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邓华斗胆直陈,毛主席笑言:湖南老乡胆子大,像我

2022-01-11 13:35:44


侯镜如此外,在解放军隔断津、塘,准备攻打塘沽时,侯镜如曾将平津国民党军布防图呈给中共地下党员李介人看,并提出,若是对方攻打塘沽,伤亡必大,而守军极易从海上撤走,为此建议改打天津…


“先取两头,后取中间”是毛主席制定的平津战役战略,西头是张家口,东头是塘沽。

1948年12月20日,在得知张家口和新保安开打后,毛主席将目光迅速移向地图上的塘沽。

眼下,平绥线为我军控制,西逃之路完全被堵。接下来,平津战役的重心自然要转移到围歼平、津、塘蒋介石的嫡系部队上来。

至于下一步棋如何走,毛主席胸有成竹。

毛主席的思路,是打大歼灭战,不让华北之敌的一兵一卒逃脱。我军歼灭新保安、张家口之敌,实现了毛主席的西线战略计划。

那么,东线呢,即“先取塘沽,后攻天津”,彻底断绝华北敌军的南逃退路。

于是,毛主席用手中的红铅笔,在地图上那个标有塘沽字样的地方,画了一个圈。被画有红圈的塘沽,醒目得很,一下子从地图上凸现出来。

邓华斗胆直陈,毛主席笑言:湖南老乡胆子大,像我

塘沽,地处天津以东,位于海河入海口北侧,西距天津45公里,是华北地区重要的海运港口。

从历史上看,自明代以来,塘沽就是海防要塞。它不仅是天津沿海的一道屏障,也是北平通往海上的一个门户。

由于此处港湾水深,冬天不结冰,可以停泊大型船舰,因此,深得华北剿共总司令傅作义的重视,解放战争期间一直以重兵把守。

在傅作义看来,塘沽是他与南京政府联系的通道,是他接受美援装备及物资的窗口,同时,也是他在万不得已时保留的一条从海上南撤的退路。

于是,傅作义从南京参加军事会议返回北平之后,便立即任命第17兵团司令官侯镜如为津塘防守区司令,以92军、62军和86军来加强塘沽地区的防卫。

现在,被毛主席用红色铅笔在地图上画了圈的塘沽,同样在另一个不同的场合,被林彪画了一个圈。

随后,林彪放下手中的红铅笔,宣布命令,由7纵司令员邓华、政治委员吴富善统一指挥2纵,7纵、9纵共10个师,歼灭塘沽和大沽之敌,即进行塘沽战役。并预定,战役发起攻击的时间为12月27日以后。

邓华斗胆直陈,毛主席笑言:湖南老乡胆子大,像我

林彪作出上述决定的这一天,是1948年12月20日。

第二天,也就是1948年12月21日,毛主席电告林彪等:

攻击塘沽的迟早,以我军由大沽或塘沽附近,是否可以炮击塘沽海港和完全封锁塘沽来作决定。

如果塘沽海港能由炮火完全封锁,敌人无法逃跑,则可从容部署攻击,不必性急,大体于本月底或下月上旬夺取塘沽即可。

根据毛主席的指示和林彪的安排,7纵司令员邓华,政委吴富善分头派出部队,深入前沿侦察敌情,以便制定具体的作战计划。

会商结束时,3个纵队的将领们信心很足,按照以往经验,动用10个师的兵力,拿下塘沽,不成问题。所以,他们在分手时,心情很好地相互开起了玩笑。

这个说:“喂,悠着一点打啊,别太贪了,把属于我们的活儿顺手稍带揽了过去!”

那个说:“你就放心好啦,都是老战友老伙计,我们有肉吃,自然少不了你们有汤喝!”

但这种好心情持续时间不长,3个纵队的将领们神情便严肃起来。

他们几乎同时发现,这个仗不好打!

究竟怎么回事?先说说7纵。

7纵司令员邓华派侦察分队,很快摸清了敌人的情况。据侦察兵报告,此处属于水网地带,沟渠纵横,沼泽遍地,加上水中盐碱含量较大,即使是寒冬腊月都不上冻结冰。

邓华斗胆直陈,毛主席笑言:湖南老乡胆子大,像我

这样一来,不仅不利于大部队机动作战,而且重火器也不便展开。

此外,守敌有主力舰重庆号以及其他十多艘军舰协助防卫,且津塘防守司令侯镜如的司令部就设在舰上,一旦双方交战,敌人稍感危险便放弃陆上的阵地,逃往海上。海上的军舰亦可以用炮火对我军的进攻进行拦截。

邓华思考再三,为了稳妥,决定派少量部队对敌人进行一次试探性攻击

12月23日,7纵20师在纵队炮兵团和师山炮营的火力掩护下,开始攻击敌方的海滩车站。炮火十分猛烈。

起先,我方炮火占上风,步兵纷纷出击,但很快,敌人的远程大炮,以密集的火力,对我方进行了压制。

而在我步兵前进的道路上,无乎一览无余,没有什么地形地物可供利用。也就等于说,战士们完全暴露在敌人的火力射击之下。

打到后来,虽然歼敌700余人,但我军损失惨重,竟伤亡600多人——几乎打了一个平手!

这样的仗,对7纵司令员邓华来说,近乎于耻辱。

身经百战的邓华,1927年3月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28年参加湘南起义后,随朱德、陈毅上了井冈山。时年20岁,就担任了红军的师政委。抗战期间,参加过平型关战斗和百团大战。

邓华斗胆直陈,毛主席笑言:湖南老乡胆子大,像我

解放战争中,他率领7纵围歼廖耀湘兵团,生俘国民党军49军军长郑庭笈等高级将领多人,是我军中赫赫有名的一员战将。

眼下,这么难打的仗,他还是第一回遇上。对此,邓华心里十分焦急。

再说说2纵。

2纵司令员刘震亲自带领各师的指挥员顶风冒雪来到预定的作战区域勘察地形。

刘震将军颇具传奇色彩。1934年5月6日,徐海东军长指挥红25军奇袭皖西罗田县城(现属湖北),歼敌一部,缴获武器上百、法币7000。

战后总结,刘震却说:“此役不算全胜。”然后,刘震挑出战斗中存在的诸多问题。徐海东听了大喜,说:“刘震这个兵有战术眼光,可以当连长指导员!”

随后,刘震便破格由战士直接提拔为75师224团1营1连指导员。

红25军在长岭岗击溃东北军115师,缴获山炮多门,徐海东因红军中无人懂得使用,打算埋了毁了。刘震好学,便拿来摆弄,结果总能把炮打响,在战斗中派上用场。

为此,徐海东曾高兴地奖赏过他毛巾一条,茶缸一只。

后来,抗日战争中,刘震将缴获的一门日本迫击炮,改装成曲射平射两用炮,攻克过敌人140多个据点!

可是,面对塘沽众多的沟渠水洼以及那些冬天不结冰的大片盐田,即使善于用炮的刘震,也感到无力封锁海面和切断敌人海上的退路。

邓华斗胆直陈,毛主席笑言:湖南老乡胆子大,像我

最后说说9纵。

9纵和7纵的经历大同小异。12月24日,9纵司令员詹才芳派75团对大沽进行试攻,结果守敌海陆协同,炮火凶狠,致使我军两次突击都未奏效。

更让詹才芳恼火的是,9纵由7纵的21师配合,攻占塘沽西北的新河镇。此仗从早上8点钟,一直打到下午6点,整整打了 10个小时,结果呢,仅仅歼敌140多人,而自己却伤亡400人,亏不亏吧,简直如同打了一场败仗!

12月25日,3个纵队的将领们不约而同地走到了一起。

邓华说:“窝囊,真窝囊,试探性地打了一下,看来这块骨头不大好啃啊!”

接着,邓华说:“你们知道,我老邓可不是那种遇到一点困难就往后退缩的人。眼下,在这样的地形和敌情条件下,用3个纵队的兵力打塘沽,不仅部队面临很大的伤亡,而且很难速战速决,达到预想的目的与效果。”

詹才芳说:“对,要是这样打下去,损耗太大,最多只能封锁塘沽港口,却不能全歼敌人。”

“此外,一旦塘沽之战不能速决,待打到一定程度时,没准天津的敌人就有可能乘机突围,或是东进塘沽,或是西逃北平,若是那样,平津战役的情况就会变得复杂化了。”

“依我看,对塘沽之敌的攻击,在时间上宜推迟,以便进行更加充分的准备。”

刘震想了想,说:“要是我们换个思路,不打塘沽,打天津,不是同样可以达到阻止平津之敌从海上逃跑吗?再说,打天津的影响要比打塘沽大多了,而且对我们更为有利。”


邓华斗胆直陈,毛主席笑言:湖南老乡胆子大,像我


说到这儿,大家一时沉默下来。因为“先取塘沽,后攻天津”是中央军委和毛主席制定的作战部署,林彪也是同意的。要是推迟塘沽战役的发起时间,或是改变这样一个作战计划,事关大局,则并不是他们3个纵队的司令员所能当家做主、拍板决定的。

况且,他们想过,塘沽之战,是我东北野战军入关打的第一大仗,对外界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

但这又不能不让他们去想。毕竟他们是塘沽战役作战计划的具体落实者。山一般的重任,担在他们的肩上啊!

怎么办?

刘震笑了笑,最先打破沉寂:“一切战争指导规律,依照历史的发展而发展,依照战争的发展而发展,一成不变的东西是没有的——哎,这可不是我说的,是毛主席说的。”

詹才芳跟着说:“如果计划和情况不符合,就必须依照新的认识,构成新的判断,定下新的决心,把已定的计划进行改变,使之适合于新的情况——这也不是我说的,是毛主席说的。”

作为塘沽战役的指挥,邓华表态说:“既然英雄所见略同,那我们就实事求是,把我们的意见,用电报的形式,联名上报给林总。”

邓华在说这席话的时候,语气相当平静。

然而,就是这么一句声音并不洪亮的话语,掷地有声,分量该有多么重啊!


邓华斗胆直陈,毛主席笑言:湖南老乡胆子大,像我

邓华(左一)


当晚,3个纵队的将领们经过慎重研究与讨论,共同签发了如下内容的一封电报:

1.塘沽东为渤海,南为海河,我军无法四面包围,炮火也很难封锁海口,我军传统惯用的穿插分割战法无法奏效。

2.塘沽前沿河沟很多,水深及腹,潮来更深,不利于大部队机动。即使打下了河沟,部队还得穿越草地、盐田,直接暴露在蒋军海军炮火之下。

3.塘沽市街狭长,部队张网展开有难度,而且容易形成平推,断市内敌人之退路非常困难。

4.目前打塘沽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否则会打成莽撞仗,代价很大,时间很长,还不能歼灭敌人。

5.据我们估计,塘沽为平津敌人惟一退路,只要天津还在,他们就会继续守。据抓到的俘虏供述,敌人目前仍在塘沽赶修工事。

6.既然塘沽之敌短时间内不会逃跑,那么我军可以改变目标,先打天津。

电报发出后,3个纵队的将领们不免有些紧张,他们对作战方案作出了如此大的变动,东北野战军总部和中央军委能同意吗?林彪会怎么认为?毛主席又会怎么看待他们?

时针在一分一秒地走着。在静静的氛围之中,林彪在看地图。

林彪盯着那张地图已经很久了,以至于你不知道他是在看地图,还是借用看地图的方式脑子里思考其他问题。

邓华斗胆直陈,毛主席笑言:湖南老乡胆子大,像我

他时常会抱手于胸前,用一种固定的姿势,一动不动,独自默默地坐上一两个小时。

地图上的塘沽与天津,被几只拖着长长尾巴的红色箭头追赶着,像是某头就要被叼住的猎物。而此刻,林彪的目光落在它们身上,如同靶心插上了一支支呼啸而至的箭。

塘沽前线指挥员联名发来的电报,林彪收到了。

华北军区参谋长赵尔陆向平津前线总部发来的敌情报告,林彪也收到了。

林彪是个不按常规思维的人。眼下,林彪正在把从不同方向发来的这两封电报,放在同一个层面上比对,然后进行思考。

邓华等人说,塘沽东南两面临海,且登陆处都是盐田,冬季不结冰,不便于大兵力使用。何况侯镜如的指挥部设在军舰上。他的5个师,一有风吹草动,就往海上逃,以至于难以将他们全部歼灭。

赵尔陆说,据谍息,平津地区的国民党军准备突围。其迹象为,傅作义急电召回他在平津司令部进行和谈的代表。

此外,蒋介石从12月15日起,连续数日,派人来北平和天津进行游说,尤其是12月23日,蒋介石的儿子蒋经国亲自出马,来到北平,加重了运作的砥码。

这些人穿梭不息,其目的在于劝说傅作义和陈长捷将部队集中到天津或是塘沽,然后从海上撤离。

邓华斗胆直陈,毛主席笑言:湖南老乡胆子大,像我

两封来电透露出的信息,很快引起了林彪的警觉。

由此,林彪作出了平津之敌突围象征甚多的判断。

在林彪看来,我军攻击塘沽时,平津的敌人有极大的可能冒险向塘沽突围和增援的企图。如果我军攻击塘沽不能迅速得手,那么就会放跑平津几十万敌人。

但从邓华等塘沽一线指挥员的来电中,林彪不难看出,要想迅速拿下塘沽,的确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其间还有一个特殊的神秘人物,也对林彪说过塘沽不好打。这个特殊而又神秘的人物,就是国民党天津塘沽防守司令侯镜如。

算起来,侯镜如还是林彪的学长,黄埔一期生,早在国共第一次合作时期,侯镜如就加入过中国共产党,并在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时,担任过贺龙所在部队的教导团团长。

后来侯镜如在河南搞兵运失败被捕,出狱之后便同共产党失去了联系。再后来,侯镜如委身于国民党军队。

直到1948年8月侯镜如的外甥、中共地下党党员李介人给他带去一封党中央的密信,希望他能在关键时刻有所作为,侯镜如这才仿佛想起自己以往的岁月里,曾经有过那么一段红色的经历。

侯镜如动了心,他默许手下的92军军长黄翔同东北野战军第3纵队取得联系,伺机起义。

邓华斗胆直陈,毛主席笑言:湖南老乡胆子大,像我

侯镜如

此外,在解放军隔断津、塘,准备攻打塘沽时,侯镜如曾将平津国民党军布防图呈给中共地下党员李介人看,并提出,若是对方攻打塘沽,伤亡必大,而守军极易从海上撤走,为此建议改打天津………

对李介人,侯镜如不完全放心,还特地另外派人给林彪送过一封信,说贵军为何不去攻打天津?

现在看来,似乎有些黑色幽默般的可笑而又滑稽,两军对垒,一方的司令竟然暗通另一方,且胳膊肘朝外拐,悄悄地在帮对方的忙。

但这却是历史的真实。生活的千变万化与丰富多彩,常常会超越人们的经验范畴之外,让正常的想像瞬间变得苍白无力。

3个纵队的将领们在忐忑不安中,等来了平津前线司令部的回电:刘亚楼参谋长明晨带有关人员到7纵指挥部听取汇报,并实地察看地形。”

这就是说,尽管上级没有对他们变动作战方案的意见作出直接的或明确的答复,但领导的重视,却让这3个纵队的指挥员感到十分欣慰。

其实,他们发出的电报送达林彪手中时,林彪也像他们一样,一度陷入深深的思考之中。

“先取两头,后取中间”是中央军委和毛主席的作战计划。“两头”的西头,是张家口,东头便指的是塘沽。


邓华斗胆直陈,毛主席笑言:湖南老乡胆子大,像我


此间,毛主席一再提出“力争先歼塘沽之敌,控制海口”,只要歼灭了塘沽之敌,控制海口于我手中,则全局胜利在望。

而眼下林彪从来电中看出,塘沽前线指挥员显然认为这一仗暂时不打为好,或在精心准备之后再打。可是那样,时间又不允许。

这让林彪有点犯难。

林彪在思考。林彪思考问题时,有个嗜好,即吃黄豆。他吃得很慢,一粒黄豆在他嘴里能嚼很长时间。甚至有时嚼着嚼着,他会中途停下来,就像把吃黄豆这件事忘了似的,以至于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然后继续嚼。

因此,林彪的衣兜里,经常装着一两把炒熟的黄豆。而这一两把黄豆,足以让他吃上好多天。

眼下,林彪一边慢慢地嚼食着黄豆,一边在思考到底打不打塘沽。

其实,林彪也认同前线指挥员意见,但他不好马上表态。于是,林彪想了想,把参谋长刘亚楼叫了过来。

与不爱说话的林彪不同,刘亚楼可以算个“话痨”,老人都说他喜欢吹牛,在哪个地方一坐,天南地北侃一通,很快就能聚集一批人当他听众。

邓华斗胆直陈,毛主席笑言:湖南老乡胆子大,像我

刘亚楼

刘亚楼一进门就笑呵呵地:“哟,101首长啃黄豆那么吃劲,是不是遇到难事儿了,我来解决吧。”

在四野中,刘亚楼最爱开林彪玩笑。有一次刘亚楼当众吹他19岁当营长,如何如何能干。林彪路过时听到了,只蹦出五个字:“小营长不错。”

刘亚楼哈哈大笑:“我是小营长,101那时才大我5岁吧,可以叫您小军团长不。”

开玩笑归开玩笑,刘亚楼对林彪一向是很尊重而又恭敬地,林彪有事找刘亚楼,刘亚楼经常是小跑着去。

这次,林彪不说话,只是递给邓华的电报让刘亚楼看,估摸着刘亚楼看完了,林彪才慢悠悠地说:“你去一趟塘沽前线,研究研究,给个结论。”

12月26日上午9时左右,东北野战军参谋长刘亚楼和特种兵纵队司令员萧华,率领作战处长苏静等人一行,乘坐吉普车风尘仆仆地来到了7纵驻地。

刘亚楼下车后,立即召集会议,听取汇报。

邓华是塘沽前线指挥,最有发言权,他先是从塘沽地形方面分析了部队展开攻击的困难。

他说,敌人以塘沽外围盐滩地为防御前沿,从正面向纵深层层设防。虽然我可以利用盐堤作为攻击出发地,但要接近敌人的前沿阵地,仍要通过大片盐田。

邓华斗胆直陈,毛主席笑言:湖南老乡胆子大,像我

邓华(左)在朝鲜

也就是说,开阔地太大,于我极为不利。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冒着敌人陆上和海上的交叉火力强行进攻,将付出很大的代价。

接着,邓华汇报了部队试攻的情况。邓华说,打得很被动,整个的感觉就是老牛掉进水井里,有劲使不上。

最后,邓华认为,在目前情况下,仗不是不可以打,但付出与获取不成正比,只能把敌人赶走,很难按照东北野战军总部的要求,全歼敌人,迅速占领塘沽。

刘亚楼认真地听着,并不时在笔记本上作记录。

听完汇报,刘亚楼不急于表态。他合上笔记本,对萧华等人说:“走,出去看看。”

这一天,天很冷,北风呼啸寒风刺骨。路上到处是积雪。脚踩在雪上,不时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邓华陪同刘亚楼和萧华一起来到前沿阵地察看地形。他生怕由于他们先前的侦察不够仔细,留有疑点,而影响总部的作战决心;

同时,他还担刘亚楼等人的安全。毕竟这里离敌人很近,要是被敌人发现了,比较麻烦。敌人舰炮的一个群射,弹着点,足以覆盖这一大片区域。

于是,刘亚楼用望远镜观察敌阵,邓华却在看刘亚楼。

邓华的心,悬在空中。

邓华斗胆直陈,毛主席笑言:湖南老乡胆子大,像我

不过,好在刘亚楼一行行动隐蔽,在看地形的半天多的时间里,没有给敌人任何袭击的机会。

其间,刘亚楼一言不发。邓华也不发一言。

直至暮色降临,他们默默地回到7纵司令部,然后默默地吃晚饭。

饭后,刘亚楼开口说话了。

刘亚楼说:“开会。”接下来,就开会。

会上,刘亚楼说:“听了汇报,也看了地形,说说我的想法。原先中央军委和毛主席要我们先打塘沽,目的十分明确,即是为了控制海口,防止天津的敌人从海上逃跑。其次是歼灭敌人,迫使平、津之敌放下武器。”

“但现在看来,由于塘沽地形等原因,仗一旦打起来,不仅代价大,而且难以速决,况且敌人的指挥部设在军舰上,我们不可能对其进行完全的包围,这样也就不能将敌人全歼。一算细账,是有些不大合算。”

说到这里,刘亚楼朝与会的3个纵队的司令员和政委看了一眼,接着,以询问的口气说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没等人回答,刘亚楼笑了笑,然后说:“要是把先打塘沽改为先打天津,你们看,打起仗来是不是更有胜利的把握?”

—席话,使会场的气氛活跃起来。

邓华斗胆直陈,毛主席笑言:湖南老乡胆子大,像我

邓华说:“参谋长,其实我们昨天就讨论过,先打天津,利多弊少,不仅可以争取时间,不让天津的敌人跑掉,而且还可以切断北平敌人东逃的去路,对敌人起到威慑作用。只是……”

邓华不说了。

刘亚楼说:”接着往下说。”

邓华说:“只是便宜了塘沽的5个师,好几万敌人从我们的手指缝里溜了!”

刘亚楼说:“不要什么都舍不得丢。放弃,是为了更好地获取。即使让塘沽的敌人跑了,他们又能跑到哪里去?迟早会被我们歼灭!”

会上,大家一致决定由7纵参谋长高体乾执笔起草了一份电报,刘亚楼,邓华等人共同署名后,立即发给了林彪。

在这份电报中,他们建议:

1.我军应以时刻准备堵击北平之敌突围为主要任务,建议以5个纵队部署于天津周围,以两三个师对付两沽之敌。

2.如北平的敌人突围,则集中在北平、天津周围的9个纵队堵歼。如北平的敌人不突围,则在攻击准备完成后,先攻歼天津之敌。

也就是说,他们在此明确地建议,将先打塘沽改为先打天津。


邓华斗胆直陈,毛主席笑言:湖南老乡胆子大,像我

塘沽战斗中的国民党重庆号巡洋舰


林彪接到电报后,并没有立即作出改变作战计划的决定。

此事事关重大,一定要稳妥。要接受辽沈战役中打锦州时给中央军委发电要求改变部署的教训。不用着急。等刘亚楼回来,仔细研究后,再作决定也不迟。

这样一来,从12月27日林彪接到刘亚楼等人从塘沽发来的电报,到12月29日林彪和刘亚楼致电中央军委建议改变作战计划之间,便有了两天的间隔。

慎重,可以用时间来表现它所具有的程度吗?

总之,林彪对于放弃攻击塘沽,转而攻取天津,态度非常慎重。

刘亚楼回来后,再次将邓华等人的意见原封不动转达给林总。林总吃了几颗黄豆,下决心给中央军委发电报,并同时附上邓华的电文。

电报中说:两沽战斗因地开阔,河沟障碍,我兵力用不上,伤亡大而收获小,我在两沽附近的部队皆认为攻两沽不合算。

我们意见,目前我军一面准备防平敌突围,但由于我目前未攻两沽,敌多半不敢突围。在此情况下,我军拟以5个纵队的兵力包围天津,进行攻天津的准备。

那么,毛主席接到电报会怎么想呢?毕竟先攻塘沽是毛主席最先提出,并且再三强调的啊!

邓华斗胆直陈,毛主席笑言:湖南老乡胆子大,像我

实际上,林彪在平津前线总部面对地图思考塘沽与天津的战事时,毛主席也在地图旁关注着战局的下一步走向与发展。他和林彪想的几乎是同一个问题,区别仅仅在于,两个人所在的地理位置不同而已。

12月29日,当毛主席在西柏坡接到林彪和刘亚楼发来的这封电报后,又详阅了转来的邓华的电报,笑着说:“这个邓华,胆子真大,不愧是我老乡哩。”(邓华和毛主席都是湖南人)

一年多后,朝鲜战争爆发,在挑选志愿军司令部组成人员时,毛主席亲自点将邓华,称赞:“他这个人厉害得很哩,一个电报把我定的东西改了(笑),他坐镇,我放心。”

看完两份电报,毛主席仍旧像往常那样,习惯性地两手掐于腰间,站在那幅悬挂在墙上的巨大的作战地图前,静静地思考了一会儿,然后于当日夜晚复电林彪:

放弃攻击两沽计划,集中5个纵队准备夺取天津是完全正确的。两沽之敌只有5个师,即使从海上跑掉也不要紧。这是西瓜与芝麻的关系。

接下来,毛主席于26、27、28日连续给林彪发电报,要求林彪迅速做好防止平津之敌突围的计划。

接到毛主席连续发来的电报后,别看林彪面部涛声依旧,但他心情却很好。遵照毛主席的指示,林彪已将放弃攻占塘沽后的作战目标移向了天津。随即下命,调兵遣将。


邓华斗胆直陈,毛主席笑言:湖南老乡胆子大,像我


1.华北第2,第3兵团迅速向北平前进,至此,担任包围北平任务的我军兵力共计13个纵队,40余个师,合50多万人!

2.调东野22个主力师,配属大口径火炮 538门、坦克 30辆、装甲车16辆,负责进攻天津。

天津,在东北野战军的枪口指向上,已成为与缺口、准星呈一线的第三个点……

毛主席为了天津这个西瓜,丢了塘沽这个芝麻。而此时的塘沽守军,却为“面子”这个芝麻丢了“西瓜”。

众所周知,防守塘沽的17兵团有3个军,但实际上,在1948年12月中旬侯镜如走马上任来到塘沽时,他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属于自己的建制部队。

他的92军于12月初,被傅作义调到了北平;另两个军,即62军和86 军,则被部署在天津。

尽管侯镜如身边还有个318师,但那仅仅是92军的预备师。说好听的,他们是平津战役打响之后由三个补充团新编而成,说难听的,那个师简直就是胡乱拼凑,兵员多半缺额,而武器装备更是不能提,都是些老掉牙的家伙,毫无战斗力可言。

这样一来,按照国民党部队内部的潜规则,没有属于自己建制部队的长官,能算是官吗?

邓华斗胆直陈,毛主席笑言:湖南老乡胆子大,像我

所以,担任塘沽防守司令的侯镜如,对防守塘沽底气十分不足。这也是他写信建议林彪打天津不打塘沽的原因之一。

在塘沽同时驻有外来的87军和交警第3旅。这两支部队原驻唐山、滦县—带。傅作义见他的王牌第35军被共军围困在新保安,除了急调92军等部加强北平的防御,还将87军从唐山匆匆撤往塘沽,归侯镜如指挥。

可是身为堂堂的塘沽防守司令,侯镜如根本指挥不动87军。87军军长段沄,湖南衡阳人,和林彪同样毕业于黄埔军校四期。从排长干起,段沄风里雨里一级级台阶走了过来,直到升任军长,说起来,也是一个有本事的人。

尤其是他在蒋介石侍从室工作过,这段非同寻常的经历,使得段沄自恃是蒋委员长的亲信,根本不把侯镜如看在眼里。

这也许是后来侯镜如对段运犯怵的一个原因。

但侯镜如又不能完全做到对段沄忍气吞声。侯镜如是津塘守备区的司令官,维护个人尊严,是他的本能。

这样一来,侯镜如与段沄的矛盾便越来越深,冲突亦越来越大。

段沄的87军,由被称为“太子军”的青年军208师扩编而成,是蒋介石嫡系部队中的“天之骄子”。他们仰仗头上的这顶桂冠,蛮横得很,有违军纪的事隔三岔五经常发生。

邓华斗胆直陈,毛主席笑言:湖南老乡胆子大,像我

段沄

侯镜如接到手下人报告,说87军的人光天化日之下公然闯入民宅强奸妇女,大怒,立即派出军风军纪纠察队前往查处。谁知这边纠察队刚刚扣了人,那边段沄就把电话打了过来,大喊大叫,让侯镜如放人。

段沄的口气很大,俨然不把侯镜如这个司令官当作一回事,这让侯镜如很是生气。他操着浓郁的家乡河南永城口音,冲着段沄一连喊了数声“不中!”随后把电话挂断。

谁知段沄并不好惹。诸如此类的摩擦发生多了,段沄便暗地里使坏,不断给侯镜如制造麻烦。

最厉害的一招是段沄勾结华北战地督察组组长罗奇,不断在蒋介石耳边吹风,结果导致蒋介石下令撤换了侯镜如部下张伯权师长的职务。

张伯权是侯镜如的连襟。整治张伯权,实际上就是整治侯镜如。事后,尽管侯镜如心知肚明,知道是段沄给他脚下下的绊,却只能打掉了牙往肚里吞,暗自吃了个哑巴亏。

在对塘沽的防御部署上,侯镜如并不能完全当家做主。在塘沽,隶属侯镜如自己编制的部队仅占少数,而主力则是外来户87军。

于是,侯镜如不得不硬着头皮派他的参谋长李狄秋和作战处长赖惕安低三下四地去找段沄商量。段沄故意拿架子,明知李狄秋和赖惕安来,却让人左一个通报,右—个通报,折腾了他们多时,才与他们见面。

邓华斗胆直陈,毛主席笑言:湖南老乡胆子大,像我

晚年张伯权

段沄在对塘沽的防御上,态度十分消极,他的目的非常明显:保存自己的实力。

段沄说:“哎呀呀,我的部队从唐山撤到这里,太疲劳,需要好好地进行休整。你们还是把主要防御任务交给独立第 95师和交警旅吧!”

侯镜如斗不过段沄,只好在最后敲定的防御部署中,按照段沄的意思,让独立第95师和交警第3旅担任塘沽的正面守备,而将87军摆在了塘沽、新港间纵深配备的位置。

随后不久,塘沽遭到解放军的猛烈攻击,侯镜如急忙召集军事会议准备对防区的防御进行重新部署。

按照侯镜如的想法,他要求段沄调一个师,以加强正面的防守。可是段沄不干。段沄当场脏话连篇,非常粗俗地说:“我的部队也是扯蛋的。谁不知道,我的87军是由青年军扩编的,大家不都说它是好看不好用吗?我的意见,87军还是摆在纵深。”

居然有人将自己带的部队说成扯蛋的,与会的党国高级将领都惊呆了。段沄突然话锋一转:“好在87军是正规军,装备还可以,必要的时候再拿上去。如果把你们的部队摆在纵深,我在前面要是顶不住,你们再拿上去能干什么?”

段沄—番话把侯镜如气得够呛,可他却又毫无办法。

邓华斗胆直陈,毛主席笑言:湖南老乡胆子大,像我

守卫天津的国民党军

很多年以后,侯镜如在回忆这一段往事时,说:我对津塘两地都指挥不灵,实际上也不能指挥了。

当然,这都是后话。

1948年12月下旬,解放军攻打塘沽。一天,段沄带着他手下的3个师长,突然闯入来到第 17兵团部。

侯镜如问:“塘沽四周的战斗正在进行,你们离开部队到这里来干什么?”

段沄说:“正因为战斗进入紧张阶段,师长们才特地前来向司令官请示的。”

段沄这是话中有话,弦外有音。侯镜如当然听得出来。于是,侯镜如不动声色地问:“既然有事请示,那就说吧。”

段沄使了一个眼色,他手下的三个师长便盛气凌人地纷纷对侯镜如进行刁难。

这个说:“塘沽已成死岛,我们不能束手就擒,下一步怎么办,请司令官明示。”

那个说:“我们代表官兵发表意见,恳请司令官下达撤退的命令。”

另一个接着说:“如果司令官坚持战斗,请屈尊到前线去,和我们的弟兄们一起同甘苦共患难。”

邓华斗胆直陈,毛主席笑言:湖南老乡胆子大,像我

祖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侯镜如

侯镜如忍无可忍,拍着桌子大声吼道∶"你们搞错了吧?究竟我是司令官,还是你们是司令官?既然我是这里的长官,自然会对蒋委员长和傅总司令负责,而你们则必须听从我的命令。我们的任务是防守,不是后撤。你们这是干什么?集体要挟?用意何在?”

3个师长见侯镜如发了这么大的火,一时都把求助的目光移向段沄。段沄见状,只好站起来,向他的手下打了个撤的手势,然后说:“既然司令官有了指示,我们就回去了。”

说完,段沄掉头就走。冲着段沄他们离去的背影, 侯镜如气得顺手拿起桌上的茶杯朝地上扔去。茶杯摔碎了,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杯中的茶叶,溅了一地……

一边上通下达,领导层从善如流,另一边相互猜忌,将领明争暗斗,平津战役的结局,彷佛在此刻就决定了。

写完了,读者有什么意见或者建议,可以在评论中一起交流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