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1952年,黑龙江小学教员主动坦白罪行,工作组竟发现“查无此人”

2021-10-12 12:17:20


于是,两人到滦县公安局,查找了张占鳌和潘家戴庄惨案的详细资料。


1952年,位于大兴安岭南麓的龙江县,轰轰烈烈地开展着镇反运动。

1952年,黑龙江小学教员主动坦白罪行,工作组竟发现“查无此人”

镇反运动

龙江县四区的繁荣小学,有个教员名叫梁耀华,他主动找到工作组,坦白了自己的罪行。梁耀华回忆说,自己出生于河北省乐亭县二区名庄子村,日军统治时期,他曾经当过伪政权的职员,勒索别人两百元;在乐亭县甘草坨子乡催款时,私自贪污了二百九十元;有一次在汤河乡小张庄催款时,气急败坏的打了一个乡丁两巴掌。

1947年,梁耀华又在王存明、韩步清的介绍下,在乐亭县加入了国民党,当时的组长是李树文,证人张文祥。后来,梁耀华又参加了国民党在甘草坨子乡组织的救济委员会,散发过反动传单,还贪污了50袋面粉、18件大衣等物品。

在镇反运动的强大威慑力下,很多曾经与人民为敌的人,都主动坦白了自己的罪行。像梁耀华这样罪行不太严重的人,都是“控制使用”,不采取其他措施。当然,也因为工作量很大,龙江县没有太多精力去河北调查核实,梁耀华也就不是重点关注对象了。


但是,龙江县公安局之后的调查,发现了疑点。

1952年,黑龙江小学教员主动坦白罪行,工作组竟发现“查无此人”

镇反运动

对梁耀华的例行调查中,公安局发现一个大问题,梁耀华自称老家在河北,但他没有把自己妻儿家人接过来,也从来没有回家探亲。难道梁耀华隐瞒了什么?1954年开始,龙江县公安局派出专人,拿着梁耀华填写的资料,去河北查证。

这一查,就查出了大问题。梁耀华的老家,没有人听说过他,他所谓的证明人,一个也找不到,他所说的那些罪行,也无法核实。当然,因为战乱问题,确实有些人很难查证。最后,调查人员把资料全部上交给了省公安厅。

一个主动坦白罪行的人,为什么会“查无此人”呢?省公安厅很快就成立了调查组,从1955年3月至10月,专门进行了两次实地调查,希望能找到蛛丝马迹。但是,越查得详细,越觉得梁耀华这个人很神秘。

比如,梁耀华说自己加入国民党的介绍人是韩步清,长春人。但调查人员在长春公安局仔细查找,完全没有这个人的资料。他说证人张文祥是肇东县人,但在当地派出所普查全县的户口目录中,完全没有这个人的踪迹。

在河北乐亭县,找不到国民党甘草坨子支部组织,国民党档案中也没有韩步清等人。另外,乐亭镇没有过“救济委员会”,只有一个救济组,其成员中没有名叫梁耀华的人。更让人惊讶的是,乐亭县根本没有什么小张庄,他也不可能在这里打过人。梁耀华的出生地名庄子村,拿着照片去调查,没人认识他。

这样的调查结果,证明梁耀华说了假话,也许他有其他的严重罪行,现在避重就轻逃避调查。于是,他的档案又回到了龙江县公安局,作为重大案件进行调查。


为什么会“查无此人”呢?梁耀华到底是谁?

1952年,黑龙江小学教员主动坦白罪行,工作组竟发现“查无此人”

镇反运动中的群众控诉

1956年,龙江县专门组成了五人小组,调查梁耀华。调查组相信,要想查清楚梁耀华的真实身份,必须从他“坦白”的资料入手,虽然涉及大量的地点和人物,但只要细心查证,总会有线索的。

于是,龙江县文教科长梁波和刘连春两人,带着介绍信以及梁耀华的照片,又一次来到了河北。根据上一次的调查又走访一遍,还是毫无线索。但是这一次,两名调查人员决定扩大范围,专门找乐亭县开了一张“满天飞”的介绍信,到和梁姓有关的村庄,走访调查。

不过,十多天过去了,依然没有线索。接下来,两人又挨个庄子走访,开座谈会,出示梁耀华的照片,读他填写的个人履历。这是一项庞大又细致的工作,连续多日都没有任何消息。

后来有一天,他们来到了董各庄,找来六名老人开座谈会。让几位老人看照片,没有人认识他,接着就读个人履历。没想到,当读到“东海村崔秉香”的时候,一位老人忽然说:“蒋各庄黄湾村,原来有个叫崔秉祥的人。”

崔秉香和崔秉祥,一字之差,中间会不会有关系?既然已经走了这么多地方,这个线索不能放过。第二天,两人就来到了蒋各庄乡,乡长拿着梁耀华的照片仔细看了看,不认识这个人。再说起崔秉祥,乡长印象也不深刻。

就在这时,当地团委书记苏广善进了屋,乡长顺口问他:“小苏,你认不认识照片上这个人?”苏广善拿着照片,一言不发地看了四五分钟时间,忽然眉头一皱,说:“是张占鳌!”梁波完全没想到,一时不敢确定,问:“叫什么?”苏广善肯定地说:“张占鳌!”

梁耀华的真名是张占鳌,那这个人到底是干什么的?苏广善气愤地说:“他是特务,潘家戴庄惨案就是他干的!”原来,1948年的时候,苏广善曾和张占鳌一起当过教员,对他的历史比较了解。

梁波两人又赶到了河北滦县的潘家戴庄,进一步了解情况。一些幸存者听到张占鳌的名字,知道他改名换姓去了黑龙江,个个恨得咬牙切齿,喊着要把他抓回来“点天灯”。于是,两人到滦县公安局,查找了张占鳌和潘家戴庄惨案的详细资料。


张占鳌这个人,还真不能放过他!

1952年,黑龙江小学教员主动坦白罪行,工作组竟发现“查无此人”

潘家戴庄惨案遗址

1921年,张占鳌出生于河北滦县,1940年5月,他就跑到滦县第一警察分驻所当文书。张占鳌比较聪明,而且铁了心跟着日本人混,所以不断升迁,3年后就当上了二区张各庄清乡办组织处组长。

在当地日本守备队长铃木信的手下,张占鳌不断帮日军搜集情报,清查打击八路军以及和八路军有联系的老百姓。他参与的最重大事件,就是1942年农历十月二十八日,日军制造的“潘家戴庄惨案”。

那一天天还没亮,张占鳌就跟随日军出发清乡了。天亮时走到潘家戴庄,忽然遇到八路军的阻击,日军惊慌失措,立刻撤退了。回到霍各庄休息片刻,日军又气势汹汹地回来了。但此时,潘家戴庄的八路军已经撤走了。

日军有一人被打死,十分气愤,领队安田下了命令,潘家戴庄所有老百姓集合。张占鳌身穿黑色警服,戴着墨镜,腰里别着一支匣子枪,手持木棍挨家挨户驱赶百姓。当人们都集中在屯子东面的场院之后,张占鳌气急败坏的大骂,让老百姓交出八路军。

看到没有人回答,张占鳌举起棍子就打,一个叫齐攀成的村民,被一棒子打在了左耳上,当场倒地死亡。张占鳌还不停手,又开始打齐天成,此时,人群中张占鳌的姥姥大喊:“那是我们家的人啊!”张占鳌这才停了手。

之后,日军又命令村民挖一个大坑,要埋人。张占鳌带领自卫团的人,连踢带打,把老百姓往大坑里推。人群中哭声喊声一片,坑里的人看到日本人真的埋人了,拼命想往上爬。安田下命令,在坑上点火烧,张占鳌赶紧带人抱柴火,往坑里的人头上扔,点上火开始烧。

刚开始埋的都是男人,女人都被集中关押着。张占鳌向安田求情,先是放了自己的两个亲戚,又放了一个名叫霍小丫的姑娘。之后,张占鳌把霍小丫带到一间房子里,威胁说如果不听话,就再把她送到日本人手里。在这里,张占鳌奸污了霍小丫,可怜的姑娘没多久含恨而终。

到了下午,又挖了一个大坑,开始埋女人和孩子。老百姓看横竖也是死,不如冲出去,于是四散而逃。张占鳌又开始带人四处堵截,用棍子打,又踢又赶地把人往坑里推。其中一个妇女,把年幼的孩子推到了坑边上,张占鳌抓起小孩的腿,狠狠地往地上摔,一下子就摔死了。

当天一共埋了一千二百多人,只有少数人侥幸逃走。之后,张占鳌就开始带人烧房子,抢东西。被抢走的牛马有44头,大车49辆……所以,张占鳌这个人,决不能饶恕。


这么一个罪大恶极的人,怎么跑到黑龙江了呢?

1952年,黑龙江小学教员主动坦白罪行,工作组竟发现“查无此人”

公审大会

原来,日本投降后,滦县被国民党接收,张占鳌就被抓进了监狱。1948年滦县解放,张占鳌也从监狱出来了,趁乱跑到了乐亭县东海村的祖父家中,躲避了一段时间,甚至当了学校的教员。

不过,1949年8月,张占鳌忽然听到消息,说滦县的公安局要抓他。他知道自己罪恶深重,于是逃亡到了沈阳、锦州,最后到了碾子山的舅舅家中,改名梁耀华,伪造自己的经历,当上了小学教员。

镇反运动开始后,张占鳌非常害怕,思来想去,决定避重就轻,编造一段不太严重的罪行,企图蒙混过关。他认为,不会有人去核实这么详细的履历。就算查起来,这么多年的战乱,查不到资料也能说得过去。

但是,他想不到,竟然还有人能认出他来。梁波和刘连春回到黑龙江后,立刻报告了这一情况。有了这么详细的资料,张占鳌最终坦白了自己的罪行。

1957年10月,张占鳌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龙江县召开了公审大会,把张占鳌就地正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