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志愿军战士王德报告:任务完成了,俺连只剩下俺一个人了

2021-10-12 21:06:16


所有的志愿军战士都在想:如果有门炮该多好啊二三八团三营七连副连长宋协生在战斗发起前趁着夜暗侦察了新兴里的地形,一眼望去,黑乎乎的一片,什么也看不到,他对教导员说:“这个村子,也太大了,咱们的兵力太少,没法分配兵力啊。


_20211012132328.jpg

▲电影《长津湖》剧照

编者按:电影《 长津湖 》票房已经突破42亿元,再现这场艰苦卓绝的战役同时,编剧兰晓龙也把“钢七连”的前世今生讲圆满了。不过,故事中能够贯穿军史的“钢七连”并非只是 虚构,而是有着历史上无数个真实的“钢七连 ”影子。就让我们 《血战长津湖》,去了解 二三八团三营七连的故事。

长津湖战役的新兴里战斗是在志愿军各部队行进间突然发起的,美军被打得措手不及,达成了战术 上的突然性。而且由于志愿军战术动作非常迅速非常突然,有效地破坏了美军各部队之间各兵种之间以及敌火力之间的协同,将围歼的态 势继续保持,并给了美军巨大的持续性压力。

所有的志愿军战士都在想:如果有门炮该多好啊

二三八团三营七连副连长宋协生在战斗发起前趁着夜暗侦察了新兴里的地形,一眼望去,黑乎乎的一片,什么也看不到,他对教导员说:“这个村子,也太大了,咱们的兵力太少,没法分配兵力啊。”其实宋协生看到的那黑压压的一片是美军的坦克。

教导员说:“老宋,没关系,你看咱们后面还有一个警卫连跟着。”宋协生跑到山坡上,隐约看见一二百战士都抱着枪在那躺着,以为这些战士都在隐蔽。他和教导员运动到那个阵地上,战士们仍然一动不动,个个脸上似笑非笑。用手一碰,原来他们都被冻硬了。被冻死的人脸上会有笑一样的表情。宋协生不禁要掉下泪来,这些战士没有死在美军炮弹和子弹下,竟被活活冻死了。

攻击过程当中,部队异常勇敢,七连长带了一个排走在宋协生的后面,宋协生亲自带两个排在左面发起攻击。刚接近新兴里,就进入了美军的雷区。好在美军设置这个雷区是反坦克地雷,人踩上去并不能爆炸,所以战士们并没理会,大踏步地就冲了过去,此时,美军已经在公路上集结,在坦克的引导下,向山上反冲击,一直打到宋协生他们面前,简直成了对攻。宋协生也很纳闷,本来是去攻击美军,没想到美军却发起了反冲击,竟误打误撞地冲了过来。宋协生还没反应过来,身上已经中了弹,好在子弹并没有命中要害,只是子弹的冲击力把他撞晕了,他看到鲜血哗地从腿上流了下来。正好警卫连从后面冲了上来,宋协生就把当面任务交给警卫连连长,把前边的地形、敌情交代了一遍,最后特意叮嘱说:“你们一定要注意美军都在车底下,他们在那装死,必须要给他一枪才行。”

进攻中的另一个问题是,志愿军手中的枪总是打不响,枪机都被冻得拉不开了。日本鬼子的三八大盖根本不顶用,当时志愿军战士最喜欢用的是美军的卡宾枪,还有就是苏联的马克沁重机枪,其他的都不太好用。有些志愿军战士手中的枪一枪都打不响,成了名副其实的烧火棍,只能狂甩手榴弹。攻击发起后,很多战士不是被冻得站不起来,就是枪打不响,他们甚至都不知道子弹是从哪个方向打来,就被击中倒地。

迷迷糊糊中,宋协生猛然想到,看地形时那些黑乎乎的房子状的东西,是敌坦克。美军坦克的火力极强,二三八团的士兵只能靠血肉之躯向坦克靠近,而后用集束手榴弹炸坦克履带。

差不多所有的志愿军战士都在想一个问题,如果有门炮该多好啊,可是手头什么也没有,宋协生的七连只有两门九二步兵炮,炮弹早打没了。师里的炮兵团有个编制,但没有装备,是个空架子,团里的一个炮连才有两门炮,所以他们只能拼命,杀到眼红的时候,也不管美军的炮弹和子弹了,只认方向,认准指挥员给指示的方向,就没命地往上攻,用血肉之躯对付美军的钢铁优势。这样一来,部队的伤亡迅增。

“北极熊团”团长以为 接近的志愿军士兵是美军 ,成为 第一个 被击毙的

二四〇团也是由北占领进攻出发阵地,但攻击方向与二三八团、二三九团不同,二四〇团的部队首先向西,到达进攻出发阵地后,先辅助二三八团攻击,而后以团主力阻断敌人从西面来的增援部队,同时派出一个营迂回穿插,从西面将新兴里之敌进行包围。因此二四〇团运动距离较远,几乎是绕着新兴里大半圈,从新兴里西北一直穿插到新兴里的南侧,但他们的战果则很辉煌。

二四〇团三营教导员毕庶阳率领部队从新兴里南面冲进村子,看见十几辆汽车、十几辆坦克围着两个帐篷。“我们冲进去就打,帐篷里有通信器材和地图。我们还炸了两辆坦克,当时在坦克边上发现1具尸体,是个当官的。”毕庶阳后来回忆说。

二四〇团三连在只剩两个排的情况下,仍然担当了主攻敌3座独立家屋的任务。他们攻下第一座房子后,由于后续部队未跟上,加之地形平坦不便隐蔽等因素,受到敌火力的三面夹击。三连指战员独立与敌展开激战,并炸毁敌坦克1辆。之后,他们继续向第二座房子攻击。连长、指导员、副指导员和20多个战士相继伤亡,经过极其惨烈的厮杀、肉搏,终于攻克了第二座房子和两个地堡。

这时全连仅剩下了16个人,他们在副排长马曰真的率领下,冒着枪林弹雨继续攻击第三座房子。子弹打光了,手榴弹扔光了,刺刀拼弯了,石块、木棍成了攻击的利器,在战斗最残酷的时候,拳头、指甲、牙齿都被当成致命的武器来用……终于攻克第三座房子。当营长带领后续部队赶来时,坚守第三座房子的战士王德报告:“营长,俺连的任务完成了!”接着他哭了:“全连只剩下俺一个人了!”

当志愿军战士将9座房屋逐个攻克后,发现这里是美军的前方指挥所。在一座独立家屋内,有一具美军上校军官的尸体。后来得知,这是“北极熊团”团长麦克莱恩。美方称,当时三十一团团长麦克莱恩上校误认为接近的志愿军士兵是美军,向他们喊话,结果第一个阵亡。艾伦·麦克莱恩上校成为朝鲜战争中“联合国军”阵亡的第二位上校(最高军阶的阵亡者)。

后来证实,这个战果属于张桂锦的二营。他们在肃清1100高地附近美军警戒哨后,留下二班坚守1100高地,其余部队一路杀进村里,冲在最前面的指导员庄元东和多名战士倒在美军猛烈火力之下。连长李长言迅速改变战术,指挥部队以班为单位隐蔽前进,连续消灭了几座家屋里的美军,营长进去一看,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十来个人,通过军衔辨认,其中有一个是上校,另外都是少校、上尉、中尉之类的军官,大家知道端了一个美军指挥所(这是美军三十一团三营营部,而不是志愿军战史上所说的三十一团团部,因为此时三十一团团部还在后浦)。由于事前不知道这几间家屋是美军营部,部队未做进一步肃清,只是往屋内投了几枚手榴弹。这种疏忽,导致屋内身负重伤的美军三营营长威廉·莱利中校等多人得以在天亮后获救。

二营四连在拂晓前还突袭了美军五十七炮兵营A连火炮放列阵地,干净利索地解决了一些还在睡梦中的炮兵,缴获了4门105毫米榴弹炮。四连还夺取了公路桥边的家屋,控制了桥头阵地。至此,四连出色地完成了穿插敌纵深的任务,但是伤亡已达67人,班排建制也已打乱,因为担心天亮后美军从三面反扑,四连撤出了新兴里。由于兵力不足,他们缴获的榴弹炮和大量物资均没有带出,结果,美军第二天竟然使用这十几门未被破坏的榴弹炮向我军射击。尽管如此,二营四连仍然是在此次战斗中战果最大的连队,获得了二十七军授予的“新兴里战斗模范连”称号。

作者:何楚舞 凤鸣 陆宏宇

编辑:卫中

责任编辑:黄启哲

*本文摘自现代出版社《血战长津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