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一生一世的短暂

2022-01-11 13:21:48


赌一把还有胜算的可能,不赌就只能甘居底层生活,一辈子没有什么出头之日了。


一生一世看似很长,其实很短暂,并不是人们所能长久享受的。

一生一世的短暂


人活着就要吃喝拉撒睡,就要柴米油盐酱醋茶,满足基本的生活需要,也就是要让肉体活着,精神才会存在。要是只强调精神,不注重肉体的满足,那么,人们就会陷入偏执,被洗脑,甚至沦为奴隶。

人的一生除了满足肉体需要,就是满足精神需要了。精神需要很难获得永久的满足,毕竟精神世界非常宽广,没有尽头。以至于佛陀说“无无明,亦无无明尽。”最初的精神满足是建立在物质基础之上的,渐渐地就会高于物质需求,而发展成为自我实现的需要。

其实,不管怎样的欲望和需求都是相对于个人存在的,对于别人来说可能并不重要。有人喜欢数码,但对于不喜欢数码的人来说,花钱买数码产品就是浪费钱;有人喜欢鲜花和掌声,对于不喜欢鲜花和掌声的人来说,鲜花和掌声就是过眼云烟,不值一提。而不管喜欢什么,都会成为过去时,而不是永远喜欢。因为人生是有尽头的,走到尽头之后就会知道“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由此生出人生无意义的论断,但也具备一定的相对性。人生无意义只是相对于死亡而言的,人生下来无知无觉,后来才有了意识,形成了思维和判断能力,有了自己对世界的认知,当然也要自己生存下去。如此一来,不管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还是生活在统治阶级高层的人,都是要死的,殊途同归,留给世界的东西已经不多了,即便留下一些所谓的思想,也和他们本身无关了。因为他们已经进入虚无,肉体化为灰尘,没有什么存在的意义了。也就是说,无论生前多么富有,都不能带走所有的财富,甚至一分钱都带不走。赤条条来,赤条条去,也就没有什么牵挂了。而所谓的临终牵挂,也只是一种个人的意见,别人是无法体会的。人死之后,所有的牵挂也就化为虚无了,就更别提什么财富和权力了。

于是,有些人似乎想明白了,要在短暂的一生一世可劲儿造。要把挣的钱全都花光,还要提前享受未来的生活,哪怕是借贷生活也在所不惜。当然,很多人都为此付出了代价,而且都占着城市的高楼,挣着相对高的工资,却每月入不敷出,只是还贷款就要支出很大一笔钱,却还要应付生活所需,不得已就要把老人们用上。要老人到城市给自己看看孩子,还要老人接送孩子上下学。如此一来,他们似乎在快节奏的城市中立足了,也享受了所谓未来的城市生活,却终究活成了相对贫困人口。未来究竟怎么样?他们其实也不知道,只是计划得很好而已。而当疾病到来的时候,他们似乎已经失去了招架之力。

一生一世的短暂

难道人生就应该认真来过吗?赌一把未尝不可。赌一把还有胜算的可能,不赌就只能甘居底层生活,一辈子没有什么出头之日了。毕竟,人生短暂,总不能一辈子吃苦受累吧?或许,精神解脱才是真正的解脱,而沉迷于物质生活的享受终究只是低层次的需求,而不能获得精神的解放。

曹操吟诗“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不管他如何雄才大略,如何金戈铁马,都不能留住一天的时光。李白有诗“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有种享乐主义的意思,获得很多人的认同。苏轼写词“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把人生看作一场春梦,也就释然了。他有诗写道“人生到处何所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人生大多没有什么可留恋的,都是短短的一瞬。在历史长河中,连一个小小的浪花都掀不起来,当然也就没什么人记得了。而不管古人还是当代人都逃脱不了死亡,也都会有及时行乐的思想。当然,也会有归隐林泉,乐天知命的人存在。

李煜写词“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看似写景,其实在写人生,不着一字,尽得风流。而李清照写的“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简直让那些伤春悲秋的高士们泪流不止了。

当男人对女人说,我爱你一生一世,女人或许会当真,因为一生一世非常短暂,但对于两个人来说,还是比较漫长的,在相对漫长的一生一世,两个人能够相守到白头,也不失为一种真正的爱情验证。但是,一生一世的诺言说久了,就不管用了。毕竟,人们都比较世俗了,不会被诺言所打动了,需要对方掏出钱财来才肯以身相许。

看来,一生一世确实短暂,有人甚至没有走到中年就中途离开,当然还有小孩离开的,更是让人痛惜悲伤。从古至今,人生苦短,光阴似箭,没人能够留得住一秒钟。那么在这短暂的人生里,是不是应该干些自己认为正确的事,而不是听从了别人的蛊惑?

一生一世的短暂

或许是吧。在短暂的一生一世中,知道自己是谁,要干些什么才好,似乎比什么都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