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知青往事」虬津那些年,知青那些事

2021-10-12 13:49:32


摒到第二年,我摒不住了,跑到县医院说,我想回上海,医生看看我的脚背,开出了一个证明:脚背高,不适合农村劳动。


虬津那些年,知青那些事

作者:庄天佑

那些年,虬津不叫镇,叫“人民公社”;那些年,先后有上百名上海知青在江西省永修县虬津公社插队落户。


原沪光青年队知青说,那些年,高康良是站上高坡挥手一呼,立即有人响应的一位知青大哥;张公渡后生老俵跷起大姆指:高康良,洽嗄(好样的)!那些年,没有名片,高康良就是沪光青年队、虬津知青闪光的名片。


老知青从没忘记青葱岁月里,当年虬津的那些事;共和国也永远记着“全国新长征突击手标兵”老知青高康良的故事。


从当年老知青的点滴讲述中,从“共和国故事70周年专题”《青春记忆》之“知青先进代表”珍贵史料中,我们回想那些年,重温那些事。

一 . 张公渡奋战洪水的故事

讲述人:连苏平.原张公渡一队上海知青

张公渡一队的知青点,隔着圩堤紧挨着修水河,是一个木质结构的瓦房,墙是竹片泥巴糊的,算是当时村里最好的房子了。


下乡第一年夏天(笔者按:1969年6月下旬),天降暴雨山洪暴发,队里通知防洪备粮,我们班10名知青,准备了硬梆梆的茶饼,储存在阁楼上备战洪水。


山洪下来了,不断冲涮着圩堤,经不住洪峰一波又一波的冲击,终于被拉开一个口子,洪水破堤而入。


水浸到我们屋前,作为知青班班长的高康良指挥把所有的行李物品搬上阁楼;水快要进屋了,高康良又带领全体知青转移上阁楼。后来发现,洪水夾带着上游漂下来的各种垃圾,在门前越堆越多,木屋承受不了阻力,汲汲可危。我们把二扇门板卸掉,再把四周的墙拆光打通,让水穿流而过。人说家徒四壁,我们连四壁也没有了!


天下着雨,10个人透过楼板的隙缝看着洪水上涨,发现水中有蛇,盘曲于屋柱,企图沿着柱子爬上来。于是我们每人手拿一枝竹竿,蛇一靠近立即挑拨下去。


晚上,屋里的水已齐大腿。高康良下楼,看看还有什么东西需要搬上来,我在后面小心翼翼地提着煤油灯。


家徒四壁,其实已经没什么可搬的了,远远地望见灶台上有团黑乎乎的东西,以为是抹布。不行,抹布也要带上去。高康良是近视眼,手抓到“抹布”,惊魂地大叫一声:蛇!随之“连滚带爬”地回到楼上。实在是太可怖了!


茶饼吃完了,锅中的剩饭已长毛不能吃了,10个人断了炊。正在这时生产队派人划着船,给我们送来了一锅香喷喷的白米饭,感动的大家是热泪盈眶。

“在抗洪抢险战斗中,高康良冒着危险抢着下水去堵漏,他在堤上跑来跑去,在水里钻进钻出,连续两天两夜没合眼。洪水被制服了,高康良圆满地完成了上山下乡的第一份答卷。”


“在洪水退后的运土修堤和送肥抢种中,别人是挑两只土箕,他却挑4只,扁担挑断了换一根。队里分配农活,每次他都要求拣最重、最脏的干。”


“1974年,高康良担任了大队副主任,团总支书记。”

二. 沪光青年队的故事

讲述者:汪迪.原鄱坂二队、沪光青年队上海知青;王康华.原张公渡四队、沪光青年队上海知青


讲述(并执笔)者:徐丽华.原张公渡三队、沪光青年队上海知青


汪迪:

1975年秋天成立“沪光青年队”,我本不想去。下乡插队快六个年头,我认真“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正在复习功课积极备考,去麻洲青年队新地方,不是前功尽弃了吗?队长高康良动员我,我说出了心里的想法。高康良说,到青年队会一视同仁,劳动好优先推荐。


青年队成立一开始就有两件大事要干,首先是在山顶挖一条水渠,引水上山把荒山变良田,第二是在一片山头挖坑种果树。这两样都是非常辛苦的重活,我整天埋头苦干,是青年队的主要劳动力。第二年我脱颖而出如愿以偿进了上海交大。现在想来,当时成立青年队,高康良是有远大理想的。


徐丽华:

沪光青年队的成立于我而言,最大的好处莫过于不用为一日三餐犯愁——知青食堂,我的福音。


从小喜欢绣花织毛衣,哼着小曲踩缝纫机的我,虽然也帮妈妈洗菜做饭,却一点也不喜欢烹饪。不曾想知青食堂的大任后来却落在了我的头上。


最初,队长高康良让队里的女知青一人一天轮流做饭,我以为这个模式会一直延续下去。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会变成我一个人的事情。


我喜欢到大田里,迎着清风,沐着阳光,插着红薯苗……。哼着“越苦越累心越甜”,淋着细雨,拔出带泥的红薯,硕果带来欣喜。


嗯,在高队长的带领下,风吹日晒雨淋都变成了有意义的事情。看,带着笑容扛着锄头走在前面的高队长,裤腿卷得一只高一只低,很滑稽,心里只想笑。好歹一个大队长,咋这么不修边幅呢?转念又一想,高队长要把宝贵的时间用来思考大事——知青队的未来锦绣前景,裤腿吗,往上一撸,一秒而成。不会像我们那样一折一折地往上翻,还要对称。


真希望有个人可以把我换下来,喜欢室内工作的人还是有的。高队长不容置疑的决定让我不得不打消换岗的念头,服从领导安排的组织观念是坚定的。高队长说:大家辛勤劳动回来,齐聚食堂,吃上热气腾腾的饭菜,仿佛回家。我暗暗下定决心要尽力做到最好,不辜负高队长的信任,让大家有回家的感觉。从此开始了日复一日与锅碗瓢盆打交道的工作。


点着油灯,凝望晨星,炊烟袅袅升起;繁星坠落,灶堂熄火,记录当天账目。


不远处,传来队友们的欢笑声……


王康华:

1978年知青“大返城”,青年队绝大部分的知青都“顶替”或者“病退”回上海了,我木知木觉还在队里,人家告诉我,到县医院出一个证明,可以回上海去了。我回答人家,我身体那么好,哪里也没毛病,怎么让医生开出证明?人家说我傻。


摒到第二年,我摒不住了,跑到县医院说,我想回上海,医生看看我的脚背,开出了一个证明:脚背高,不适合农村劳动。


1979年2月,我离别虬津。我是最后一个告别沪光青年队的上海知青。我离开时,只知道队长高康良还在沪光青年队里。


“1975年秋,公社党委为了便于领导,让知识青年更好地在农村发挥作用,决定把分散在全公社的24名上海知青,集并到麻洲大队涂家岭上,建立个独立核算的知青认,并让高康良负责。”


“1978年夏末秋初,正当高康良带领大家奋战“三秋”的紧张时刻,社会上一股“回城风”刮到了涂家岭上。没几天,在农村战斗了近10年的伙伴们纷纷离开了,队里除了几个老农,只剩下了高康良和另一名知青。禾苗没人管,拖拉机没人开。而且又偏偏碰上了罕见的大旱……”


“在这严峻的关头,为了不使这个队垮下去,高康良还兼出纳、拖拉机驾驶员等工作,一个人干几个人的活。为了不使知青队这年的收入减少,他组织拖拉机为造纸厂运稻草赚运费,他每天4时就起床,一直忙到晚上十一、二点。在他的带领和精心组织下,秋收秋种任务胜利完成,油菜种得比上一年还多。”


“高康良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做出了贡献,党和人民给了他很高的荣誉。


他先后两次上北京,受到中央领导的亲切接见。


高康良荣获全省新长征突击手和全国新长征突击手标兵的光荣称号,当选为省五届人大常委和全国青联委员。”

「知青往事」虬津那些年,知青那些事

原上海知青,全国新长征突击手标兵—高康良

「知青往事」虬津那些年,知青那些事

张公渡大队田埠生产队上海知青在田间劳动。

「知青往事」虬津那些年,知青那些事

1976年,高康良(上)带领沪光青年队上海知青参加生产队劳动。

「知青往事」虬津那些年,知青那些事

1979年8月,高康良参加国务院知青领导小组在京召开的部分省市自治区上山下乡先进代表座谈会,受到华国锋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并集体合影。

「知青往事」虬津那些年,知青那些事

「知青往事」虬津那些年,知青那些事

2008年回江西,在柘林水库合影。

自左至右:

前排吕芳明.朱玉芬.熊玉莲.薛龙娣.王蓓玲.杨小妹.马雅萍

后排王康华.高康良.王文彪.庄天佑.李武龙.汪迪.吴莹如

「知青往事」虬津那些年,知青那些事

2019年12月笔者(右)和吴莹如(左,原沪光青年队知青)采访高康良合影。


作者:庄天佑

来源:老知青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