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宿北、鲁南战役通信联络组织情况的回忆(张起信)

2021-10-12 22:34:58


鲁南战役于 1 月 2 日晚开始,我率骑兵排随陈粟首长到达碑住指挥所时,先期出发的电话排将已通临沂的长途线接上神山总机,通 1 纵队的线路也已架通,由于作战科的人尚未到达,我即和参谋处夏光副处长帮首长挂地图、接电话。


宿北、鲁南战役是华东我军继苏中“七战七捷”之后,在 1 个多月里( 1946 年 12 月 13 日至 1947 年 1 月 20 日)连续打的两次大规模运动战,取得了歼敌第 69 、 26 、 51 三个整编师和 1 个快速纵队共 8 半个旅、 7 万 5 千余人的大胜仗。这两次战役是我山东野战军集结到一个战区组织大规模战役的开始,是在野战指挥机关尚未合并好的情况下进行的。 · 这两次战役的通信联络,都是由山东野战军前指通信科在军区通信局指导下具体组织的,现将主要情况回忆叙述,供编写通信兵史及研究工作之参考。

宿北、鲁南战役通信联络组织情况的回忆(张起信)


(一)战前简要情况

解放战争初期,对我军作战形式来说面临着从抗日找争时期以游击战为主到解放战争以运动战为主的战略转变。对我军通信工作来说,面临着抗战时期以无线电为主,到运用各种通信手段保障大兵团作战的战场通信的大转变。应付这种战略转变需要做大量工作,也必然有一个过程,必须在实践中不断改进,才能逐步适应。我军各级通信干部多数是由原来作电台工作以后发展为通信科股长的,因此对全面通信工作也都有一个学习和熟悉的过程。

从日寇投降到 1946 年 1 月停战协定期间,山东野战军在受降和抗击顽军战斗中,积累了一些经验,但战役规模不大,对战场通信组织还处在摸索阶段。解放战争开始后, 7 月 27 日,在淮北朝阳集战斗中,全歼敌69旅是我2纵队打的。8月泗县围歼 7 军 172 师的战斗,由于各种原因加上雨季作战,道路、工事、壕沟,处水满溢涨没有打好而受挫。 从通信工作来看,有线电话保障是失败的,由于当时了解情况不及时,计划不周密,所以电话很不顺畅,指挥员主要是依靠无线电台指挥部队,教训很深刻。 9 月在渔沟附近地区准备歼敌 7 军 171 师,战场通信作了部署:由于线料不足,采取被复线与临时永备线路相结合的办法保证电话杨通。 闻述尧副局长下令要我到 8 师香促和架设好通渔沟附近的电话线路,完不成任务就要杀头。后因广西军战术狡猾,本来下午他们占领了儿个村庄并构筑了工事,可是入夜又秘密撤走了,致使我军攻击扑空。10月闻副局长回临沂去了。 11 月10 日鲁南台枣线反击战开始,野指由于电话线不够,不得不艳指挥所从泥湾村东头移到村西头,才接上对下的线路,那次战斗,电话指挥实际上还只是陪衬,无法保证全过程不间断的指挥:通信科还是把眼晴主要盯在无线电台上。 12 月上旬倪士梁来前指三科任科长,经过 7 月到 12 月乓个月的实践,在军首长和通信局多次指示和帮助下,我们决必作好、切准备,争取打大仗迎接两文野战军的会合。从思想认识上和实际工作上作好了准备,力争组织好战役通信保障,重点搞好主要突击方向( 1 纵队、 8 师)的有线电话通信。派出了分总机,并设立了凡个查线站,随时查修,保证线路不间断,同时对无线电和步骑通信都提出明确要求,对人员战斗编组和器材试验检查都作好充分准备,以确保任务的圆满完成。

宿北战役

12 月 15 日晚开始后,通信线路架设展开较快。野指在 1 纵、 8 师进攻方向(嶂山镇西侧)开设 2 号总机,与 8 师、 1 纵就近接通。在野指与嶂山总机之间设立了 8 、 4 个查线站,这条线路全程约 20 华里。电话排长李占海率电话 4 、 5 班重点保证嶂山方向的畅通。在整个战役过程中由于战斗激烈,烽山几经争夺,这条线路多次中断过,但又立即查通。电话排李占海、王传金、张保田、卞聚高、张仲玉等同志都在敌火下反复查接线路,后来有些地段又埋设在地下 20 多公分,始终保证了不间断通话。李占海就是在这次战斗中负伤的。对于 2 纵、9 纵记得是经邵店方向接转电话的。由于距离较远通话不够顺利,有时就靠作战科参谋和骑兵通信员传递情况。对临沂后方由于长途电话线径细、距离远、信号弱,又无增音设备,只好派出参谋蒋熙奎在新安镇设转话站,随时向军区转报情况。整个战役过程和战况进展,首长、参谋处随时可以掌握。作战科每天两次汇集战况,基本上是靠电话了解的。 19 日上午苗庄敌 41 旅眼见预 3 旅、 60 旅和 69 师师部先后被歼,被迫突围。有一股窜到距前指不远处,机关干部、全体警卫通信分队出动,准备迎敌。不久该敌被我几个方向追击部队全歼。战斗中我们儿个查线站,都参加了战斗并有缴获。那几天我和倪士梁科长、董加荣通信连长不是守机,就是在通信值班室随时掌握情况处理问题。骑兵排长李风仁,骑兵通信员王俊峰、庄志兴、何祯,徒步通信员于顺三、周兴民、王明贵等,因机动灵活、勇敢顽强、完成任务既快又好,多次受.到首长和参谋人员的表扬。

鲁南战役

战前军区通信局对长途电话架设作了部署,除原有永久线路外还临时搭架线路 。 1946 年 12 月 31 日晚闻副局长率参谋人员在大雪纷飞的深更半夜,亲自来督促架设临沂经神山至保合庄线路使其迅速完成(这是通右纵队王建安司令指挥所的线路)。 1 月 2 日晚,野指进驻碑住指挥所立即与通临沂的长途线接通,既可直通军区,又可接转保合庄的右纵队指挥所。左纵队到野指直接架通卞庄附近的 1 纵队叶飞司令的指挥所。比较说来,鲁南战役利用长途线路保障更为利顺些。

鲁南战役于 1 月 2 日晚开始,我率骑兵排随陈粟首长到达碑住指挥所时,先期出发的电话排将已通临沂的长途线接上神山总机,通 1 纵队的线路也已架通,由于作战科的人尚未到达,我即和参谋处夏光副处长帮首长挂地图、接电话。陈军长要我到门外听卞庄方向枪声是否密集,以判断 l 纵攻击卞庄的情况。后来张云逸副军长来电话说郝鹏举部叛变,陈粟首长和夏光研究如何处置,要我再到门外去听辨卞庄方向战斗情况。回屋后军长要我接通临沂找张副军长讲话,后又叫我找 1 纵叶飞司令讲话。战斗中野指与左右纵队电话通信比较顺畅, 1 纵队和 1 师与所属各旅,右纵队王建安司令的前指与 8 师、 9 师、 13 、师滨海警备旅及鲁中炮团的电话都比较顺利, 战役期间首长和参谋处对战况进展随时能够掌握。由于维护查修及时,电话线中断次数不多,从临沂至神山,从神山至保合庄长途线路通话顺畅,线路维护分别由通信局和鲁南军区负责。战役期间陈士渠参谋长在 1 师指挥所(宿北战役时他在 8 师指挥所),在前边随时向军长报告情况。战役第二阶段陈粟首长到峰县前线就近指挥,攻枣庄时又到 1 师去就近指挥,首长到下面去经常带几个骑兵通信员,一般都不带有无线分队。

宿北、鲁南战役,陈粟首长、陈士集、参谋长参谋处王德副处长及作战科对通信联络比较满意并曾给予表扬。当然我们的工作还有不少缺点,宿北战役对名纵、 9 纵电话通信不顺畅,鲁南战役与 1 师(陶师)电话也不够顺畅。总的任务是完成了,但经验教训也还是不少的。宿北战役野指本身缴获器材很少,各部队缴获甚多。鲁南战役后,军区统一组织打扫战场,由参谋处长兼炮兵司令员陈锐霆同志负责,通信局派张富根副科长等参加,搜集了大量通信器材。

(三)几点休会

1 、认真学习领会上级首长有关指示精神,尽快适应战略转变的要求,想方设法搞好大兵团作战的战场通信保漳,按照陈老总指示的以战教战、打一仗进一步的要求,不断总结每次战役战斗的经验教训,克服缺点,解决新出现的问题。从宿北战役起,就把指挥通信的重点,放在组织好有线电话通信网上,对主要突击方向的线路,尤需下大力保障。为保证通信线路及时展开,当指挥所位置确定后,及早派出电话分队提前出发,到达新指挥所后尽快展开通信网路使首长一到即可开始工作。

2、通信科要主动及时地与作战科联系,了解首长意图和基本情况。战役决心一下,部署确定之后,即应根据指挥位置,主要突击方向,各部队关系位置,计划开设前进总机架设和主要线路的部署,对各纵队(师)在何时何处架设线路或接线,应在作战会议时或会后告知来开会的首长或参谋长,及时转告下属通信科。总之各级通信部门都要了解作战意图、大致计划、战场情况。通信保障要跟得上,不能稀里糊涂跟着瞎跑。

3 、根据当时人员器材情况,实事求是灵活运用某些原则。如架设电话若全按自上而下或由下对上,有时执行起来困难大。当时野司通信连,被复线只有 4 、 50 里而直接归野司指挥的纵队或师级单位达 6 、 7 个,距离通常也都在 10 里路以上,各纵、师被复线也不太多,还要保证对下属旅、团的通信,所以采取野司在适当位置设分总机或叫前进总机,各纵、师就近接线,这样既快又省。另也可采取接力式通信,就近接转,如 1 纵架到 8 师总机、 8 师架到野指 2 号总机(宿北)、 1 师架到 1 纵总机、 1 纵再接野指(鲁南),这些都需在战前及早确定并布置下去。

4 、根据战地条件,充分利用长途永备线路,使永备线路和临时半高架明线线路、被复线路有机结合,以保障较远距离而又器材不够时的通信。在宿北战役以前,山野在鲁南、淮北、苏北行动时,经常这样使用,当时通信连马车经常拉着 8 号、 10 号、 12 号铁线好几十公里,需要架设时,找些就便器材,用直径 7 一 12 公分的小木杆子,架设高度 1 , 5 一 3 米,过路时当然要更高些,当时我们叫做半高架线路,秋冬季节杆子不够还可就地铺设。凡遇有根据地长途线路就尽量利用,鲁南战役利用长途线路保证了与右纵队王建安司令的鲁中前指通话,作用很大。

5 、重点线路或其重点区段多设查线站,每个查线站派 1 个战斗小组;通话音量太小时中途设转话站;在敌炮火封锁区和通过大路时要尽量埋设线路,这些都是宿北战役就开始采用的经验。

6 、除重点搞好电话通信外,对无线电通信、步骑传递通信及各部队间的协同通信,都要提出明确要求,不可放松。事实证明在这两次战役中电合和步骑通信仍然起了不少作用。

宿北、鲁南战役已经过去 43 年,有些厉史资料也不易拢到,而魏们回忆的准确性很准保证,本想尽可能写成战例材料,但因资料不全,只能写成回忆史料,希望熟悉当时情况的同志补充指正。

鲁南战役位于保合庄附近的右纵队指挥所,实际上是王建安司令与鲁南军区张光中司令、傅秋涛政委都在一起,有时叫鲁中前指是因右纵队司令是鲁中的王司令。

( 1 990 年 2 月底于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