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乡土散文:乡思

2021-10-12 14:42:57


    很久很久以前,这个小乡村还很贫穷,人们都住着土坯茅草房,或土坯瓦房,村里房舍稀疏,空场很多,每个空场都生长着树,有槐树,有榆树,有椿树,有楸树…


乡土散文:乡思

乡土散文:乡思

文:尘埃一花

太阳渐渐落山,夜幕徐徐拉开,我生命中的一天又伴着身边的河水,消失得无影无踪。白天难挨,夜晚更难挨。最是月圆风清的夜晚,浓浓的乡思涌入我的的心里,像那河水,急促地向前奔流,猛烈地冲撞着我这颗苍老的心。

这乡思已伴随我五年了。

世上任何事物都是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的。怎会想到,我到了垂暮之年,会被作为风景树,移居到这个城市的河滨。其实,我并不美,我是槐树中很普通的一员,年轻时,也没有婀娜的身姿,飘逸的秀发,细腻的皮肤,现在已是老态龙钟、风烛残年,样子更加丑陋,根本不是美化城市环境的料,但城里人大约是看中了我的苍老,让我来增添一份古老的韵味吧,锯去我的头颅和手臂,把我的身躯和腿脚用车运到这里,栽在堆起的一堆黄土里。

乡土散文:乡思

乡土散文:乡思

身在异乡为异客,乡情缱绻无尽时。五年来,我时时刻刻都被浓浓的乡思缠绕着。

我生长在一个偏僻的小乡村,村庄前面是小河,后面是黄土坡。这里虽然地瘠人贫,但环境清幽,民风淳朴。我长在村子中央,是一棵大槐树的种子落入土里发芽成长起来的。我珍惜自己的生命,努力地吮吸着灿烂的阳光和地下的水分,坚忍不拔地成长,走过了童年、少年、青年、壮年,迈入了老年的行列。那个小乡村是我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那里有我浓如陈年老酒般香醇的亲情和友情!

很久很久以前,这个小乡村还很贫穷,人们都住着土坯茅草房,或土坯瓦房,村里房舍稀疏,空场很多,每个空场都生长着树,有槐树,有榆树,有椿树,有楸树……粗的,细的,高的,矮的,都长得郁郁葱葱,整个村庄就像一片绿色的海洋。各种鸟在树枝间追逐嬉戏,婉转鸣叫,树们有时哗哗啦啦地大声交谈,有时窸窸窣窣地小声私语。村民们农闲时,都围坐在大树的浓荫下,女的,边做针线活,边闲聊,男的,或下棋,或打牌,小孩们在玩自己喜欢的游戏,在大人中间窜来窜去,整个场面呈现出愉悦、祥和和温馨的浓厚氛围。

我所生长的地方是一片开阔地,这里共有六棵两人合抱的大树,下面的空地被树荫遮得严严实实,不见天日。我相对小些,长在空场的边缘,一户人家厢房的山墙边。这个空场是村民的重要集会地点,队里开会,在这里,江湖艺人来村里表演,在这里,人们吃饭,在这里。一日三餐,村里的人们都端着粗瓷大腕,从四面八方来到这里,吃着饭,讲述着自己的见闻,谈论着天文地理,品评着社会实事。这里是村里名副其实的政治、文化中心。

后来,村民响应国家号召,大炼钢铁,炼钢铁需要柴,就开始砍伐村里的大树,空场里的大树当然难逃此劫,我当时虽然小些,但也在砍伐之列。就在队长领着村民兴冲冲地来砍伐我时,我的主人—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大娘死死地抱住我,不让人们砍伐,队长没有办法,就放过了我,使我逃过了生命中的一劫。

乡土散文:乡思

乡土散文:乡思

再后来,人们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有的做生意,有的外出打工,腰包越来越鼓了。富裕了的人们,开始扒旧房盖新房。每家都砍去自家宅基地里的树木,把房子盖得宽宽大大。我的主人—那位老大娘的儿子也想砍掉我,平整宅基地,盖出宽宽大大的房子。但老大娘死活不答应,她说,我过去救过她们一家人的命,保留我,既能报我的恩,又能让我继续为她家造福。老大娘的坚持,使我又一次逃过了生命中的一劫。

是呀,老大娘说得没错。过去,老大娘家和村里人们生活艰苦,一到春天,就没得吃的,饥饿的村民就吃槐叶、槐花,还有榆钱、野菜,维持生命。村民日子好过后,我们还可以发挥自己的价值,为他们带来绿荫和花香。一个村庄,没有树,人们也能生存,但有了树,人们生存的环境就会更清幽,更清爽。

我非常感激这位老大娘,以更加旺盛的生命力,回报她的救命之恩。每到春天,我都长出满树碧绿的叶子,开出满树的花,为老大娘一家人,也为所有村民,献出更浓的绿荫,更美的花儿,更多的凉爽,更多的花香。我是真心期望村民像以前一样,采我的花,当菜吃的。可以炒鸡蛋,可以凉调,吃着甜香甜香的。可村民生活水平提高以后,很少有人吃我的花了。老大娘是每年都要找小朋友帮她从我身上采一些花儿的,她爱用我的花炒鸡蛋吃。每次,她坐在我的绿荫下,吃着槐花炒鸡蛋,我都激动得浑身哗哗啦啦直响。

那时,村庄里只有两棵大树。另一棵是榆树,也是大炼钢铁时,被一村民拼命保留下来的,它的年龄和我相仿。它长在村子的北边,距我有二百来米远。我们俩个是无话不谈的老朋友。我们岁数大了,又耐不住寂寞,就经常聊天,哗啦啦,哗啦啦,絮絮叨叨地,总有说不完的话。我喜欢和它说话,有它相伴,有它说话,我心里少了很多的孤独和寂寞。人老了,更需要个说话的人,树老了,也更需要个说话的人呀!

可我的主人—那位老大娘却不是这样。她的丈夫早死了,儿子们又都出去打工了,她孤伶伶地一人在家里,受着孤独和寂寞的折磨。我看着她,心里很不是滋味。她爱搬个凳子,静静地坐在我的浓荫下,时不时地抬头看我。我理解她,就哗哗啦啦地和她说话,有时,还向她花白的头发上抛下一些花和叶,逗她开心。

乡土散文:乡思

乡土散文:乡思

有一位残疾姑娘,也经常坐在我的绿荫下。她是被母亲抱到轮椅上,推过来的。她在我这里,专心致志地看书,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她经常抬头凝望我,看我的枝,看我的叶,看我的花。她的脸蛋,桃花瓣一样鲜艳美丽,她的双眸,泉水一样地清澈莹亮,多么漂亮的人呀!咋会得了小儿麻痹病,无法走路呢?每当姑娘看我的时候,我就使出浑身解数,让叶子更绿,让花更香,让她从我身上感受到生命的坚强和蓬勃。姑娘没让她父母失望,也没让我失望,她生活得很坚强,很乐观。她还以我为题写了一篇文章,抒发自己热爱生命、坚强生活的思想感情,发表在一个很有影响的杂志上。

现在,我离开了家乡,再也看不到村北那棵大榆树,看不到那位老大娘,看不到那位姑娘了,你们还好吗?

还有那些小树、小朋友们,你们也还好吗?

在我原来居住地的周围,主人栽了你们这些广玉兰、桂花树。你们来自花卉基地,金枝玉叶地,非常娇弱。我在家乡时,经常用遒劲的枝叶为你们挡风遮雨,使你们减少了凄风苦雨的侵袭。现在,我离开了家乡,没有谁为你们挡风遮雨了,乡野的风那么野,乡野的雨那么猛,你们受得了吗?

那些小朋友们,你们一到双休日、节假日,都聚集到我身边,捉迷藏,踢沙包,踢毽儿,跳绳,蹦蹦跳跳,叽叽喳喳地,小鸟一样,玩得那么开心!有一次,一位小朋友在捉迷藏时,蹭蹭爬到我的顶部,钻进我的“头发“里,害得其他小朋友到处找,就是找不着,就在他们大失所望的时候,他扑哧一声笑了。小朋友们仰起头,仔细地寻找,终于,找到了他,就往他身上抛小石头、土坷拉,逼他下来,可我太高,小朋友怎么也打不住他。春天,小朋友就去我前面的广场放风筝,花花绿绿的风筝,在空中悠悠飞翔,曾有几个蝴蝶风筝飞到了我的头顶,开始飘落,被我的枝叶缠住,他们使劲拽,把风筝线拽断了,风筝就挂在我的枝叶上,飘飘荡荡地,真像蝴蝶结戴在我碧绿的头发上。失去了风筝,小朋友们不仅不伤心,还嘻嘻哈哈地笑。看着他们笑,我也高兴得哗哗啦啦地笑个不停。亲爱的小朋友们,你们现在到双休日、节假日是在阳光下玩,还是去村北那棵大树下玩呢?别在骄阳下玩耍,你们的皮肤太嫩,是经受不住那毒花花的阳光的暴晒的。

乡土散文:乡思

乡土散文:乡思

故乡,我淳朴而美丽的故乡呀,你生养了我,我的血管里,永远流淌着你的血液。现在的我,客居县城的河滨。身边的河,很宽很宽,被橡胶坝拦了一截又一截,河水碧绿,水光潋滟,很美很美。河那边的县城,高楼林立,街道宽敞,,树木蓊郁,一到夜里,灯火辉煌,如同白昼,也很美很美。特别是每天夜幕降临,人们纷纷走出家门,到这河边散步,很多人用细腻柔软的手,抚摸着我粗糙干裂的皮肤,是那样的亲热。但在我心里,月,还是故乡的明;水,还是故乡的清;树,还是故乡的绿;人,还是故乡的亲呀!树,根植于种子发芽长枝伸叶的土地;人,植根于生身养身的故乡。树长千尺,叶落归根;人走千里,寻根问祖。我时时巴望着回去,可我亲亲的故乡,我何时才能回到你的怀抱呢?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若侵权联系删除。欢迎文友原创作品投稿,投稿邮箱609618366@qq.com,本号收录乡土、乡情、乡愁类稿件。随稿请附作者名,带图片最好,请标注是否原创。乡土文学公众号已开通,欢迎您搜索微信公众号:xiangchouwenxue,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