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读《秦本纪》下

2021-10-12 20:53:27


但秦获巴蜀后,这些障碍就不存在了,长江天险变成了反倒成了上游击下游,沼泽地形,巴蜀人一样适应。


东周阶段,包括春秋和战国是历史上最重要的时期,之后两千多年的历史几乎都被其深深的影响,不夸张地说,华夏文明之所以成为如今这样,和这一段历史密切相关。

抛开别的不谈,春秋战国时期,整个周王朝境内的诸侯,整体的发展方向逐渐转变,逐渐由称霸更改到统一,一下扭转了黄帝以来中国的格局,甚至更进一步说,是这个转变才最终形成了传承千年的中国。

黄帝、夏、商时期,所谓的国家是联盟制的,不过只能有一个老大,谁不服,老大就会打谁,但打归打,不会打死,打到你认怂也就算了。

夏的后人直到周朝还有封地,就是以“杞人忧天”闻名的杞国,周灭商后,更是宁愿费劲分封诸侯监视,也不愿吞并,最后在他们参与叛乱之后,还是把他们封在宋,给了公爵的爵位,和鲁平级,高于齐、晋的侯爵。

读《秦本纪》下

杞城

其他神农、帝尧、帝舜的后人也都有封地(“ 乃褒封神农之后于焦,黄帝之后于祝,帝尧之后于蓟,帝舜之后于陈” ),似乎按照当时时的传统,对灭人部族是极其避讳的。

西周开始封建诸侯,天子之下都成了臣子,但臣子之间相互争斗依然保持了传统,以逼迫对方服从为主,不以消灭兼并为目的。

但东迁后,天子权威下降,几个锐意进取的大国开始逐渐不再坚持这个原则,其中以齐、秦、楚、晋最为突出。

四国的共同点是地处外族环绕,一直在打打杀杀,消灭夷狄戎蛮之类的敌人,追求的就是个永绝后患,还能补充人口,扩大地盘何乐而不为。再说,周避免灭人部族的道德感只是对同为诸侯各国的,其他可不在范围内。

只是,一件事做得多了,难免就会习惯,晋国就率先破例,曲沃代翼后,为了报复一直替翼城大宗阻挡自己的虢国,一举灭了邻国虞和虢两个国家。(假道伐虢)

读《秦本纪》下

假道伐虢

之后,虽然霸主齐桓公提出“尊王攘夷”,试图遏制这股微风,但这种东西,尝到甜头后,谁肯罢手,只不过是千方百计粉饰而已。

比较而言,秦算比较收敛的,不是不想,实在是插不上手,不过好在西边戎人的地方管够,够秦忙活一阵的。

秦的扩张过程中,巴蜀的兼并是关键的一步,曾经有一篇《司马错欲伐蜀》,从富国、强兵、修德的角度详细论述了其意义——“ 取其地足以广国也,得其财足以富民,缮兵不伤众,而彼已服矣。故拔一国,而天下不以为暴;利尽西海,诸侯不以为贪。

可见即便到了战国,秦在扩张上还是顾及一些名声的,但也就一些了。

司马错没有谈到,其实巴蜀的获得,其实还有其他二个好处,

第一是从某方面来说消弱了楚的优势。

楚之所以能一直威胁北方中原大国,和他们的地理优势有一定关系。首先长江天险,之后无论东晋、南朝、南宋、南明、甚至国民党都期望划江而治,就是都看到了长江对防守一方的优势。其次是对于中原各国习惯的战车编队,在遍布沼泽的南方根本施展不开,所以即便中原战争失败,齐、晋也不可能追到南方去。当然这也不是无解的,晋国就想出了扶植同为南方诸侯的吴国从后袭扰的好办法,差点把楚灭掉。

但秦获巴蜀后,这些障碍就不存在了,长江天险变成了反倒成了上游击下游,沼泽地形,巴蜀人一样适应。

读《秦本纪》下

春秋战国时期的战车

第二是为秦提供了一个稳定的后方。

蜀作为中国的大后方是各朝的共识,安史之乱唐玄宗逃往四川、抗战期间国民政府搬到重庆,都暂时稳住了阵脚。虽然秦没有被逼到那一步就灭亡了,但有这么一个后方,扩张时底气无疑足了不少。

夺了巴蜀、变了法,秦做好了争霸天下的准备。楚灭了吴、越,没了后顾之忧;赵扫荡了北边的小国;大国在互相攻伐中,把其他小国收拾了个干干净净,一场争霸天下的战事拉开大幕,静等着最后的主角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