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5A:90后北大硕士卖米粉,2万元起家,现在估值5个亿,全国200+店

2022-01-11 13:08:34


2014年,我从北大法学院读完研究生,当时就想着要去创业,作为一个湖南人,我当时创业的想法只有一个:就是我一定要在北京这个地方,让更多的人去知道湖南米粉,去开一家湖南米粉店。


中国有句老话叫“北方人吃面,南方人嗦粉”。

湖南有句话说:湖南人的血液里面都流淌着一样东西,就是米粉。

春节的时候,在外漂泊的这些湖南游子下飞机的第一件事情,拖着行李箱还不是去见爸爸和妈妈,而是先找一个米粉店去吃一碗米粉。

2014年,我从北大法学院读完研究生,当时就想着要去创业,作为一个湖南人,我当时创业的想法只有一个:就是我一定要在北京这个地方,让更多的人去知道湖南米粉,去开一家湖南米粉店。

所以,当时我就找了我的另外三个同学,四个人两万三万这么凑,我们凑了十万块钱,在北京的金广桥环球金融中心的地下一层,开了我们的第一家米粉店。

当时开这家店的时候,争议和质疑还是挺多的,我也没敢告诉我父亲,因为我父亲一直以为我毕业之后是去了一个大公司去工作。

5A:90后北大硕士卖米粉,2万元起家,现在估值5个亿,全国200+店

结果我的父亲他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呢?

他是读我们当地的一份报纸,叫《常德晚报》。有一天,他发现当天这个报纸的头版头条是这样的:《老家米粉,北大硕士这样卖》。

当时我父亲一看这个标题呀,觉得挺诧异的,说这个北大到底怎么了啊,原来出了一个卖猪肉的,现在又来个卖米粉的。

所以他就慢慢地往下读。读着读着说:哎呦,这个人跟我的儿子好像还是同一个专业,都是学法律的;读着读着发现:哎呦,这个孩子和我的儿子同名同姓,也叫张天一。好巧。

哎呦,坏了,这个人就是我儿子!

然后整个人气急败坏,赶紧给北京的我打电话:你到底去干嘛了?

我去开米粉店了!

当时开这家米线店的时候,我没有任何工作经验,也没有一天开餐馆的经验。但是呢,我就是想把这件事情给做好。

我记得在2014年,当时我们去创业的时候,我人生买了第一辆车,是一辆电动车。

这辆电动车3000块钱,叫做载重王,比一般的电动车呢,要贵500块钱,因为在前面加了一个钢板,这个钢板加上,可以多放200斤的货。

在创业的头一年,每天早上,我要骑着这个载重王,沿着北京的三环路一直骑到那个十里河菜市场去买200斤牛肉,然后再载回到金广桥,然后开始去炖牛肉,开始去煮米粉。

就在这个地下商场的店里,我是每天天没亮就顶着零下8度10度出去买牛肉买菜,晚上倒完潲水、擦完桌子、把店收拾好,出来的时候已是月朗星稀,将近300多天的时间,没有见过太阳。

那个时候,有挺多人在不停地质疑说:如果你去创业,你就想做一个米粉店的话,你为什么要受这么高的教育呢?这不是一个浪费吗?

我自己从来不这么想!

5A:90后北大硕士卖米粉,2万元起家,现在估值5个亿,全国200+店

我记得美国有一个管理学家,他叫德鲁克,德鲁克在他的著作《管理的实践》中讲了一个故事,是关于三个泥瓦匠的故事。

说有三个泥瓦匠正在工作,有个人走过去,问:“兄弟,你们在干什么呀?”第一个泥瓦匠叹了口气,没好气地说:“你没有看见我正在砌墙吗,为了养家糊口啊。”第二个泥瓦匠平静地说:“我在做全国最好的泥瓦活。”第三个泥瓦匠满怀期待地说:“我在建造一座美丽的大教堂”。

实际上,当时我们创立霸蛮米粉店的时候,我是真的想,能不能建造一个湖南米粉的教堂呢?虽然我们当时只是一家小店,但是,我一直觉得:

这个世界上,没有小生意,只有小想法!

小米粉,大产业!

一碗湖南米粉,把它做好,也一定可以做出一番名堂来!

我们是90后,我们经营这碗湖南米粉,实际上,我们是在经营一种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

我们希望,能够用大学生的良心,还原家乡的味道。

我们自己去定义了一个湖南米粉的标准,我们叫四不原则:

首先,我们选大米的时候,只选用直链淀粉高于25%的早稻籼米,只有这样的大米,作出的米粉,才足够的爽和滑;其他的大米,我们绝不选用。

第二,牛棒骨熬汤,一定要用0.01千帕的高温慢煮技术去熬,只有这样,才能让牛骨里面的蛋白质充分地去释放美拉德反应,让他的整个汤的香味把他放出来,其他方式的汤,我们绝对不用。

第三,都知道我们湖南人特别爱吃辣,那什么是辣呢,就是辣度值不能小于399 shu,才是最正宗的辣味。低于这个值的辣味,我们绝对不用。

第四,我们研发了一个绝不泄密的学霸配方,这是我们内部的叫法,因为这个配方是我研发的,就像那个可口可乐的配方一样,是最高的机密,只有我跟另外一个合伙人掌握。所以我们两个人出门从来不坐同一班飞机,万一有啥问题,这个配方也不会失传。

我们按这种标准化在北京把霸蛮米粉店开得到处都是,甚至代表中国米粉赢得了比利时世界顶级美食风味大奖。

5A:90后北大硕士卖米粉,2万元起家,现在估值5个亿,全国200+店

现在呢,我们在思考消费者怎样才能吃到更健康、更放心、更米粉。于是,我回到我的老家,湖南常德,我们在那里建设了一个年产五万吨的全自动米粉智能生产工厂。

我们还做了一个万亩霸蛮专属水稻基地。一方面,可以帮助乡村振兴,提高大米的附加值,给老乡带来更多的收入;另一方面,从整个源头到前端,让我们的消费者吃到最有保障的食物。

我们还有30多项自主知识产权,我们做了自己的it系统。

霸蛮还获得了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金奖。

霸蛮还入选了哈佛商学院的案例库。

现在我们有200余家霸蛮米粉店,年销售米粉3000万。

现在,我们也可能算是成功了,但我们又在思考,我们到底还能再做些什么?

米粉这个行业,全国有40多万家的各类夫妻老婆店、小店。一方面消费者在这些小店的饮食健康和食品安全可能不能得到保证,另一方面,这些小店其实也蛮辛苦的。

我们在想,这些年我们积累下来的供应链,数字化、标准化的管理体系,能不能为这些小店去做赋能?

我们今年还启动了我们的创客计划:

既然当初我们几个大学生啥都不知道,就十万块钱三十几平方开始,还能琢磨出一些东西来,开出200多家店,那么,能不能找到一个我两个我三个我十个我,让更多的年轻人跟我们一起来打造更多的霸蛮品牌店?

5A:90后北大硕士卖米粉,2万元起家,现在估值5个亿,全国200+店

说到品牌,可能很多人不知道霸蛮是什么意思。

霸蛮,它是一句湖南方言。在我们湖南方言里,有句话叫做“吃得苦,耐得烦,不怕死,霸得蛮”。

简单来讲,霸蛮就是一种敢拼要赢不服输不放弃的这样一种人的精神状态,我觉得有一个词可以完美地解释“霸蛮”这个词,那就是:

霸蛮就是拒绝躺平。

创业七年,2500多天,每天差不多14个小时都在工作。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褚时健老先生讲过一句话,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

他说,人活着就要做事,做事就要做好。

有很多朋友跟我交流说:

创业过程中,你最大的感悟和感触是什么?

我想可以用一句话来总结,那就是:

拥抱悲观,就会获得乐观!

其实创业和修行挺像的,创业充满大量的不确定性,所以我觉得如果要走上创业这条路,最好的素质就是做一个绝对悲观的乐观主义者,因为当一个人绝对悲观的时候,你永远都会看方向和看机会。

5A:90后北大硕士卖米粉,2万元起家,现在估值5个亿,全国200+店

我记得在2019年年底的时候,我们刚开完年会,决定了一件事情,就是在2020年,我们要大干一场。结果没几天疫情爆发了,当时我们的财务伙伴跑过来告诉我说,第一,现在霸蛮店全部要停业了,第二,我们有800多个伙伴,他们今天要么在宿舍,要么叫老家回不来,第三,如果不能营业,我们的现金流应该用不了五六十天,企业可能要倒闭。

我把团队招起来讨论说,店开不了也不能无所作为,我们讨论一下我们到底能做什么?后来我们讨论出的结论是:虽然线下门店开不了,但是消费者一天还是要吃三顿饭呀,能不能搞出一个纯线上经营的团队?用电商模式经营,并把霸蛮给送到消费者家里面去。

我们财务伙伴又算了一下,说可以,但是我们必须在14天内变成这样一个团队,不然这个团队就没用了。所以当时我们紧急行动,把公司800多个伙伴分成两个小分队,一个小分队,我们叫救命的雷神山小队,另外一个小分队也是救命的,叫火神山小队。

雷神山小队400多个小哥哥小姐姐每天去做直播,在2月到4月,差不多做1000多场直播,因为当时工厂还没有复工和复产,另外的400多个小伙伴组成的火神山小队,保证我们的供应链和物流配送。

结果在那三个月里,我们的电商业务增长了400%,公司的整个收入,不但没有降低,还有一点点的增长。

这次危机,让霸蛮从一个纯线下实体店,被逼成了一个有线上和电商技能的线上店与线下实体店有机统一的线上线下店。

我们现在做预算的时候,我说做十个月的预算就好了,默认少两个月我们做不了生意,如果这种情况之下还没有问题,那就没有问题了。

所以我觉得创业是在一个高度不确定、不知道未来会怎样的情况之下,保持一个底线和悲观的心态,但是永远要去找希望的种子。

经过一年的折腾或者折磨之后,我现在在我的工位上,我就挂了三个字,叫做“没好事”。因为我发现我的同事跟我说的事,99%都是坏消息,没啥好消息。但是,我紧接着在“没好事”三个字的边上贴了一句话,叫做:

“保持快乐的秘诀:无所谓,没必要,不至于,想开了就好了!”

这是我们在创业过程中收获的一个非常大的感悟。

5A:90后北大硕士卖米粉,2万元起家,现在估值5个亿,全国200+店

很多的朋友问我,霸蛮已经做了七年了,你到底想把它做成什么样子?

我想还是要回到2014年12月23号的那个寒冷的冬天,就在那个地下室,那个37平方的小店里面,我把我们的整个的团队召集起来,就讨论一个问题:

如果这个米粉店,我们去开20年,大家希望它开成什么样子?我们就把它画成图,画下来吧,于是我们画了近100幅图画,去描绘20年之后霸蛮的样子。每个人画的都不一样,但是我发现有一件事情是一样的,就是所有人画出的霸蛮,都是一个开遍全世界的霸蛮!

于是,在我们刚创业不到几个月的时候,就提出了我们这个企业的愿景:那就是到2035年,世界上有嘴的地方就要有霸蛮!

我一直相信一件事情,就是:每一个人,我们没有办法去选择时代,但是,我们可以去顺应时代。

到2035年,中国必然会出现自己的基于本土和民族但是走向世界的消费品牌和名片。

全世界的第一颗水稻种子是种在中国的,准确地说是种在中国湖南常德城头山6500年前的遗址之上,所以米粉是我们这片土地上长出来的一种食物,基于这个文化的底蕴,所以我希望我能够跟小伙伴一起去努力,把这一碗湖南米粉,让更多的全球的消费者享受到。

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在最困难、最绝望的时候,去抬头望一望星空。艰难的生活也好,艰难的创业也好,我们总能够用这种霸蛮精神去将所有困难一一的战胜和打败!

我是1990年生人,我于2010年代创业,我是霸蛮湖南米粉创始人张天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