军委速从后方医院调换一批医生,到部队接替日本人工作,否则战救工作将极困难。”

运输物资工具不足

9月2日电报说:“补充各军的汽车(带一个弹药基数及两天食粮,共需480辆。特种兵部要补车214辆,共694辆),还未发下,请速发,并请随车配足司机。”


出国前39军每个师才配给卡车4辆,军直控制12辆。39军总共配给卡车24辆。对4万多人的一个军来说,拉粮食都不够用,更不要说运输弹药了。朝鲜多山,道路难走,39军命令全军轻装,取消了所有的马拉大车。运输物资就更困难了。


这些问题不解决,志愿军出动是不可能的。


艰难的出兵:彭老总在出兵朝鲜前,做了哪些准备工作?

10月9日彭德怀、高岗致电毛泽东:“各军准备工作最大问题是运输工具,目前急需解决700辆运输汽车,特别需150辆十轮炮兵牵引车,否则炮兵无法运动。盼令军委后勤急将现有200辆汽车及西南的2000名汽车司机并150辆卡车连日赶来东北。其次部队无反坦克武器,请军委调拨解决。高射武器全军仅有一个团共36门,请由广州或其他军区再抽调一个团速来东北应用。医务干部,13兵团前已报请军委后勤解决1000名,现一名未到。此事部队干部甚有意见。”


10日,彭德怀再次致电毛泽东:“志愿军各项出动准备不充分,对美帝坦克尤其空军顾虑很大,普遍反映对坦克作战尤可拼命,敌亦将受损失。对空军毫无抵抗能力,炮兵进入阵地运动时,无空军和高射武器掩护,顾虑更大。请设法速调一至两个高射团。安东、辑安两铁桥无任何高射设置,战斗开始两桥将完全毁坏,交通亦将发生困难。”因此,彭德怀提出将四个军全部过江的建议,请毛泽东批准。


东北军区司令员高岗为了解决志愿军的汽车问题,清查了他的“家底”。结果令他十分为难,前几个月朝鲜人民军进攻时,朝鲜政府不断向中国求援汽车和司机。10月4日,周恩来还要他为朝鲜动员,500名司机,结果现在志愿军要出国,东北是既无车也没司机。10日,高岗致电军委:“东北过去已经动员了800名司机,现在正为朝鲜动员司机,目前已无法再动员司机。请令中南、华东、华北从汽车团中各抽200名熟练的老司机,于10月25日前赶到沈阳。”


艰难的出兵:彭老总在出兵朝鲜前,做了哪些准备工作?

当日毛泽东复电:“10月9日10日各电均悉。(一)同意四个军及三个炮兵师全部出动集结于你所预定的位置,待机歼敌;(二)已电告华东调一个高射炮团于10月14日从上海开动赴沈阳转赴前线,请高注意接转;(三)其他各项已另复。惟空军暂时无法出动。”

苏联空军支援搁浅

13日下午,中央政治局举行会议。研究了周恩来从莫斯科发来的电报,情况是很严峻:苏联将只派空军到中国境内驻防,两个月或两个半月后也不准备进入朝鲜境内作战。


艰难的出兵:彭老总在出兵朝鲜前,做了哪些准备工作?

苏联的空军只在中国境内活动,这是什么意思?毛泽东的秘书胡乔木说:“斯大林或是莫洛托夫曾对我们说,别想把我们拉到战争里去。苏联出动飞机是履行同我们的契约,等于是中国租苏联的飞机。苏联领导人紧张到普通人不易想象的程度,但表面上又故作镇定。”

此时,毛泽东不再对苏联空军掩护抱希望了。经与彭、高和其他中央政治局同志商量,毛泽东毅然作出历史性的决策: 不管有没有苏联空军支援,我们仍按原定计划出兵援朝。


对消极思想的矫正

10月16日上午,在安东13兵团司令部召开志愿军师以上干部会议。首先由高岗传达了中央政治局13日关于出兵援朝的最后决议,然后由彭德怀司令员作动员报告。


彭德怀说: “目前朝鲜战局是很严重的。中央经过反复讨论,慎重考虑,认为‘不能置之不理’。我认为中央这种决策是十分必要和非常正确的。不过关于这个问题,在党内是有不同看法的。一是主张不出兵或暂不出兵朝鲜,其理由如下:

1. 我们的战争创伤还没有恢复;

2. 土地改革工作尚未完成;

3. 国内的土匪特务还没有彻底肃清;

4. 军队的装备和训练尚不充分;

5. 部分军民存有厌战情绪等。

总之,一切准备不够,主张暂时不出兵。一是主张积极出兵援助朝鲜。因为我们准备不够,敌人准备也是不够的,特别是美帝国主义者准备不够。”

他说: “我们如果不积极出兵支援朝鲜革命人民,国内外反动派的气焰就会高涨起来。如果让美帝侵占了朝鲜,它就能抽调兵力转向越南、缅甸,到处搞鬼,我国就会陷于被动,国防边防都处于极其不利的地位。”


艰难的出兵:彭老总在出兵朝鲜前,做了哪些准备工作?

彭德怀说: “三五年后再打,让我们松一口气,好不好?当然好。但是三五年以后还是要打的。我们三年五年辛辛苦苦建设起来的东西,还是要被打得稀烂。这样细算一下,目前就打,也许更有利些。我们不怕大打,我们也不向美国宣战,只是以人民志愿军的名义支援朝鲜革命。我们要取得和平,必须要经过艰苦的严重的斗争。”


关于军事形势,彭德怀说: “根据现在的了解,朝鲜的敌人有美军七个师,每师约两万人,但士气不高;伪军七个师,每师只有六七千人,还有些战斗力。美伪军先后越过三八线,西路敌军正攻金川,距平壤百余里。敌人兵力分散,再向北接近,可能有三个美国师和两个伪军师。这个力量我们是抵抗得住的。美国空军目前仍占优势。但空军不能决定战争的胜负。敌人的坦克和炮兵暂时也占优势,这是敌人比我们强的地方。只要我们把工事和伪装搞好,是可以控制敌人取得胜利的。在战术方面我们比敌人强,坚决勇敢,用炸药、拼刺刀、打手榴弹,这些都是敌人害怕的。美帝国主义者远涉重洋作战,补给运输困难。他们是为帝国主义打仗,人民反对,兵心厌战。我们是为被压迫人民求解放的,是正义的战争,这些才是决定战争胜负的基本因素。”


在战略战术上,彭德怀指出: “过去我们在中国使用的运动战,大踏步的前进和大踏步的后退,不一定适合于朝鲜。所以要采取阵地战与运动战配合。敌人进攻我们要把它顶住,不使前进;发现敌人弱点,即以迅速出击插入敌后坚决消灭之。重要的是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只要有机会,哪怕一个营一个团,就要坚决彻底予以歼灭。我们的战术是灵活的,不是死守某一个阵地。我们不是单纯防御,只有大量消灭了敌人,才能巩固阵地。关于阵地战,应采取纵深配备,挖散兵坑,每班分为三四个小组,每组挖成梅花形的单人掩体,距离以二三十米到五十米为宜。这样的工事在敌人轰炸时可以减少伤亡,敌人坦克前进时可以使用爆破,让敌人接近,突然出击,进行近战,可以歼灭敌人。炮兵亦应构筑隐蔽工事,不使暴露目标。”


艰难的出兵:彭老总在出兵朝鲜前,做了哪些准备工作?

彭德怀最后说: “我们是共产党员,是国际主义者。这次出兵援助朝鲜人民,是我们应尽的义务。如果朝鲜被帝国主义侵占,就直接威胁着我国的安全。因此援助朝鲜,也就是巩固我们的国防。我们进入朝鲜后,千万不要骄傲,不要以大国的援助者的身份自居,对朝鲜的党、政府、军队和广大人民,要切实尊重他们。我们的任务是艰巨的,也是光荣的,我们要作相当长期的打算,多研究具体情况,多想新的办法,就能胜利地完成光荣任务!”


对指战员顾虑的解答

本来,大家盼望彭总从北京回来,能给他们带来苏联空军出动的消息。但是希望落空了,大家心情都很沉重。他们在安东目睹美军飞机把鸭绿江对岸的新义州炸成一片废墟。出动后如果每天在敌机轰炸下行军打仗,这个仗怎么打,谁都没把握。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越说越觉得问题严重。邓华问:“是不是向上级建议考虑推迟出动时间?”大家没有异议,于是一封联名电报发给彭德怀和高岗:

昨日散会后,许多同志表示我们高射炮火太少,又无空军配合。而敌则可用大量的飞机、大炮、坦克肆无忌惮地向我阵地进行大规模轰击。且友区为山地水田,将来天寒地冻,工事更不好挖;如敌大举进攻,则阵地很难坚持。同时新装备三两月内能否搞好,尚属问题。目前运输、供应、防寒等工作还差,部队思想波动亦很大。我们认为:三两月内新的装备确有保证(尤其是空军能够出动),则可按原计划进行。否则,推迟出动时间的意见是很值得考虑的。

邓、洪、解、杜

10月17日


13兵团负责人坦率地陈述了意见,彭德怀也在考虑这些问题。他讲话中关于空军也不可怕的那几句话,是他在稿子上临时加的,显示出他的一种矛盾心情。大军出动,气可鼓不可泄。但是作为指挥员必须把困难充分估计到,不能拿战士的生命开玩笑。毛泽东也是如此。


艰难的出兵:彭老总在出兵朝鲜前,做了哪些准备工作?

整装出兵

17日下午5时,彭德怀、高岗突然又接到毛泽东的急电:

(一)先头两个军请准备于19日出动,明(18)日当再有正式命令;(二)请彭高二同志于明(18)日乘飞机来京一谈。


10月18日是周恩来返回北京的日子。毛泽东和中央政治局需要听取周的详细汇报,然后确定出兵的时间。彭德怀、高岗于18日早晨匆匆登上飞机,第三次到北京商议出兵大计。


18日举行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周恩来汇报了他与苏方谈判的情况,彭德怀汇报了志愿军的准备情况。毛泽东最终决断:“现在敌人已围攻平壤,再过几天敌人就进到鸭绿江了。我们不论有天大的困难,志愿军渡江援朝不能再变,时间也不能再推迟,仍按原计划渡江。”当夜21时,奉毛泽东的指示,彭德怀以毛泽东的名义起草了给13兵团的命令:

四个军及三个炮师决按预定计划进入朝北作战,自明(19)晚从安东和辑安线开始渡鸭绿江,为严格保守秘密,渡河部队每日黄昏开始至翌晨4时即停止,5时以前隐蔽完毕并切实检查。为取得经验,第一晚(19晚)准备渡两个至三个师,第二晚再增加或减少,再行斟酌情形。余由高岗、德怀面告。


18日,中央领导彻夜未眠,研究出兵行动和作战问题。

19日早晨,彭德怀、高岗飞回沈阳。上午到达沈阳后,彭、高向东北局、东北军区负责人传达中央指示,部署了后勤方面的工作后,中午彭、高又上飞机直飞安东。

13兵团负责人接到中央命令后,即做好了出发准备。全军指战员摘下帽子上的红五星和胸前的人民解放军标志,换上朝鲜人民军的服装。汽车、火炮也都进行了伪装。工兵在鸭绿江边等待天黑,就开始在渡口架设浮桥。


19日13时,兵团下达开进命令:40军的118、120师从安东渡江,39军117师从长甸河口渡江,38军车运辑安渡江。各部渡江时间从当日18时半开始,到翌日晨4时止。5时前全部隐蔽完毕,渡江后一律采取夜行军。


艰难的出兵:彭老总在出兵朝鲜前,做了哪些准备工作?

下午,彭、高的专机在安东降落。彭德怀到了镇江山招待所的13兵团司令部,邓华等已等候多时。彭德怀来不及进屋,在院子里就向兵团负责人传达中央的指示和作战方案。


朴一禹得知彭总回到安东的消息后,急忙过江来见彭总。他说:局势已经非常危急,金首相请求中国军队赶快过江。当彭总坚定地告诉他:今晚就出兵!朴一禹感动得流下了眼泪,连声说:“这就好了,这就好了。”为了赶在部队前面与金日成首相会见,彭德怀决定马上过江。临行前他嘱咐邓华等组织好部队行动,按预定计划向朝鲜开进。


19日傍晚,安东风雨交加。彭德怀在鸭绿江边与送行的高岗等人握手告别后,在朴一禹陪同下,带着参谋、警卫上了一辆吉普车。另一辆装备电台的卡车随后。他一声令下,吉普车冲上鸭绿江大桥,向对岸的朝鲜开去。


艰难的出兵:彭老总在出兵朝鲜前,做了哪些准备工作?

在经历了一系列艰难曲折之后,中国人民志愿军终于踏上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征途。作为司令员的彭德怀,是全军第一个过江的志愿军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