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进出的站口

2021-10-12 15:35:29


少年不识愁滋味,大沿帽下,冻红的脸,脚下是积雪,呼出的是白雾,而我们朝着车站的方向出发,没有宣闹,静静的我进了站,你出了站。



远道而来的朋友,午夜的饭店,陈年的老酒,然后我醉了,你也醉了。就地休息,抵足而眠,窗外风声一陈紧似一陈,降温了,但喝酒人的热血沸腾,一点没觉得冷。

那年的北京,大宅门外,两串糖葫芦没有伤害我们的嘴,脚步向前,脚印向后。少年不识愁滋味,大沿帽下,冻红的脸,脚下是积雪,呼出的是白雾,而我们朝着车站的方向出发,没有宣闹,静静的我进了站,你出了站。你返回,我出发。你不舍,我不愿。

那一夜,情景再现。幸好南方没有积雪,闻到的只是丹桂飘香,而我们已年过半百。还好,帅哥变成大叔,精神尚存,情比金坚。你有你的幸福,我有我的天地。好哥们不远万里,执手相看两不厌。你进了站,我出了站。我返回,你出发。我不舍,你不愿。

这就是进出的站口,如此经年,反反复复,兄弟们,今日重阳都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