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西南匪首“夜折香花”,被民兵斩断三根手指,仍负隅顽抗

2022-01-11 13:21:30


▲贵州军区战士向群众普及剿匪政策与此同时当地的部分地主也依然和刘银臣保持着一定的关系。


西南匪首“夜折香花”,被民兵斩断三根手指,仍负隅顽抗

在新中国成立的时候,中国的西南还有部分地区依然处于国民党的控制之下。

在之前的十几年里,当地部分乡绅和国民党官员相互勾结,这些乡绅会出任保长等职务,然后利用权力欺压百姓。

更有甚者还会勾结土匪势力为害乡里,令当地百姓们苦不堪言。

直到在解放军到达这里之后,大部分的土匪和乡绅恶霸都被击败,不过还有少数人在失势后带领亲信们躲进了村庄周边的深山老林中。

他们时不时就会下山骚扰百姓,给当地的治安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西南匪首“夜折香花”,被民兵斩断三根手指,仍负隅顽抗

▲如今的黄平县


匪首中有着“夜折香花”之称的刘银臣更是凭借出神入化的枪法频频作恶,成为了百姓和人民政府的心头之患。


一、作恶多端的刘银臣父子

刘银臣家住在余庆、黄平、施秉交界的黄平县辅仁乡大坪村茶园。

解放前他就是当地有名的大地主,雇佣了不少长短工。

不过他并不满足于现有的财富,于是他和国民党当局勾结在一起,出任当地的乡丁大队长,平日里经常用“公事”借口欺辱百姓。

作为村子的保护者,刘银臣不但不执行本职工作,还和附近的土匪称兄道弟,一起搜刮百姓的财产。

在这个过程中他的身边聚集了一群恶徒,其本人也练就了一手出众的枪法,这为他赢得了“夜折香花”的绰号。

西南匪首“夜折香花”,被民兵斩断三根手指,仍负隅顽抗

▲民国土匪形象


不过这群恶霸的好日子,随着解放军的到来也走到了尽头。

刘银臣这样的地主保长都接受了解放军的改造,村庄周边的土匪也大多被清剿干净。

但在局势平定之后,贵州地区的解放军大部队再度踏上了西进的征途。

在大部队离开之后,刘银臣和儿子刘廷珍看到了卷土重来的希望。

他们找到了藏身于大山之中的土匪同伙,他们和国民党起义部队中一些心怀鬼胎之人取得了联系。

趁着解放军大部队不在的空档,对当地的人民政府发起了突然袭击。

西南匪首“夜折香花”,被民兵斩断三根手指,仍负隅顽抗

▲解放贵州


由于当时人民政府还没有做好地方建设工作,因此取得的群众支持相对有限。

在悬殊的兵力对比下,人民政府被这群凶徒占领了。

此后他们杀害了大量优秀干部,给当地的政治建设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案件发生之后,地方军区立即从前线抽调了部分军队参与剿匪行动,这群乌合之众在面对正规军的时候变得不堪一击。

匪首和国民党军官悉数被捕,但熟悉附近地形的刘银臣父子却在战斗中趁乱带着部分亲信逃入了深山之中。

西南匪首“夜折香花”,被民兵斩断三根手指,仍负隅顽抗

▲黄平县周边山地林立


由于他们对当地的地形十分熟悉,因此解放军组织的几次搜捕行动均无功而返。

随后解放军大部队再次回到前线参加战斗了。

刘银臣父子此时的兵力和装备十分有限,再也不能威胁人民政府对当地的建设了。

不过他们仍不死心,经常在当地散布“第三次世界大战即将开打”、“国民党就要反攻大陆”等谣言,破坏地方建设工作。

与此同时刘银臣和他之前的地主朋友,还用重金收买了几名解放军战士,鼓动他们杀害首长引起骚乱,这让刘银臣父子再次成为了地方政府的心头大患。


二、艰难的追踪

在刘银臣父子屡屡作恶的同时,地方政府并没有放弃抓捕这两名暴徒的努力。

他们计划封锁刘银臣父子所在的森林,让他们无法获取物资补给。

但刘银臣父子打着“岩鹰不打窝下食”的旗号,从不骚扰之前的乡亲,这让部分蒙昧的群众遭受了欺骗,甚至心甘情愿地为他们提供生活物资,给抓捕工作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西南匪首“夜折香花”,被民兵斩断三根手指,仍负隅顽抗

▲贵州军区战士向群众普及剿匪政策


与此同时当地的部分地主也依然和刘银臣保持着一定的关系。

虽然此时已经结束了土地改革,但是他们手里依然藏着不少资源,刘银臣父子的武器弹药就是他们提供的,这也让搜捕行动充满了风险。

最关键的是,刘银臣父子在这里生活多年,对于周边山地的环境了如指掌,解放军部队很难找到他们的踪迹。

在两年多的时间里,他们还掌握了优秀的野外生存本领,这让他们在遭遇民兵战士的时候往往能够率先发难。

再加上刘银臣出众的枪法,有不少战士都牺牲在了他的枪口之下。

1951年3月的时候,一个民兵小分队在山林中看到了可疑的脚印,他们顺着脚印追踪发现了正在生火做饭的刘银臣父子。

就在他们小声交流逮捕计划的时候,刘银臣听到了这边的动静。

狡猾的他没有过来查看,而是直接掏出手枪朝民兵所在的方向射击,其中带头的民兵应声倒下。

由于民兵缺乏临场作战经验,因此其他三个人没能给予有效反击,也没能将刘氏父子围困在这里,最终只能眼睁睁看着刘银臣父子二人逃走。

西南匪首“夜折香花”,被民兵斩断三根手指,仍负隅顽抗

▲当时的民兵部队


在这次遭遇战后,民兵们分析了二人所在的位置距离他家旧宅很近,便推测他们很有可能在这两天回家取财物,于是民兵队长组织人手提前在刘宅进行埋伏。

果不其然几天后刘银臣出现在了这里。

不过打头的抓捕队员不幸被其发现,也被刘匪射杀,随后民兵们虽然纷纷投入战斗,但还是没能捉住刘银臣。

经历这次事件后,地方政府深知初来乍到的民兵们并不是狡猾土匪的对手。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牺牲,地方政府向上级请求派出正规军增援。

西南匪首“夜折香花”,被民兵斩断三根手指,仍负隅顽抗

▲解放军战士形象


不久之后一个加强团的兵力便来到了镇里,为了速战速决,他们还 启用 了一名前来投诚的土匪作为向导。

这名土匪之前曾经和刘银臣父子打过交道,并且自称知道二人的藏身之处。

就在大家都以为这次可以顺利抓捕刘银臣的时候,谁料这名土匪竟将战士们带到了刘银臣设下的伏击圈中。

最终参与抓捕行动的先头部队不幸全部遇难,他们的卡宾枪和手枪也被刘银臣一伙儿人抢走。

经历这次失败,剿匪部队改变了策略。

一方面他们加强人手在各处巡逻,保护村民的安全,另一方面,封锁进山的道路,希望逼着这伙儿土匪走出深山。

西南匪首“夜折香花”,被民兵斩断三根手指,仍负隅顽抗

▲老式卡宾枪


1952年五月,民兵杜云清在开完村会后回家休息,他刚刚进门就听到有人敲门,说自己是村长找他有要事相商。

杜云清听出此人不是村长而是刘银臣,他担心对方手上有枪因此并没有直接戳破他,而是悄悄打开后门让妻子赶紧去通知民兵大队。

自己则一边假装应和,一边在屋中找来 一把大刀 握在手里。

西南匪首“夜折香花”,被民兵斩断三根手指,仍负隅顽抗

▲大刀


在他开门的一刹那大刀顺势挥下,刘银臣左手的三根手指就这样被齐刷刷地剁了下来。

不过由于其站位靠后因此没有受到致命伤,他身后的儿子刘廷珍见势不对,立刻拔枪射击,杜云清顿时便倒在了血泊之中。

等到民兵大队赶来时,刘氏父子早已逃得无影无踪了。


三、凶徒伏法

在接二连三的凶案发生之后,当地军区和 地区党委 政府又从一五零团借调了一个加强排的战士。

又从施秉、余庆、黄平三县征调了有指挥经验的干部和民兵,之后将这些人分成了九个小组,在刘银臣经常出没的地区展开了地毯式搜索。

鉴于之前的经验,在这次围捕行动中每支小分队的战士都有先进的武器装备,并且确定了具体分工,尽量避免所有人聚集在一起,以免被刘银臣父子杀伤。

在行动开始之后不久,挞勾坪方向进行搜索的战士们就有了收获。

他们在夜里发现了一间漏出灯火的茅草屋,摸到近处偷听后确定了里面就是刘银臣父子。

之后小队的四名队员聚在一起商量了后续计划,他们决定让两名战士先冲进屋内与刘氏父子作战,另外两人则先行占领屋外高地防止附近还有二人的同伙。

他们本以为刘银臣在手受伤之后枪法必定受到影响,两名战士应该就能对付他。

西南匪首“夜折香花”,被民兵斩断三根手指,仍负隅顽抗

▲影视剧中的剿匪队伍


但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先行的两名战士在冲进房门之后就被敌人击倒。

之后刘氏父子也跑出了屋子,守在屋外的两名战士抓住时机猛烈开火,刘廷珍应声倒下很快就一动不动了。

不过刘银臣凭借着老道的经验找到了掩体逃过一劫,并时不时探出头来射击。

随着战斗的持续进行,两名战士的子弹已经消耗殆尽,他们担心一会儿刘银臣发觉这件事, 便假装在山梁上高声呼喊战友前来包抄。

刘银臣以为自己即将陷入包围便不再恋战,迅速打完最后一梭子弹后便离开了现场。

这次遭遇战虽然没能抓住刘银臣,但是其子刘廷珍已被击毙,这让刘银臣彻底变成了孤家寡人,为后续战斗降低了难度。

不过经此一役,刘银臣也变得更加警觉,这让侦查小组更难发现他的动向了。

为此军方找到了几名接受了改造的地主家属,让他们以上山采药为由进行搜查,这一方法果然奏效,刘银臣看到他们之后并没有逃走,这让剿匪部队得知了其藏身之处。

为了逮捕刘银臣,部队集结了众多战士构建了严密的包围圈,随着一声枪响抓捕刘银臣的行动正式开始。

西南匪首“夜折香花”,被民兵斩断三根手指,仍负隅顽抗

▲搜捕土匪的战士们


在行动中虽然我方有着人数优势,但刘银臣还是凭借出色的枪法击倒了多名战士,不过在其左腿中枪之后,他就只能寻找掩体苟延残喘了。

最后他逃到了两株松树之间继续抵抗。

为了减少损失,解放军战士们放弃了探头射击,改用投掷手榴弹的方式攻击刘银臣。

随着一发手榴弹在其身边炸响,这位悍匪终于没了动静。

之后大金乡举办了盛大的庆功会,这个骚扰百姓多年的恶霸如今终于伏法。

人民群众们纷纷走上街头感谢这些勇敢的战士们,其中几位英雄人物更是在不久后被授予了剿匪英雄的称号。

虽然在抓捕刘银臣父子的过程中,我们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但这种付出为当地百姓带来了安全和平的生活,那些牺牲的剿匪先烈们也将被永远铭记。


注:

本文关于剿灭刘银臣的相关内容,参考自《“夜折香花”枪手的覆灭》,刊登于《贵州文史天地》1994年01期


欢迎大家在评论区留言分享你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