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奇异的牵牛花》(致父亲)

2021-10-12 15:59:06


不经意的回头那粉红色的牵牛花全合上了而粉紫色的全开着!或许是秋雨儿的原故吧!我努力的给自己一个解释,可是粉紫的开着!(我的脊背在发凉)我又努力思索着父亲与牵牛花,可父亲不爱养花…


今天是父亲的“四七”祭日,如墨的天空预示一场如注的秋雨即将不期而遇。

车至老家门前,接过母亲递过的雨伞,拿着祭品徒步走向村东那片黑莓园_父亲就长眠于那里。刚到莓园噼里叭啦的秋雨点就下来了,高高的黑莓藤蔓加杂着野草和着秋雨点撑满了一园的晶莹……

转弯就能看到父亲的墓地了,突然影入眼帘的是遍地的牵牛花,离墓近的是粉红色的,离墓远的是粉紫色的,中间的界限犹如刀切!此时的雨停了,盛开的花朵儿个个挂满了雨珠儿!我小心地趟过它们儿,不经意它们儿!因为我的心中满满的是父亲!给父亲上香,给父亲摆上供品,给父亲叩头…不经意的回头那粉红色的牵牛花全合上了而粉紫色的全开着!或许是秋雨儿的原故吧!我努力的给自己一个解释,可是粉紫的开着!(我的脊背在发凉)我又努力思索着父亲与牵牛花,可父亲不爱养花…突然我想起了儿时父亲教我认识牵牛花的情景“粉红色是女儿,粉紫色是儿子;男孩摘了它要砸饭碗,女孩摘了它嫁不到好人家。”(这是不善言词的父亲唯一的一次感情外露)父亲呦!你又想和儿子再说一说牵牛花(方言打碗花)…吗?!

拭去泪水刚想离去,奇异的事情出现了那遍地的粉红色的和粉紫色的牵牛花都在一开一合…一开一合…我掏出手机想去记录,可是好好的手机莫名其妙的关机了,并且怎么也不开不开机。一会儿一阵粉芳的气息过后,粉红色的依然合着,粉紫色的依然开着……

又一阵秋雨儿飘来,又撑满了一园的晶莹……(男儿有泪不轻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