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散文:三叔三婶的爱情

2021-10-12 16:00:23


三叔一闻听神色黯然,怕拖累三婶和孩子,每天借酒浇愁,想着自己的心事,谁劝他都听不进去。


王晓阳

散文:三叔三婶的爱情

世间最美的爱情,不是一帆风顺,波澜不惊,而是历经波折,依然在一起。三叔三婶的爱情就是如此。

三婶年轻的时候,是十里八村最漂亮的姑娘。

三婶爱花,尤其爱美人蕉。每年夏天,美人蕉开得正欢,恰是绿肥红瘦的时节。三婶劳作之余,总要在美人蕉前驻足,或俯下身子与美人蕉轻吻,或微闭着眼,轻嗅它的芳心,幸福在她的脸上、身上、心上肆意流淌。三婶肤白貌美,身材苗条,一头秀发如瀑布般浓密,笑起来脸颊上就会晕出两个甜甜的酒窝。村里人都说,三婶就是一株美人蕉,开得正旺呢。小伙子们每次望见,都是目光灼热,脖子伸得老长。可惜的是,三婶眼界高,高傲得像一只漂亮的孔雀,她放言:非军人不嫁!

俗话说,千里姻缘一线牵。也是三叔有福分。那会儿,他还是个单身棒小伙儿,有一天,他从外地回来,正好遇见了赏花的三婶。三婶沉浸于花香中,可谓“人面娇花相映红”。三叔不由得心动,不知不觉停下了脚步。三婶或许是察觉了,转过身来,正好与三叔四目相对,看见一身军装、英姿勃勃的英俊青年,脸颊泛起红霞,羞涩地别过头去。三叔觉得有些失礼,就快步离开了。

三叔离去,但他的身影一直停留在三婶的脑海上,挥之不去。三婶的母亲知道后,快言快语:“你喜欢他吧?要不我就找个媒人说合说合。”“妈,不是的。”三婶绯红着脸,矜持地停了一下,猛地摇头。“我的闺女,我还不知道你什么心思吗,就这样定了!”母亲说完,就出了门。三婶看着母亲远去的背影,轻抿着嘴,笑了。

三婶和三叔水到渠成地变成了一家人,日子甜蜜蜜的。那时,三叔驻守边疆,一年难得回家,两人书信往来,宛如初恋。三婶无怨无悔地挑起家中的重担,既要田中劳作,又要照顾老人。后来,一双儿女呱呱落地,三婶更忙了。人们不禁问她:“你这么优秀,嫁给一个军人,值吗?”“什么值不值的,嫁给军人是我一直的梦想。军人驻守边疆,护着百姓的日子,默默为国家做贡献,何等伟大,更何况他那么实在优秀!”三婶干净利落地回答,脸上挂着幸福的微笑。

结婚第八年,三叔退伍回家,在一次劳作中被一块石头砸伤了腿,医生说很严重,多半要截肢。三叔一闻听神色黯然,怕拖累三婶和孩子,每天借酒浇愁,想着自己的心事,谁劝他都听不进去。

有一次,三婶雷霆大怒,冲三叔吼道:“不要再喝了,你给我起来!你知道我当初看上你什么,就是看上你是一个穿军装的军人,不是个没出息的软蛋!截肢是个多大的事啊!只要一家人齐心,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儿!说着,三婶拿出她一直珍藏着的洗得发白的军装,要把军装扔掉。三叔急了,当即就向三婶立誓:“我能振作起来,要不然,我就不是个当兵的!”三婶这才把军装收好。

后来,在三婶的照顾下,三叔配合治疗,坚持锻炼,腿伤渐渐好了,一家人日子越过越红火。

如今,三婶房前依旧种植着红艳的美人蕉,屋内珍藏着三叔的军装,那是她对生活的眷念,也是她此生不变的军人情结,更是她幸福生活的源泉!



《巴蜀文学》出品

主编:笔墨舒卷

达州广播电视报(达州新报)《凤凰楼》副刊选稿基地。

凡在“巴蜀文学”平台上同期阅读量较高的优质稿件,将被达州广播电视报选用。

投稿邮箱:gdb010@163.com

特别说明:作者投稿时,须标明“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字样,如没标明或不是原创稿件一律拒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