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既然老婆饼里没老婆,你觉得老寒腿跟冷有关系吗?

2021-10-12 18:25:20


值得注意的是,结晶型硫酸氨基葡萄糖属于缓解关节疼痛、炎症性肿胀的慢作用药物,这种“慢作用”意味着,“吃糖”治疗对用药疗程有所要求——2021年新鲜出炉的《骨关节炎临床药物治疗专家共识》(由中华医学会运动医疗分会、中国医师协会骨科医师分会运动


都说孩子是妈妈的掌上明珠,但孩子身上有一个地方一定是妈妈的“眼中钉”,那就是裸露出来的脚脖子——


一到换季变温的时候,春江上的鸭子都知道水暖和了,知冷知热的咱们当然也想换上低帮船袜好好透透气啦,殊不知“你妈觉得你冷”虽然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即使是春江水暖,但妈妈们依然觉得乍暖还寒,如果这时候露出来脚脖子,那就是给以后埋下病根儿,特别是什么关节炎、老寒腿,全都得找上门来。


Image

吓得我赶紧裹紧我的小被子


不仅脚脖子不能露出来,身上所有有关节活动的地方都得藏个严严实实,大概直到高温补贴发放或许才能有一点放心吧……


老寒腿真的因“寒”而起吗?


咱们口中常说的 “关节炎”或者“老寒腿” 的学名其实是 骨关节炎 ,是关节炎类型中很常见的一种。有多常见呢?它甚至还有自己的节日—— 每年的10月12日是世界关节炎日。


数据统计表示,骨关节炎的患病人数占全球人口的3.3%~3.6%,我国45岁以上人群中,有症状的膝骨关节炎的患病率约为8%,可以说是相当高了。对于膝关节疼痛(膝痛)的原因而言,65岁以上老年人中超过50%为膝骨关节炎,75岁以上则高达80%。无症状但影像学已有骨关节炎病变的患者比例更高 [1-7]


全世界这么多人都逃不出关节炎的魔爪,难道他们都生活在寒冷地区吗? 研究发现,骨关节炎的确跟跟地域因素有关,但跟寒冷就没啥关系了。 例如,我国膝骨关节炎有着“东西不平衡”的地域差异,西南地区和西北地区更为常见,而华北、东部沿海地区则较少见 [8]


Image

关节炎疼起来是真要命  | giphy.com


什么?老龄化、平原山地差异……种种因素一结合,不得不让人联想到,关节炎可能是关节自己的锅。


的确,人体的关节就像是汽车的零部件,一样都是有“使用寿命”的,汽车一年都得保养一次,人的关节不仅不能换,如果年龄达到了关节的使用寿命,关节处的软骨还会变薄、软化、失去弹性,甚至碎裂、剥脱,软骨下的骨质增生并形成骨赘(即“骨刺”),最终导致关节疼痛、关节僵硬和活动受限,而这就是骨关节炎。对于一些过度使用关节的情况,比如职业损伤、运动员等,关节会提前到达使用寿命,提早出现骨关节炎的症状。


Image

骨关节炎 | 图虫


换句话说, 与其说骨关节炎是一种疾病,不如说其是一种关节对于磨损的自然反应。 有研究就分析了东西部患关节炎的分布不同的原因,发现这可能与西部地区的农村人口比例较高且地形多山、日常活动中居民常需进行繁重的体力劳动,以及频繁的攀爬动作有关,而这些因素都可能会增加膝关节负荷 [8]


但是如果你把这则推送转到家庭群,长辈们一定会试图用丰富的经验来打败你,比如他们会说:“那你怎么解释一到天冷的时候,我这腿就开始疼了呀?!”其实早就有人给出了应对的答案,认为 这可能跟天气凉了,导致关节周围毛细血管通透性改变,从而让本就患病的关节不适感更强烈 [9]


而且目前已知的骨关节炎发病的危险因素包括高龄、肥胖、雌激素缺乏,以及创伤、关节形态异常等机械因素,唯独没有证据表明寒冷是骨关节炎的危险因素。


那些未来的关节炎患者们,

可能有哪些不适?


关节炎早在公元前1700年,就成为了一种在《亚伯斯纸草书》和《埃德温·史密斯纸草书》中被记载的独立疾病,可想而知,患上关节炎特别是骨关节炎是有多痛苦。


Image

埃德温·史密斯纸草书 | 参考资料 [11]


关节疼痛和压痛是最让骨关节炎患者“咬牙切齿”的症状,大概有37%~61%的患者有过相关的体验,而膝关节和指间关节最容易遭罪 [2] 。具体有多痛呢?采访了一下办公室的同桌,他说痛起来感觉就像是有人拿着一个螺丝刀想要使劲拧开车轮,但是拧了半天才发现是你的膝盖。不过很多人认为痛一会儿就过去了,所以大家常常抱着“忍一时风平浪静”的心态,希望“扛一扛”而未选择及时就诊求医。


Image

各种关节痛点 | 图虫


然而,随着病情进展,疼痛就开始变本加厉了——拧一下螺丝可能变成拧一天螺丝,患者的症状会演变成持续性疼痛,有时关节活动时还会听见或感觉到骨摩擦音或骨摩擦感,晨起时还可能伴有关节僵硬,关节积液可引起关节肿胀。


在疼痛、晨僵、关节肿胀三座大山的压迫之下,关节活动受限自然而然就成为常见的症状。这种“欲动不能”让患者深受困扰,刷牙洗脸、上下楼梯、弯腰系鞋带、蹲下起立以及平地步行……这些最基本的生活能力都被牢牢封印在了体内。虽然感觉大概可以请病假在家了,但满脸都写着开心的我,好像并没有那么开心。


Image

膝关节疼痛(膝痛)| 图虫



关节炎这么横,就没得治啦?


虽然骨关节炎这种病听上去仿佛一旦得上明天就只能卧病在家安享晚年了,但其实它也敌不过 “先下手为强” 的铁律。


疑似骨关节炎患者 应尽早就医和明确诊断,并与医生共同决策,采取最佳的应对措施,这包括非药物和药物治疗相结合的综合管理方案 。比如可以通过戒烟、饮食改变、减肥和减少关节负重、低强度有氧运动(打太极拳)等生活方式调整。


Image

低强度有氧运动(打太极拳)|  图虫


除了发现问题才开始采取上面这些办法来补救,我们还能不能在更早期就开始干预骨关节炎,把它尽可能地扼杀在摇篮里呢?


还记得刚才咱们提到的关节软骨吗?它就是导致关节炎的常见患病部位。研究人员不断探索,发现关节软骨是由软骨细胞和软骨基质组成的,其中软骨基质就像是花盆里的土壤和种子,而软骨细胞会不断合成蛋白多糖聚合体,就像是不断给种子增加养分的肥料。


Image

软骨基质 | researchgate


研究人员还发现,蛋白多糖参与了骨关节炎的发病过程,提出了大胆的猜测—— 是不是可以通过补充蛋白多糖来促进软骨基质的修复和重建呢? 通过严谨的研究,还真就推出了一种“吃糖”疗法: 口服氨基葡萄糖。


这种氨基葡萄糖可不是普通的那种葡萄糖,它其实是 一种天然的氨基单糖 。目前广泛应用的氨基葡萄糖种类主要是硫酸氨基葡萄糖,从结构上来看,它是我们常吃的葡萄糖的一个羟基被氨基取代后的产物,因此长的像葡萄糖,又不是葡萄糖,但是有甜味,而且 不会影响血糖,糖尿病人也可以放心服用。


氨基葡萄糖是自然存在于机体内(尤其是关节软骨中)的氨基单糖,是构成糖胺聚糖的天然原料,后者与蛋白聚糖中的核心蛋白连接,形成软骨基质的一部分。正常情况下,氨基葡萄糖可在人体内合成;当给予外源性的氨糖时,可以作为内源性关节软骨合成原料,阻断骨性关节炎的病理过程,刺激软骨细胞产生有正常多聚体结构的糖蛋白。 [12-13]


而硫酸氨基葡萄糖拥有一种更为稳定的结构,称为 结晶型硫酸氨基葡萄糖 ,它们正是合成蛋白多糖的重要前体物质 [4] 。而且硫酸氨基葡萄糖 对胃肠道刺激更小,更易吸收。 [14]


因此,2019年欧洲骨质疏松和骨关节炎临床经济学会(ESCEO)也强烈推荐, 将结晶型硫酸氨基葡萄糖作为轻度膝骨关节炎患者的长期基础治疗药物 ,而不鼓励使用其他氨基葡萄糖制剂 [15]


“吃糖”也得掌握正确的吃法~


虽然看起来骨关节炎好像已经有了轻松的防治大法,但其实不然。值得注意的是,结晶型硫酸氨基葡萄糖属于缓解关节疼痛、炎症性肿胀的慢作用药物,这种 “慢作用” 意味着,“吃糖”治疗对用药疗程有所要求——


2021年新鲜出炉的《骨关节炎临床药物治疗专家共识》(由中华医学会运动医疗分会、中国医师协会骨科医师分会运动医学学组、中国医师协会骨科医师分会关节镜学组共同制定)中指出,持续口服氨基葡萄糖1500 mg 即相当于常用品牌维固力 ® 每次2粒,每日3次 达到8周以上才能显示出一定的疗效 [3-4]


另一方面,硫酸氨基葡萄糖胶囊(维固力)药品说明书中建议连续用药6周(必要时可超过6周),应该在饭时或饭后服用,以减轻胃肠道不适。


害!虽然天冷不会得老寒腿,防治骨关节炎也不止于一朝一夕,但我们和 维固力 ® 还是希望通过这个世界关节炎日,向日常时刻关爱我们的父母长辈说声感谢, 希望与大家一起, 关注骨关节健康,加强对骨关节炎预防及治疗的重视,让长辈、家人乃至自己都能拥有健康的关节状态~


点击左下角 【阅读原文】 ,与 维固力 ® 一起关注骨关节健康!

Image

维固力 ® 品牌广告


参考文献

[1] Sen R, Hurley JA. Osteoarthritis. [Updated 2021 Jul 25]. In: StatPearls [Internet]. Treasure Island (FL): StatPearls Publishing; 2021 Jan-. Available from: https://www.ncbi.nlm.nih.gov/books/NBK482326/

[2] 中华医学会骨科学分会关节外科学组. 骨关节炎诊疗指南(2018年版)[J]. 中华骨科杂志, 2018, 38(12):705-715.

[3] 中华医学会骨科分会关节外科学组, 吴阶平医学基金会骨科学专家委员会. 膝骨关节炎阶梯治疗专家共识(2018年版)[J]. 中华关节外科杂志:电子版, 2019, 13(1):124-130.

[4] 中华医学会运动医疗分会, 中国医师协会骨科医师分会运动医学学组, 中国医师协会骨科医师分会关节镜学组. 骨关节炎临床药物治疗专家共识[J]. 中国医学前沿杂志:电子版, 2021, 13(7):32-43.

[5] 中华医学会骨科学分会关节外科学组. 中国骨关节炎疼痛管理临床实践指南(2020年版)[J]. 中华骨科杂志, 2020, 040(008):469-476.

[6] National Clinical Guideline Centre (UK). Osteoarthritis: Care and Management in Adults. London: National Institute for Health and Care Excellence (UK); 2014 Feb. (NICE Clinical Guidelines, No. 177.) Available from: https://www.ncbi.nlm.nih.gov/books/NBK248069/

[7] Kolasinski SL, Neogi T, Hochberg MC, et al. 2019 American College of Rheumatology/Arthritis Foundation Guideline for the Management of Osteoarthritis of the Hand, Hip, and Knee [published correction appears in Arthritis Care Res (Hoboken). 2021 May;73(5):764]. Arthritis Care Res (Hoboken). 2020;72(2):149-162. doi:10.1002/acr.24131

[8] Tang X, Wang S, Zhan S, et al. The Prevalence of Symptomatic Knee Osteoarthritis in China: Results From the China Health and Retirement Longitudinal Study. Arthritis Rheumatol. 2016;68(3):648-653. doi:10.1002/art.39465

[9]陆红, 张信岳, 许衡钧. 骨湿宁治疗风湿性关节炎的实验研究[J]. 中国现代应用药学, 2002, 19(006):457-459.

[10] 硫酸氨基葡萄糖(维固力)药品说明书(2019年1月修订)

[11] From papyrus leaves to bioprinting and virtual reality: history and innovation in anatomy[J]. Anatomy, Cell Biology, 2019, 52(3).

[12] Hamerman D . The Biology of Osteoarthritis — NEJM[J].  1989.

[13] Rovati L C ,  Girolami F ,  Persiani S . Crystalline glucosamine sulfate in the management of knee osteoarthritis: efficacy, safety, and pharmacokinetic properties[J]. Therapeutic Advances in Musculoskeletal Disease, 2012, 4(3):167-80.

[14] 中华医学会运动医疗分会, 中国医师协会骨科医师分会运动医学学组, 中国医师协会骨科医师分会关节镜学组. 骨关节炎临床药物治疗专家共识[J]. 中国医学前沿杂志:电子版, 13(7):12.

[15] O Bruyère,  Honvo G ,  Veronese N , et al. An updated algorithm recommendation for the management of knee osteoarthritis from the European Society for Clinical and Economic Aspects of Osteoporosis, Osteoarthritis and Musculoskeletal Diseases (ESCEO)[J]. Seminars in Arthritis and Rheumatism, 2019.


果壳商业科技传播部出品


👇戳这里,一起关注骨关节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