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1981年,一位在逃劳改犯行骗碰上退役侦察兵,不自觉抖腿露出破绽

2021-10-12 21:03:37


在这个案件中,赵永谷防人之心不够,结果被陈纯德钻了空子,但是赵永谷也留了一手,使陈纯德最终落网。


天择杂谈由天择创办,欢迎关注。

在中国湖北省东部、大别山南麓、长江中游北岸,有一座古老的城市——黄冈。

黄冈历史文化源远流长,名人辈出,宋代活字印刷术发明人毕升、明代医圣李时珍、现代地质科学巨人李四光、爱国诗人学者闻一多、国学大师黄侃、哲学家熊十力、文学评论家胡风等等一大批科学文化巨匠都是黄冈人。

1981年,一位在逃劳改犯行骗碰上退役侦察兵,不自觉抖腿露出破绽

2018年的黄冈市

1981年6月18日傍晚,沐浴在落日阳光下的黄冈县路口公社炊烟四起,人们都在准备晚饭,一派和平安宁的景象。

在路口公社三大队社员赵永谷家中,赵永谷的妻子肖保珍正忙着做鸡汤下糍粑,这在当时就算非常好的晚餐了,平时是吃不上,因为她家来了一位尊贵的客人。

这位客人穿着还算讲究,他自称姓刘,是省民政厅办事处处长,从省里来到安徽去,正好路过黄冈,便顺道到赵永谷家里来,以报答赵永谷当年的救命之恩。

赵永谷曾经担任过三大队的书记,他利用这一职务便利乱搞男女关系,于1980年被逮捕判刑并劳改,目前正在服劳役,只剩下妻子肖保珍带着两个孩子在家里。

肖保珍并不认识这位刘处长,也没有听丈夫说起过,她只是一个农村妇女,见家里来了这样大的官,当然要热情接待,并叫了丈夫的三弟赵永雄和四弟赵永忠。

这个三弟赵永雄可不简单,他早年参军入伍,由于身手灵活、机智勇敢,所以被挑选为侦察兵。

侦察兵主要指的是陆军特种侦察兵。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深入敌后,侦察敌军事目标的位置,捕捉敌方俘虏。为我火炮及空中打击提供详实的地理坐标和破坏情况。

侦察兵还需要在战役发起前,对敌军动态进行侦察,对敌军重要军事目标侦察等等。所以侦察兵有四大要求:

一是过硬的政治素质,这是首要条件,对于一个侦察兵来说,如果政治出问题就是最大的敌人。

二是过硬的身体素质。不仅要求身体强壮,更要求身体灵活,那种傻大笨粗的人,即使身体强壮也当不了侦察兵。

三是善于察言观色,要能够从人的细微表情中找到事情的真相。这个非常难。比如当抓到特务或俘虏时,特务或俘虏讲的话是不是真的,这都需要侦察兵当场甄别,这是体现侦察兵水平的重要标志。

四是丰富的知识。侦察兵有时需要化装成各种角色去完成任务,比如化装成农民需要农业知识,化装成商人,需要对商业了解。

赵永雄在部队就是优秀的侦察兵,正常情况下可以在部队提干,但当时正赶上裁军,他就从部队退伍回来了,当了公社民兵连长。

1981年,一位在逃劳改犯行骗碰上退役侦察兵,不自觉抖腿露出破绽

上世纪80年代的民兵

赵永雄一进屋,就看到了坐在桌子边上的刘处长。不一会儿,老四赵永忠也到了。

刘处长见赵家这么热情,便掏出4元钱给赵家的两个孩子,然后便和赵永雄、赵永忠拉起了家常,看看天色不早,晚饭后肖保珍就安顿刘处长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肖保珍特地买来酒、烟、茶,非常殷勤地款待省里来的“大干部”。赵永雄、赵永忠也过来作陪。

赵永谷的儿子赵延安好奇地问道:“刘处长,像你这么大的干部,一个月应该拿不少吧?”

刘处长答道:“也不算多,一个月也就130元,另外还有40元钱的残疾金。”

赵永雄心中一怔,心道怎么还有残废金,这种情况在建国初期比较普遍,但现在并不多。他打量了一下刘处长,并没有发现什么残疾,或许是在不易看见的地方吧,赵永雄这样想着,并没有当回事。当下说道:

“那你一个月应该存钱不少吧?”

刘处长叹了一口气道:“常言道‘蛇大窟窿大’,我一个月喝酒抽烟就得七八十块,老婆孩子也要花钱,也存不了什么钱。不过家里东西倒是不缺,我家里电视机就有好几台,手表也有好几块,都是朋友给的,你们要我可以以最低价给你们。”

赵永雄暗想,作为领导干部,这么做肯定是违法的,他和赵家并不熟,为何会把这么隐秘的事说出来,当下说道:

“你那些东西是从哪里来的?万一出了问题,我们花钱买了又被收回去怎么办?”

“赵老弟,你就放心吧,现在大家都这么干,也没有见谁被抓起来。”刘处长边说边不自觉抖了抖腿。

这一切当然没有逃过赵永雄的眼睛,他当即做出了判断:这个刘处长肯定有问题。

赵永雄知道,作为领导干部,说话时抖腿乃是大忌,部队的领导是这样,地方的领导也是这样。这是侦察兵,识别一个人身份的重要手段。这个刘处长估计做梦也没有想到因为不自觉抖腿已经露出了破绽。

中国有句俗语:男人腿越抖越穷,女人腿越抖越贱。作为省民政厅办事处处长,怎么会有此陋习呢。

赵永雄虽然怀疑,但是表面上却不露声色地说:“哦哦,原来如此。”

这时刘处长又趴下身子低声说道:“你们想买手表,我们可以帮你们买,每块内销价是40元,你们生产队想要买电视的话,也可以到我那里去拿一台,只要180元,也是内销价,特别划算,市场价可是400多元呢!”

当时的手表和电视都是高档用品,也是紧俏货,价格奇高,还不好买。

赵永雄发现刘处长说这话的时候,腿又不自觉地抖动起来。这时,年轻的赵延安被刘处长所说的“内销价”吸引了:“我姐一直想买块表。”

1981年,一位在逃劳改犯行骗碰上退役侦察兵,不自觉抖腿露出破绽

上世纪80年代的黑白电视机

“那好办,叫她拿钱来,我随后把表给她。”刘处长喜出望外的表情被赵永雄看在眼里,赵永雄肯定眼前的是个骗子。

为了保险起见,赵永雄又装作若无其事地问道:

“刘处长,你一个省里领导,怎么会认识我大哥呢?”

刘处长眯了眯眼,似是在回忆往事:“1964年的时候,我在地区当民政局长,带着500多人搞社教,当时就住在你们大队,你大哥当时是支部书记,还非常热情地接待我吃过饭,使我非常感动,从此就结下了交情。”

“哦,那我怎么不认识你呢?”赵永雄越听越奇怪,当下问道。

“你那时还小,我是带队领导,事情特别多,经常要到地区去开会,与社员们接触不多,你不认识我也是正常的,不光是你,你们公社很多社员我也不认识。”

“1964年,我们公社书记是哪一个?”赵永雄又问道。

这一句话问得非常直白,刘处长也意识到赵永雄怀疑到了自己,当下额上微微出汗,但是却并不答话。刘处长有意避开赵永雄的目光,装作一无所闻的样子,只顾抽烟。

刘处长轻微震惊的表情以及额上的汗珠,当然没有逃过赵永雄的眼睛,他又进一步问道:“刘处长,我大哥是什么时候救过你命的?”

刘处长对这个事情打过腹稿,镇定了一下后说道:“那是1968年的事情,那时我还在武汉市当民政局长,被说成是走资派,他们到处抓我,我逃到了一条渔船上,那条船的主人就是你大哥赵永谷,你大哥本来就认识我,见我落难,便让我在船上躲了两天两夜,救了我一命。”

赵永雄越听越离谱,心道:我大哥1968年根本没有到过武汉呀,也从来没有听他说过救人的事。”

赵永雄抽了两口烟,心头的疑云随着喷出的烟雾逐渐凝结,不过赵永雄也疑惑,虽然刘处长说的有出入,但是看得出,他对赵永谷家的事还是知道比较多的,这个刘处长到底是什么人?

就在赵永雄思考的时候,赵永谷的四弟赵永忠说道:“刘处长,我大哥遭了难,你要帮帮他呀!”

刘处长一听来了精神:“这个你放心,如果不帮忙我也不会来。”

刘处长弹了弹烟灰,顿了一顿说:“我听说赵永谷出事后,就立即问县里,县里的人跟我讲,赵永谷因妨害他人家庭罪,被判刑劳改了,我叫他们仔细说说,他们都说不清。于是我就叫县里的邱主任陪我到法院看卷宗。”

赵永雄没有说话。赵永忠来了精神,他显然一时被眼前的刘处长忽悠住了。

1981年,一位在逃劳改犯行骗碰上退役侦察兵,不自觉抖腿露出破绽

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农村

看着赵永忠满是尊敬的神色,刘处长更加得意了,继续说道:

“我对他们说,老赵这个人我还是了解的,他参加革命已多年,默默无闻地做了不少实事,对于这样一个革命同志,办了点错事就判刑,不太好吧!”

刘处长边说边大口吸烟,悠然地吐着烟雾。

赵永忠又说道:“可我大哥被劳改了,回来以后能干什么呢?”

刘处长说道:“这个问题我早想好了,老赵回来后,我介绍他去省煤建搞门卫工作。这事我早联系好了,他儿子也长大成人了,我正设法给他在武汉找个工作。”

刘处长说到这儿来了兴致,当即要来了笔和纸,给“省民政厅秘书老吴”写了一封介绍的信。

“刘处长,太感谢你了!”赵永雄接过信后,又传给赵永忠。

赵永雄顺势碰了一下赵永忠,并给他使了一个眼色说道:

“老四,我陪陪刘处长,你去发信,顺便去安儿他姐那儿去拿40元钱来,请刘处长帮忙买块表。”

赵永忠愣了一会反应过来,这明显是三哥让自己去报警呀。

就在赵永忠要跨出门口的时候,刘处长神秘地说道:“我是来办私事的,没有通知地方领导,你们也不要惊动公社干部。另外,如果看见有汽车或摩托车来这里,那就是来接我的。你们一定要先告诉我。”

看着刘处长郑重的表情,赵永忠与赵永雄交换了一下眼色说道:“刘处长,你放心。”

赵永忠跑到公社时将情况一说,公社干部告诉赵永忠,公社已接到公安机关的电话,说有一个劳改犯逃脱到了我们这儿。

公社当即接通了县公安局的电话,赵永忠将刘处长的长相和口音描述了一下,和那个在逃的劳改犯基本一致。公安让赵永忠设法稳住这个刘处长,他们随后就到。

1981年,一位在逃劳改犯行骗碰上退役侦察兵,不自觉抖腿露出破绽

上世纪80年代的公安人员

大约三个小时后,赵永忠回到了赵家,他将赵永雄叫到一边将情况一说。

刘处长见赵永忠与赵永雄窃窃私语,心下起了疑心,当即说他要到县里办点事。

赵永雄当即说道:“刘处长,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听话,不怕您笑话,我这个侄女没钱还想买手表,四弟刚才正和我说这事呢。我四弟劝她以后再买,她还不高兴。我现在就让四弟去借四十块钱,请你帮他买块表。”说完苦苦一笑。

赵永雄的话说得天衣无缝,刘处长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又翘起了二郎腿。

午饭刚过,客人正在抹脸,赵永忠陪同四个公安人员突然闪进大门,其中一个的枪口对准“刘处长”的胸前。

“陈纯德!你又落网了!”两名干警上前,一下子擒住了陈纯德。

原来这个陈纯德,自1951年至1976年,因诈骗案被判刑三次,1980年1月又因强奸案判刑,投入农场劳动改造。

而陈纯德正好和赵永谷分在同一组,两人没事经常聊天,赵永谷也没啥心眼,将家里的很多事都抖了出来,关于赵家的信息也就源源不断地进入陈纯德的脑海中。

不过赵永谷还没有傻到底,他没有告诉三弟赵永雄曾经当过侦察兵,只说他是一个普通的农民。

陈纯德于1980年2月10日从劳改农场逃脱,并窜到赵永谷家行骗,不料被三弟赵永雄识破被抓获。

关于这个案件,笔者想表达三点意思:

一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句话的意思是,一个人不能有伤害别人的坏念头,但是也要防备他人、警惕他人。在这个案件中,赵永谷防人之心不够,结果被陈纯德钻了空子,但是赵永谷也留了一手,使陈纯德最终落网。

1981年,一位在逃劳改犯行骗碰上退役侦察兵,不自觉抖腿露出破绽

上世纪80年代的公安人员

尤其是在当今的网络时代,个人信息被大量泄露,给不法分子提供了可乘之机,我们每个人都要擦亮眼睛,提高警惕,一定要坚信世上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不要被花言巧语和蝇头小利所迷惑,切实保护好自己。

二是群众路线的力量是无穷的。群众路线就是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一旦人民群众的力量被发挥出来,将是排山倒海的力量,这是我们战胜一切敌人的法宝。

三是当兵要当侦察兵,当然不是每个人都有条件当个侦察兵,但是必须要有侦察兵的意识和思维,就是在当今的商道中,如何从蛛丝马迹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也是成功人士的必备思维与能力。

(人物姓名均为化名)

参考资料:

《刑事侦察案例汇编》,广东展望文艺出版社,1985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