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抗美援朝是厚重的宣言书

2021-10-12 14:37:33


五十多年前,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与中国人民所表现出的不怕帝国主义,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胆识与豪气,不仅向全世界宣告了东方人民的新生及其不可战胜的力量,同时它将永远昭示我们的子孙后代,牢记历史,继承先辈精神,并以之去建设我们的社会主义国家,去正


​70年多前,正当全国人民从各方面落实1950年6月召开的党的七届三中全会的部署,为争取财政经济状况好转而斗争的时候,朝鲜内战爆发。美国随即派兵进行武装干涉,发动对朝鲜的全面战争,同时派遣第七舰队入侵台湾海峡。新中国的安全受到严重的外来威胁,这对于刚刚执政的中国共产党来说,是一场极其严峻的考验。应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的请求,在反复权衡利弊之后,中共中央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决策,毅然派遣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经过两年零九个月军事、政治的较量,中国人民取得了抗美援朝战争的伟大胜利。

抗美援朝是厚重的宣言书

1951年10月23日,毛泽东主席就曾在庄严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体会议上,向美国政府、向全世界郑重声明:“……我们的敌人认为: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面前摆着重重的困难,他们又用侵略战争来反对我们,我们没有可能克服自己的困难,没有可能反击侵略者。出于敌人的意料之外,我们居然能够克服自己的困难,居然能够反击侵略者,并获得伟大的胜利。我们的敌人眼光短浅,他们看不到我们这种国内国际伟大团结的力量,他们看不到由外国帝国主义欺负中国人民的时代,已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而永远宣告结束了……”

此时的毛泽东主席,他不仅考虑着新中国当时的处境,同时谋划着新中国长远的未来。

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极大地提高了中国共产党在全国人民心中的威信。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严峻考验,党权衡利弊得失,作出了经得起历史考验的战略决策。

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提高了中国人民的民族自信心和民族自感,使一部分曾经对美帝国主义抱有恐惧和幻想的人们受到深刻教育而觉悟起来。在抗美援朝运动中,中国人民发扬高度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精神,极大地鼓舞起革命热情和生产积极性,中国的社会动员能力和组织能力得到空前提高。

抗美援朝是厚重的宣言书

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表明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军队在过去长期革命战争年代形成的以弱胜强的人民战争思想仍然适用于现代战争。正如毛泽东主席所指出的:“我们的经验是依靠人民,再加上一个比较正确的领导,就可以用我们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的敌人。”在敌我双方经济力量和军队武器装备对比悬殊,极不对称的情况下,我军经受了现代战争的洗礼,锻炼出一大批适应现代战争需要的军事人才,创造了依靠劣势装备打赢现代战争的一系列新经验新战法。通过这场战争,人民军队建设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我国军事思想和理论得到极大丰富,军事科学技术有了很大提高,人民解放军由过去的单一兵种作战过渡到现代多军兵种作战,向国防现代化方向迈出了一大步,加速了人民军队的建设。

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顶住了美国侵略扩张的势头,维护了亚洲和世界的和平,使新中国的国际威望空前提高,包括美苏在内的世界各国都感到必须重新估计中国在亚洲和国际事务中的地位和分量。

我想,倘若说,红军长征是宣言书、宣传队、播种机,那么,抗美援朝也可称是全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向世界展示这一伟大胜利的宣言书、宣传队、播种机。

抗美援朝是厚重的宣言书

前几天,我整理一个书箱时,在牛皮纸大信封里,意外翻到了2003年6月(18年前),在纪念《朝鲜停战协定》签订50周年前夕,我采访著名作家魏巍的一篇并没有发表出来的文章。在发黄的稿子上,有魏巍同志密密麻麻修订后的文字,令我感佩。2008年8月24日,魏巍同志因病医治无效在301医院逝世,享年88岁。

抗美援朝是厚重的宣言书

在抗美援朝战争巨片《长津湖》热映之际,我抄录这篇访谈录,献给那些为国捐躯、奉献青春热血的志愿军将士——

2003年6月22日下午,一场夏雨洗涤了北京西山八大处,空气分外清新。

在一位战士的引领下,我从北京军区大院的西门进来,沿着盘山水泥路,来到半山坡上的一座小院。

精神矍铄的魏巍老人得知我要来采访他,早早就在一楼客厅里等我了。他穿着一条旧式绿军裤,两道寿眉给人祥瑞和蔼之感。客厅的墙壁上挂着画家李琦的画作鲁迅肖像,两侧是魏巍同志书写的“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任天上云卷云舒”条幅。西墙上是一个大的镜框,框内装裱的是他的另一幅书法作品——毛泽东词《沁园春·长沙》。

抗美援朝是厚重的宣言书

魏巍,1920年3月生于河南郑州,原名魏鸿杰。17岁辗转跋涉到山西临汾赵城马牧村,找到了八路军115师军政干校投考,入学时把名字改为“魏巍”。入学一个月后,115师军政干校并入八路军总部随营学校。1938年初,八路军总部随营学校转到延安编进抗大,魏巍被编入抗大三期政治队学习,并于1938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12月,他作为八路军记者团的成员,来到晋察冀边区,被分配到晋察冀军区政治部宣传部编辑科当干事,编辑《抗敌副刊》,后又被分到部队当文化干事,经历了平津战役及整个华北解放战争。北平解放后,被任命为华北野战军骑兵第六师第十六骑兵团政委,随部进军陕西、宁夏,参加到解放大西北和剿匪斗争中去。

1950年5月,他从宁夏奉调回京任解放军总政治部学校教育科副科长。同年12月,他主动请缨,第一次赴朝调查了解美军战俘的情况,随后留在了战地采访部队。

1951年3月,他从朝鲜回国,调任《解放军文艺》副主编。4月11日,他撰写的战地通讯《谁是最可爱的人》在《人民日报》头版发表。毛泽东主席读后批示“印发全军”。朱德同志读了这篇文章连声称赞:“写得好,很好!”《谁是最可爱的人》在全国以及朝鲜战场的志愿军内部产生极其强烈的反响,鼓舞了部队的斗志和士气,激发了国内开展抗美援朝运动的热情。自此,“最可爱的人”便成为志愿军官兵的光荣称号,从此,写给“最可爱的人”的慰问信,雪片似的从祖国四面八方飞过鸭绿江,魏巍的名字也由此传遍全国。后来,《谁是最可爱的人》入选中学语文课本,影响了几代中国人。

抗美援朝是厚重的宣言书

从1950年到1958年,魏巍三次赴朝。在志愿军撤离朝鲜的时候,他还写了《依依惜别的深情》等文章。这些朝鲜通讯后来被结集出版为《谁是最可爱的人》一书,并被译成多种外国文字。魏巍长期在部队工作,曾任总政创作室副主任,北京军区文化部部长,北京军区政治部顾问等。魏巍是一届、二届、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他还是中国文联荣誉委员,中国作协荣誉委员。他的长篇小说《东方》获首届茅盾文学奖、首届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奖和首届人民文学奖,长篇小说《地球的红飘带》获“人生的路标”奖及人民文学奖。

抗美援朝是厚重的宣言书

抗美援朝是厚重的宣言书

魏巍同志告诉我:“今年是抗美援朝战争胜利50周年,在全国举行一些纪念活动非常有意义。前几天辽宁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给我来信,要我写点东西,我给他们寄去了我写的一幅字:‘抗美援朝的胜利,是中华民族最辉煌的纪念碑’。严格地说,应该是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是中华民族近代史上最辉煌的纪念碑。”

经过三年浴血奋战,中朝人民胜利了,东方胜利了!美帝国主义在其霸道史上第一次遭到了沉重的打击,世界人民拍手称快,华尔街舆论大哗。侵略者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只能哆嗦着手在停战协定上签字。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经受住了抗美援朝战争的严峻考验。

魏巍深情地回忆了50多年前的那段战火纷飞的岁月……

1950年12月中旬,魏巍接到任务,到朝鲜去了解美军战俘的政治思想情况。此次与他共同执行任务的有新华社的顾问、英国共产党伦敦区的书记夏庇若同志和新华社的处长陈龙同志。风雪弥漫,他们组成一个小组到了朝鲜。在志愿军总部与政治部主任杜平同志见了面后就前往碧潼战俘营了解美军情况。魏巍等三人在那里接触了许多美国士兵和军官,同他们进行了个别谈话。这些俘虏中不少是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官兵,多数表现出厌战情绪,不愿远离故土,不理解也不愿意参加这次战争。

他们完成了调查美军情况的任务,给总政写了一份报告。可是大家不约而同地都想到前方阵地去看看。于是他们顶着严冬的风雪,冒着敌机、敌炮的轰炸奔赴汉江南岸。夏庇若等同志到了汉城,魏巍则到了前线部队。

在志愿军里,魏巍耳闻目睹了许多撼人心魄的事情,他决心留下来。此次在部队采访历时三个月,他看到我们的战士在面临艰巨的任务和艰苦的环境时所表现出的英勇、顽强的精神,比起过去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所看到的还有更高的发展,特别是这种英勇精神的普遍性,更是空前的。伤员随队作战的比住院疗养的人数还多,这是世界战争史上的奇迹。

在朝鲜时,魏巍曾无数次问过自己,我们的战士为什么那么英勇,硬是不怕死呢!那种高度的英雄气概是怎样产生的呢?他带着这些问题访问了志愿军中各种岗位上的同志。

魏巍同志说:“他们由于锻炼与认识的不同,虽然有些差异,但是都有着共同的一点,即对于伟大祖国的爱,对于朝鲜人民深刻的同情,和在这基础上做一个革命英雄的荣誉心。于是,我了解了在党的教育下这种伟大深厚的爱国主义与国际主义的思想和感情,就是我们的战士英勇无畏的最基本的动力。”

“近100年来,我们中华民族经历了许多灾难和不幸,签订了许多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抗日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是中国人民战争史上的华章。抗日战争的胜利是国共两党合作下取得的。而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却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夺取的。那时中国人民刚刚胜利,新中国刚刚成立不久,西藏还没有解放。立足未稳,战争的创伤还没有恢复。敌我力量悬殊很大,武器装备也不好,美强我弱。我们打败了美国支持的蒋介石,还不曾与美军直接交手。我们处在恢复百孔千疮经济的艰难时期,美帝国主义打来了,你能够说,现在我们没有力量,要先把经济搞上去,不去支援朝鲜?唇亡齿寒呀,不能!所以,‘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八个字成了全国人民的强大精神动力。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有四个方面的决定因素:一是毛泽东同志的英明决策和指挥,如果不具有毛泽东同志那种异于常人的胆略,是不会做出这种果断的决策的;二是我们的将士无比英勇;三是全国人民的大力支援;四是与朝鲜军民的亲密合作。正是这四方面的因素,才充分发挥了正义战争的威力,越战越强,最后才达到了完全的胜利。”

我分明看得出魏巍老人眼神里有一种对信仰的坚定和执着。

“记得杨得志司令员和我谈话时说到:我们对军事形势要有正确的估计,当前,美军攻下我们的阵地是不可能的,上甘岭的战斗就是一个例子。而我们志愿军却可以攻破敌人的阵地,金城战役就是一个例子。所以美国不能不同意停战。”

魏巍同志说:“中国人民志愿军与朝鲜军民并肩奋战,击败了美帝国主义的猖狂进攻,保卫了中朝两国的社会主义制度,也保卫了世界和平。抗美援朝战争,空前沉重地打击了美帝国主义,使这个最强大、最凶恶的帝国主义遭受空前未有的失败。五十多年前,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与中国人民所表现出的不怕帝国主义,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胆识与豪气,不仅向全世界宣告了东方人民的新生及其不可战胜的力量,同时它将永远昭示我们的子孙后代,牢记历史,继承先辈精神,并以之去建设我们的社会主义国家,去正确认识和对待世界上发生的种种事情,并百倍地提高警惕以防止和反对帝国主义随时可能发动的侵略战争。”

说起眼下朝鲜半岛的局势,他说:“多年来,美国的根本意图就是要独霸世界,成为一个新的‘罗马帝国’。人类进入21世纪,美国小布什总统上台,四处出击,搞单边主义,制造什么伊朗、朝鲜‘邪恶轴心’、‘无赖国家’论。刚打完阿富汗,又不顾联合国安理会和全世界大多数国家的反对,独断专行,对伊拉克发动战争。其目的就是控制中东战略要地和中东石油。可以说美国是全世界祸乱的中心和根源,是祸乱中心,是反革命的中心。当今世界上一个最大的恐怖主义来源就是美帝国主义。以‘9·11’事件、反恐、禁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反对独裁政权等为借口,把一些敢于公然反对它的国家定为‘潜在的敌人’,宣扬要‘先发制人’,开始向一个又一个国家进攻。打了南斯拉夫,打阿富汗;打了阿富汗,又打伊拉克。现在又向朝鲜、伊朗、叙利亚挑衅施压。所以说,今年纪念抗美援朝战争胜利50周年具有特别的意义。”

抗美援朝是厚重的宣言书

最后,我问魏老:“当前朝鲜形势显得很紧张,已成为世界关注的热点,您对此有何看法?”

魏巍回答说:“我只看出一点。就是美国企图利用中朝关系促使中国向朝鲜施加压力。显然它是包藏祸心的,那就是挑拨与破坏中朝友好关系,以便各个击破。中国决不可上当。”

从1953年板门店停战协定签字开始,到20世纪60年代,有30多个国家与中国建交,新中国真正迈开了登上国际舞台的脚步,这其实也为1971年美国总统特使基辛格访华和我国在广大第三世界国家的支持下进入联合国铺平了道路。

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为中国赢得了50多年的和平建设环境,也为后来的改革开放赢来了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使得中华民族以崭新的面貌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以鲜血浇灌友谊之花的中朝两国,在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中,中朝友谊升华到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阶段。两国之间亲如一家的深情厚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比拟,也没有任何一种力量可以动摇,那浸透志愿军烈士鲜血的三千里锦绣江山可以作证。在波澜壮阔的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宏伟史诗中,中朝友谊一定会续写新的篇章。

来源:党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