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腾讯死磕4分钟

2022-01-11 13:41:50


基于《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 年)》发展战略,教育部于2021年10月20日印发通知,要求开展全国学校急救教育试点工作,首批拟组织150所高中和高校参与,在校园内配备相关急救设施设备与物品,并对学校教师、学生进行急救知识教育和技能



腾讯死磕4分钟


作者|蓝字

原创首发|蓝字计划


腾讯开始进入一个全新产业,成败就在4分钟。


和这4分钟,林玲已经死磕了5年多。


2016年9月,马化腾在论坛会上公开表示,腾讯希望每年拿出1-2%的利润投入公益。这其中,就包括构建一套围绕黄金4分钟建设的应急报警系统,而林玲,是这个项目最早的成员之一。


就在最近,她刚刚参与过一场救援。腾讯滨海大厦内,一名员工身体不适,倒在办公楼沙发上,同事扫码求助后,立刻有志愿者带着三组AED设备赶到现场,其中就包括林玲。


被送医后,那名员工身体状况很快恢复平稳,忍不住后怕道:


“还好倒在了公司里。”



腾讯死磕4分钟

“救命神器”在哪里


这个救命的产业,叫AED——自动体外除颤器。


今年欧洲杯上,丹麦球员埃里克森心脏骤停,上演了一场教科书式的心肺复苏急救过程,创下奇功,把他从生死线上拉回来的,正是被称为“救命神器”的AED。


医学研究表明,除颤每延迟一分钟,生存率会下降7%-10%。 在心脏骤停发生1分钟内进行电除颤,患者存活率可达90%。 4分钟内完成有效除颤,抢救成功率可达60%,5分钟后则下降到50%左右,第7分钟约30%,9到11分钟后约10%,而超过12分钟则只有2-5%。


北京市人大代表、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复兴医院针灸科主任陈颖指出,一旦抢救时间超过4分钟,发生不可逆的脑损伤甚至死亡,“哪怕救回来,生活质量也会严重下降”。


但很长一段时间里,国内对于这类突发疾病的急救生还率只有1%。


国家心血管中心2019年的统计数据显示,我国每年心源性猝死者高达54.5万,平均每天1500人死于心脏骤停。而随着人口老龄化程度加深,这个问题还会越发严峻。


腾讯死磕4分钟

人民网报道的心源性猝死案例



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国内60岁及以上人口为26402万人,占18.70%,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为19064万人,占13.50%。预计2012-2050年,国内老年人口将由1.94亿增长到4.83亿,老龄化水平由14.3%提高到34.1%。


老年人是心血管病高发人群,也是AED的主要救助对象。从经济角度看,这个需求不断扩大,且属于刚需的巨大市场,无疑是一片巨大的蓝海。事实也如此,前瞻产业研究院预测, 到2026年,中国AED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29.2亿元左右。


但要登上这条赛道,并不容易。


早在2008年,国内就有过推广AED的热潮,彼时北京为了迎接奥运,开展AED普及和民众急救培训,要求市民每80个人中有一个学会急救,不少在京外企都配备了AED,并组织员工接受心肺复苏和AED使用等相关培训。


在那几年,AED是完完全全的“洋玩意儿”,国内没有厂家能生产,全靠外国进口,价格也高,每台4-6万元不等,至于配套的培训、维护, 不仅贵,还稀缺。


旺盛的需求,催生出一大批急救培训企业,原北京急救中心医生张元春,被一家名为中援思德科技发展的公司挖去做培训,主讲心肺复苏和AED。


腾讯死磕4分钟

接受急救培训的2008奥运会志愿者(图源:新华社)



这股全民学急救的热潮下,美国的AHA急救标准也被引入了国内。林玲还记得,2012年她入职腾讯不久,公司开始组建内部志愿者团队,她就报了名,还考过急救资格证。


林玲的急救资格,在两年后过了期,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复核重考。而这时,国内由奥运掀起的急救热潮也在飞速消退, 政策推力一离场,整个行业在几年内快速凋零。


张元春的公司撑到2014年,实在接不到生意,最终黯然倒闭,他略带惋惜地把AED在中国的推广普及比作“一个难看的波形”——奥运会推着AED冲到波峰,然后又飞快砸落谷底。


几年后,央视记者进行走访调查,发现诺大的北京城,竟找不见一方救命的小盒子。



腾讯死磕4分钟

四分钟?腾讯只要96秒


没有这个小盒子, 是会死人的。


2019年11月29日,下午13时50分,北京地铁2号线内,一名男乘客心脏病突发,该乘客在地铁上倒下后,仍有微弱呼吸,经群众现场紧急救治之后,被地铁工作人员用担架从崇文门站车厢内抬出,移至地铁出口闸机处等待120急救人员救助。


地铁站内没有AED设备,工作人员只能一边听着120急救人员的电话指导,一边进行简单的心肺复苏治疗,进行按压和人工呼吸。地铁工作人员拿出的紧急救助包中,没有人工呼吸一次性面罩,多个工作人员只能用普通包扎纱布做隔层。


直到14时12分,北京急救120才抵达现场,急救人员用设备尝试紧急救治,半个多小时后,该乘客被宣告死亡。死者的妻子当时就在旁边,他们原本打算坐地铁去火车站,然后一起回老家, “他出了医院,一口药还没吃,一句话还没和我说,就走了。”


这名男子死后,央视记者央视记者走访北京地铁站、商场进行调查,得到的答复均是目前没有配置AED设备。


遍数北京王府井、国贸等主要商圈,该名记者仅在北京市百货大楼发现了一台AED设备。采访过程中,北京银泰中心有工作人员表示,安装AED对于他们来说代表着额外的压力,“没有,大家不会使,没毛病;如果有,大家不会使,可能就会出问题”。


腾讯死磕4分钟

如今,北京地铁站AED设备已经普及(图源:新京报)



而脱离担责的视角看,对于大多数企业而言,在没有政策要求的情况下,安装AED稳赔不赚—— 设备只是明面上最直观的投入,员工培训费、使用一次就要更换的电极片等耗材费,都是真金白银。


急救专家贾大成指出,一些商场害怕承担过多责任,甚至会回避AED设备的投放,“而对于公共场所AED采购费用,目前没有明确的规定。”


但也有企业,主动将AED引进职场之中。


互联网行业,是猝死高发的重点人群。去年底,曾经密集发生多起与互联网行业相关的猝死事件。12月19日,上海商汤科技47岁员工,意外猝死在公司健身房外;12月21日,43岁的饿了么骑手韩某伟在配送了33单外卖后,倒在第34单外卖配送途中;12月29日,22岁的拼多多员工倒在下班路上......


在国内互联网企业中,2012年就建立了内部急救队的腾讯,早已意识到了AED的价值。腾讯公司各园区内,密集安放着AED设备,随处张贴应急码,一旦有人晕倒,周边的人可扫码呼救,中控视频设备接通,楼层保安收到通知,附近志愿者会收到求助短信,确保第一时间赶往救援。


黄金四分钟,放在腾讯的职场里,已经是最低要求。 林玲做过统计,最快的情况下,96秒内,这套系统就能完成出现紧急情况、上报、调度救援力量、救援队伍抵达现场并启动AED,进行至少两组胸外按压的急救流程。


放到国际上,这个速度也遥遥领先。腾讯内部有员工开玩笑说,如果感觉要晕倒,一定要“坚持走进公司再倒”。



腾讯死磕4分钟

把安全网铺向全社会


腾讯总部所在的深圳,是目前国内AED普及率最高的城市。


2014年,一民市民猝死于地铁站之后,深圳启动了“公众除颤计划”,提出在公众场所安装配置AED,覆盖机场、地铁站、高校、体育馆、寄宿制高中、会展中心、社康等公共场所,以及大巴等公共交通工具。


截至2020年12月,深圳公众场所已配置5500台AED,再加上龙岗区补充配备的1000台AED,AED覆盖率全国第一。


按照深圳最新统计的1259万常住人口计算,平均下来,每10万人的AED设备保有率,为约51.6台——国际上AED普及率最高的日本、美国,每10万人的AED设备保有量,分别为555台和317台。


2016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郭长江指出,“AED在我国却处于没得用、没人会用、没人敢用的三无状态。”


要挣脱这种三无状态,需要政府、社会组织、企业共同合作,从技术、观念、技能上下手,编织出一张行之有效的社会安全网。


AED设备的制造技术,是最先被解决的问题。 当年日本开始推广AED时,其AED制作技术早已成熟,能把每台AED的价格控制在2万人民币左右。而在过去,国内压根没有厂家能造AED,飞利浦、日本光电、美国卓尔等海外品牌占据国内80%的市场,一台AED售价高达4万至9万元。


后来科技部正式立项,将AED项目列为国家科技支撑计划,在政策支持下,迈瑞医疗实现技术突破,推出首款国产AED,售价2万元,倒逼海外企业同步降价至2万元,使AED普及有了可能。


技术门槛越过之后,国内的AED市场上,除了迈瑞,鱼跃、久心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与上海光电医用电子仪器有限公司都已经入场,中国人有了价格适宜、性能稳定的国产AED品牌。


腾讯死磕4分钟

地铁站采用的,多为久心、迈瑞等国产设备



2019年那起猝死事件后,北京宣布自2020年10月27日起,启动轨道交通车站配置AED工作。预计2022年底,北京市所有轨道交通车站将实现AED全覆盖,一线站务人员培训取证率达80%以上。


随后不久,《杭州市公共场所自动体外除颤器管理办法》正式出台,AED被纳入该市急救资源体系进行统一管理,维护费用则纳入财政预算,为各地AED建设提供了制度参考。同时,上海也提出明确要求,要在2021年年底前完成地铁线AED全覆盖。


除了各地政府部门,在推广AED设备的进程里,也不乏企业们的身影:


便利店巨头罗森发起“黄金四分钟”公益项目,计划通过公益捐赠形式,在罗森100个门店投放AED设备,发挥24时便利店的优势;


京东公益、京东健康联合鱼跃医疗、北京市众安公益基金会,为全国多所高校募集部署了100多台AED;


饿了么和深圳市公共安全义工联会合作,推出约50台配备AED的智能取餐柜,铺设进深圳中心城区写字楼。


这批企业中,腾讯的投入尤为巨大——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向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捐赠3500万元,推进“应急救护一体机”进校园, 还打算在公司内部急救系统的基础上,造一套可以覆盖全社会的急救系统。


林玲又马不停蹄地加入了这个新的项目,这一次,她要和同事们打一场艰难的攻坚战。



腾讯死磕4分钟

最难解决的,是人


这个新的,宏大而略显不着边际的项目,对腾讯来说不那么意外。


在建立内部急救队和急救系统之外,2016年,腾讯和深圳政府、红十字会以及专业急救机构第一反应一起合作,推出了可以实时寻找最近AED设备的“救命地图”,至此, 这套面向社会的系统所需要的基本技术,腾讯实际上都已经有了基础。


腾讯死磕4分钟

腾讯小程序内搭载的AED导航功能



内部急救队,代表着培训经验、人员管理经验;急救系统,则是封闭职场环境下,人员调度、设备管理的最好练兵场;救命地图带来了丰富的外部资源,为项目组的整合和对接带来了参考。


一切发生得自然而然。


2021年4月19日,腾讯发布第四次战略升级,提出“可持续社会价值创新”战略,并宣布将为此首期投入500亿元,设立“可持续社会价值事业部”推动战略落地,在随后南方周末进行的专访中,马化腾表示,希望把公司内部的急救系统捐赠出去。


“我们还计划跟一些志愿者联盟合作。有了专业的志愿者和认证医师, 如果网络搭起来,就能解决很多的社会应急问题,想想挺美好的。


实际上,早在去年疫情期间,他就意识到了很多公共需求不能单纯从商业化的角度切入去满足,经历过战疫和河南暴雨援助,一个新的可能性呼之欲出——发挥技术能力建立开放式的急救网络平台,把社会各界的力量都耦合进去。


“包括救援队、志愿者,也可以基于社区、商店,甚至还可以基于陌生人,包括保险公司的销售、快递小哥、网约车司机,等等。”


腾讯死磕4分钟

河南水灾里的救命文档



而身处这套急救系统团队内的开发者们,却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急救行业从业者们质疑他们是外行,在调研的时候不断泼冷水,社会公众则怀疑腾讯做这么一个公益项目的动机。


但实际上,除了企业的社会责任以外,腾讯来做这件事情的原因并不复杂:有这个技术,也有这个意愿——腾讯具备非常强的研发团队,也掌握业界领先的AI等技术,有腾讯地图、腾讯云、腾讯医典等资源,核心能力足以支持完成这样一个项目。


“能够去做的时候,为什么不站出来?”


在向善实验室群实验产品中心后台研发工程师文小韬理解里,腾讯打造这个项目的目标,是将传统的“偶遇式急救”变成精确性、有效性更高的“网约式急救”,通过中台和算法,让求助者在发出求救信息后,能匹配上最近的救援力量。


当然,构想固然美好,但真的要实现这一步,即使技术能力强大,也需要花费漫长的周期,了解各种不同场景的差异,实现数据积累。


2019年6月底,国家卫健委制定《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 年)》发展战略,将急救教育提上议事日程。基于《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 年)》发展战略,教育部于2021年10月20日印发通知,要求开展全国学校急救教育试点工作,首批拟组织150所高中和高校参与,在校园内配备相关急救设施设备与物品,并对学校教师、学生进行急救知识教育和技能培训。


腾讯死磕4分钟

健康中国行动目标



而高校,也成了腾讯推广急救系统,试水更复杂的社会化场景的第一站。


2021年5月25日,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通过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向南京大学捐赠150套AED设备,并且开始针对南大校园的实际情况,建设数字化急救体系。


和滨海大厦项目不同,比起封闭型职场,南大属于半开放型场所——校园相对封闭,但又存在教学楼、宿舍楼、图书馆、食堂、操场等多个不同区域,场景的变化,需要一套不同的应对策略。


过去,滨海大厦内部的急救系统,需要解决的是内部员工的楼宇搬迁问题,人员流动性相对没有那么频繁。但南大的学生们,除了毕业、入校带来的更替,活动轨迹也更复杂,如果一个学生有意愿做急救,需要绑定多个守候点, “没有那么多学生去绑定,急救员绑定的人数不够的话,他这套体系运作起来是很难的”。


腾讯的项目组和南大校方,在研究分析后,选择了优先培训流动相对稳定的宿管、行政人员、老师等教职工,然后一步步扩大志愿者群体的数量。


要在高校内推进这个项目,关键在于四分钟当中,如何去调动更多的人来救援,这也是校方最难的一点—— 人。



腾讯死磕4分钟

万里长征第一步


据人民日报报道,美国公众基本急救知识普及率高达89.9%,接受心肺复苏培训的人口占25%,日本仅中学生急救知识普及率就达到92%。


而中国,急救知识的普及率,仅1%。


北京市急救中心培训中心主任陈志,把社会公众不敢使用AED等设备进行救助的原因,归结为害怕法律风险,缺乏相应知识,以及在急救知识缺位的情况下,只知晓等待120急救, “生命过站不停,所以必须四分钟之内出手,只有你去救,才能谈有多少可能被你救活”。


实际上,相关的制度设计早已经在进行完善。


2017年3月,全国人大通过的《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四条明确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该条例已于2017年10月1日生效。法律界,将这一条例解读为国内的“好人法”,能对急救施救者给出法律保障,免除出手施救的后顾之忧。


急救技能的匮乏,依然是限制社会急救力量发展的重要难题。应急救援产品策划及体验设计师杨阳,在调研时发现,国内AED设备普及的痛点,除了设备不足、人均覆盖率低,缺乏急救技能也是个显见的问题,“即便是你有这种意识,你可能也不太敢救。”


针对这个问题,她和同事们正在尝试将腾讯医典的急救知识搭载进这套系统中,除了在紧急情况下,可以指导施救者正确施救, 在平时也可以为公众普及不同情况下的急救知识,尽可能打通社会大众学习这些技能的渠道。


腾讯死磕4分钟


南大项目只是一个开始,一个验证,杨阳说,在实际落地以后,他们需要收集的数据、了解的场景还有太多,要实现用数据构筑社会安全网的梦想,注定得死磕上很久。


南大成功以后,下一步是去其他高校进行尝试,然后再拓展向博物馆、体育馆,形成一个一个的点,到更多的点位、场景中不断打磨,这个过程离不开有关部门、医疗卫生机构的支持:“如果要推向全社会,不会是一个非常快的过程,可能是一个道阻且长这样的过程,还是要先去验证,验证,然后把这个验证试点不断铺开,扩大。”


幸运的是,在校方支持下,这个项目点目前的开展很顺利。负责和腾讯对接的南大老师,先前负责校园内的楼宇管理,对校内各场景的情况都十分了解,从图书馆、教学楼、宿舍楼,再到大型礼堂、运动场馆、食堂等多个场景,逐一评估制定出合理的规划方案。


目前,南大的这套系统搭建已经趋于尾声,实际投入使用以后,还有更多的工作需要项目组解决,林玲指出,首当其冲的,就是协调培训资源,培训出更多懂急救、敢急救的志愿者:


“如果人人都是急救员,那这套体系不用说了,就绝对随便来,任何的事情我们都能应对。”


(应受访者要求,林玲、杨阳、文小韬均为化名。)