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川藏线人狼奇缘

2021-10-12 16:27:44


我吓得连连往后退,在后退中我被一块石头绊倒滚了下去,在距离藏马熊大约三十米远的地方,我撞到一块石头上停了下来,此刻在我的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保命要紧!


五年前,正处于事业低谷的我,踏上了去往西藏的旅途。

由于对体制单位的勾心斗角和官僚主义作风深恶痛绝,而渴望自由的我,急于摆脱生活的桎梏,我毅然决然的辞掉了国企单位稳定的工作,决定前往心中的圣地西藏,去呼吸那里纯洁的空气,净化我无处安放的心灵。

出发前,我买了一辆由二手越野车改装的简易房车,带上生活必需品,和我的摄影设备,因为我是一个业余摄影爱好者嘛。


川藏线人狼奇缘

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意义非凡的旅程。

我从家乡驾车,一路上穿越了八个省市,到达了四川成都。从成都出发,我行驶在川藏公路上,一路上感受到了不同地域的人文景观和美丽的风景,通过我的照相机捕捉到了美丽的瞬间。


川藏线人狼奇缘

在我行驶到林芝地区时,我被这里秀丽的风光迷住了,这里山高林密,云雾缭绕,犹如人间仙境一般,我拿起照相机,走进山林之中。


川藏线人狼奇缘

这里有叫不出名的野花,有各种长着艳丽羽毛的鸟类,有五颜六色的蝴蝶,潺潺的溪水从石缝中流出,我一边走一边拍照。

正沉浸在美景之中拍照的我,隐约听见似乎有动物的哀鸣声,声音是从大石头的裂缝中传出来的,我壮起胆子悄悄地走了过去,看到一只长着白毛的动物蜷缩在那里。

它听见声音,迅速的抬起头,眼睛警觉的直视着我,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咋一看以为是一条“大白狗”,但我的直觉告诉我,在这人迹罕至的山林中怎么会有狗,这是一匹狼,一匹白色的母狼。我心想:“坏了,我怎么这么倒霉,让我遇见了狼”。


川藏线人狼奇缘

这匹狼全身雪白,两只深棕色的眼睛炯炯而深邃,就像两个深不见底的潭水。

当人与狼距离过近时,狼就会觉得没有安全感,即使它不吃了你,也出于保护自己的本能向人发起攻击。


川藏线人狼奇缘

我慢慢地向后退去,这时我发现,它被卡在了石头裂缝中无法脱身,并且它的爪子也受伤了,看起来很虚弱。

我动了恻隐之心,如果我不去救它,它将必死无疑,我心想:“相遇即是缘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救狼一命,怎么也得胜造四级浮屠吧”,我选择去救它。

可当我靠近它时,它喉咙里又“咕噜咕噜”地发出低吼声,向我发出警告,不许我靠近它,我把从车上拿来的牛肉干扔到它的嘴边,它用鼻子嗅了嗅,随即大口的吃了起来,能够看出它已经很久没有进食了。


川藏线人狼奇缘

就这样,每天我都会将食物扔到母狼的嘴边,而每次扔给母狼食物时,我与它的距离都一次比一次近,它也渐渐地放松了对我的警惕,低吼的次数也在逐渐减少。

直到三天后,我走近它时,它没有发出低吼声,我尝试着去摸它的头,当我的手靠近它的脑袋时,它警觉得低吼一声,我迅速的将手收回。

但我没有放弃,我又将手慢慢地靠近它的脑袋时,这次它没有发出低吼声。我轻轻地摸着它的脑袋,它闭上眼睛,将嘴埋在自己的臂弯里。看得出来,我已经取得了母狼的信任。


川藏线人狼奇缘

我用力地去挪动石头,石头却纹丝未动。我拿来撬棍插进石缝中用尽全力,才将石头撬动。

母狼感觉到卡在身上的石缝在松动,它挪动身体,从石缝中抽身出来。我看到它的爪子伤得很重,走路一瘸一拐的。

我拿来急救包,给它的爪子上了药,并用纱布包扎好,也许是出于感谢,母狼用头蹭了蹭我的手。我对母狼说:“你现在受伤了,不能再捕猎了,你留在这很危险,去我的车里吧!”,它似乎听懂了我说的话,一撅一拐地跟我上了车。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母狼跟我一路向西行驶,我每天按时给它换药,给它食物吃。它的自愈能力很强,在我悉心的照料下,它很快就康复了。

到了分别的时刻,一天我们路过一片山区,我将车停在了路边,我对母狼说:“你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我们就此分别吧,你回你的森林里,我继续我的西行之旅”,母狼听懂了我在说什么,它围着我转了几圈,用头蹭着我的腿发出“呜呜”的声音,转身就像深林里跑去,没跑几步,它就回过头,看向我。

它有些不舍,我向它摆摆手说:“走吧,回到你该去的地方,我们有缘再见”,母狼扬起头,向着天空长啸一声,钻进树林里,不见了踪影。


川藏线人狼奇缘

我继续向西行驶,终于到了青藏高原,一路上我见到了森林、草甸、峡谷,雪山等自然景观,我被这些美景深深地震撼了,我用相机拍下了沿途的美景。


川藏线人狼奇缘

一路上我不仅收获了美景,也收获了友情。在旅途中,我结识了很多善良淳朴的藏族朋友,更是认识了美丽、善良的藏族姑娘卓玛一家。

他们热情好客、善良纯朴,一路上他们给了我很多的帮助,我很高兴能够认识他们,在这里我从没有过陌生感,我尽情地呼吸着自由的空气,骑着骏马在草原上肆意地驰骋,似乎我就应该属于这里。


川藏线人狼奇缘

我在这片雪域高原逗留了近五个月。有一天,一个在西行途中认识的朋友家儿子要结婚了,邀请我前去参加婚礼,我沿着来时的路向东行驶去参加婚礼。

当我行驶到高原与深林结合处的山口时,由于车速过快,车子撞到从山顶上滚落下来的巨石上,车子撞坏了,不能继续行驶,幸运的是我只受了些轻伤。


川藏线人狼奇缘

由于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又没有手机信号,无法拨打救援电话,无奈之下,我只能往山上去,碰碰运气,看看能否搜到手机信号。

这座山并不陡,山坡上遍布着巨石,并且长满了野草,也稀稀拉拉地长着一些灌木。

就在我上到半山腰时,突然一只藏马熊从石头后面站了起来,我瞬间被吓出一身冷汗,我暗叹道:“完了,居然遇见了藏马熊,这回是在劫难逃了”。


川藏线人狼奇缘

我吓得连连往后退,在后退中我被一块石头绊倒滚了下去,在距离藏马熊大约三十米远的地方,我撞到一块石头上停了下来,此刻在我的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保命要紧!

我顾不上身上的伤痛,慌忙起身往山下跑,藏马熊在我的身后追了上来,我拼了命得往山下跑,可是我两条腿哪能跑过四条腿啊!

由于慌忙逃跑没注意脚下,我又被绊倒在地。这时,藏马熊离我越来越近,眼看就要抓到我,此刻我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看样子,这回我的小命休矣!


川藏线人狼奇缘

就在这时,一个白影从我后面闪过,撞向了藏马熊,将藏马熊撞向一边。

这个“白影”正是我救过的母狼,藏马熊被母狼撞后,非常愤怒,它转而去攻击母狼,这让我松了一口气,同时我的心也揪了起来,我很担心母狼的安危。

只见藏马熊向母狼扑了过来,母狼敏捷的躲开,藏马熊转身奔着母狼冲了过来,就像一列高速行驶的火车,母狼再次敏捷地躲开,藏马熊两次没有抓到母狼,更加暴躁起来,它左右挥舞着爪子,身下的的草皮被挠出一道道沟壑,周围的灌木也被它拍折。


川藏线人狼奇缘

如果论实力对战的话,狼根本不是藏马熊的对手,狼只能利用身体的灵敏,瞅准时机偷袭藏马熊。

藏马熊见攻击不到母狼,转而又向我冲过来,它知道我是好对付的,我吓得手杵着地慌忙往后退,母狼见藏马熊冲我来了,以极快的速度向藏马熊扑了过去,将藏马熊的屁股咬出了血,藏马熊受到母狼的袭击,扔下我转身去对付母狼。


川藏线人狼奇缘

就在母狼与藏马熊来回纠缠时,草丛后面跑出来两只毛茸茸的一个月左右大的小狼崽。

原来,五个月前在我救助母狼时,母狼就已经怀孕了,这两只小狼崽就是它不久前产下的。就在藏马熊攻击我时,恰好母狼和它的孩子也在这里,当母狼看见藏马熊攻击我时,为了报答我的救命之恩,它把小狼崽扔在后面,前去解救我。


川藏线人狼奇缘

藏马熊看到母狼的孩子跟了过来,就向小狼崽冲过来,我迅速的扑向小狼崽,将它们护在我的身子底下。

藏马熊站了起来,正要扑向我和小狼崽。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只见母狼一跃而起,对准藏马熊的喉咙咬了过去,被咬住喉咙的藏马熊彻底疯狂了。


川藏线人狼奇缘

藏马熊使出全力,一巴掌重重得拍在了母狼的身上,锋利的利爪划开了母狼的皮肉,母狼被拍出七八米远,重重得摔在了地上,鲜血从母狼的伤口中流淌出来。

这时,一股深黑色的血从藏马熊的喉咙上喷射而出,藏马熊“呼通”一声趴在了地上,再也没有起来。

我迅速的跑到母狼身边,将母狼抱起,母狼的鲜血已经浸透了我的衣服,两只小狼崽围在它们的母亲身边,“呜呜”的哀鸣,母狼的眼睛瞅着两只小狼崽,微弱得喘着气,我抱着母狼痛哭起来。


川藏线人狼奇缘

我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你要坚持住,一定会没事的”,我抱起母狼往山下走,两只小狼崽跟在我的身后,正走着我听见前方有“汪汪”的狗叫声,我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喊我的名字,那是卓玛的声音,我大声的回应着:“我在这里”,这一刻我知道我们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