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刘洁:铁血忠魂两英烈——怀念我的爷爷和大伯

2021-10-12 13:07:34


日军入侵周村后,国某在鬼子逼迫下当了伪商会会长,他之前跟马耀南三兄弟都相识,潘建军(著名的抗日烈士)还给他当过联庄会民训团长,为解决起义后部队缺枪少粮问题,爷爷跟随马晓云、马天民、潘建军等几次找到国某,警告他不能当汉奸祸害老百姓,多重压力下


刘洁:铁血忠魂两英烈——怀念我的爷爷和大伯

l吕文章烈士画像

刘洁:铁血忠魂两英烈——怀念我的爷爷和大伯

吕文章、吕则敬烈士画像

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6周年,伟大的祖国迎来了新中国成立72华诞。在举国欢庆阖家团圆的时刻,我更加怀念我的爷爷和大伯,他们在抗日战场上英勇捐躯,为民族独立解放流尽了最后一滴血,正可谓:铁血铸忠魂,一门两英烈……

那是在1937年秋,茫茫夜色中一对父子行色匆匆,走在前面的是我的爷爷吕文章,身材高大魁梧,轮廓分明的脸上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透着坚毅果敢,紧随其后的是我的大伯吕则敬,二十出头的年纪有一副结实的身板。他们正赶往长山中学“游击战术训练班”,那里由长山中学校长马耀南和地下党员姚仲明、廖容标等,以开办民众夜校名义、实质为举行抗日武装起义做准备的秘密训练班即将开始……

这一年的12月26日,黑铁山起义打响了鲁中抗日第一枪,我爷爷和大伯父子二人义无反顾地参加了起义,从此走上了保家卫国与日本侵略者血战到底的抗日之路。

高头大马短长枪 侠肝义胆美名扬

我的爷爷吕文章,原名吕令珍,1901年10月出生,是长山县杏园子村(今属周村区)人。爷爷自幼聪慧机敏,14岁参加长山县保安大队一干就是22年。为养家糊口和保命,他冬练严寒夏练酷暑,练就一身过硬的功夫。他有一身好拳脚,三、四个人难以近身;他酷爱枪,曾为购买驳壳枪不惜变卖家产,身上常配有“两短一长”三支枪;他尤其擅长骑射,纵马驰骋,双手持枪左右开弓,天上打飞鸟、中间打扔飞的铜钱、地上打燃烧的香火头,弹无虚发,是远近闻名的神枪手。

爷爷为人豪爽、行侠仗义,遇人有难常会出手相助。1928年周村留旗院有一国姓富商,被国民党政府以通匪抗税之名关押到济南监狱生死未卜,家里想方设法花钱找关系疏通均无果。他们知道爷爷胆大心细又是性情中人,就找到他再三恳求救人。考虑到这人在百姓中名声还不坏,爷爷巧使计谋,租了一辆汽车,乔装打扮成政府官员的样子,独闯虎穴将国某从济南监狱提了出来,保他一命,此事一时在乡里被津津乐道广为流传。

日军入侵周村后,国某在鬼子逼迫下当了伪商会会长,他之前跟马耀南三兄弟都相识,潘建军(著名的抗日烈士)还给他当过联庄会民训团长,为解决起义后部队缺枪少粮问题,爷爷跟随马晓云、马天民、潘建军等几次找到国某,警告他不能当汉奸祸害老百姓,多重压力下他拿出不少钱款给部队买枪出粮。

马耀南学识渊博,在当地享有很高威望。1933年他应邀回乡任长山中学校长,爷爷与马耀南年龄相仿且早就相识,对他非常佩服开始追随他。马晓云、潘建军是行伍出身,都喜欢舞刀弄枪,爷爷常跟他们一起演习枪法、切磋武艺,交往很多。受马耀南等人的影响,“七七事变”后,爷爷走上抗日救国的道路。

1938年6月,黑铁山起义部队由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五军改编为八路军三支队,挑选政治意志过硬、军事能力强的人员组成了特务营,副司令员杨国夫兼任特务营第一任营长,潘建军任副营长。爷爷作为这支部队的骨干,他筹粮草、送情报、除汉奸、杀日伪、打攻坚战,在血与火的战斗中淬炼成一名忠肝义胆、智勇双全的八路军指挥员,留下了许多红色故事。

八面威风慑敌魄 一腔热血保家乡

1937年12月24日,日寇轰炸了长山县城,25日后沿胶济线很快占领了周村、张店、临淄等地。

黑铁山起义初期,遇到的最大困难,一是缺粮,二是少枪。爷爷参加起义前已是长山县保安大队的一个“头”,他善交际又仗义疏财,朋友多信息也广,熟悉长山县各村财主枪支情况。他发挥人熟情况熟的优势,走村串户,想方设法让财主们出粮缴枪不计其数,很多年轻人在爷爷的动员下参加了抗日队伍。

这时临淄李人凤也组建了一支近百人的青年学生抗日志愿军。1938年6月,马耀南给李人凤写了一封密信,请他们速加入八路军三支队共同抗日。那时时局混乱,日军、伪军、国民党顽固派、土匪等多股势力角逐在这片土地上,纵横盘踞,路途凶险,这封信军情紧急事关重大,危险困难面前,爷爷主动请缨,只身化妆成卖馒头的小商贩,昼夜兼程,穿过重重关卡,将信及时安全送给李人凤,之后他又接连传递了几次消息和情报。7月份,杨国夫率由特务营扩编的特务团(潘建军任团长),在临淄城北与李人凤会师,并顺利将其部整编到三支队,两路人马随即展开攻打临淄的战斗,爷爷随潘建军率领的特务团一马当先,激战五天,全歼敌人,攻克了临淄县城。

到敌占区探敌情、搞情报是特务团的重要任务。在侦查敌情时,面对危机和瞬息万变的情况,爷爷总能沉着机智化险为夷。一次,爷爷带队化妆去博山侦查敌情,路遇一帮土匪拦路,为了尽快脱身不与土匪纠缠,及时把情报带回去,面对敌众我寡的持枪土匪,爷爷不慌不忙摘下头上灰色礼帽,双眼一瞪冲土匪喊道:“也不看看老爷是谁?连我你们也敢劫!”有土匪认出他,忌惮他的枪法和威名,更被他的气势吓住,赶紧闪开道,恭恭敬敬送他们一行过去了。

1939年3月,国民党顽固派蓄意制造了太河惨案,潘建军等大批干部战士在太河惨案中牺牲,三支队损失严重。为打击反动派嚣张气焰,根据中央指示,八路军山东纵队1、3、4支队将联合对他们发起围歼。

部队南行前,在一个深夜,爷爷悄悄回了趟家。离家一年多,他只回过杏园子村一两次,还是因执行任务都来去匆匆。家中早已没有人,此刻空旷的院落里,几棵大桑树孤独地立在暗夜里,远处偶尔传来一声狗叫,让这个家显得更加落寞荒凉。从这儿距留旗院不足一公里,多年前潘建军率联庄民训团驻扎在留旗院时,只要有机会,爷爷就策马回乡,和他一起演练骑射、对打上几拳,两人感情日深。三支队成立特务营后,爷爷一直跟随潘建军转战南北,参加了无数战斗,在以特务营为主力的夜袭周村、卫固突击战、佯攻济南等战斗中擒匪首、搞策反、杀顽敌,立下很多战功。他们是上下级,更是生死战友和兄弟。

血债必须血来偿,爷爷早已请战誓为牺牲的战友们报仇!1939年4月,八路军从三个方向,联合对这支作恶多端的顽军发起歼灭战,敌人负隅顽抗,爷爷率部冲锋在前,毙敌无数,经过一周血战,八路军击溃顽军收复了太河一带。

大义忠烈显傲骨 视死如归写春秋

1939年6月,日伪5千余人将三支队机关及第7、第10团和特务团包围在刘家井子。三支队各部依托村里围墙顽强阻击,爷爷率特务团两个连坚守阵地寸土不让,打退敌4次冲锋。激战至黄昏,三支队以伤亡300余人的代价毙伤日伪800余人(其中日军500余人),重创敌军。天暗下来,司令员马耀南、副司令员杨国夫决定趁夜突围,特务团摸清敌情后,用密集的手榴弹炸开一条血路,突围后马耀南率7团等部、杨国夫率特务团和机关等部,兵分两路转移。7月,因汉奸告密马耀南在桓台牛旺庄遭鬼子伏击壮烈牺牲。

当时淄博的抗日形势已进入艰难时期,战斗愈来愈残酷,三支队减员严重。1939年9月,根据八路军第一纵队司令徐向前指示,三支队在博山池上一带进行了为期一个多月的整军,撤销团建制,将各团缩编为三个基干营。

1939年11月,时任特务营副营长的爷爷和一名年轻的警卫员,到博山池上八路军联络处,领取开辟清河抗日根据地的战斗部署。他们背着包由莱芜方向经过瓦全村,向村民问好路后翻过村外一座小山,进入一条小山沟时,与另一方向突然出现的一队四五十人的鬼子遭遇,短兵相接,双方相距三、四十米。爷爷和警卫员临危不惧,以一块高三、四米宽两米多的大石头为掩护,与鬼子展开激战,他左右开弓,枪声霎时响成一片,在打死打伤十余名鬼子后,终因寡不敌众,两人壮烈牺牲。面对他们的遗体气急败坏的鬼子进行了疯狂发泄,现场血肉模糊惨不忍睹,文件、本子散落一地。

确定在瓦全村牺牲的两名八路军是爷爷和他的警卫员,是因为爷爷随身携带的文件本子等物品认证了他的身份。鬼子走后,村里的党员带着瓦全村村民来到激战后的现场,他们收拾起爷爷两人的遗物,把他们偷偷埋葬在那个山沟里最平坦的一处高地上了!

1940年10月,爷爷牺牲整一年。爷爷和大伯参加起义初期,因为搞枪筹粮,父子有时还能见上一面,随着形势日益恶化严峻,敌我力量悬殊,三支队有时连续十几天都在打仗,不是与敌遭遇,就是被迫转移,两人很难有碰面机会。知道爷爷牺牲的消息后,大伯总想去爷爷坟上烧柱香磕个头,只是战事吃紧任务在身,忠孝不能两全,只能尽量控制自己不想这件事。10月是爷爷的生辰,这天大伯还是忍不住想到自己的父亲,想起1937年的10月……

面对山河破碎民不聊生,爷爷已抱定以身许国抗日杀敌的信念。在旧政府有二十多年丰富阅历的爷爷,见多了血腥和黑暗,早已预见到我奶奶和年仅4岁的我父亲母子俩,会因他们抗日遭日伪追杀。他经过深思熟虑,把母子二人秘密送出家乡隐姓埋名藏了起来,改姓刘。他用这种方法切割了与家人的关系,保护下这唯一血脉。

三年过去了,如今母子二人流落到何处了?

“吕则敬,准备出发了。”战友的呼唤打断了大伯的思绪。大伯参加起义后一直负责部队的后勤保障。1939年11月爷爷牺牲不久,三支队大部从博山池上一带出发,北越胶济铁路,经过近一年的浴血战斗,在胶济线以北,打开了清河平原抗日根据地的新局面!三支队三个基干营即将整编为山东纵队第三旅,对军需物资需求很大。

大伯和战友要去收集储备粮草的地方是张店石村,那里距胶济线很近,有三支队的秘密物资仓库。当时胶济线沿线都被鬼子严密封锁,大的村镇几乎被日伪占领,清乡扫荡非常频繁。在马耀南、潘建军等重要领导相继牺牲后,那些受不了残酷考验的人离队脱队,甚至叛变投敌告密,军备物资的收集储备十分困难。马天民就是去长山县西辛庄收集离队人员枪支时,被叛徒出卖牺牲的。

为了保障军需供应,大伯和战友们早已做好牺牲的准备!1940年10月的一天,当大伯和战友们冒着危险潜入敌占区时,由于叛徒告密,他们被鬼子包围,一行四人在马尚车站全部英勇牺牲。凶残的鬼子还强逼老百姓到车站认尸,声称300块大洋买一具全尸,有姓宋的烈士家人凑够大洋领走了亲人的遗体,而我大伯和其他烈士的遗体都被鬼子喂了狼狗!

我爷爷和我大伯父子二人抗日救国,一门两烈铁血忠魂!在他们抗日之路上,无论残酷斗争的考验、艰难困苦的生活,还是敌人的拉拢利诱,他们父子二人始终坚定不移跟着党,赤胆忠心、至死不渝。

爷爷吕文章牺牲得壮烈。他抛家舍业,誓死不当亡国奴,他牺牲在瓦全村,那里因“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故事而得名。爷爷和警卫员面对强敌,宁死不屈血战到底,用不畏强暴的血性诠释了这句话的内涵。

大伯吕则敬牺牲得惨烈。他牺牲时才25岁,还没成家,正是最好的青春年华,他不惧危险向死而生,用英勇无畏的热血书写了对祖国的忠诚。

如今,在淄博市革命烈士陵园苍松翠柏间,伫立着吕文章烈士和吕则敬烈士墓碑。每每面对我的这两位先辈的墓碑,他们爱国忧民为党不惜一切的革命精神,无不激励着我们晚辈继承先烈遗志,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努力的决心。

刘洁:铁血忠魂两英烈——怀念我的爷爷和大伯

作者简介:刘洁,山东淄博人,1966年出生,大学文化,高级职称,现在人民银行淄博市中心支行任职。业余时间爱好写作,作品散见于《中国金融》《金融研究》《淄博日报》及网络等媒体。

壹点号 柳泉金融文学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刘洁:铁血忠魂两英烈——怀念我的爷爷和大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