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2021-10-12 12:38:37


你会记得,江布拉克忽如其来的飘雪,你会记得,可可托海那片如痴如醉的白桦,你会记得,喀纳斯山野里听见的那几声狼嚎,色彩、画面、声音、像是流动的画卷,陪伴着几万人与我们一起,去寻找旅行的答案。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山河万物,人间烟火,一切远方的故事,

都停泊在秋天。


01. 身未动,心已流浪远方。

“2000公里,所有美好的回忆,都留在了北疆。”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你知道,一场 “身未动,心已流浪远方” 的旅行是什么样吗?

你能想象,一场慢旅行,是怎样 抵达中国最美的秋色 吗?

你能相信,来自天南海北的旅行者,是如何 守望着同一片星辰 吗?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8天,2000公里,这是一场万人奔赴的旅程。

从亚洲腹地,到四国边境的小村庄,

清晨6点 的禾木晨雾,到 凌晨2点 的银河星辰。


这一次,远方并不遥远,旅途并不寻常,

上万个旅行者和我们坠入一个叫 “北疆“ 的梦里.


那梦里有最美的秋色、有最极致的山河、

有牛羊、有村庄、有一个个讲不完的故事......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02. 天山以北,

为你千千万万遍。

"没去过北疆,

你不会知道天堂是什么模样。"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北疆,像一块不停旋转的魔方。


有些人,曾见过 它翠绿 的一面,

牛羊蹒跚在草甸之间,野花开遍了整片草原。


有些人,曾走进 它银装素裹 的一面,

踩着云踩着雾踩着雪,仿佛闯入了尘封的梦境。


而当一切色彩打乱、旋转、千变万化,

是皑皑的雪,是无尽麦田,是金色草甸,是数也不清的浪漫与惊喜...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我记得,

神仙湾的晨雾,像是惺忪的睡眼,朦朦胧胧;

禾木的白桦林,随着潺潺流水,在风中浮动。


我记得,

翻过草甸,百万颗落叶松层层叠叠,寂静而梦幻;

一个转弯之后,远山微醺,被夕阳染成玫瑰色。


一步步,你奔向山川,奔向梦里的湖泊与村庄,

一步步,光也向你而来,穿过云雾,驱散阴霾。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当我们从北疆回来,

像是做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梦。


牛羊遍地,木屋炊烟,满目绚烂,

季节错乱,时空伸缩,色彩膨胀,

北疆的秋天,当你看过一眼,或许就再难忘记。


站在这里,行动变得迟缓,语言变得苍白,

脑海里只是忽然蹦出那句:


“为你,我愿千千万万遍。”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03. 一个关于秋天的梦。

"我所有与秋有关的回忆,

都留在了北疆。"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关于秋天,你会想起什么?

是故乡的田野?还是城市的街道?


这一次,期待与您一起,

拥有了一场关于 天堂之秋 的记忆:


“从亚洲腹地开始,与雪山并肩,飞驰在无尽的公路之上。穿过准噶尔盆地,目送着几万里的荒野世界;奔向阿尔泰山脉,旋转在几万颗落叶松之间。”


就这样,我们把秋天留在了最美的北疆,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我们穿过城市的秋天,

穿过沉吟的博物馆与沸腾的巴扎。


伊斯兰风格的建筑,沉淀着岁月的痕迹,

琳琅满目的商品,沾染着西域的气息,

维吾尔族小哥拍起手鼓,敲打出民族的旋律,

一件件滚着千年尘土的文物,串起不为人知的历史。


乌鲁木齐,

这座遥远而陌生的城市,风情万种的城市,

让多少人心驰神往,让多少民族深深扎根。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我们穿过山野的秋天,

穿过色彩不绝的丛林与草甸。


遇见,江布拉克麦田之上,忽如其来的雪;

遇见,可可托海的白桦林,与矿坑的故事;

遇见,喀纳斯的光影,在河流与山林间变幻;


雪山与草甸,麦田与河流,木屋与彩林,

每一天都是看不腻的画面,每一秒都是用不完的色彩。


我想,没有人不爱这样的秋天。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没有一个远方,如它一般绝美,极致;

没有一个秋天,如它这般多彩,迷人。


或许,来到北疆,你才知道:

天堂的秋天是什么模样!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04. 2000公里,

一场万人奔赴的旅程。

“去流浪,

向着人间仙境、向着神的后花园。”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当许多人拥堵在城市的灯火长龙,

却看我们,驰骋在 空无一人的麦田雪山


当许多人被地铁车窗外的黑暗包裹,

却看我们,蜿蜒在 高山与草甸、荒漠与戈壁


8天,2000公里,这不是一段寻常的旅途,

而是 上万双眼睛共同奔赴的浪漫旅程

是上万人 在一个叫做“北疆”的梦里流浪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我们不顾一切地奔向远方,

奔向绵延向北的群山,与荒芜的漫漫荒原。


时而,是牛羊,遥远而孤独地翻过山坡;

时而,是牧民,年复一年地随着自然折返。

时而,是空旷,整片天地空无一物,只有寂静。


在这样的公路旅行中,仿佛一切都变得:

自由而永恒,虚妄而真实。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就这样,忽然,想起 李娟 书里描绘的,


“大地是浅色的,无边无际。而天空是深色的,像金属一样沉重、光洁、坚硬。像是世界对面的一个世界,世界尽头的幕布上的世界。”


望着车窗外的远方,

每个人都在想象着,那片 不曾进入的世界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我们沿着高山与盆地的脉络,深入再深入,

深入有动物脚印的荒漠,深入日落的魔鬼城。


时而,是风声、蹄声,从四面八方赶来;

时而,是雪,是雾,从眼前蓦然飘过。

我们从 一片蓝天 ,开进 一片乌云

看路在眼前扭曲、蜿蜒,看落叶松在眼前旋转。


上万人和我们流浪在这样的公路旅行中,

仿佛一切都触手可及。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05. 你听,

一个关于这片土地的故事。

“神与人,牛羊与村庄,仙境与童话,

那是从土里长出的故事。”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在喀纳斯的那天,我们在公路上 等一匹马。


一人,一马,一条大黄狗,像是从上个世纪而来,

它们穿过森林、草甸、河流,

带我们深入那片 几乎无人知晓的山野

而山野深处,就是玛仁拜克大叔的小木屋。


就像是诗中所写的 “桃花源”

若不是有人带路,游客绝不会踏入此地。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我们在木屋门前,听见了对面山野的狼嚎。


玛仁拜克大叔,普通话不太好,

只言片语间,仿佛讲了一个悲伤的故事。


或许是忽如其来的 大雪 ,带走了他的两个孩子,

或许是夜晚侵袭的 棕熊 ,拍打着他的木屋,

或许是栅栏之中的 牛群 ,留下了棕熊的掌印。


一个人,一匹马,一条黄狗,几头牛,

他在漫长的时光里与自然、与山野共生,

我们既向往,又感慨。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在禾木那天,我们遇见了 “禾木丁真”

黝黑的皮肤、尖尖的帽角、淳朴的笑容,

他腼腆地站在树下,如此与众不同。


他的马儿,叫 叶尔布拉提 ,是匹小母马。

均匀的毛色在阳光下发亮,额心还有一道白纹。

哈萨克族小哥牵着马,踩在清脆的落叶上,

他时而转身,时而揪下几片叶子喂给小马。


阳光透过白桦林 摇摇晃晃的马背上,

我仿佛看见了这片土地最鲜活的记忆。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人与山野,牛羊与村庄,神话与传说,

旅行中打动我们的,往往就是这些远方的故事。


悲伤而腼腆的图瓦族大叔,玛仁拜克,

风趣而害羞的哈萨克族小哥,叶尔肯,

他们在这片土地上生长、劳作、慢慢老去。


站在这里,我们才忽然感觉:

城市里的我们才是那个与世隔绝的人。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06. 总有一天,

你要来看看日落与星河。

“那天晚上,在直播间,

和一千人对着车灯许了个愿。”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有人说,北疆像一场不愿醒来的梦。


你会记得,江布拉克忽如其来的飘雪,

你会记得,可可托海那片如痴如醉的白桦,

你会记得,喀纳斯山野里听见的那几声狼嚎,


色彩、画面、声音、像是流动的画卷,

陪伴着几万人与我们一起,去寻找 旅行的答案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很多年后,你或许依然记得,

和一千个人一起守望禾木的浩浩星辰。


远山之间,飘散着大片的浮云,雪白而皎洁,

不远处的小木屋,闪烁着依稀的灯火,

头顶之上,是一眨一眨的繁星,忽明忽暗。


我们头顶银河,细数繁星,藏匿在静夜之中,

望着不知是 流星 ,还是驶过的 “车灯” 许愿。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很多年后,你或许依然记得,

那天的五彩滩,色彩明艳的好不真实,

来自天南海北的人,齐聚直播间 为祖国庆生。


你或许依然记得,

日落之下的魔鬼城,仿佛一座座吞噬风沙的城堡,

野骆驼的叫声,撕扯在黄沙与晚霞之间。

你或许依然记得,

梦醒之际,转身后的绚烂烟花,如梦如幻。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不知有多少个人曾许下了心愿:

总有一天,一定要来看看日落与星河!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07. 旅行的故事,

未完待续......

“下个远方,与你不见不散。”

等一个人,陪我去北疆

8天,2000公里,

一个叫做北疆的梦缓缓醒来。


有人在生日当天,收到了从禾木寄出的明信片,

有人在千里之外,收到了跳跃着新疆音符的“手鼓”,

有人在期待着,下一次直播间的相遇,

有人已经在远方,寻找着自己的答案...

©VIVA旅行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