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成也独孤,败也独孤。独孤皇后对隋文帝的影响

2021-10-12 14:07:45


高颖妻子死后,独孤皇后劝说隋文帝替高颖再娶,高颖拒绝了皇帝皇后的善意,却与小妾生子。


独孤皇后既文献皇后(公元约543年——602年),名伽罗,隋朝云中(位于今山西大同)人。北周大司马,河内公独孤信之七女。独孤伽罗14岁的时候,其父将她许配给北周柱国大将军,隋国公杨忠之子杨坚。隋文帝继位之后,封为文献皇后。

成也独孤,败也独孤。独孤皇后对隋文帝的影响

一、力挺杨坚登皇位

周宣帝暴病而亡,宣帝之子静帝年方九岁,最高皇权陷入真空,外戚杨坚入宫辅政。杨坚和独孤伽罗的人生,始终都在政治险恶的惊涛骇浪中度过,由此积累下了丰富的政治斗争经验。通过一番斗争,杨坚反制住宣帝幸臣,控制了中央权力中枢。此时,杨坚遇到个人命运与国家命运的生死抉择。他可以保存年幼的周帝,做一个掌握实权的权臣,减少北周旧城的反对。也可以趁机取而代之代周自立,但这对根基薄弱他来说,实在是一件一步不慎身死族灭的危险之事。何去何从?杨坚犹豫不决,就在这个关键时刻,独孤伽罗派心腹入宫,向杨坚进言:“大事已然,骑兽之势,必不得下,勉之!”他很可能吸收了宇文护的教训,与其做权臣,身败名裂,不如干脆自己当皇帝,改朝换代成一世之雄。妻子的一句话点破了杨坚的处境,也给杨坚最大的支持和鼓舞,他顿下决心。公元581。杨坚废周称帝,改国号为隋,成了隋文帝。独孤伽罗在关键时刻,表现出了果敢善断的政治家之魄。

成也独孤,败也独孤。独孤皇后对隋文帝的影响

二、“二圣”同心开盛世。

隋朝建立以后,文帝先征突厥,再灭南陈,重新统一了中国。同时,文帝励精图治,勤于政事,使隋朝迅速强盛。这些成就的取得,自然也有独孤皇后的一份功劳。据说。每次文帝上朝时,他必与之并辇而行,至阁而止,派宦官跟随文帝监察朝政,“政有所失,随则匡正,多有弘益”。等文帝退朝后,她必然婉言进谏。由于看问题有见地,文帝常常采纳她的意见,宫中的人甚至将它与文帝并称“二圣”。

文献皇后柔顺恭孝,生活简朴,但赏罚分明,自律甚严。开皇初年,突厥与隋互市,出售一筐明珠,价值八百万,幽州总管殷寿劝皇后买下。他婉言谢绝的说:“虽我所需也,当今戎狄屡寇,将士疲劳,未若以八百万分赏有功者!”此举立刻朝野传闻受到百官称赞。大都督崔长仁是文献皇后表兄,犯罪当死,隋文帝看在皇后情面,有意赦免其罪,皇后进谏说::“国家之事,岂可顾私。”谁将崔长仁处死?皇后异母兄弟独孤陀因滋酒逞凶残害百姓,曾受过皇后指责,故而怀恨在心,常以猫鬼诅咒皇后,按律当斩。皇后虽然气得三天没有进食,但最后还是请求文帝赦免其罪。皇后说:“如果独孤陀蠹政害民,妾不敢为其说情,但如今独孤陀是因为诅咒我而犯罪,所以我敢请求赦免他。”于是独孤陀被免死,独孤皇后这种节俭朴素不纵容外戚,自觉维护皇权的态度,赢得了隋文帝的尊重,体现出贤内助的风范。

三 、后宫专政惹夫怒

成也独孤,败也独孤。独孤皇后对隋文帝的影响

独孤皇后的种种事迹表明是一位难得的贤妻,然而“性有妒忌,后宫莫敢进御。 尉迟迥女孙有美色,先在宫中,帝于仁寿宫见而悦之,因得幸,后伺帝听朝,阴杀之。”悲愤交加的杨坚一气之下,“单骑从苑中出,不由径路,入山谷间二十余里。”高颖和杨素看见赶紧去追,苦劝皇帝回去。隋文帝长叹一声:“吾贵为天子,不得自由。”清朝的赵翼写道:“独孤皇后善妒,殃及臣子。”独孤皇后不但不许自己的丈夫纳妾,也不准朝中大臣们娶小老婆“见朝士及诸王有妾孕者,必劝上斥之。”不得重用。高颖妻子死后,独孤皇后劝说隋文帝替高颖再娶,高颖拒绝了皇帝皇后的善意,却与小妾生子。这使得独孤皇后非常不满。开始在隋文帝面前不断诋毁高颖,终于高颖革职为民。

独孤伽罗在新婚之际提出“无异生之子”的要求,要杨坚立誓。后来,杨坚也做到了,诸王子都是独孤氏所生。文帝曾得意的说:“前代皇帝内宠太多,往往由于嬖爱而废嫡立幼,我没有姬妾,五个儿子都是皇后所生,必然会和睦相处,不像前朝那样发生争夺。”倒不是,杨坚重信用守誓言,而是独孤皇后实在管制太严。独孤皇后殁后,为结发妻子办完丧事,便以年逾花甲之高龄,接连召幸陈宣华夫人和蔡容华夫人。陈宣华夫人原是陈后主的妹妹。生的国色天香,闭月羞花。蔡容华夫人也是南国佳人,一样风流娇媚。二人早已入宫文帝也早有意。只是以往爱与独孤皇后而无缘德性。从此,隋文帝日日欢宴,比独孤氏在时放浪了不少。

四、废易太子背恶名

杨坚取北周而代之,建立隋朝,改元开皇。独孤氏为皇后。长子杨勇为皇太子。其余四子都封了王:晋王杨广,秦王杨俊,越王杨季,汉王杨谅。

太子杨勇生性率直为人宽厚。符合守成之君的要求。隋文帝对她寄予厚望。独孤皇后也为太子杨勇选定了武将元孝矩之女为太子妃。元妃端庄有礼,独孤皇后认为它十分适合将来母仪天下。但太子生活奢侈性喜浮华。嫌元妃过于拘谨,喜欢上了活泼乖巧,楚楚动人的云昭训,因妾嫌妻,独孤皇后听到风声后极为气愤。每当杨勇入宫见独孤皇后,独孤皇后从来没有好脸色。本来杨坚对于太子十分信任,常让他参决政事,杨勇提出的意见,杨坚总是乐于采纳。因为独孤皇后的枕边风,杨坚对太子也有了看法。

这时候,生性狡诈诡谲,善于矫饰逢迎的杨广趁虚而入。他早有夺嫡的心思。揣摩了独孤皇后的性情,一味迎合。杨广与萧妃如胶似漆,后宫虽有美人无数,为取悦于独孤皇后,杨广不惜将其他姬妾所生骨肉命人掐死。只有正妃萧氏所生之子,才禀告父母造成假象,独孤皇后的情感开始迅速向杨广倾斜。

开皇十一年,失宠的元氏得了急病,两天之后就去世了。独孤皇后怀疑元氏的死是太子杨勇下毒所致,为妾杀妻。这时使独孤皇后大怒,坚定了她废黜太子的决心。为此,强势的独孤皇后联络一直图谋上位的宰相杨素。在宫里,朝廷里上下其手,一方面打击支持太子的宰相高莹,不断寻求太子的过失,乃至最后诬陷太子谋反。另一方面,则不断在隋文帝面前树立晋王杨广的正面形象。最终,开皇二十年,在独孤皇后的主张下,隋文帝以太子“性识庸暗,仁孝无闻,昵近小人,委任奸妄。”的罪名将他废为庶人。一个月后,又是在独孤皇后的授意下,“不好声色,专宠嫡妻”的杨广被立为太子。这就是著名的“废易太子事件。”

成也独孤,败也独孤。独孤皇后对隋文帝的影响

独孤皇后废立太子一直被认为是独孤皇后最大的失误。因为他所喜欢的杨广虽然在立为太子前表现上佳。但此后却逐渐露出狰狞面目。据史料村仁寿四年,隋文帝临幸仁寿宫,不幸染病,日渐危重。太子杨广一方面与宰相杨素议论皇帝死后接班事宜,一方面,调戏宣华夫人,这两件事,让隋文帝大怒,欲废除杨广重新立杨勇为太子。结果杨广先发制人派人囚禁隋文帝,并杀死太子杨勇,隋文帝也因此暴崩。据《资治通鉴》记载,隋文帝在临死之前,曾哀叹道:“畜生何足托 大事,独孤误我!”似乎对当年听信独孤皇后的怂恿废嫡立幼颇为悔恨。不久,杨广即位,是历史上最荒淫无道的隋炀帝。短短十几年,便将其父杨坚苦心经营数十年的隋帝国,折腾的摇摇欲坠炀帝亡国,独孤皇后,自然也难逃其咎。

仁寿二年八月。独孤皇后病逝于永安宫,终年59岁,葬于太陵。结婚40多年,当皇帝20多年,隋文帝已经习惯依赖独孤皇后坚定的意志和敏感务实的政治智慧了。现在这个支撑一倒,隋文帝这座大厦也就立刻开始倾颓。独孤皇后对杨坚来说,是他建立隋朝的幕后指挥者,同时,对于隋朝来说,独孤皇后废长立幼加速了隋朝走向灭亡。可以说成也独孤,亡也独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