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76年陕西挖出一堆白骨,八年后中央派出调查组,李先念:调查清楚

2022-01-11 13:13:47


这件事情他一直记在心里,他常常对身边的人说道:“一定要找到小毛的遗骨,一定要把小毛他们牺牲的真相搞清楚,否则,真的无法向毛主席和毛泽覃烈士的在天之灵交待啊......”往事渐渐涌上心头,他和小楚雄在三十多年前时第一次见面的场景,至今还历历在


1976年的一天,在陕西宁陕县东江口镇的一处荒野河滩上,一群人正热火朝天地干着活。

原来前段时间,县交通局下属的城镇搬运社打算在这个地方新建三间房屋,为了加快工期,工地负责人特地从附近的村子里找了一批老农民帮忙挖地基。

正当大家伙埋头苦干的时候,突然一声“啊,啊啊”的大叫,吓住了工地上的所有人,工人们纷纷停下手中的活计,带着一脸疑惑朝着发出声音的那个人看去。

只见那位农民脸色惨白,脸颊上不断渗出豆粒般大小的汗珠,嘴唇颤抖,手中的铁锹早已被他扔出老远。

看到他的样子,大家心中顿时明白,指定是挖到了什么不该挖的东西了!

76年陕西挖出一堆白骨,八年后中央派出调查组,李先念:调查清楚

果不其然,在他面前不远处的坑中,赫然露出了一个人形头骨,围观的大伙瞬间被吓住了。

这是一个70年代的小县城,他们都是一群老实巴交的农民,什么时候见过这种东西?再加上这块头骨是直接挖出的,连一副棺木都没有,一看就不是正常死亡,一时间工地上所有的人都被恐惧所笼罩着。

很快,当地的公安部门迅速介入,组织警力保护现场,并对发现头骨的地方继续深挖。这一挖不要紧,足足挖出了一大堆遗骨,光头骨就有四个,这可是四条人命啊!

现场的公安人员深知此事非同小可,一方面将这件事情迅速向上级汇报,一方面将此案定性为凶杀案,在周围地区进行摸排,严查周边村子的失踪人员。

不过,经过连续多日排查,办案民警始终一无所获,再加上当时刑侦技术落后,出土人骨时间较为久远,不像是近年来发生的凶案,公安人员遂将此案登记造册,以便日后找到什么新的线索时再做处理。

而挖出的那四具神秘遗骨,被负责修建新房的负责人 孟洪 请村里的老人 谢满银 用土筐背到镇外的白家嘴胡医士的核桃树下掩埋。

76年陕西挖出一堆白骨,八年后中央派出调查组,李先念:调查清楚

神秘遗骨的出土在小镇上掀起了不小的轰动,百姓们对此众说纷纭,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大家也逐渐陷入沉寂,这件事情也慢慢的被遗忘在过去。

直到八年后,突然从北京来的几个外地人,找到当地的县委机关和公安,声称他们是党中央派过来的专案调查组,要对当时挖出遗骨的地带进行重新勘察,并调阅相关档案,原本沉寂多年的神秘遗骨案再次成为镇上百姓争相谈论的话题。

经过专案调查组的不懈努力,神秘遗骨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揭开一件尘封40年的历史悬案。

不过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这四具遗骨里面竟然有一位是毛主席的亲侄子 毛楚雄 ,而他牺牲时年仅19岁!

调查组的报告被迅速送往北京,已经担任党和国家领导人的 李先念 王震 老将军十分激动,盘亘在他们心中40年的历史悬案终于找出真相, 张文津 吴祖贻 毛楚雄 三位烈士的遗骸也得以重见天日。

已经76岁高龄的 王震 迟迟地望着这份“沉甸甸”的报告,久久不语,他此时的心情五味杂陈,人到老年喜念旧,即使这位纵横沙场数十载的上将军也不例外。

76年陕西挖出一堆白骨,八年后中央派出调查组,李先念:调查清楚

40多年前,毛主席亲自嘱托他要照顾好自己的侄子毛楚雄,然而却没想到这位年仅19岁的八路军战士竟然被敌人残忍地活埋,到后来足足四十年的时间都没能找到遗骨。

这件事情他一直记在心里,他常常对身边的人说道: “一定要找到小毛的遗骨,一定要把小毛他们牺牲的真相搞清楚,否则,真的无法向毛主席和毛泽覃烈士的在天之灵交待啊......

往事渐渐涌上心头,他和小楚雄在三十多年前时第一次见面的场景,至今还历历在目......

1945年的8月,日本法西斯正式宣告无条件投降。

一年前,他率领以三五九旅为主力的南下支队奉命从延安出发南下 湘粤赣边,开辟新的根据地,为即将到来的对日大反攻做准备。

然而,还没有等到他准备完毕,日本就宣布投降,他只得再次率领部队北返延安。

部队路过湘潭,有一位不到20岁的青年找到了他,见面第一句话就是:“ 王司令,我是毛泽覃的儿子我跟您的部队去延安我的伯伯那。

“毛泽覃的儿子”、“去延安找伯伯”,这几个字眼迅速传入王震的耳中,这着实是吓了他一条,但作为一名久经战阵的将军,王震在短暂的平静后,仔细地打量着眼前这位年轻人。

76年陕西挖出一堆白骨,八年后中央派出调查组,李先念:调查清楚

只见他穿着灰布学生服,身材干瘦,却器宇不凡,眼睛大大的,最引人注目的是在他下巴上面竟然长着一颗和毛主席一样的痣。定睛看去,青年的身上隐约能看到毛主席和毛泽覃的身影。

看了半晌,王震不紧不慢地回复道: “好,竟然你是毛泽覃的儿子,那也算是我的世侄了,我带你去见你的伯伯。

初次见面,毛楚雄给王震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他的眼神饱含激情,待人接物十分有礼貌,而且在面对他这位指挥上万人马的司令员时没有丝毫惧意,这让王震对他十分欣赏。

赞叹的同时,王震突然想起他早年在长沙铁路工人运动的时候就和毛泽东和 毛泽覃 兄弟二人相识,而且关系极好。

土地革命时期王震和毛泽覃亦是亲密无间的战友,毛泽覃比自己大三岁,一直就像大哥一样照顾他,但是却从来没有听说过毛泽覃在韶山有一个儿子啊?

久经沙场的直觉告诉他,这件事情应当稳妥起见,为此他私下里专门派人联络韶山党组织调查这件事。

很快,韶山那边就传来了消息......

76年陕西挖出一堆白骨,八年后中央派出调查组,李先念:调查清楚

原来1927年的4月, 蒋介石 发动“四一二”政变,全国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中,此时正在广州工作的毛泽覃夫妇奉党组织命令紧急撤到武汉,与大哥 毛泽东 住在一起。

同年六月,二哥 毛泽民 奉命返回长沙组建地下党组织,为了能够更好地从事革命事业,毛泽覃便让身怀六甲的妻子 周文楠 ,随同大嫂 杨开慧 和二哥一起返回长沙。

没多久,他的第一个儿子 毛楚雄 在长沙松桂园出生,而此时的毛泽覃正跟随南昌起义的部队转战 闽粤赣湘边。

就在毛楚雄出生没多长时间,由于叛徒的告密,他和母亲周文楠被反动派逮捕入狱。

在狱中,周文楠和未满六个月的小楚雄遭到了敌人的严刑拷打和非人的虐待。无时无刻的折磨、恶劣的环境和食不果腹的饮食,使得母子二人双双患病。

好在外婆 周陈轩 四处找人苦苦哀求才将奄奄一息的小楚雄给保释了出来,他这才捡回了一条小命。

在那段凄惨的风雨日子里,周陈轩抱着小楚雄艰苦度日,受尽了煎熬,不过在外婆的悉心照料下,小楚雄才得以健康成长。

1930年, 彭德怀 率领第三兵团攻下长沙,将身在监狱中的周文楠救了出来。

这是小楚雄两年来第一次与母亲相见,不过他还没有好好感受到母爱的温暖,就被迫再次与母亲分别,周文楠要跟随三兵团转移,前往苏区工作,而小楚雄要继续留在长沙,跟随外婆生活。

76年陕西挖出一堆白骨,八年后中央派出调查组,李先念:调查清楚

就这样,在极度困难的生活条件下,在没有父爱、母爱的陪伴下,小楚雄慢慢长大,而年迈的外婆成为他唯一可以依靠的亲人。

1935年,毛泽覃牺牲的消息传到长沙,外婆不敢将这个消息告诉小楚雄,只能独自一人躲在深夜里偷偷哭泣。

有一次,细心的小楚雄看到外婆的眼睛经常肿肿的,在他再三追问下,外婆才将父亲牺牲的真相告诉了这个苦命的外孙。

小楚雄虽然从未见过父亲的模样,但是在他心中父亲一直就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而如今英雄般的父亲却不在了,年仅7岁的小楚雄失声痛哭,说长大了要去打反对派报仇。

那一年的冬天,周文楠辗转多地从被敌军包围的红军苏区返回长沙老家,当她推开房门时,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映入眼帘,吸引了她的目光,她有些不确定的喊道:“ 楚雄?

小楚雄抬起头,怔了一下,有些迟疑地看着这位“陌生”的女人,周文楠直接跑了过去紧紧地抱着楚雄,泪水瞬间流出。

外婆闻声而来,看到女儿归来,悲喜交加,激动地对楚雄喊道:“ 乖乖,叫妈妈啊,这是你妈妈。

小楚雄这才抱着周文楠大哭起来,这是他记事以来第一次见到他的妈妈,也是第一次张口叫妈妈。

......

76年陕西挖出一堆白骨,八年后中央派出调查组,李先念:调查清楚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国共达成第二次合作。

当时日军对长沙进行狂轰滥炸,百姓死伤惨重,小楚雄的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

作为烈士的亲属,在湖南党委的指示下,党组织迅速将小楚雄和外婆等人送到了毛主席的家乡韶山冲生活。

此时小楚雄已经10岁,眼看着外孙渐渐长大,慈祥的外婆便常常给他讲述大伯毛泽东、二伯毛泽民心忧天下百姓、投身革命的事迹,讲述伯母杨开慧、姑姑毛泽建、父亲毛泽覃为了劳苦大众,为了革命而抛头颅洒热血的英勇事迹。

身为毛家男儿,毛楚雄自幼就深受革命的熏陶,在父辈英雄事迹的激烈下,他在少年时代就立下了继承父辈革命遗志的远大志向!

在韶山的那几年里,毛楚雄勤奋好学,时刻想着抗日救国,他曾写道:

“我们现在抗战是为了什么?一是因为暴日之侵略,忍无可忍之战;二是为全人类公义而战;三是为了要夺回全世界人类的公理而战......”

亦曾对当下时局有过看法:

“在前方的应该努力作战,在后方的应该努力读书和宣传,逐建新的中华民族......”

很难想象,这些见解和看法会出自这位年仅十岁左右的少年口中!

76年陕西挖出一堆白骨,八年后中央派出调查组,李先念:调查清楚

在他年满18岁时,小楚雄拜别了养育他十八年的外婆和韶山的父老乡亲,来到湘潭找到了王震的部队,希望能去延安见到那位仰慕许久的大伯毛主席。

......

毛楚雄的身份得到证实,王震很快就将这个消息电告给了远在延安的毛主席,毛主席特地嘱咐王震一定要将这个小家伙带到陕北。

自从他出生后,不仅父亲毛泽覃没有见过,就连毛主席也没有见过。

在王震的安排下,毛楚雄参加了三五九旅,成为一名八路军战士,跟随部队继续转战。

毛楚雄虽然在军中年纪小,体质弱,但是他意志坚定,即使行军再苦再累他丝毫没有一点怨言。

在部队里,他从不以烈士子女和毛主席的家属自居,每到营地,他总是像老兵一样抢着挑水,打扫卫生。

经过两个月的长途跋涉,南下支队在鄂豫皖边区和新四军第五师汇合,成立中原军区,部队不用转移作战了,王震就将毛楚雄交给军区政治部、他的堂叔 毛泽普 照顾,在军区司令部学习收发电报。

76年陕西挖出一堆白骨,八年后中央派出调查组,李先念:调查清楚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共双方虽然签订了《双十协定》达成短暂的和平,但是平静的表面下却暗流涌动,双方摩擦冲突时有发生。

自从进入1946年后,蒋介石一再破坏国共两党达成的和平协议,屡次指使部队与解放军搞冲突,他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6月26日,蒋介石调集三十万大军,修筑6000余座碉堡,分4路大军对中原解放区进行大规模进攻,企图将我中原军区六万余名指战员一网打尽。

对于国民党的大规模进攻,党中央早有准备,当蒋介石的部队打响了内战的第一枪后,中原军区迅速按照党中央预先批准的方案将主力部队分南北两路向西突围。

王震亲自率领原三五九旅部队同司令员李先念、政委郑位三等人一起从北路突围。

自从中原突围开始后,王震就亲自将毛楚雄带在身边。身为毛家男儿,遇到战争到来,他能想到的就是离开司令部,下连队上前线,参加战斗。

但是面对小楚雄多次提出的上前线的请求,王震全都一律不准。

76年陕西挖出一堆白骨,八年后中央派出调查组,李先念:调查清楚

小楚雄,不仅是老战友毛泽覃的血脉,他更是答应了毛主席要照顾好他这个侄儿啊。

中原军区北路突围部队一路血战,连穿敌人三个包围圈,硬生生地在敌军重兵包围中撕开了一个口子。

直到我军渡过唐、白两河和丹江后,敌军眼看围剿我军的计划落空,国民党当局又耍起了花招,一边继续围剿,一边又要求我方派遣代表前往西安进行和谈。

一边打,一边和谈,这是国民党一贯的伎俩。

从7月15日到21日,短短六天的时间,国民党授意军调部第九、三十二执行小组接连投出四封邀请函,希望李先念能够派遣全权代表赴西安谈判。

当王震率部突出重围转移到陕南后,为了体现我军和谈的诚意、进一步揭露国民党假和谈真内战的把戏,就派遣原军调部汉口第九执行小组我方代表、干部旅旅长 张文津 ,政委 吴祖贻 作为解放军中原军区代表前赴西安与国民党进行和谈。

王震考虑到部队日后将会在秦岭一带进行游击战争,创建新的根据地,小楚雄跟随在自己身边有一定的危险性,还不如将他派往西安更为安全。

76年陕西挖出一堆白骨,八年后中央派出调查组,李先念:调查清楚

为此,他让毛楚雄以警卫员的身份跟随张文津行动,并嘱托他们二人一到西安就将毛楚雄送到西安的八路军办事处,由他们送往延安。

临行那一天,王震亲自送别他们三人,望着小楚雄离去的背影,他久久才离开。

不过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次分别竟成为他们之间的永别。

张文津一行三人离开后,却迟迟没有消息传来,而八路军西安办事处方面的回复更是让王震深感不妙,三个大活人突然消失不见了!

王震立马将消息通报给党中央。

中原军区谈判代表在国民党控制区失踪了,不用想,这肯定是国民党方面搞得鬼。

一时间,身在南京的 周恩来 和北平军调部的 叶剑英 立即向国民党提出了严正抗议,《解放日报》、《新华日报》相继刊登相关报道,向国民党施压,但是国民党当局一再矢口否认扣押李先念部代表的事情,并用欺诈的手段瞒天过海。

与此同时,王震派出部队沿着张文津三人的足迹一路查访,始终毫无线索。一个月后四十四团再次前往他们失踪的东江口镇查访,依旧一无所获。

76年陕西挖出一堆白骨,八年后中央派出调查组,李先念:调查清楚

在国民党当局的极力否认下,解放军代表失踪案变得扑朔迷离,迟迟探寻不到真相,这也成为我党历史上一桩悬案。

张文津、 吴祖贻、毛楚雄的失踪,一直让王震等人耿耿于怀,成为他们心中难以放下的重担。

身在延安的毛主席得知自己的侄子毛楚雄在谈判路上失踪,而且凶多吉少,十分惋惜。自从侄子出生后,他还没有见过一面,仅仅19岁的年纪就为革命牺牲了。二弟没有照顾好,他就已经很自责了,如今二弟的孩子他也没有照顾好,毛主席的心情可想而知......

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十分关注张文津三人失踪的真相,但在公安部门的多方调查下迟迟毫无进展,真相依旧遥遥无期。

直到1979年的2月, 吴祖贻的遗孀 蒲芸 湘向中央组织部写了一份报告,希望党组织能对丈夫的牺牲做出结论。

这件事情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原中原军区司令员 李先念 胡耀邦 等同志的高度重视。 在他们的过问下,中共湖北省委指示 鄂豫边区革命史编辑部派进行专人调查,要求他们了此历史悬案。

76年陕西挖出一堆白骨,八年后中央派出调查组,李先念:调查清楚

时隔三十多年,当年事件的亲历者和经手人或退休或去世,当时的资料更是少之又少,使得调查工作十分艰难。

经过五年的不懈走访调查,专案组在 四川省各级公安部门、党史军史部门、档案部门以及 四川军区的军事法院的里找到了1951年时所有的刑事判决材料,在这如“海洋”般的史料中翻出了当年杀害张文津三位烈士的凶手之一、原国民党61师181团少校指导员 韩清雅 的供词。

由此揭开了这桩尘封了四十年的历史悬案。

原来,当年张文津三人走到宁陕县东江口镇时被国民党61师181团四连拦截,随即张文津向驻地军官出示了军调部第九执行小组的军旗、军官证以及国民党方面发给李先念的邀请函。

连长 李清润 得知他们是王震部队过来的谈判代表,而且张文津还是第九执行小组的新四军代表、上校高级参谋,李清润不敢怠慢,急忙向团部报道。

181团团长 岑运应 收到通报后,一方面抓紧迎接张文津一行人并做好招待工作,一方面又上报给 胡宗南 ,胡宗南遂报告给蒋介石。

76年陕西挖出一堆白骨,八年后中央派出调查组,李先念:调查清楚

面对掌握“中原突围”事实真相的中原军区代表,蒋介石肯定不希望他们从沙场中出现在西安的谈判桌上,为此他便“密令”胡宗南将他们就地秘密处决。

处决命令很快下到了岑运应的手中,原本笑脸相迎他突然翻脸,直接扣押了张文津三人,并将这件事情交给了四连连长 李清润处理。

1946年8月10日晚,李清润伙同当地的几个地方官员一同来到东江口镇 石坎下旬河旁,在城隍庙附近的河滩中挖了几个深坑,将张文津、吴祖贻、毛楚雄及当地的一个农民向导秘密活埋了。

毛楚雄牺牲时,年仅19岁!

尘封四十年的历史迷案,终于揭开了历史的面纱。

最终专案调查组又几经辗转来到了张文津毛楚雄三位烈士的最后失踪地东江口镇,按照韩清雅的供词找到了三位烈士牺牲的地方。

在当地政府的协助下,调查组经过走访调查,找到了当年曾担任国民党 东江口镇副乡长的邓耀俊和参加过民团的石友三,他们的证实国民党曾在1946年时在河滩的城隍庙附近秘密杀害过八路军的和谈代表。

76年陕西挖出一堆白骨,八年后中央派出调查组,李先念:调查清楚

调查组顺着这条线索继续往下查,最终确认了三位牺牲的地方。只不过四十年的时间过去了,当时的城隍庙如今早已拆除,取而代之的是一条笔直的公路和三座刚建起没多久的平房。

就在调查组一筹莫展之际,有人提到8年前,修建平房挖地基时曾挖出过四具人骨,至今仍没有破案。

调查组迅速抓住这条信息,进行实地勘察,并结合50年代时审判的国民党刽子手留下的供词和现存证人的证明,最终确认1976年修建平房挖地基时出土的四具人骨就是张文津烈士的遗骸,而多的那具遗骸则是当时担任向导、刚刚参军没多久的镇安县杨泗乡人肖善义。

这时当地的百姓们才知道,原来那神秘的骨堆中竟然有一具是毛主席的亲侄子毛楚雄的遗骸啊!

......

76年陕西挖出一堆白骨,八年后中央派出调查组,李先念:调查清楚

毛楚雄的死因和遗骨的位置得以确认,了却了王震心中40年的心愿,此时他的心情不知是喜还是悲。

他的脑海中始终徘徊着第一次见到毛楚雄的场景,这个青年太像老战友毛泽覃、太像毛主席了,只不过还未等到他为党的革命事业做出自己的贡献,就在大好年华壮烈牺牲了。

如今,真相浮出水面,他终于可以向毛主席、向生死与共的老战友毛泽覃的在天之灵有个交代了。

数十年的革命战争中,毛主席一家对革命事业可以说是付出良多。1929年,堂妹毛泽建牺牲;1930年,妻子杨开慧牺牲;1935年,二弟毛泽覃牺牲;1942年,大弟毛泽民牺牲;1946年,侄子毛楚雄牺牲;1950年,长子毛岸英牺牲。

短短二三十年的时间,六位亲人接连为革命事业牺牲,年龄最大的48岁,最小的仅有19岁,何谓满门忠烈,这不就是?

1985年1月,联合调查组将对张文津、吴祖贻、毛楚雄三位烈士遇害的调查报告上报党中央,时任国家主席的李先念对此十分重视,审阅后亲自批示:调查清楚!

同年6月18日,李先念亲笔题词“ 豫鄂陕革命根据地的烈士永垂不朽! ”,7月又亲自撰文 《纪念张文津、吴祖贻、毛楚雄三烈士》。

76年陕西挖出一堆白骨,八年后中央派出调查组,李先念:调查清楚

当联合调查组远赴哈尔滨将毛楚雄的遇害真相告知其母亲周文楠时,这位饱经风霜,年逾七旬的共产主义女战士失声痛哭,以饱含慈母的沉重心情写下了《雄儿,妈妈想念你》的纪念文章,在场人读后无不潸然泪下。

“泽覃头颅抛瑞金,楚雄人血洒秦岭。父子牺牲各东西,为国捐躯育后人。”

如今的盛世,正是无数的先烈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所铸就的,他们之功绩,之精神,之遗愿,吾辈必不能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